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 男男调教羞耻h扒开鞕臀教室

黎巴嫩。战火持续了三天三夜。

华苒苒估算着,自己被埋在废墟里应该超过了24小时。爆炸发生时,同时地震地陷,但幸好地陷了,不然此时她可能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小命已不保。

但砖墙倒塌,地面不断下陷,她也因此被埋在了最底层,所幸的是,周围的断壁残垣刚好给她立了个小空间,华苒苒虽然身上不少外伤,但自己能感觉到,内里没啥大问题,而且在这小空间里,能勉强动一动手脚。

就是原本在黎巴嫩就没吃过一顿饱的,现在更是长时间滴水未进,低血糖症状开始了。

小说

黑暗的废墟里,唯一的亮光来源于华苒苒手表上荧光的表盘。想起往下掉那一瞬间自己的动作,几乎是本能动作一般,华苒苒撇了撇嘴。

骗子!

说好SOS就会出现的人呢?

但随之又自嘲地扯了扯嘴角,这是她第三次SOS,凭空消失了五年的人,要出现早出现了,还期望会出现吗?

这么想着,突然一丝光亮照射进来,让已经习惯了黑暗的眼睛突然不适。那些从高处落下的尘土,呛的华苒苒咳了几声。

“Boss,真的有人!”纯正的美式英语。

华苒苒慢慢适应了光亮,再度睁开眼往上看,却是脸色大变。

“别动!”

上面欲要挪开水泥钢筋的人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厉喝,吓得手一顿,倒是停了动作。

华苒苒松了口气,挪了挪身子,重心靠在边上的水泥钢筋上,正面朝着顶上的人。脑子不断闪过大英词典,生怕自己的表达不到位,好不容易熬到现在的小命要是折在了救援队手里,本来可以是“战地记者壮烈牺牲”的正面标题,会被硬生生改写成“行为不慎小命不保”的反面教材。

“你们下面有三段水泥钢筋,把我护住了,但垫底的那根是歪的,而且已经开裂了,你们如果把压在它上面的那根挪开,不平衡,再压下来,下面支撑的也会断,所以除非能平衡两边的重量,否则你们直接搬会要了我小命的。”

华苒苒尽可能把情况描述清楚,毕竟东西方思维差异太大,也不知道上面的人听懂了没。

有很长时间上面没有动静,虽然没再继续搬动,但也没人回应她。

华苒苒有点忐忑。该不是见没法救就直接走人了吧?正要内心把对方骂个祖宗十八代时,头顶突然传来了电锯的声音。

切割声音传来的同时,细缝里不断洒落的颗粒让华苒苒下意识低头,使劲眨眼把尘灰眨出来,没法再盯着上面看。

好不容易眼睛舒服了点,电锯声也停了,却见突然她头顶上面那一截横梁被拿开。

“卧槽!”

“真是听不懂人话吗?”明明她外语讲的和母语一样好。

华苒苒用国语骂着,条件反射就是抱住头,心里慌的一批,才庆幸保住的小命,要交代在这了?

一片阴影笼罩下来,华苒苒下意识闭上眼睛,预想中的痛感没有砸来,头顶的手腕被一只冰凉手拉住,华苒苒心脏处血液像逆流了一般,猛的睁眼抬头,却是一张陌生的欧美脸孔。

“你……”

华苒苒大脑当机了,都没发现自己对着外国人却在讲国语。

来人松开了手,像没看到华苒苒惨白的脸色,操着流利的英文,先扔了个方块面包给华苒苒,紧接着下命令。

“有力气吗?有就踩着我背和肩膀上去,上面有人接你。赶紧,没有机器,他们撑不住多久。”

华苒苒还没从惊喜、失望的巨大波动中回笼情绪,还是一张惨白的脸呆滞地看着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