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无力地张开任他们进出^全文

青春学院大门口站着两人,穿着与其他人出入的服装、显得格外显眼。

其中一男子,身高足高出半个头。头上带着 R字的白帽子,背后还挂着一只标有“龙马”的棒球手提箱;旁边的女人喃喃自语:“难道这就是那个老家伙上学的地方?”

“放心,姐姐!我会打败里面的所有高手、让老头子带我们回美国的、明明美国才是锻炼网球选手最好的国家。”龙马不服气地说道;

小说

“我等你的好消息!我要回去报道了。”说完,她穿着一身五颜六色的裙子,裙摆飞扬,拎着书包,飞快地走进了校园。

上课铃声响起,三年一班的老师进入教室时,随后跟着那名女子;

“从现在起,新来的学生和我们一起上课,她也是我们的一员,现在请大家自我介绍一下。”

“大家好,我是越前莉柯、因为父亲是青春学院的校友、所以将我从美国转学归来、还请大家以后多多关照。”

“今天会把校服发给她,大石,你放学后,你可以到校务室把她的校服拿回来,今天应该就到了。”

“好的”大石秀一郎起身回答并坐下。

“请你和手冢国光坐在一起!”听到老师的话,所有熟悉手冢同学的同学都倒抽一口凉气,“给一个面无表情的同学让座,看来老师对她的观感很差啊!”

“下面开始上课!”

越前莉珂手上记录着笔记,喃喃自语道:“上课的知识早在前几年自学过了,真无聊啊。”看着老师在上面津津有味地讲着,她正时不时地打着哈欠。手冢见此,不禁蹙了蹙眉,想起她在教室里上课第一日,竟然没有向她出言不逊。

好不容易下课了,她放下了手中的笔记本,打开了邮件,认真地翻阅着手下们的规划,讨论着日本的网球场和网球场的品牌推广。“这可是个大破绽,我要把计划书的编写方法给他们。”

大石秀一郎刚从教导主任那里取了一套制服刚进入教室、看到新同学叹气的一幕,以为是她自己挨了手冢一顿骂,毕竟坐在手冢国光旁边,平时的不良行为被发现也是正常,于是走到莉珂的座位边,将手中的校服递给了他;担忧道:“你别叹气,手冢就是这种风格的同学;后面如果老师调整座位,你也可以申请调整到其他位置上。”

多谢你给我拿校服、我并不是因为座位的事情。”莉珂手伸出去接了过来、解释道;

“我是这个班的副班长大石秀一郎、报社团需要通过我申报、我们这各种球类社团、舞蹈书法社团应有尽有、你想参加哪个社团?”大石如同往常一样关心着同学的课外生活;

“我不需要参加任何一个社团。”说着,她将自己的衣服和笔记本放回了背包里,然后转身离开了。

抬头望去,天空中出现了许多奇怪的云彩,那些漂浮在山巅的云彩,就像是一朵五颜六色的花朵;“我已经有多久没有看到黄昏了,”她一边走,一边抓着路过的同学问:“男子网球部在哪个位置?”

“学姐,我来带你去!”樱乃看到了莉珂背包上的“越前莉珂”,看到了里面的校服,喃喃自语:“难道是龙马的姐姐?”

很快,来到了青学高中网球部的训练场地,

“明显这小子是在主动挑衅他们。”莉柯看到龙马和桃城武在球场内打的不可开交,转身对学妹说:“辛苦了,我在这里等人,你去忙你的吧!”

“不用客气,我奶奶是网球队的教练,我更熟悉这里。”樱乃扭头看着龙马和桃城武师兄的比赛。

“龙马好厉害~”樱乃一蹦三尺高。

“你认识龙马?”莉柯面带疑惑;

“嗯,龙马是我的同学,没想到他这么英俊,还会打球!”樱乃道。

“……”果然还是跟那个小屁孩一样风骚,这么小就能引起女生的注意,回头得跟阿姨说说才行。她不时暗示龙马,让他赶紧把报名表交上去,然后一起回家。

龙崎教练正好在二层看见了这一幕,他回头对着一脸严肃的手冢国光笑道:“如何?他有没有潜质?”

“不错,但是这种行为已经算是扰乱其他球员的训练了、就算他进入社团也得按照正式的流程提交手续。”手冢面无表情的说道:

二楼室内摆放着一张办公桌椅、桌面上一边整齐的罗列着新晋部球员报名名单、另一边放着龙马的资料、背后放着一个双开门的书柜、里面整整齐齐放着一堆资料!正对着书柜的另一面摆放着一排椅子。

两人就这么在窗户前聊着各自的工作和下一步的训练方案,龙崎的思维却被一个正在与桃城武对战的家伙给破坏了!

“这是个好苗子,让大石接受他入部,马上就是一月一次入选正式网球部球员的赛制、我准备更改下比赛规则、让一年级的部员也参与进来!”龙崎教练见冰的脸色微微一变,有些骄傲的开口:“那个站在网球外的三年级女生是你班新转来的同学吗?”

“是、教练,以前的社团规定,二年级以上的非正规队员都可以参加,这次临时更改,是不是有些不太公正?”。”

“这次二年级也参与选拔、同时给一年级机会、谁能进穿正式球员的衣服,就看他们各自的本事了”龙崎教练走到办公桌边坐下、随手递给手冢一份桌面上的资料,“越前龙马、美国青少年网球四连霸的网球天才、部内的这两年的球员选角太稳定了、让他们少了些许竞争意识、如果丢进去一个沙丁鱼、会怎样?”

“沙丁鱼?”手冢不解。“您是怎么知道越前龙马的?”

““龙马的爸爸是越前南次郎,他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的专业网球运动员。现在他的孩子也是如此,这不是很让人兴奋么?””

“是那个打出二刀流的越前南次郎?”

“是的!”龙崎教练盯着手冢的脸又多了些细微的变化!

“那就定下一年级参加正式队员选拔的赛事”手冢国光突然想起什么、眼睛离开手里的那份资料,抬头望向教练,“您刚提到那个转学生?是有什么想问的吗?”

龙崎教练微微蹙了蹙眉:“这个女孩有没有参加什么社团,如果没有,我要让她做网球部的助教!”

“教练,你就不要卖关子了,你突然让我选她做助理,一定是有原因的”

“你先看看我提供的信息吧,这是我的全部答案,是南次郎亲手交给我的!”龙崎教练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旁边的杯子,一饮而尽!

“她本来是一个很有潜力的人,但自从出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她就不再玩网球了、而是跑到了她那个没有任何关系的哥哥那边协助打理公司了、高中以上的学业靠在家里自学完成,南次郎妻子拉她去读书她也不愿意去、她小小年纪就能将公司打理的风生水起,已经很不容易了。南次郎说、经常会在她身上看到与同龄人不符地气质。”

“那就让她来当助教吧”手冢看完资料后说道;“虽然她是女子,可能进网球部不太符合规矩、但是助教又不是球员、没道理让这么好的球员白白浪费经验。”

“好!”龙崎教练放下茶杯笑道:“没想到你也会破例,去管理下球场吧!”

“是!”手冢国光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前放回资料,然后走出办公室关上门、到了球场:“桃城武和在球场的所有球员,打乱训练次序、全体都有,跑50圈。”

一时间,整个球场都是一片哀嚎,龙马见没有人和他一起打球了,立刻向大石提出了申请,然后带着莉柯就走了!

“你和迹部究竟有何渊源,居然长的如此相似。”手冢国光望着莉柯跑远的背影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