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最好看(在公交车一个接一个高c)全章节阅读

夏天似乎总是个困乏多梦的季节,自开学以来,这已经是第几次梦见他了。

此刻的木子坐在外语系的大讲堂里,托着腮帮子侧头看向窗外不远处的篮球场,双眼无神的看向每一个满场奔跑运球的男生,戴眼镜的,冷白皮的,满脸青春痘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望穿整个场子都没有寻到梦里那个既陌生又熟悉的身影。

偏回头的木子略有失望地看向讲台上的外教,口中噼里啪啦的讲着不知所云的外语,木子使劲地晃了晃头,更不能是这四五十的中年外教大叔了。

小说

心生烦躁的木子心里也是一顿后悔,自己这个这个中文系的文艺女青年为何会选修这不是人学的鬼话,还真完全是个意外。

“这怎么能是个意外呢?是愿赌服输好吧!”

旁边这个鹦哥少女就是木子的同窗兼舍友——子衿,只可惜人与名字不相协调,枉费了父母的一番良苦用心。至于这个赌,只能怪木子一时起的色心。

某个炎热的午后,外语系与物理系的篮球队准备进行月季PK。

“木子,下午的篮球赛,去不去,你家物理大神据说这次也会来哦!”

“重点!”

“重点?哪来的什么重点!没有”。

子衿左右瞟了几眼心虚地看向窗外。

“没有啊!那就不去了,比起男神,我的论文更重要”。

“木子,你这样怎么能脱离单身狗一族?枯燥的论文哪能比得过秀色可餐的男神?不能!”

子衿义正言辞地摇晃着木子的肩膀说道

“所以呢?”

“所以不是外语系嘛!”

“果然还是起了色心”。

木子右手勾了勾子衿的下巴挑眉说道

“谁还不是呢!”

子衿别过头去望着左前方的男生背影小声嘀咕。

A大的校园以园艺景观最为出名,绿化植被覆盖满校园,还多以香樟,梧桐这些大树为主,所以即使是炎炎夏日走在校道上也完全不用撑伞,头顶的一片绿萌就是最好的天然伞。

“木子,快点,等会占不到VIP专座了”。

“等一下,拿把伞先”。

“拿什么伞,就我们学校这校道,连防晒霜都免了”。

“不是啊!天气预报说下午有雨啊!”

木子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急性子的子衿给拖走了。

“男神不急在这一时啊!”

午后安静的舍道只留下一阵悠长的回音。

“还好还好,第二排的VIP专座还有2个座位”。

拉着木子站在篮球场门口的子衿看着场馆左侧的阶梯座位喘着气说道。

“是吗?我目测九点钟方向有敌情”。

木子看了看篮球场左侧的阶梯座位,黄金宝座,觊觎它的人还挺多的。

“那没办法了,木子,拉好”。

未等木子反应过来,周身而过的不是夏日特有的汗臭酸味,就是喷洒过量的香水味,夹在人群中的木子和子衿简直就是各种口味的肉夹馍。

座位未到,只见子衿将书包娴熟的一丢

“呵,敢和我抢座位,再回去修炼几年吧!”

三点钟方向的敌人眼看到手的座位被夺了,两眼怒气一瞪,本还想着上前理论一番,奈何场下哨声响起,篮球赛快开始了,只好不甘的向后方转移。

“鹦哥,就抢座位这本事,你第二还真就没人敢第一,刚才赖大校花都被你压的死死的,小生佩服佩服!”

坐下后的木子威威躬了躬腰,侧身对身旁的子衿推手作揖。

“美其名曰校花,不过就是花瓶,不中用,哪有你这系花来的实在”

子衿扬着一张脸,赢了校花很是扬眉吐气。

“得了吧!系花这头衔我可从来没承认过,你们背着我拿我的照片去参赛,我还没说你呢,你自己倒是上赶着”。

“说起这个就来气,说好的纯素颜,当时赖君的照片我真是哪哪都没看出她是纯素颜。但也怪木子你太绝情了,上前求爱地男生一个个无情拒绝,就没有给自己留下一点路人缘”。

子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木子。

“这种路人缘就算了,话说你到底喜欢那外语系的“小白脸”哪一点,除了白了点,帅了点,听外语系的八婆说,他还是个四处留情的花花公子。”

“我可没说过我喜欢这个臭屁,只是作为发小支持一下,不过他打球帅死人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

珍藏多年地秘密就让它永远留在心底吧!子衿的嘴角不易察觉的弯了弯。

在木子看来,子衿就是仗着发小的关系掩藏着青梅竹马的那一份甜蜜又苦涩的小心思。

“那你家男神昀黎呢”?

