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巨大一前一后挤进漫画^全文

“真是可惜。”

苏楠嘟嘴小声嘟囔了一句,但蹲在她身边的苏阳还是耳尖听见了,扯了扯她袖子,疑惑道:“姐,咋了?这儿也没有你想买的东西吗?”

“不是。”

苏楠摇了摇头,收回心神,开始在那堆乱七八糟放着的东西里翻找起来,竟然惊讶的发现这一筐都是女人用的。

什么雪花膏,润肤油,胭脂盒,蛤蜊油,头绳……

小说

苏楠扯了扯唇角,这么个大男人居然卖这些,实在违和得很,而且他是怎么弄到货的?

她没记错的话,这些玩意儿放到现在都是管制物品吧?生产权全握在国家手里,就连供销社都是凭票限量购买的。

看来,这人有点儿本事啊。

苏楠拨开一堆雪花膏,没一会儿就在角落里发现一个圆柱体的东西。

她的心开始激动起来,深呼吸两下,拔开了上面黑色的盖子,露出里面红色的膏体。

“这是什么?”苏阳满脸困惑,不明白为什么苏楠看见这东西会这么高兴。

“口红啊,我的命。”

苏楠如获珍宝似的将其左看看右看看,虽然颜色是那种老土的大红色,但这是口红哎。

美妆必备单品,没有之一。

以前苏楠可是不涂它不出门的,要是没有它,整个妆容也会失去灵魂,吃饭饭不香,喝水水不甜。

这么说来,口红可不就是她的命吗?

她昨天去过沪市现在最大的商场,里面的化妆品不光种类少,还死贵死贵的,一盒雪花膏都要普通工人差不多一个月的工资。

先不提钱,就说那玩意儿居然还要票,没票你出再多钱人家也不给卖。

她哪来的票?全家的票都搁林月梅手里握着呢,更何况也不知道有没有那种票。

就算有票,她也没钱啊。

她现在手里只有零零散散的五块钱,就这还是原主为了买布拉吉存了好久的零花钱。

苏楠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她长这么大就从来没吃过这种苦,要啥啥没有,要买什么也买不起,日子真是难过。

“姐,你没事吧?”

苏阳欲言又止,看着一会儿开心得快要跳起来,一会儿又咬牙切齿的苏楠,不由担心。

而且他姐刚才说什么?她的命?怎么就跟命扯上关系了?

虽然不理解口红为何物,但那东西一看包装就知道价格不便宜,他们有可能买不起啊。

可她看起来实在是很喜欢那东西。

苏阳默默捏了捏军绿色挎包暗层里面的私房钱,咬了咬牙,姐姐喜欢的话……

“老板,这个多少钱?”

苏楠收起欢喜,假装不是很满意的放下那口红,转而拿起另一盒蛤蜊油,板着脸冷声道。

可不能让老板看出来她的心思,不然他临时加价怎么办?

闻言,周让掀起眼皮,懒洋洋道:“七块,不要票。”

啧,真贵。

现在一碗二两阳春面八分钱,一个鸡蛋六分钱,百斤米也不过十七块钱,这小小的一盒蛤蜊油居然卖七块?抢钱呢?

那口红岂不是卖更贵?毕竟口红放在这时代还是稀罕物。

苏楠撇撇嘴,放下那盒蛤蜊油,又问了几个东西的价格后,才重新拿起那支口红。

“这个呢?”要是超过预算,她肯定忍痛割爱。

毕竟在这个吃不饱穿不暖的时代花这么多钱买只口红,还是太败家了。

而且她还要留点钱去乡下用。

周让掐灭快抽完的香烟,望了一眼苏楠自以为伪装得很好,实则紧张兮兮的小脸蛋,只觉好笑。

“两块。”会不会太贵了?万一把这小姑娘惹哭了怎么办?

周让皱起眉头,手指磨蹭了两下烟蒂。

刚想开口改价,就见眼前人笑得一双大眼睛都弯成了月牙状,快速将东西塞进包里,然后像是生怕他反悔似的抢话道:“就这么定了。”

“嗯。”他默默收回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

苏楠见他应声,松了口气,忙从包里掏出两卷皱皱巴巴的像是一团废纸的东西。

“喏,给你,两块钱一分不少。”苏楠站起身来,满眼不舍的看了那堆钱最后一眼,然后动作爽快的递到男人跟前。

苏阳在后面瞠目结舌,他姐真有钱,看来是不需要他的帮衬了。

再次伸手捏了捏挎包内侧,里面安安稳稳躺着他省吃俭用攒下的一元两角。

开始莫名感到心酸……

“嗯。”

周让应了一声,终于从黑暗中走出,昏黄的光映在他脸上。

那一刻,美好的嗓音有了模样。

男人肤色冷白,细碎的黑发挡去饱满额头,眼帘微垂,她只能看到那两排浓密的长睫,鼻梁高挺,颜色很淡的薄唇紧抿着。

每一处轮廓线条看似温和又蕴藏着锋利的寒意。

两人指尖相触,苏楠率先收回手,藏在背后,捏皱了衣衫。

完蛋,她颜控。

苏楠深吸一口气,努力忽视脸上的燥热感,开口道:“帅哥,不,老板,你就不考虑送盒雪花膏或者一根头绳什么的?我可是花了大价钱在你这买了东西的。”

“啊?”

出声的不是周让,而是一脸震惊的苏阳。

苏楠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这动作实在跟她清冷美艳的脸庞不符,导致其余两个人都看得一愣。

“你个小孩子懂什么?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苏楠恨铁不成钢的转头瞪了苏阳一眼。

懂不懂什么叫赠品?直播间各大商家的惯用小套路好不好?

随后又堆起笑意对周让说道:“老板,我下次给你介绍新顾客,我有好多小姐妹呢,保管你生意兴隆。”

苏阳被吼得怔愣住,委屈的低下头,乖乖闭了嘴,两只手不停的在身前搅来搅去。

老板人又不傻,怎么可能答应嘛。

谁知下一秒,就听见那道低沉嗓音响起:“好,你喜欢什么就挑一个带走吧。”

苏阳不可置信的抬起脑袋,难不成真是傻子?

哪有人这么做生意的啊?不得赔死?

闻言,苏楠也是一怔,转而扬起满脸笑意,踮起脚尖伸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夸赞道:“老板你真是个好人,这就对了嘛,下次我还来光顾你的生意哈。”

周让下意识动了动肩膀,避开苏楠的接触,眉峰狠狠一跳,别开视线,不说话。

真是见鬼了。

苏楠没注意到他躲避的动作,她已经收回手,满心欢喜开始挑起了赠品,最后选了一盒卖相最好的雪花膏。

这等薅羊毛的好事,她怎么着也得挑个最贵的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