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最热(桌子上挣扎呻吟的雪白的肉体)全章节阅读

Z国的西南边陲保shan市,最豪华的酒吧—魅色。

霓虹的灯光神秘梦幻,耳畔的音乐震耳欲聋。

“抱歉,我去下洗手间。”

一位身着红裙,婀娜多姿的女子,软糯的致歉,而后踉踉跄跄的转身,往包间外离开。

门刚开一条缝,纹身哥快步跟了上来,抓住她的手腕,满脸横肉凑了上来,嘴里的唾沫星子都快喷到她脸上,“小妞,别走,回来陪哥继续玩。”

小说

对方恶心的气味,让女子唇抿成一线,偏头躲开对方的靠近后,手腕用力从对方虎口处挣脱,脚利落地踹到男性脆弱处,一套动作下来流畅无比,而后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纹身哥捂着下方,痛苦倒地,“cao,臭biao子,出来卖还要立牌坊,给我抓住她!”

小弟们鱼贯而出,追了出去。

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伸了出来,扶起了纹身哥,声音清冽而玲珑,“先生,到这边休息一下。”

估摸着确实疼得厉害,纹身哥顺势起身,坐到旁边的沙发上,怒气未消。

“先生,请稍等,我去帮您取一点冰块过来。”

身着马甲制服的女侍者,说完便出了包间。

似乎很贴心,也就没人注意到,她顺走了对方的手机。

不过3分钟,两名侍者端着托盘和经理一起快步走了进来,

纹身哥,平日里横行霸道无恶不作,是陆氏在保shan贩D事宜的负责人,此人盘踞这里多年,极其阴险狡诈,是当地最大的恶势力头目。

魅色的经理不敢得罪,立即弯腰道歉,“纹身哥,非常抱歉,新来的不懂事,今天您在这里的消费全部免单,还有这瓶路易十三,就当给您赔礼了。”

纹身哥沉默片刻,最近有正事要办,还是不要闹大,招来警察不好。

便微微点头,“把那个女的辞了,别让我再看到她。”

墨烟按经理吩咐把酒放到桌上,同时也把成功植入木马的手机,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回原处。

—–

再过两个月就是老太太生日,秦焱得了消息,这里出现了一块上好的翡翠原石,雕成观音送给老太太最好不过。

交易完成之后,石聪便耐不住那颗躁动的心,定要来这美女最多的酒吧。

石聪半挂在秦焱身上,秦焱比他略高些,一脸淡漠看不出喜怒,后面跟着季羽,三人随着前面的侍者,往里面包间走去。

“焱哥,你看,我没说错吧,这里美女真是不错,啧啧啧……”

石聪突然顿足,眼前一亮,凑到秦焱耳边嘀咕。

处理完纹身哥的事,墨烟包间从里出来,她要去确认一下小薇是否脱身。

走廊里灯光旖旎,秦焱顺着石聪的视线看过去,半眯的桃花眸忽然深幽,走廊尽头匆匆而来的那女子,五官精致杏眼含情,气质却清冷疏离,似山川而来,风雪随行,让人不敢亲近;

贴身的套装裙,包裹着曲线完美的腰臀,下方是两条笔直纤细的美腿交替向前,白得发光,简直是人间尤物上演制服诱惑。

这等绝色,就算是他这双阅女无数的眼睛,也无法挪开半寸,好正好靓,一切都长在了他的审美上。

相向而行,事半功倍,双方很快走近。

“等一下,让她带我们进去。”

秦焱挡在墨烟前面,蓦地出声,用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慵懒嗓音,对前面的人吩咐。

墨烟掀眸,漆黑的杏眼里有一丝惊讶。

秦焱,秦氏集团继承人,杭城第一贵公子,怎么会出现在这个边陲小城?

罢了,与她无关,也不想招惹这些位高权重之人,遂垂眸,装作没听见欲侧身离开。

却听见之前领路的侍者领班,微笑着说,

“小墨,既然是秦少吩咐,你带他们去888包间吧。”

今晚混进来打工,是这位领班帮忙说服经理,她才能留下,与人为善与己为善。

纵是不情愿,也只好照办,她优雅欠身,伸手示意,

“是,三位,这边请。”

秦焱的角度,刚好能看见她白皙的前臂靠近肘关节的内侧,有一颗小小的朱砂痣。

忽而薄唇微勾,朱砂痣么?

不一会,几人便到达了包间,墨烟推开门侧身,微笑着目送他们进去,坐到沙发上,

“祝三位,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说完,欲转身。

“美女,别走啊,陪我们喝几个?”

石聪随即走回门口,抓住她的手腕,他笑眯眯的说着,这又纯又欲的美女很难得。

这帮公子哥,真没一个是好鸟。今天已经给酒吧惹麻烦了,再惹好像不太地道。

墨烟心里骂骂咧咧,没有挣扎,脸上还维持着职业假笑,杏眼弯弯眼底却没有一丝温蒂,她语气温和道,“抱歉,我只是waiter,酒精过敏,不会喝酒。”

石聪回头,睨了一眼秦焱,见对方正意兴阑珊的低头玩手机,屏幕的光照在棱角分明的脸上,神色难辨;骨节分明的手指曲着,拇指和食指在屏幕上飞快的掠过。

他家焱哥,这家世这相貌,他一个男的都想掰歪了献身;

更何况那些个环肥燕瘦的美人,想送上门的怕是从家门口到机场都排不完,但他今天居然主动开口了。

石聪挠着后脑勺,正纠结要不要再帮焱哥挽留一下。

忽然又听见,秦焱用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磁性声音,没用什么情绪的吐了三个字,“让她走。”

……

石聪只想原地爆炸,原来自己才是狗。

“谢谢。”

墨烟扯着快要僵化的笑肌,朝包间内弯腰致谢,便再也没有停留,立即离开。

随着一声PantaKill和Victory,游戏结束。

石聪一屁股坐到旁边,抱怨道,“焱哥,这妞你不是又看上了?杭城都难得一见的绝色,干嘛放走。”

这个又字,用得很准确。

高中这几年,秦焱身边的女孩如过江之鲫,他到底有过多少女伴,怕是他们三个一起都数不清也记不清了。

秦焱把手机放回口袋,点了一根烟放到嘴边,两腿微敞,身子往后靠了靠,慵懒而恣意嗤笑一声,“明天再来。”

哦?欲擒故纵?

石聪举着大拇指,“不愧是焱哥。”

“越漂亮的,越要多花心思。”

秦焱把烟夹到指间,吐出一个烟圈,淡淡道。

陆熵扫了一眼秦焱,金丝镜框后的眸光闪了闪,对石聪道,“先去点套餐吧。”

“好咧。”

石聪应下,兴奋的跑了出去,刚才一个普通女侍者都这么美,那这里的小姐姐,得多好看呐,这趟真是太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