“那什么,篮球赛开始了”。

“切,又不说,矫情的女人”。

昀黎于木子而言也并不全是男神,更多的是不服气吧!由不服气到再好奇,这人究竟是吃什么长大的,他一个物理系的理工男居然在院的辩论会上赢了木子这个中文系的一把口。这个突然杀出来的黑马让木子觉得丢脸丢到了家,所以从此就记恨上了昀黎。

“木子,我两打个赌吧!”

“什么赌?”

“嗯,你压你家男神,我嘛,就压子佩,你若是输了就陪我选修外语系的课程!”

“那要是我赢了呢?”

“哈哈哈~不可能~”

看着突然仰头大笑的子衿,木子就是一记白眼

“随你吧!”

球场上的状况十分紧张热闹,比分不相上下,外语系始终多出一分,而物理系也是紧追不放。

其实有时候木子也是不明白,这些个男生为了个篮球,为了多夺一分,热血沸腾的全场跑,最后还弄得一身臭汗,究竟是为了什么?

木子看着他们脸上激动的情绪,赢球时的嘶吼,失球时的捶背。也许,就是来自内心的狂热吧!这不就是青春的躁动吗?

“木子,小心!”

子衿突然扯起的大嗓门将木子的思绪拉了回来,木子的眼前突然一股冷风袭来,就在篮球就要和木子来次亲密接触的时候,木子应激的伸出双手,将朝自己飞过来的篮球愣是硬生生的用力抓在了手里。整个球场先是一阵惊呼,转而一阵阵的哇~佩服之声四起。

“牛逼,真是太牛逼了…….”。

“木子,你什么时候练过一手,我怎么不知道?

子衿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木子。

“呵呵,我能说小时候我是接沙包的高手吗?”

对于自己刚才的这一身手,木子也是一脸懵逼,惊魂未定。

“同学,你~没事吧?刚才失手真是不好意思”。

额,真是冤家路窄,庄昀黎。我是否应该一记篮球还回去?不行,这样显得我太小家子气了。木子定了定神,坐直了身子说道

“没事没事,要不是我眼疾手快,我朋友就被你打成重残了,你~负责吗?”木子拿着手里的篮球,看着过道的昀黎挑了挑眉说道。

“呵呵,这样啊,没事就好!”

昀黎抽了抽嘴角,然后尴尬地抱球溜走了。

“你这家伙,活该你单身,男神就在眼前还能这么~这么欠。唉,烂泥扶不上墙。”

子衿晾了一个白眼给木子。

不久随着一声哨响,这场大三的月季比赛也就结束了,物理系以一分之差输给了外语系,真是不合常理!

“果然,还是子佩赢了。木子,跟我下去一下”。

比赛结束后,子衿拉着木子往球场走去。

“子佩,可以啊!还是不减当年的风范”。

子衿拉着木子一脸厌恶地挤开一众献殷勤端茶倒水的蜜蜂,人未到,声音就已经穿过人群。

“怎样,有没有被我英俊的身姿给帅倒?”

温子佩向子衿耍酷地比划了个投球的动作。

“切,臭不要脸”。

“子佩,今天这场篮球赛打的很过瘾,什么时候我们再来一场?”

刚输了球的庄昀黎走了过来,完全没有输球的沮丧。

“随时奉陪”。

看着眼前的两个帅哥勾肩搭背,木子心里又是一阵嘀咕,估摸着又是好基友一对。

“你真的没事吗?刚才那一记篮球可不轻”。

看着一旁的木子,昀黎不好意思地开口问道。

“那你看我像是有事的人吗?”

木子倒也不客气,又开了机关枪。

“木子,我和子佩约好周末一起回家,就先走了哈!”

“我们什么时候~”

“磨磨唧唧的,快走!

“大姐,下雨啊…….”

子衿朝木子挤了挤眼,然后转身就拉过身旁的温子佩往外走,独留木子一个人留在篮球场。

臭子衿,看我回去不拔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看着抛下自己的叛徒,木子咬牙切齿。

“你这人还真挺特别的”。

昀黎饶有兴趣的看着木子说道。

“是吗?你要真觉得愧疚,就借我一把伞吧!出门走得急没带,外面下雨了,回不去”。

木子啊,木子,你脸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了。

“借伞可以,但我只有一把,你不介意~”

“哈,不介意,你把我送回去,今天这事就两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