凿壁偷光的主人公是谁(改变自己命运的励志典范)

凿壁偷光的主人公是谁(改变自己命运的励志典范)

凿壁偷光”,可以算是教师、父母用来鼓励小孩们努力学习,更改自身命运的励志經典剧情之一。而剧情的主人公匡衡,的确也是通过自身的勤奋学习,从一个普通的寒门优秀学生,慢慢成为了更好地一方名士,也由于学识出众,被政府破格任用,直接进到了我国核心权利组织,更深得那时候的我国领导人汉元帝的器重。

殊不知,匡衡如此励志的经历却而非完美,他最后的人生走向却令人唏嘘不己。

励志好少年

匡衡出身在贫寒之家,家境困顿不己。而年少的他为了更好地生存,只好外出打工,以换得温饱。但如此艰苦的自然环境,都没有消磨他的信念,他决定了通过学习更改自身的命运,可是,他白天要帮工,干农活,因此,唯有在夜里歇息时,才有许多時间可以读书。

但贫穷的他,买不起灯油,他看见邻居家常常灯火通明,就想了一个办法,悄悄在墙壁上凿了一个洞,夜里就借着这种洞透过来的灯光看书,这就“凿壁偷光”剧情的由来。

就这样,匡衡不知疲倦,如饥似渴地消化吸收着知识、那时候他曾拜那时候的博士学习《诗经》,而便是凭《诗经》一书,开启的他成功之门。

多年刻苦的学习,让他对《诗经》的理解十分独特透彻。因此,在那时候的儒学界,就会有了有”无说《诗》,匡鼎来。匡说《诗》,解人颐”之语,便是说听匡衡解说《诗经》,能使人眉头舒展,情绪舒畅,可见匡衡对《诗经》理解之深。

这时的匡衡好像已经看见了,更改命运,出人头地的曙光。殊不知,现实或是给他浇了一盆冷水。

考试的怪圈

历代优秀人才的最好出路,便是“学而优则仕”,通过考试进到政坛。

依据汉朝规定,博士弟子掌握”六经”中的一经,即可通过考试获得官职,考试得甲科者,可为郎中,得乙科者为太子舍人,得丙科者只有补文学掌故。

匡衡也挑选了这条路,可想不到的是,平常品学兼优的他,在考试上却屡遭挫折,持续考了9次,才勉强过关,中了个丙科,被补为太原郡的文学卒史。

但是他运气还不错,赶上了好过程中,崇尚儒学治国的汉元帝亲政了,他从一亲政开始,就开始发掘和重用儒生,而在那时候儒生圈子里,匡衡的名声非常大,自然也会被皇帝关注了。因此,匡衡便破例迁升为博士,并改授权力非常大的加官”给事中”之职。

给事中,官名, 秦汉为列侯、将军、谒者等的加官,侍从皇帝上下,备顾问应对,参议政事

自此,匡衡开始跨入他人生的高光时期。

平坦的仕途

刚步入中央机关的匡衡,朝气而上进,更维持着读书人本心,做事认真,工作积极,也颇有政治见地。

就在当上”给事中”那一年,京都长安发生日蚀、地震等灾害这种自然现象,匡衡便引用《诗经》上的經典呈奏谏书,向汉元帝建言当下宜””减宫室之度,省靡丽之饰,考制度,修内外,近忠正,远巧佞,任温良之人,退刻薄之吏,显洁白之士,昭无欲之路。”

大概意思是,现如天灾对我国致使了非常大的损失,皇家用度要节俭,不可以再奢华粉饰;更可用此举,在当下全力推行礼让仁和的道德风尚,重用德才兼备的贤良,辞退尖酸刻薄的污吏。

