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张开让我添在下面 醒来时发现已经在c了

苏羡意过去之前,提前与肖妈妈打了电话。

也是担心她过去时,肖家没人。

“阿姨,我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到。”

“好,我在家等你。”

肖妈妈挂了电话,看向正撸猫的丈夫,“待会儿时渊的女朋友来接猫。”

“就谢家那小姑娘啊。”

“对,你赶紧出去买几个熟食,买点菜回来,待会儿留她在家吃了晚饭再走。”肖妈妈看了眼时间,“她半个小时以后就到,你赶紧出去,别耽误时间。”

肖冬忆与陆时渊、谢驭关系好,父母之间自然也认识。

这个时间点,肖家肯定是要留苏羡意吃晚饭的。

她最后是否留下是一回事,但他们得提前准备。

——

而苏羡意挂了电话后,周小楼就深吸了一口气,“意意,我有点紧张。”

“你紧张什么啊,叔叔阿姨又不认识你,我们就是去接猫,把它送到熙园,我们就去逛街吃饭。”

周小楼转念一想。

这倒也是,人家爸妈根本不认识自己。

“你见过他爸妈吗?”

“没有。”

“你说他们会喜欢我吗?”

“……”

苏羡意紧抿着唇,很想告诉她:

你真的想多了。

周小楼坐在副驾位置,紧张忐忑之余,还特意百度了一下,第一次见家长的注意事项。

约莫半个小时,苏羡意按照陆时渊所给的地址,到了肖冬忆家所处小区门口,从外面看是高层建筑,当她们询问保安,具体地址时,保安只让两人开车一直往里走。

在几幢高层后面,有联排别墅,肖冬忆家就在这里。

“意意,我还是有点紧张。”周小楼看向灯火通明的房子。

“你在学校的时候,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嘛,现在倒是怂了。”苏羡意笑着调侃她。

“你第一次见未来公婆时,你不紧张?”

周小楼说着,看了眼身上的衣服,“而且我今天都没好好打扮,怎么见人啊。”

“要不你就在外面等我,我去去就来。”

“那也行。”

周小楼趴在车窗上,看着苏羡意按下门铃。

很快,一个穿着毛衣,系着围裙的妇人打开了门,敦荣和善,笑着拉苏羡意进屋。

“外面很冷吧,快进屋。”肖妈妈示意苏羡意赶紧进来。

“阿姨,不好意思,来打扰您。”

“不打扰。”

陆小胆听到熟悉的声音,从猫窝里跳出来,喵喵叫着蹭到了苏羡意脚边。

这小家伙似乎比之前胖了些,看得出来在肖家的日子过得很舒心,她弯腰,将陆小胆抱在怀里,揉了揉它的脑袋。

肖妈妈也是第一次见苏羡意。

漂亮,有礼貌,模样又温顺乖巧。

也难怪谢家与陆家那小子喜欢。

怎么自己儿子就没这个福分。

“今晚留下吃了饭再走吧。”肖妈妈邀请。

“不了,我接了小胆儿就走。”

“时渊不是在加班吗?你从这里回大院,还得四五十分钟,就留在我家吃吧。”

“我这……”

“我也没准备什么好吃的,你该不会是嫌阿姨做饭不可口,不愿留下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

——

而此时的周小楼,见苏羡意许久未出,也不知里面是个什么情况,心下又有些焦虑,毕竟离肖冬忆家这么近。

推门下车,在附近踱着小碎步。

远处,有灯光晃过。

周小楼抬眼看过去,就瞧见一个戴头盔的男人,骑着电动车朝她驶来,她急忙退到路边。

男人骑车,却在她面前停下了。

看了眼她身侧的车,又看了看周小楼。

天色暗,路灯昏沉,男人又戴着头盔,她并不能看清他的整张脸,只是视线落在她身上,似乎在逡巡打量,又看着那辆奔驰车。

惹得她心头一跳。

难道……

意意占了他家的车位?

一般小区里的车位,都有固定业主车辆,周小楼急忙说,“叔叔,我们马上就走。”

“你不是苏羡意吧?”

“啊?”

周小楼愣了,摇头否认。

“那你是?”

“我是她朋友。”

“来接猫的。”

周小楼点头,看着那男人从电动车上下来,“那苏羡意呢?”

“她进去了。”

“你怎么不进去?这么冷的天,在外面吹风,进屋坐坐,喝口热茶。”男人推着电动车进入别墅的小院子,摘下头盔,将车筐里放置的食材与熟食取出,示意她跟自己进去。

周小楼懵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别愣着啊,我不是坏人。”男人说着已打开了门。

苏羡意本坐在沙发上,急忙起身,喊了声叔叔好。

男人低声应着,“外面那个是你朋友?”

