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做边流奶水的人妻|粉嫩的小奶头若隐若现h

墨烟一出包间,就收到小微的短信:已脱身,老地方见。

半个小时后,她到达了保shan市公安局,直径去了缉毒信息室。

对正等在那里的两人打招呼,“刘局,小微警官。”

“墨烟,辛苦你了。”

刘局和蔼的点头。

“没事,现在我来验证展示一下,那段代码的效果。”

小说

说完,墨烟就坐到电脑跟前,打开一个纯黑界面,输入几行代码;

没多久,纹身哥的定位信息,通话、短信、微信记录都获取到本地电脑里了。

“墨烟,你真厉害,你这串小代码可帮了我们大忙,这次肯定抓住这条大鱼。”

小微警官看着屏幕,欣喜的夸赞。

“客气了,这个木马程序会自动扩散到对方所有联系人,到时候就能掌控这个团伙全部信息,后期我会持续优化算法,提高准确率和效率。”

刘局却是喜忧参半,没忍住担忧的问,

“墨烟,毒贩都是穷凶极恶之徒,这样帮我们对付他们,真的不怕吗?”

墨烟微微一笑,眼神却坚定不移,“不怕,以后我这边获取到信息,还会马上提供给你们。多破坏一次交易、减少一些du品流入,就可以挽救一条生命、一个家庭;比起奋战一线的缉毒jing察,这不算什么。当然,我也有我的私心,也请刘局对我的信息保密,就当保护线人吧。”

“好,保密工作放心。”

刘局拍了拍胸口应下。

墨烟道别后便离开,回到宾馆已是精疲力尽,简单洗漱一番便沉沉睡去。

她又梦到了那个场景,外婆在ICU被人拔掉仪器的时候,她隔着玻璃绝望的呼喊,死死的拽着陆熵的袖子跪地求救,最终那个仪器还是变成了一条线。

“不要,求求你,不要,求你,什么都可以……不要……”

“太迟了,烟儿……”

听到那冰冷窒息的声音,她猛地坐了起来,翻出手机看时间,03:28。

而后,摸到了脸上冰冷的水,胡乱擦了擦,再次躺下,侧卧,环抱双肩,把身子卷成一团。

默默安慰自己,只是梦而已,梦而已,外婆现在还活着,徐姨陪着她,很安全。

她已经重生,回到没有遇见陆熵之前的高三暑假,她从Q大换成了Z大,也就不会再遇上那个恶魔了。

黑暗的夜终会结束,黎明的光终会到来。

次日清晨,她买了最早的机票,回到杭城。

“小烟儿!!!”

墨烟刚踏出机场出站口,就听见有人在呼喊自己的名字,循声望去,她笑了起来,招手回应,“晴天。”

夏晴天二话不说,像只蝴蝶一般飞扑过来,开心地拉着她上下打量,“去云南玩都不叫上我,想死我啦!幸好幸好,没有晒黑,还是我美美的小烟儿,mua。”

话落,还在墨烟脸颊上毫不客气的亲了一下。

墨烟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无奈道,“我去梅里雪山徒步,那边住宿条件很差,怕你吃不了苦,才没叫你一块的。”

“哼,这次就原谅你了,我们快回去吧!”晴天嘟了嘟嘴,拉着她快步朝停车场走去。

墨烟家在老城区,是一个独立院,院中有一棵梨树。

自5岁时父亲车祸去世后,就跟母亲和外婆住到了这里,后来母亲也病逝,就只有她和外婆相依为命。

“外婆,徐姨,我回来了。”

还没进屋,墨烟在院门口就喊了起来。

徐姨是隔壁邻居,为人和善,待墨烟极好,外婆前两年生病变糊涂之后,就是她一直帮忙在照应着。

晴天先一步推开远门,徐姨已走到门口,“晴天,小烟回来啦。快进来,这大夏天的,我先给你们舀碗绿豆沙。”

“外婆好,徐姨好。嗯,徐姨的手艺肯定又进步了,夏天我就惦记着您这一口。”

晴天拉着墨烟的拉杆箱,先一步进门,笑眯眯的问好,好不忘夸赞徐姨。

墨烟随后也进屋,朝外婆走去,像小时候那样趴在她背上,轻声道,“外婆,烟烟回来了。”

