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全文

野外的荒林中,一个衣衫褴褛的娇小身影在奔跑。

风,在耳边疾驰。

在被人关了整整一个月之后,傅栗终于逃出来了!

她并不太清楚方向,只知道顺着山坡往下跑,到了山脚,肯定就得救了!

小说

她赤着脚,跑过的路上全都是血迹。

但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随时都可以飞起来!

就在一个月前,她还是国内四大家族傅氏的娇滴滴的独生女,娱乐圈的最佳女配,众人口中的最性感的花瓶尤物。

可自从一个月前被人绑架至此,折磨、凌辱,她早已被耗干了所有的精气,形容枯槁。

此刻的她,只想逃出去,找到那对狗男女,问问他们,自己到底哪里对不起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为什么要找人绑架自己?

为什么要害得爸爸落狱?

为什么要气死妈妈?

为什么?为什么他明明说过,自己是他见过最心动的女孩,最后却可以在那养鹰人的面前,说让自己去死!

为什么!?

为什么!

她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逃出来了。

好像是那个养鹰人死了吧?

被自己用尽全力推到了墙上,然后自己就解开了锁链逃了出来……

但是好痛哦!

真的好痛!

身体、心里,所有所有的地方,那种锥心刺骨的痛觉,搅得她每走一步,连呼吸都是痛的!

就在这时,她忽然脚下一绊,整个身体失去平衡,她本就瘦成一把的身体在山石陡峭的山路上翻转,最后,撞到了一个巨石,先是身体,然后是头……..

嘭!

她彻底陷入了黑暗。

等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傅栗已经变成了一缕幽魂。

她之所以知道自己只是一缕幽魂,是因为她可以轻易飘起来了,并且,她感觉不到冷。

天知道她现在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竟然还会感觉到高兴?

那种解脱了感觉,恐怕她生生世世都不会忘!

她离开了这种禁锢她整整一个月的山。

当然,她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不过,无所谓了。

她觉得,只要可以离开那个牢笼,怎么样都无所谓。

然后——

然后,她不知怎么就到了那个渣男的公司,确切的说,是她爸爸的企业,如今被渣男鸠占鹊巢。

然后,她看见了傅瑶。

她的好妹妹!

正坐在那个渣男的腿上,极尽妖娆的笑,说:“那个蠢货,一定到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吧?一定是哭着想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为什么要把她家害得家破人亡?”

而那个渣男则冷笑道:“她就是一个贱货!她爸也是!我不过让他们把公司交给我打理,股权分我一半,竟然还说我痴心妄想?哼,我倒是要让他们看看,到底是谁痴心妄想!”

傅栗瞪大眼,看着陆忠轩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瞬间仿佛明白了所有!

原来,他想要的,是爸爸的公司!是她们家的钱!

难怪,在爸爸入狱前,专门跟自己说,陆忠轩不可交,不但是男朋友,连普通朋友都不能交往!

原来,爸爸早就看出了他的卑鄙,但是面对自己对陆忠轩的信任,他又不知道该怎样解释!

爸爸啊!你应该给我说实话啊!

就说他是个混蛋,说我眼瞎了,又能怎样!

否则,她又怎会被绑架?又为什么会被变态折磨?惨死荒野呢!

而这时,傅瑶又在极尽嘲讽地嘲笑:“那个蠢货,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听说还是自己逃出来以后摔死的,呵~真是蠢不可及~”

傅栗看着她那欠揍的脸,欠揍的笑,用力握紧手。

她为什么会去那么偏僻的地方?

都是拜她的好妹妹所赐啊!

她说她去给妈妈上坟走错了地方,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让她去接她,然后,在她到了那里的时候,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破房子和一个浑身脏污不堪的变态老头!

傅瑶虽是她爸爸从外面领养的养女,但是家里人对她从来都是亲生的一样的对待!包括她自己,也是当她是亲妹妹一样,百依百顺…..

可是她!她竟然伙同陆忠轩来陷害自己,只为独吞爸爸的财产!

她用力闭了闭眼,提了口气,想拼尽魂魄破碎的代价冲过去,给那对狗男女一点点代价,结果就在她准备动手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黑影冲了进来!

“砰砰砰!!!”

是手枪的声音。

然后就是傅瑶和渣男陆忠轩的惨叫。

那声音不绝于耳,听得她感觉这枪声好像想演奏出一首激情荡漾的复仇奏鸣曲。

可她此刻顾不上看着对狗男女,而是将所有的视线都聚焦在开枪人的骄人外形上。

是他?!

为什么会是他?

他,是来替自己报仇的吗?

然而,她还没得到答案,就感觉自己的魂魄渐渐被一个大力吸引,抽离,最后消失在无边无际的虚无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