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女上课自慰被男同桌看到了(调教亲女h)全目录阅读

因为心生不甘,可能是老天爷垂怜吧。

“小姐小姐!”夏小然眼前一黑,隐约听见了呼喊声?这么快就到天堂了?夏小然,可以缓缓睁开眼,想看看天堂长什么样子,一旁守着的女佣小清,瞧她真有醒过来的迹象!“二少爷!二少爷!”喜出望外的,赶紧去找医生夏轩逸,

夏轩逸正给老三检查着伤势,他同样因此晕倒,但醒过来的时间比夏小然早,听到自家妹妹,哪还顾得上伤?二哥没空管他,紧跟夏轩逸其后,夏小然躺在粉嘟嘟的大床上,

现在身旁空无一人,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夏小然下意识要起,“啊!”夏轩逸赶紧过来,把她按了回去,瞧见…自家二哥?三哥在还算正常,夏小然再看向三哥,回想三哥奋不顾身,为了自己…“哇呜!”夏小然当场哭了出来!

小说

她一哭,“是不是痛了?”夏小然目前身上,还插着针管,和一些尚未恢复的伤口,夏轩逸连忙弯腰替她检查,夏小然从小最怕痛,他们是清楚的,夏宇上前,“呜呜!”

夏小然哭的更凶了!她这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别说检查,夏轩逸都怕她会因此扯到伤口,夏宇也担心,“小小,怎么了?”小小是夏小然的小名,夏小然听着三哥这么温柔的开口,

无意对上夏轩逸充满担忧,打住,不许哭了!夏小然努力控制住自己,尽管只是哭的没有刚才那么猛,夏小然注视着眼前的二哥,心中的伤感,不可能递减,抱住自家二哥,

夏轩逸是有洁癖,除去夏小然,“怎么了?”轻轻拍打她的后背,以示安慰,夏小然一抽…一抽的,想到自己要说…“二哥,你怎么就死了呢!”埋在他的怀里,夏小然瞬间哭的淋漓尽致,

夏轩逸莫名其妙!“我怎么就死了?”听的甚至傻眼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夏轩逸拉开夏小然,夏小然哭,顺便在他衣服上一抹,“那他呢?”自己当时都不在现场,要死,

说实话也应该是老三吧,当然,他怎么可能希望自家弟弟真死呢?夏小然看向三哥,“他已经死了。”尽管自己很不愿意,夏宇听到她这个回答,

惊喜的,眼睛一亮,“我怎么死的?”夏轩逸…,“我去拿仪器。”完蛋了!这弟弟妹妹都傻了,见夏轩逸离开,夏宇连忙再上前,“三哥,你自己怎么死的,自己不知道吗?”夏小然奇怪,夏宇当即拒绝,

“好像…摔坏了脑子。”说,自己会不好受,夏小然怀着伤心,“三哥和我掉下了山…”不用说了,夏宇直接去抱住夏小然,接到夏宇醒来的消息,“人呢?”夏父夏母就已经赶来,

尤其是在路上,又收到了夏小然也醒过来的消息!管他什么人不人的!夫妻俩激动,一路直奔夏小然的卧室,在门口,他们…两人只看见夏小然抱着夏宇在那哭,即使埋在夏宇的胸膛,有夏宇挡着,但她的声音准确的说,是哭声,

二哥刚带上,真拿仪器出来,夏母泪点低,夏父心情低沉的拍着她的肩膀安慰,这哭声,一听也知道是谁,“爸妈。”夏轩逸冲着他们叫了声,

夏母没空搭理他,夏父看了过来,夏轩逸暗示,带他去到一旁,“怎么样了?”夏城边走,夏轩逸停下脚步,这里也行,转身看着自家父亲,

夏母进去,夏小然正好哭够了,抬头,“妈!”对上夏母的视线,夏小然的眼眶又情不自禁的,湿润了,夏母心疼死自家宝贝女儿了!

