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是谁的名言(还有一个直言劝谏的宰相为何少有人知)

2021-10-01 09:20:31 51点热度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是谁的名言(还有一个直言劝谏的宰相为何少有人知)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是谁的名言(还有一个直言劝谏的宰相为何少有人知)

魏征剧照

说到大唐宰相,魏征应当是最出名的一个了,他的敢于犯上、据理力争、直言劝谏,还有那一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名言,举世皆知。

可是,恰好是由于有了魏征这样一个敢于说真话,说实话,说有有利于江山社稷、黎明百姓的话,才有了后来的“贞观之治”,他也这样的话成为新一代名相,名留青史。

实际上,在唐玄宗时,也有一名类似魏征这些名相,他同样敢于公然犯上,据理力争,为民请命。

可惜,生不逢时的他,碰到的是玄宗,而并不是有容人海量的太宗,最后被唐玄宗在一怒之下罢了相位,最后郁郁而终。

因此他的为人和生平事迹,就少有人知。

这种人,便是玄宗时的宰相韩休。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是谁的名言(还有一个直言劝谏的宰相为何少有人知)

韩休出身昌黎韩氏,这昌黎韩氏是唐朝的名门望族,连大文豪韩愈都自称郡望昌黎,所有世称韩昌黎,他的文集也叫《昌黎先生集》。

出身名门的韩休,倒都没有辱没祖先颜面,年轻时就精于词学的他,早早通过科举考试进到仕途,是靠谱的公务员编制,一开始也是以基层的桃林县丞做起。

韩休37岁那一年,李隆基被立为太子,他被引荐到太子的东宫参与面试,得了个乙等的不错名次,然后被擢升为左补阙。

2年后李隆基继位,是为唐玄宗。

由于是被李隆基当堂面试过的考生,并且留下不错印象,因此在唐玄宗继位后的接下来10年间,韩休也累获升迁。

开元十二年,韩休出任虢州刺史。

虢州,在西都长安和东都洛阳之间,唐朝时,这皇家经常是东西两都隔三差五来回跑,然后夹在中间,做为中转站的虢州,就要在皇家队伍每次通过时,提供这种大帮人马包含吃穿用住行在内的一条龙全方位服务。

要提供服务,必定就要花钱,更何况是给皇家服务,那银子还不花得像海水一样?

因此虢州这儿,每一年上缴舆驾的粮草税就十分重,人民群众苦不堪言。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是谁的名言(还有一个直言劝谏的宰相为何少有人知)

韩休就任虢州刺史后,走马上任首先件事,便是上奏朝廷,公开要求将虢州极重的粮草赋税,平均分担给其他州郡,由于皇帝是天底下人的皇帝,凭什么皇家的吃喝拉撒出行花销,要让虢州百姓独自承担?

那时候负责直接向皇帝递交重臣奏折的的中书令,也便是当朝宰相张说,当场就驳回了韩休的请求。

他说,你这是常见的为地区谋取私利,为你刺史个人博一个好名声,然后还需要让全国各地人民为你买单啊。

这韩休是个倔脾气,你驳回了,他接着上奏,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那时候有许多同僚就开始劝他说,算了吧韩大人,你再这么闹下去,肯定惹得宰相大人不幸运,到过程中你仕途堪忧啊。

想不到韩休不仅不听劝,还义正词严说了一套为民请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在所不辞的振聋发聩之语:

刺史幸知民之弊而不救,岂为政哉?虽得罪,所甘心焉。

当官一心为民除积弊、谋福利,即使这样的话仕途有损,乃至丢了乌纱帽,也心甘情愿,这些为官态度胸襟与胆识,试问古往今来,有几人能实现?

因此,当做刺史的韩休,一句心甘情愿,让大家后人唯有感动感激与崇敬。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是谁的名言(还有一个直言劝谏的宰相为何少有人知)

后来,在韩休不依不饶,一再上书要求下,朝廷最后同意将虢州繁重的粮草税均摊于各州郡,为虢州百姓做了一件大好事。

韩休在虢州任刺史数年后,由于母亲去世,依照古代做法,必须离职回乡守孝三年。

三年后,服丧期满,由于在虢州刺史任内政绩斐然,韩休直接升任工部侍郎,兼知制诰。

开元二十1年,侍中裴光庭病逝,唐玄宗让那时候的宰相萧嵩举荐合适人选,接任侍中之职。其时,张说已经去世。

这萧嵩,是唐朝著名的美男子,他相貌英俊到就连阅人无数的唐玄宗首先次听到他,都不怎么禁感叹,

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俊美的男子!

萧嵩这人虽相貌英俊无比,却学识浅薄,但是他的军事才可以突出。

开元十五年,在与吐蕃作战时,他巧用反间计,成功挑拨悉诺逻恭禄与吐蕃赞普的关系。

后来,悉诺逻恭禄终被赞普诛杀,吐蕃的国力也从此衰弱下去。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是谁的名言(还有一个直言劝谏的宰相为何少有人知)

