濮院在哪里(濮院历史底蕴与烟火诗意)

2021-10-07 08:25:25 41点热度

濮院在哪里(濮院历史底蕴与烟火诗意)

濮院位于乌镇东部,它是桐乡市内闪闪发光的古镇,是大运河出嘉兴市区后流经的首先个古镇。运河水穿镇而过,让濮院通江达海、农桑繁盛,曾以“日出万匹绸”,而有“嘉禾一巨镇”之美誉。

我并不是濮院人,不可以说很掌握濮院,但比起纯粹的游客,或是以没去过濮院的人,我和濮院或是有不少次有意无意的会面,我且称之为“陌生又熟悉”。

比方说,K192是沟通交流桐乡与嘉兴两地而途径这座小镇的关键的公交班次。大学毕业以后每每往返嘉兴,我都是在濮院汽车站上下车。高中时期在桐乡读书,去时一般经由乌镇去,来时则偶尔经由濮院来。

车由濮院镇的中心地带,沿着不宽不窄的柏油马路渐渐驶向嘉兴城,两边应接不暇的绿树、田园从车窗外闪过,浓郁的桑麻炊烟气息随风悠悠飘至鼻端,与乌镇一样,车里的人说得也都是吴侬软语,但语调落得轻重稍有不一样。

或是由濮院镇的中心地带,沿着不宽不窄的柏油马路驶向乌镇乡下,由车窗外映入眼帘的也是类似景象。

濮院在哪里(濮院历史底蕴与烟火诗意)

从不少年前开始,濮院之于我,就如一个途径的“中转站”。我和普通的过路人一样,对濮院没什么掌握。就算是幼时的印象很深,每次去嘉兴,都需要通过新生,但我不曾思考过近在咫尺的“新生”和“濮院”到底是什么关系,后来才慢慢有了结识,新生是濮院镇里的一个小集镇,很有可能就如民合集镇之于乌镇吧。

不言而喻,乌镇之于每一名乌镇人都是骄傲。但若我像一名濮院人通常去感知濮院,濮院必须会令我感到无比骄傲的。就算是我如今并不是濮院人,我也感到骄傲无比了。我比远来的游客都幸运,当他们慕名去探访这种小镇的过程中,我就近在咫尺而随时随地可感,即使每每仅仅是经过,也是快意之极。

濮院拥有890多年的悠久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诸多,风雅质朴,古韵悠悠。假若你徜徉于濮院古镇的石板路,每每跫音回荡,就会耳闻墙外路人的笑音渐渐远去,就会欣逢墙角数枝梅绽放,兀自暗香浮动,或是目睹檐上爬山虎,绿意盎然。在濮院古镇的每一处建筑附近,你都能嗅得无尽的江南诗意。

濮院在哪里(濮院历史底蕴与烟火诗意)

濮院,是出自一个家族的镇

6000多年前,这儿居住着张家埭先民,2500多年前的吴越春秋,这儿居住着槜李墟百姓,800多年前,这儿或是一个无名的草市。

清光绪《桐乡县志》记述:“春秋时,桐地为吴越边境,南有越王烽火楼、千人坡,在今千金乡(现百桃、屠甸),北有走马岗、洗马池,在今永新乡(现新生、民合)。”这儿,以前是铁骑滚滚、战马嘶鸣、刀兵相接的吴越争战之地。

到了宋元之际,濮氏家族开起源于此经营家业,他们在苏、杭、嘉、湖四郡中间打造了一个万商云集的丝绸交易市场,日进万金,富甲江南,成为了更好地嘉禾巨族,并辉煌一时。古老的槜李墟,也由于他们的到来,升级为一个安居乐业、繁华富庶的永乐市,时有“日出万匹绸、嘉禾一巨镇”之美称,并跻身江南五大名镇之列。

濮院在哪里(濮院历史底蕴与烟火诗意)