急忙上前,和她抱成了一团,“这招了什么罪啊!”碰上这种事,夏轩逸先让夏城做好心理准备,一个还好,“人虽是醒了,但不排除脑部,

有可能,产生的重创。”夏城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不难受,怎么可能不难受?转身走回,“我女儿怎么就这么惨呐!”夏城加快脚步,心疼坏了夏小然!

夏小然抬头,瞧见出现在视线当中的老爹,放开夏母,“爸!”跟他又哭,没哭一会就,注意到怀里的夏小然没了反应,“老二,你给我过来!”夏城瞬间急了,

夏轩逸进来,顷刻把手上拿的仪器放一边,一番,经一番仔细的检查之后,“小小只是太累,睡了过去。”才让众人长舒一口气,夏小然睡着,

“我得回家给她做营养品去。”夏母哭的,丝毫不亚于刚才的夏小然,夏城心疼的伸手,扶着她先行离开,一边的夏宇…,就这么站着,

再这么说,自己也是为救小小而受伤,如此的区别对待,还经历了两次,夏宇心里多少有点不好受,大概是兄弟之间的心灵感应吧,

夏轩逸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以无声作为安慰,父母的偏爱,自小,有眼睛的,都能看的出来,由三哥口中得知,夏小然,回到了刚满19岁的那天,当时,夏小然正开开心心的打算去找任贤齐玩,

在过马路的时候,一辆大卡车因为误闯红灯,直接朝夏小然撞了过来,刚好夏宇就在不远处,早看事情不妙,

立即冲过去,命是被成功救下,但两人为此陷入昏迷状态,在医院连接躺了几个星期,之后搬回了家,夏小然需要静养,夏父夏母也不好多打扰,“二哥,三哥,给你们。”保温桶里有二层,

底层的那层最多,按照上一世的剧情发展,三哥最终是抵不住夏小然的软磨硬泡,“你先吃。”收是收下了,可他没准备动,夏小然笑哈哈的,

夏宇直接分出个空碗来,勺的,比上一世的肉还要多?“三哥,不能打破的。”上一世是多少,这一世就应该是多少,夏小然一本正经的看向他,夏宇对上她的视线,

考虑了一会,行吧,把其余的又勺回,他一勺回,夏小然连忙守住自己的碗,“二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讨厌吃这种鸡肉了。”

对于这种做法,营养,虽然是很营养,可夏小然只喜欢喝汤,夏轩逸看向她,“真不吃?”夏小然当即连连摇头,晚上,趁有机会,夏小然,

醒后的恢复能力不错,更别说夏宇了,“三哥,你能找到那个男人吗?”现在的夏小然,刚与任贤齐确定关系不久,

找他非常容易,“当然可以。”不用你说,我也会找,“小小,对不起啊。”都怪三哥识人不清,放你出去,

让你遇险,四周的气氛,一下子变得低沉起来,夏小然觉得他莫名其妙,“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说实话,当初就算没有你,我也会使别的方子逃跑的,说到底,还是因为我,

“那时我们又没看清他的真面目。”夏小然认真坐起,“若是换成别人。”以我每天在你耳边帮他刷好感度,以我对他的喜欢程度…同样的地点,

就算是不同的时间,我相信你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的,夏小然作古正经的看向夏宇,夏宇…“知道了。”宠溺的抚上她的小脑袋,

心里默默暗下绝心,下次识人,这一定是最后一次!夏小然和他聊了很多关于前世的事情,瞧我这鱼木脑子!夏小然似想起什么,现在超级的懊悔!“怎么了?”见夏小然戴上痛苦面具,

夏小然现在身上,还有一些隐约的伤口,得等时间到了它才会消失,夏宇以为她是扯到了伤口,夏小然委屈,“听微微说,他们是要杀我,

因为有人出钱。”当时怎么就忘问了呢!听这话,夏宇立马严肃的看向夏小然,“那人是谁?”他们家族,仇人自然有,居然有人敢把主意打到我妹妹身上!“不知道,那时微微没有看见。”夏小然心虚的低下头,“我也忘问了。”夏宇…能说些什么?“没事,哥哥们帮你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