羡意点头。

“喊她进来吧,喝杯茶,吃了晚饭再走。”

“还有朋友啊,那赶紧把她叫进来。”

几分钟后,

周小楼已坐到了肖家的沙发上。

除却逢年过节,肖家也鲜少有人来,肖家父母非常热情,请她们留在家吃饭,苏羡意也客气拒绝了两次,长辈盛情,也不好再三推却。

周小楼显得格外安静乖巧,捧着茶杯。

苏羡意还是第一次看她这么沉默寡言。

给她使眼色:

你到底想不想留下啊!

周小楼只给了她一个娇羞的表情。

苏羡意:“?”

两人最终只能留下。

“阿姨,那我帮您吧。”苏羡意脱了外套,准备进厨房,周小楼也陪她一起。

肖妈妈原本不愿她们进去,毕竟是客人。

只是苏羡意和周小楼又怎么好意思坐等开饭,还是帮忙打下手。

厨房里,瞬间变得热热闹闹。

其实周小楼根本不会做饭,上次还差点把肖冬忆的公寓厨房给炸了,自此之后,她就没下过厨。

切菜、煎炒烹煮的活儿她做不来。

寻了个小凳子,摘菜剥蒜,负责清洗,做些准备工作,陆小胆凑到她,围着她打转。

“你想吃啊?”周小楼将剥好的蒜瓣放在它面前,小家伙嗅了嗅,后退三步,跑出厨房,惹得她笑出声。

“听你说话的口音,不是燕京人吧。”肖妈妈看向她。

苏羡意的情况,他们多少知道些。

周小楼点了点头,“我是金陵人。”

“难怪,听你说话,就觉得有点那儿的口音。”肖妈妈笑了笑,“你们两个是同事?”

“不是,大学同学。”苏羡意解释。

“那你岂不是一个人在燕京?”肖妈妈打量着她,“在这里生活不容易吧。”

“还好。”

“那你住哪儿啊?自己租房子住,还是公司宿舍?”

“租房子。”

肖妈妈一边切菜,一边询问,都是家常闲话,特别私隐的东西她肯定也不会问,“自己住,还是和别人合租?房租不便宜吧。”

“还好,肖医生给的房租蛮便宜的。”

肖妈妈切菜的动作顿了下。

肖、肖医生?

是她所生的那个肖医生。

“小楼,你帮我再剥点蒜吧,好像不够用。”苏羡意忽然开口。

小楼……

这名字不算常见。

肖妈妈手指一抖,恍惚想起儿子说过的话,他的租客就是苏羡意的朋友。

她握紧手里的刀,盯着周小楼的目光,变得越发热切,周小楼正低头剥蒜,动作生疏却很认真。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周小楼。”

她抬头,冲着肖妈妈一笑。

她自认为,肖家人根本不认识自己。

即便不喜欢肖冬忆,周小楼也会想给对方留下好印象。

“你、租的房子是?”

“肖医生的,当时我之前租房子遇到了一点麻烦,还多亏了他帮忙,后来又把公寓租给我,肖医生真是个好人。”

在父母面前夸他们孩子,自是不会错的。

肖妈妈低头切着菜:

好人?

看样子,对她儿子印象应该不错。

她又重新观察周小楼。

看得出来,她并不会做饭,手笨,却胜在勤快,跟在苏羡意后面忙前忙后,从举止就能看出,她与苏羡意并不相同。

苏羡意还是比较温顺的,而这小姑娘,刚进来时,很拘谨,此时似乎放开了些,属于活泼开朗型的。

热情,嘴又甜。

她忽然有种感觉:

这么好的小姑娘,配自己的儿子,岂不是糟蹋了?

——

此时的肖冬忆,尚未开完学术会议。

就听说有台手术出了问题,如今尚在医院的各科室医生,都前去帮忙。

原本是台肺部微创手术,结果出了状况。

“怎么回事?”肖冬忆跟着科室主任,快速进了手术室,陆时渊此时也刚结束另一台手术,倒是意外碰见了。

“碰到了淋巴结,出血很厉害。”有人解释,“陆医生刚下了一台手术,正在帮忙缝合血管破口。”

原本的微创手术,此时已转为开放手术。

“吸干净!”陆时渊声音在忙碌的手术室内,显得格外清亮,“给我一个阻断钳。”

他动作很快,并且干净利落。

“组织剪。”

……

陆时渊的出现处理完,又交给了另一位医生上去,“抓紧时间,病人情况不太好,需要尽快结束手术。”

“下面交给我吧。”另一位医生接替他的位置。

各科室协同配合,手术顺利结束。

主治医生去和家属沟通情况,众人才长舒一口气。

“这位病人也是命大,得亏今天有学术会议,各科主任都没回去,要不然……”虽说手术中常遇到突发情况,但每经历一次,大家都难免心惊。

“幸好陆医生来得及时。”

“主要是发现出血时,黄医生有点慌了,毕竟年轻啊,经验少,不过他这次手术,有操作失误。”

“他也是刚主刀不久,遇到这种事,难免有点……”

肖冬忆再见到陆时渊时,他正在消毒洗手,“待会儿一起吃个饭?”

