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蛇王用各种姿势爱了一晚上|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村妇

清晨,莱尔卡酒店8069房间。

阳光穿透厚重的窗帘,洒落在凌乱的双人大床上。

温尔动了动酸涩的身体,轻手轻脚下床,衣服穿戴整齐,她才朝床上的男人的看了一眼。

男人背对着她,蚕丝薄被滑至的腰际,遮盖住了笔直长腿,精壮健美的后背,肌肉硬朗结实,每一根线条都散发着浓浓的荷尔蒙气息。

小说

温尔呼吸一窒,脸色在瞬间变得惨白。

昨晚,她陪养父母参加饭局,那个猪头一样的刘总,已经觊觎她许久了,她一直不肯就范。

但温氏这次遇上了危机,养父母为了挽回生意,用温心的视频胁迫她陪刘总一晚。

养母吴玉婷担心她临时反悔,将她灌得烂醉,之后她昏昏沉沉的被带入了这个房间。

一夜狂风暴雨,男人变着花样的折腾她,根本没有顾及她是初次,无休无止,不管她如何哭喊,如何求饶,他仍无动于衷,直到后半夜才停止……

她以为是刘总,恶心了一整晚,昏睡中还做了一个好可怕的梦。

可床上的男人,年轻,健壮,狂野,即便背对着她,她仍能感觉到迫人的冷酷与强势。

昨夜就是他……

天啊,她竟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共度了一夜!

不知为何,温尔竟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还好不是那恶心的刘总。

可温心要怎么办?

她践踏自己的尊严,出卖自己的身体,为的就是换回温心的视频,如今她睡错了人,吴雨婷怎会善罢甘休?

不安,无措,慌乱,此刻占据她的大脑,很快又被理智所取代。

温尔紧皱眉头,脚下有些虚浮,无暇去看男人的脸,捡起包包落荒而逃。

离开房间,她下意识看了一眼房间号,8069,不是8099,而是8069!

为什么她会在8069?

脸上血色尽失,温尔扶着墙壁勉强站稳,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摇摇欲坠,幽灵一般的上了电梯。

刚离开没多久,8069房间的男人,骤然睁开双眼。他深邃冷厉的眼眸,从身旁扫过,神情凛然。

床单上绽放的一抹鲜红,十分妖娆醒目。狭长的眼眸,闪过一抹讥诮,穿戴整齐后,男子搭乘电梯,径自去了地下车库。

——

原本晴朗的天空,渐渐阴沉下来,不多一会儿,大雨倾盆而下,似乎老天都在嘲笑温尔。

尖锐刺耳的手机铃声,刺挠着她的耳膜和心脏。

“温温,你现在在哪里?”吴雨婷的声音从来没有如此温和慈爱过,她只会对温尔大呼小叫。

昨夜,她在8069度过了一夜,与陌生男人纠缠一晚,刘总被她放了鸽子,肯定会找吴雨婷麻烦,以吴雨婷的性子,没对她破口大骂,实在是不正常。

这件事情十分奇怪,温尔刚想问,吴雨婷却在那头催促,“你赶紧回家吧!我有事情要跟你商量。”

不等她同意,那头已经挂了电话。

商量?这位面上宅心仁厚,温和慈爱的养母,什么时候跟她商量过?

她从来都是逼迫她,威胁她,用尽一切办法榨干她身上的价值!

老妖婆又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温尔咕哝了一句,身心俱疲。

雨下的更大,她如行尸走肉一般走在雨幕中,过往的行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她全然不觉,满脑子都是昨夜的狂风暴雨。

昨夜太荒唐了……那个男人也不知道是谁,趁人之危夺走了她的清白,刚刚她应该直接将人揪住,把他送进警察局的!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昨夜是她自己送上门的,能入住莱尔卡的客人非富即贵,她只是温家的养女,吴雨婷不会给她撑腰。

若真的打官司,她未必能够占上风。

温尔恼恨归恼恨,却没有要死要活的情绪。

丢失清白对她而言,自然是伤心难过的,可她并非视清白为生命的女子,如果为了活下去,必须要付出些什么,她也会苟延残喘的活着。

活着才有希望,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些年她一次又一次的倒下,又一次又一次的爬起来,温尔以为自己早已锻炼出了铜骨铁肉。可昨夜带来的冲击实在太大,她在雨幕中站了很久才收拾好情绪。

穿过街道才能搭乘公交车,红绿灯刚过,温尔跟着人群穿过斑马线,前面的人越走越快,她浑身无力,脚下如同灌了铅一般,很快掉离了人群,眼看绿灯只剩三秒,她着急的加快了脚步。

这时一辆白色宾利忽然疾驰而来,温尔面色一变,连忙躲闪,对方也迅速刹车,刺耳的刹车声响彻街道,吸引来不少路人。

温尔瘫坐在路中央,雨水冲刷着她煞白的脸,她心有余悸的捂紧胸口,大口喘着粗气。

刚刚就差那么一点点,天呐……

她吓坏了,瘫软在地上,好心路人上前将她扶到了路边。直至坐在公交站的长椅上,温尔浑身仍止不住的发抖。

她什么都不怕,却唯独惧怕死亡。

车内,男人绯唇紧抿,那双深邃冷厉的眼眸,飞快闪过一抹异色。

温尔自己检查了一番,确认自己只是轻微擦伤,才往路旁的白色车辆看了一眼。

那是一辆最新款的宾利,低调贵气。车窗正好摇下,男人微微侧头,漠然朝她看来。

温尔微微一怔,这个男人十分俊美,他皮肤白皙,面部线条柔和精致,精雕细琢出来的五官,组合出一张无可挑剔的脸。

明明那么温润柔和的一张脸,却配了一双格格不入的眼睛,深邃,深沉,冷厉,看不出喜与怒。

被他看着,温尔无端生出一股压迫感,仿佛被高高在上的王逼视着,不敢与他直视。

公交车正好到了,温尔没有迟疑,快步上了车。她只是个平凡人,对方开着豪车,身着不菲,气势非凡,不是她能招惹的。

反正,她也没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东方大道,甘棠花园别墅区。

温家外停靠着一辆陌生的保时捷,十分高调张扬。

温家似乎来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是刘总来兴师问罪了吗?

温尔冷抿着唇,推开了温家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