开元十六年八月,萧嵩命副将杜宾客,在祁连城下与吐蕃军交战,大败敌军。

捷报传到长安,唐玄宗大喜,直接提拔萧嵩任宰相。

谁想到萧嵩这人,虽有突出的军事才可以,却由于学识浅薄,全无当宰相的治国之能。

在他任宰相的数年内,凡事唯唯喏喏,从无见解,一心一意做他的太平宰相,常见的尸位素餐。

这韩休,由于萧嵩的赏识和推举,继任裴光庭的侍中之职,事实上也便是宰相。

唐朝实际上都没有宰相的岗位,中书令、侍中、尚书仆射,都行使宰相之职。

自韩休和萧嵩同朝为相以后,和唯唯诺诺,凡事一味顺从皇上的萧嵩充分不一样。

原本就生性耿直的韩休,为相以后,也是处处以太宗时的诤臣魏征为榜样。

对我国大事和皇帝的出格举动,他时时处处看在眼里,说在嘴上,写到奏折上,从不遮遮掩掩,有时候乃至和玄宗在朝堂之上争个脸红脖子粗,丝毫不给皇帝留颜面。

乃至连工作之余,玄宗要去打个猎钓个鱼听个音乐,都好比学习之余想打个手游的小学生,生怕玩得过火或是超出了规定時间,回头又是招来父母一顿骂。

玄宗那日子,过得叫一个憋屈,这哪里是找了一个宰相,分明是为自己找了一个祖宗。

帝尝猎苑中,或大张乐,稍过差,必视上下曰:“韩休知否?”已而疏辄至。

这还都是小事,真真正正让唐玄宗最觉得并没有面子的,是对万年县尉李美玉的处理事件,当做宰相的韩休,直接和他对着干,最后还赢了。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是谁的名言(还有一个直言劝谏的宰相为何少有人知)

这万年县尉李美玉因事获罪,玄宗不知哪根筋搭错了,执意要把他流放到岭南。

其结果做为执行者的韩休,坚决不一样意。

他觉得李美玉犯的罪也不大,不至于要被流放到岭南这偏远瘴疠之地。

然后韩休还进一步借题发挥道,朝中的金吾大将军程伯献,仗着自身是程咬金之孙,又和高力士交好,还有皇上的另眼相待,他恃宠而骄,贪图财利,无所不为。家中宝马豪宅,富贵无比。要是连李美玉这些小罪责,皇上都饶他但是,定要重重惩处,那麼,像程伯献这些巨猾之人,怎能置之不问?您应当苍蝇老虎一起打。

因此,韩休最后脖子一扬,昂然下结论道,陛下要是不治程伯献的罪,那麼,也不可以把李美玉流放到岭南。

在朝堂之上,韩休的这种番煌煌之论,当场把当做堂堂一国之君的唐玄宗驳得个哑口无言,最后不能不同意韩休的请求,不再流放李美玉。

这种次韩休的当堂表演,不仅惊着了玄宗,也是惊着了他的推举人萧嵩。

这萧嵩当日之因此向皇上推举韩休,便是由于他觉得韩休生性柔和,和他一样唯唯诺诺,不错被控制。

想不到,今日观之,哪里有半分秉性柔和,这分明是一个大刺球,捉在手里,哪哪都戳人啊。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是谁的名言(还有一个直言劝谏的宰相为何少有人知)

要命的是,韩休不但公开和玄宗对着干,同样关心见不合时,不留一丝情面地和萧嵩公然对着干。

最要命的是,萧嵩的很多决策不正确不当之处,都被慧眼如炬的韩休,一一扒拉出来,然后再一种一种改正过来,博得皇上和底下人一片看好之声,把个当场被人一再揭短的萧嵩恼羞成怒的简直要和韩休拼命。

后来,顺理成章地,两个人的关系愈来愈差。

天长日久,包含萧嵩在内的不少玄宗身边的人,都陆续劝玄宗道,既然这种韩休这么不听话,一次次公开跟您对着干,许多面子都不怎么给,还经常气您,不太像把他开了,图个眼不见心不烦。

皇上您看,自从韩休当了宰相,您都瘦了许多。

应对众臣的陆续劝谏,心系天底下、头脑清醒的唐玄宗说出了接下来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吾虽瘠,天底下肥矣。

且萧嵩每启事,必顺旨,我退而思天底下,不安寝。

韩休敷陈治道,多讦直,我退而思天底下,寝必安。

吾用休,社稷计耳。

可是这玄宗,做得远比不上他说的这般冠冕堂皇、情真意切,他也远并没有唐太宗的容人之量。自然,在他的身边,都没有类似长孙皇后这些贤内助、枕边人。

因此,在韩休任宰相之职还不满1年的开元二十1年十月的每天,在朝堂例行议事时,又一次由于意见不合,韩休和萧嵩再次在朝堂之上唇枪舌剑、你来我往,各不相让。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是谁的名言(还有一个直言劝谏的宰相为何少有人知)

盛怒之下的萧嵩,竟直接要求辞职不干了。

这种次,唐玄宗并没有再忍了,他连一句劝说挽留的话都没说,勃然大怒地直接下令将二人的宰相之职全都罢免。

被罢相以后,萧嵩改任尚书右丞,韩休改任工部尚书。

这萧嵩,晚年养花种草,怡然自得,一直以来活到八十多岁才去世。

而韩休经此罢相事件后,心灰意冷,后来每逢上朝之日,默默不发一言,渐渐开启了他尸位素餐的为官生涯。

七年后,68岁的韩休郁郁而终。

韩休以后,巧言令色、八面玲珑的李林甫任宰相之职,由于惯于谄媚奉承、迎合圣意,李林甫深得玄宗喜爱,官位一路升迁,终至位高权重,人人欣羡。

李林甫以后,由于杨贵妃,又深谙巴结奉承之道的杨国忠,慢慢取代年老体衰的李林甫,获得玄宗重用,直至升任正宰相之位,权势显赫,一手遮天。

生性最爱敛财的杨国忠,顺利升任宰相以后,朝中官吏腐败成风,民怨沸腾,最后爆发安史之乱,大唐盛世从此一去不返。

若玄宗如太宗,杨妃如长孙皇后,韩休如萧嵩般长寿,大唐盛世再延续个五10年一百年,亦未尝不很有可能,仅仅是,历史并没有要是,生错了时代的韩休,注定成不了又一个魏征,只有郁郁而终,徒然留给后人一声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