“我得打个电话给意意。”

“整天黏糊在一起,你俩不觉得腻?”

陆时渊没理他,擦干手上的水渍,就拿出了手机,苏羡意知道他在忙,没打电话,却给他发了几条短信。

“意意去你家接小胆儿了。”

“是吗?”肖冬忆低头洗手。

“叔叔阿姨盛情难却,说留在你家吃晚饭。”

“那我爸妈肯定给她准备了很多好吃的,你问问她,我现在回去,还能吃上饭吗?”

“好像还没开始吃饭。”

寻常肖家父母吃饭比较早,也是今天有客人,肯定要准备几个硬菜,开饭时间推迟也正常。

“那我现在就回家,你跟我一块儿吧。”肖冬忆直言。

“意意说……”陆时渊看向肖冬忆,“小楼也在你家。”

肖冬忆洗手的动作顿住。

周小楼?

这又唱的是哪一出!

文学

肖冬忆呆愣着站着,任凭水流从自己指缝中穿过,陆时渊帮他关掉水龙头,拍了下他的肩膀,“别愣着,去你家吃饭。”

坐在车里,肖冬忆还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啊,为什么周小楼会出现在他家里?

而此时陆时渊正和苏羡意打电话。

“……还没开始吃,你们什么时候到?”

“二三十分钟。”此时已过了晚高峰,并不会堵车,“对了,小楼怎么也在。”

“我们原本约好一起逛街的,她陪我来接猫,然后就……”苏羡意余光扫了眼,此时正在厨房跟肖妈妈学厨的周小楼。

“阿姨,这个大盘鸡好香啊。”

周小楼站在肖妈妈身边,得到特权,率先尝了一块鸡肉,烫得舌头发麻,呼哧呼哧的。

“你慢点吃。”肖妈妈笑道,“很烫。”

“太香了,没忍住。”

“今晚做得多,你喜欢就多吃点。”

“我可以吃下两碗米饭。”

“你一个人在外面,平时怎么吃饭啊?”

周小楼哪儿好意思说,自己经常点外卖,之前苏琳还在时,她还会做饭,自从某人出去旅游,她就只能吃外卖。

肖妈妈看出她的窘态,笑着说,“你以后有空啊,可以常来我们家吃饭。”

“这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冬冬平时忙,也不是经常回来吃饭,就我跟他爸两个人。”

“冬冬?他是出生在冬天?”

“不是,我跟他爸相识在冬天,为了纪念我们之间的美好回忆,给他取名叫冬忆。”

“……”

苏羡意明明就在厨房里,她都不知道,这两人是什么时候聊上的。

周小楼本就热情讨喜,肖妈妈似乎格外喜欢她,相处得意外和谐融洽。

甚至让苏羡意觉得,自己留在厨房有点多余。

干脆到客厅逗了会儿猫。

肖爸爸看起来就是比较传统的父亲形象,威严话少。

至于挂了电话后的陆时渊,看着局促不安的肖冬忆,忍不住询问,“小楼去你家吃饭,就让你这么紧张?”

“我没有。”

“你昨晚跟她一起看电影了?”

“……”

这事儿除了父母,只有许阳州知道。

肖冬忆咬牙:

许州州,你这傻缺!

**

当两人抵达肖家时,饭菜已摆上桌,肖冬忆进门就看到周小楼与自己母亲相谈甚欢,把他吓得够呛。

他这一路担惊受怕,回到家,就借口把母亲支开。

“妈,你没跟她说什么吧?”

“说什么?”肖妈妈一脸茫然。

“我和她真的没什么!”

“我知道啊。”

“那你干嘛留她在家吃饭。”

“我看你是最近写论文,把脑袋写瓦特了,脑子坏掉喽。”肖妈妈皱眉,“两个小姑娘是一起来的,难不成我只留一个吃饭,让另一个走?”

“你放心吧,我跟你爸做事都有分寸的。”

“那就好。”

肖冬忆也担心父母行为举止,让周小楼觉得为难。

“不过啊,那小姑娘的大概情况我都帮你打听清楚了,家里几口人啊,父母是做什么的,我都一清二楚。”

“……”

自己儿子是个什么性子,她比谁都清楚。

看着脑子也不笨,还挺聪明的。

就是追女生这块,好像总也不开窍,眼看着他身边的陆时渊、谢驭都有了女朋友,肖家父母自然有些着急。

肖妈妈询问:“你就不想知道她的情况?”

“我打听这个干嘛?不合适。”

“那待会儿吃了饭,你送她回去。”

“时渊可以送她,他们居住小区距离不远,很顺路。”

“你给我滚——”

肖妈妈头疼得厉害:

简直是猪队友,带不动怎么办!

肖妈妈倒不是认定周小楼,执意强硬得想撮合两人,毕竟拉郎配肯定不行,生气的是自家混小子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