外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坐在沙发上织毛衣,听到墨烟的话,才缓缓抬头,满脸警惕,“你是谁?我不认识你,烟烟呢?我要去找我的烟烟,乖烟烟,乖烟烟。。。”

随即想起什么似地,站起身,急匆匆地往墨烟的房间里跑去。

墨烟也跟了上去,生怕她像孩子一样摔跤受伤,忽而瞥见琴房里的箜篌。

这是一台转调箜篌,琴头雕饰凤首,很是精美。

她从小听着外婆的琴音长大,后来也跟着母亲和外婆一起学着拨弄琴弦,如今母亲去世外婆记忆糊涂,却只有她还在弹奏。

移步落座,怀中抱琴,十只葱白般的手指在两侧琴弦上,翩翩起舞,

清越空灵的琴音随之而来,是白蛇传的插曲《前世今生》,外婆教她的第一首曲子。

外婆去而复返,闻着琴音而来,怔怔的望着一琴一人。

待一曲作罢,才出声道,“这是烟烟的琴音,你,是我的烟烟?”

墨烟喜极而泣,走了过来,拉着外婆的手,哽咽道,“外婆,是的,我是烟烟。”

原来,外婆就算不记得她的样子,还是能听出她的琴音。

“好好好,烟烟呐,外婆以为你不见了,找了好久,饿了吧?我给你做饭去。”

外婆慈爱地轻轻拍着她的手背,然后转身去了厨房。

晚饭后,院中梨树下,墨烟和晴天,并排躺在竹制的凉床上,“小烟儿,怎么办,过两天就要开学了,我在艺术系你在法学系,以后不能天天黏在一块了。”

“还在一个学校,也可以经常一起的。”

墨烟看着头顶的繁星点点,真美,随口的应着。

“哈哈哈,好吧,我决定了,没课的时候就去蹭你的课,而且你们系帅哥更多,想想都很开心。”

墨烟被她的花痴样逗笑,“行,我谨代表我系广大男同学,热烈欢迎Z大新晋校花夏晴天同学,来听课。”

“去去去,论才华你是省状元,论长相我更喜欢你这一挂的,笑起来跟个小天仙似的,校花哪轮得到我。另外告诉你个小道消息,秦焱,就是那个秦氏集团继承人,也在你们系,虽然他换女伴的速度快如闪电,但不影响我欣赏他的俊脸呀。啧啧啧,你说怎么会有人长那么好看,特别是那一双桃花眼,勾得人神魂颠倒;整个人气质亦正亦邪,绝对是良家小哥哥带着一丝野性,随便甩那些男团帅哥几条街。”

晴天边说边用肩膀蹭了蹭墨烟,一副娇羞模样。

晴天是杭城地产大亨夏氏千金,虽没有跟秦焱在一起玩,却也是在同一个顶级有钱人的圈子里,消息自然可靠。

闻言,墨烟一愣。

她倒是没注意,秦焱的大学是哪里,只因Z大的法学系是全国第一,就报了。

上辈子,她作为陆熵身边的花瓶,在几次高端宴会上碰到过他,但对方似乎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自己。

他的样貌和地位,确实永远都是焦点中心,让人无法忽视。

但,与她何干?

上辈子的苦还不够吗?

这种豪门贵公子,能离多远离多远。

遂转移话题,伸出爪子在晴天腰侧挠了起来,“呀呀呀,这么极品的帅哥,把我们晴天的魂都勾走了,来来来,我帮你收收。”

哈哈哈……哈哈哈……

院中的笑声此起彼伏,直至深夜。

—–

秦焱一行三人,再次来到魅色酒吧,找到昨天的侍者领班,却被告知,小墨是新人,没有更多个人信息,而且昨晚已经辞职。

石聪为难的挠了挠头,看向第一次吃瘪的秦焱,“焱哥,那我们……”

他脸上的表情好似没什么变化,但熟悉他的人能发现,那双惑人的桃花眼,比平时冷上几分。

秦焱顿了一下,而后见他勾唇痞笑,散漫道,“既然来了,就再玩一晚,明天回杭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