实际上便是规劝汉元帝要节俭,要亲贤能而远小人,要以“圣人之心”来治天底下等等这些,

匡衡的此番话,引经据典,有理有据,很合儒家之道,让以儒学治国的汉元帝大为认可。因此,匡衡升为了更好地光禄大夫、太子少傅。而十分喜好儒术文辞的汉元帝,特别是喜爱《诗经》,在听匡衡讲的《诗经》后,对匡衡的才学愈加赞赏,不久,匡衡又升任为御史大夫。公元前36年,丞相韦玄成病逝,匡衡成为了更好地代丞相,封乐安侯,辅助皇帝,总理全国各地政务。

就这样,匡衡从一介寒士,通过不到20年的打拼,便官居宰辅,位极人臣。其励志的经历,肯定算得上励志人物中的成功常见。

殊不知,站在权利高位的匡衡,有点儿迷失了。

弄臣和巨贪养成记

法国观念家孟德斯鸠说过:“一切有权力的人都非常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亘古不变的经验”“一切具有权力的人都有滥用权力为自身谋求私利的倾向。”

当权利在手,匡衡也彻底地变了。那时候,在朝中还有个强大角色,任中书令的宦官石显,他凭着汉元帝的宠信,因此能横行朝堂,结党营私,把持朝政。而做为朝中重臣的匡衡,为了更好地自身的地位,对于此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候乃至曲意迎合,夸赞石显有魄力,是当朝首先能臣。

公元前36年,驻守边疆的陈汤以“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豪情,在并没有请示朝廷的状况下,就发起了一场对匈奴的反击战,最后大获全胜,斩杀持续挑衅汉朝的郅支单于,也完毕了匈奴南北分裂的局面,稳定了汉朝的西北边疆,可谓为汉王朝立下一大奇功。

匡衡与石显二人心意相通,都担心陈汤凭借此功,影响到到他们的政治地位,因此,联名上了一道奏折,弹劾陈汤有”父丧不归;打了胜仗目中无人,假传圣者,贪功冒进,击杀的郅支单因此假的”等等这些,不忠不孝不义的情节。

匡衡还提出过一个无厘头的理由指责陈汤,他针对的是陈汤上奏所说的“”应当把砍下的郅支单于头悬挂在蛮夷居住的地区,让匈奴人了解大汉朝的威严。”

匡衡以《月令》中”春,掩骼埋胔之时。宜勿悬。”意思是,在春天不应当有斩首示众的个人行为,责问陈汤“斩郅支首是何时?恐不合秋后行刑之律。”

最后,战功赫赫的陈汤,差点为此获罪,只获得个功过相抵的其结果。要并不是,朝中有正直的重臣力挺陈汤功勋卓著,说若不奖赏会令天底下人寒心,汉元帝才给了陈汤一个鼓励性质的奖励,封关内侯,但是食邑唯有三百户。而由于陈汤获得的食邑低于匡衡,匡衡才作罢。

汉元帝过逝、汉成帝继位后,成帝很不喜欢石显,知道风向的匡衡,来了个“反戈一击”,成为了更好地反石的先锋,他上疏弹劾石显,列举其以前所犯罪恶,并纠举他的党羽。

殊不知,自身也不干净的匡衡,也被人举报了。

起因便是,他在元帝被封为安乐侯时,他原本的封地是31万亩,可匡衡却做了手脚,多占了4万多亩田土。被人告发后,匡衡还狡辩算是郡图之错。

可一朝天子一朝臣,新任的领导汉成帝可不管这类,正好用匡衡来立威。

最后,匡衡由于贪污罪,被下诏处罚,在抄没一切财产和封地后,被贬为庶民。

就这样,匡衡从位极人臣的高官,一下子成为了一名普通百姓,返回了故里,并没有几年后,病死于家乡。

写在后面

纵观匡衡的人生历程,的确实现了知识更改了命运,但本可成新一代贤臣的他,在权利物质的诱惑下,彻底的变质了。尽管有那时候大自然环境的原因,但究其压根,或是匡衡内心全球的不完整,从寒门弟子到权倾一方,角色的变化中,他失去初心。

因此,除开才可以,除开努力的奋斗,能守住本心,有自我的修身与修心,才是立世之本。

Author: 宏,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