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州半岛位置在哪里(雷州半岛漫行记)

雷州半岛位置在哪里(雷州半岛漫行记)

我对雷州半岛和琼州海峡的了解只限于地图。

尽管都在湛江辖区,我出生成长在湛江东北侧的吴川。吴川也有海,但我家不靠海,我家近山、有河,与茂名接壤,往北是茂名的化州、高州,我母亲的口音接近化州音。

口音分布基本可以看见人口迁徙的路线。

湛江口音大类可分为雷州话(近吴川的东话)和白话(近广府话),吴川处在湛江的北面门户,迁徙入雷州半岛的入口,首先路沿着海边南下,这种路的族群多为闽南语系,从吴川沿海的覃巴、吉兆、王村港延伸到兰石,语音曰东话,接近雷州话,我觉得是闽南语系。沿海越过吴阳、湛江市的坡头、南三,基本便是雷州话了。吴川的古衙门在吴阳,沿海的吴阳、黄坡、振文一带的语系,称吴川话,却并不像闽南语,也并不像广州话,并且语音变化甚多,十里不一样音,捉摸这语系是由于官府官话,以广府话为底,消化吸收了闽南语系及南越土话而成。

第2路是以高州方向翻山越岭、沿着河流迁入。此路族群多从广信县附近南迁,以广府话为主导,据说有一部分客家语(廉江话),形成梅箓周边的吴川白话。

我对语言发音不敏感,学语言基本是我的弱项,几10年下来连普通话都没学好。若有高人引路,能跟从学习从语言看人口的流动,倒是一件乐事。

吴川话古味甚浓,2017年中华經典吟诵大赛,吴川黄坡小伙砸李文杰以黄坡话吟诵古經典,因韵律惊众人而折桂。

列一下吴川音以众乐乐,例如:上学音“去书房”, 逛街音“捎捎”,大妈音“夫娘依”,儿童音“侬依“,忙碌音“无得闲”,在哪里音“在阿试”,不正经音“运鬼运怪”,睡不着音“睡眼无眯”;不太好意思音“恶做”;不想看见音“眼鬼盲“;吹牛皮音“车大炮”,牛逼的样子音“风气爆爆”,收拾你音“收你米簿”,大家音“伝人”…

“伝”最近常常“睡眼无眯”,因此想顺着雷州半岛的海边走走, 顺便听听不一样的语言。

首先站直奔遂溪的江洪渔港, 得益杰出祖国的令人震惊基建能力,雷州半岛乡乡镇镇基本上路路通。

江洪渔港

仙裙岛

海上蠔场

进到遂溪地界,农作物与吴川有了非常大的不一样,一望望的作物基本上都是甘蔗与香蕉。雷州半岛属火山地貌,有74座火山遗址,土地为火山熔岩覆盖的土壤,红土遗传基因,合适甘蔗。

这带产糖,记得以前在体制做CSR时还支持、推广过这带的古法红糖。中医觉得红糖性温、味甘、入脾,具有益气补血、健脾暖胃、暖中止痛、活血化瘀的作用,而精典的古法红糖熬制工艺十分的复杂。

再复杂也没人心复杂,当年还激情澎湃的过程中,想着这儿阳光普照,糖厂林立,一来可扬产糖经济,二来扬光伏绿电,理想很丰满。

时过境迁,如今这带光伏并没有铺起来,风车倒是种了不少,陆上的海上的风电,一茬茬,双碳经济,雷州半岛抢了头啖汤。

据说风车之下,百鸟不飞、百草不生,不清楚环保的另一面,历史又会是何种评价,P张风车飞鸟图以祈祷。

从江洪渔港沿线往南,专挑了某些并没有路的路,右手是北部湾,左手是红土地,兜兜转转,勇敢许多,路的尽头还有路,转弯过后,山的尽头并不是山,有些坚持会在不经意间成了經典。误打误撞误入乌石海滩,邂逅壮美乌石夕照。

乌石海滩是个野海滩。

看完日落,我决定了这边过夜,夜观星辰早看朝阳。

入夜,海风继续热得闷人,周边的防护林像帮凶一样紧紧地护卫着长长的海滩。幻想着午夜的星辰,我很想能睡觉,期待能赶上后半夜的星河。我期待是这些星空,最后只有想象一下。

月亮慢慢地划过中天,海滩上隐约多了一点声音,好像是人,也好像是动物。我直起身知道去,月光下,十几条黑影三五成群在沙滩追逐着,好像在抢夺什么,再定睛仔细看,是一群狗,也许是野狗,白狗黑狗都有,追逐着争夺退潮后冒出来的海螺或沙蟹。

丛林法则的全球,无处没有在。

我翻个身,继续装睡,有时候候装着装着,也能睡去,最近几日失眠得很强大,没准在这种幕天席地的野滩合适我。

迷迷糊糊中,大狗不见了,防护林里悉悉索索传来某些人的声音,偶尔闪几下手机灯光和嘤嘤哝哝的呻吟声….流云过处,月亮害羞地躲起来了。世间饮食搭配男女都一样,不仅仅是城会玩,三线四线五线…十八线,月仅仅是最好的催情物, 年少不识精子贵,也许这是野海滩的平日,有现如晚的火烧云, 火红火红的, 太撩人。

我决定了离开这片海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