濮氏家族那轻财重义、积而能散的儒商品德、范蠡遗风也声名远播。在濮院小镇里,那座庄严的濮家大院,已然成为濮院百姓的美丽家园。更有诸多历史遗迹、古老记忆都和濮氏家族相关,诸如濮绸、棋盘街、银杏树、香海寺……“濮院”之美名,始终地广为流传了下来。

从数千年前的先祖,到今儿的新时期濮院人,他们从来并没有停止过拼搏与创造的步伐,他们秉承濮氏家族的精神,屹立百年,薪火相传,继往开来,矢志不渝地演绎着江南小镇的商业传奇,锲而不舍地描绘着芳华绝代的壮丽画卷。昔日濮绸名扬天底下,今朝毛衫举世畅销,濮院人抓住机遇,持续创造“毛衫小镇”的奇迹,时尚中心、轻纺城、世界名品港、世贸大厦、中央商城、交易中心等20个知名品牌交易市场令世人瞩目。濮院,一次又一次地光芒闪耀,一次又一次地焕发生机,令世人青睐!

濮院在哪里(濮院历史底蕴与烟火诗意)

濮院,是盈着一把水意的镇

濮院,是一个从秀水里成长出来的镇。杜荀鹤写道“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放在濮院说“君到濮院见,人家尽枕河”也并不是夸大其词。濮院位于杭嘉湖平原腹地,南连长水,北枕运河,湖泊纵横,水网密布,蜿蜒绵长,无愧于鱼米水乡之称。那辗转流淌的江南水,便好比是濮院的天然血液。

那温婉绵延的水流,不但流淌在濮院的小溪、河道里,也湿润地氤氲在小镇的空气里,使得整座镇成为了一座盈着水意的镇,好似到处都能掐出水来。比方说,这些枕水而筑的民居,这些构架在水上的古桥,这些飘浮着露珠湿气的深巷,在江南的清晨,在江南的濮院,显得格外宁谧而秀气。你看“濮院”的“濮”,三点水的偏旁,即表示着水的名号,连字的构造都是江南秀水的表现啊!濮院,在水里晃晃悠悠了多少年。

濮院在哪里(濮院历史底蕴与烟火诗意)

濮院古镇中的楼、廊、檐、瓦,鳞次栉比,雕刻精美,同样是古朴淡雅的水墨色。因此,水中、陆上相映成趣,一座濮院古镇就恍如一幅铺陈开来的江南水墨画。民居、寺庙、街巷全部都浸在墨色里,浓淡皆相宜,生出很多诗意。人游这其中,也会疑心是否误入了某卷古代名画里。

浮想联翩之时,想起宋代那位婉约派才女李清照,迷途进到藕花池的深处,遂写出《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走着走着,脚步竟不自觉变得轻盈起来,生怕惊扰了画境中的花鸟虫鱼,搅扰了这份古意的安谧。

濮院在哪里(濮院历史底蕴与烟火诗意)

濮院,在风月最浪漫处平淡

濮院古镇有数之不尽的回环幽深的曲折庭园,一道回廊与一扇门,一处风月与一处人家,是江南诗文里熟稔而常见的谋篇布局,可谓精致至极。

夏末秋初的节气,濮院古镇的树木或是绿意葱茏,青石板路蔓蔓曲折,而在花草树木掩映下的亭台楼榭、粉墙黛瓦则尽显风姿绰约,让人时刻疑心是不是坠入了水墨画中,可尽情体悟濮院最本真风月浪漫。

濮院在哪里(濮院历史底蕴与烟火诗意)

濮院人,原本就生于这般浪漫、长于这浪漫之中,让人艳羡;而濮院人,又惯熟于这份绝佳的风月浪漫,他们已经把它称之为寻常,可在外人看来,就算是平淡依然能打感动啊!

濮院古镇里那俏丽屋脊,那粉白墙壁上,那雕饰繁复的窗棂下,一弯静谧的河水正潺潺而去,河岸边悠长的乡音逸出,调子拖得长长的,在光影交错中,晕染着水乡,汩汩流淌,飘得很远很远。

想来,古镇里的烟火日常生活,最是曼妙而惬意的,最是俗世里咱们羡慕的小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