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上的烂货H~校园勾搭闺蜜男人h

手背冒出,令得她神色惊恐,险些昏死过去。

楚阳弯腰捡起地上的枪,面无表情地向着钱月莲行去。

看着那步步逼近的楚阳,钱月莲浑身发抖,额头上冷汗直冒,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勇气,惊恐地求饶。

“我……我错了,之前是我唐突冒犯了,我不该威胁你,更不该骂你,我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论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我账户上有八个亿,在全国各地都有着房产,只要你饶了我,它们全部都是你的……”

现在的钱月莲已经抛弃了一切,唯一的念头便是活命。

在她的眼里,杀了林峰的楚阳就是从地狱中走出的可怕恶魔。

“我是江州钱家的人,你若是杀了我,钱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见到楚阳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钱月莲眼中充斥着怨毒,咬牙开口。

“江州钱家?”

楚阳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钱家乃是江州的顶级豪门,资产众多,势力庞大,门徒无数,手眼通天,极不好惹……钱月莲是钱家的高层,排行老七,地位崇高,你若是杀了她,必然会遭受到钱家不死不休的报复……”

赵兰芝深吸一口气,迅速地恢复了镇定,沉声说道。

“这件事已经不是你能够插手的了,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你就此罢手吧!”

“哦!”

楚阳停下了脚步,淡淡地回了一句。

在赵兰芝以为楚阳会罢手,钱月莲庆幸地认为自己逃过一劫,松一口气时。

楚阳猛地抬手,对着钱月莲扣动了扳机。

“砰!”

枪声响起,鲜血迸射。

钱月莲的眉心被子弹击穿,脸上带着错愕与难以置信,轰然倒在了血泊中,失去了生机。

也许,她到死都没想明白楚阳为何敢动手杀自己。

毕竟,钱家可是江州三省的顶级豪门,当之无愧的霸主。

“你……”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赵兰芝脸色为之一变。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楚阳会直接毙了钱月莲。

“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

钱月莲陨落,消息传回江州,必然会让钱家震怒,后果不堪设想。

若是交给她处理,不仅能够避免此事,还能够将钱月莲当做谈判的筹码,让利益最大化……

可是,现在……

一切都被楚阳以最为粗暴的方式打破了。

看着那倒在血泊中的钱月莲,赵兰芝整个人再也难以保持淡定。

“不是告诉过你,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吗?”

“你有你的处理方式,我有我的行事风格,咱们各管各的。”

楚阳脸上没有丝毫波动,头也不抬地回答。

赵兰芝险些被楚阳的回答气得吐血。

她正欲开口,却发现楚阳不知何时从兜里掏出一双白手套戴在了手上。

“你……你要干嘛?”

赵兰芝被楚阳这阵仗吓了一跳。

楚阳没有回答,而是从兜里掏出一个玻璃瓶打开盖子,将一滴晶莹的液体倒在钱月莲的尸体上。

这是他偶然得到的化尸水,对处理尸体和痕迹什么的有着绝佳的效果。

“滋滋滋……”

液体滴在钱月莲的尸体上发出滋滋的声响,很快便将她的尸体,衣服,甚至连同地上的血迹都一同融化,消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看得赵兰芝一阵毛骨悚然。

楚阳并没有理会她,而是继续清理着现场。

很快,狼藉的现场则是被他清理的一干二净,别说尸体和血迹了,就算是一道指纹都未曾留下。

整个别墅除了家具等东西被破坏过之外,看不出其他任何的痕迹,跟之前的一片狼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这熟练而又专业的手法看得赵兰芝心里一阵发毛。

她感觉自己对这个男人一无所知!

那些调查资料里面说他是一个废物,完全就是在扯淡。

楚阳今晚一系列的表现彻底颠覆了赵兰芝对他的了解和认知。

她的心情更是从来没有因为哪个一男人而变化得如此之多……

“呼,可算是搞定了。”

费了好大力气收拾完现场,楚阳整个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毕竟,这样的脏活累活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干过了。

唯一让他庆幸的是他找到了遗落在这里的手机。

看着手机并没有什么损伤,他松了一口气,将它揣进兜里,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转身向着别墅外面行去。

“喂……你去哪儿?”

看着楚阳离去的背影,赵兰芝忍不住喊道。

“当然是回家睡觉啊,难道留在这里喂鬼吗?”

楚阳回过头来,没好气地说道。

“喂鬼?”

听得楚阳的话语,想到今天晚上死了这么多人,赵兰芝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女人,总是很害怕鬼这种东西。

赵兰芝也不例外。

这个地方是没办法再继续待下去了,她急忙快步跟了出去。

走到别墅外面,看着被扎破轮胎,破坏掉车窗的爱车,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随即将目光落在其他车辆上,却发现它们的状况全部都是如出一辙。

所有的车子都不可能开了。

显然,应该是钱月莲他们为了避免她逃走,提前将所有的车子做了破坏。

“喂,要一起走吗?”

在赵兰芝左右为难时,楚阳推着电瓶车走了过来。

“走?”

赵兰芝看了看楚阳,又看了看他的电瓶车,秀美微皱,一脸嫌弃。

“不走算了!”

见状,楚阳没好气地回了一句,随即准备骑着电瓶车离开。

“喂……”

见到楚阳要走,赵兰芝顿时急了。

她可不敢一个人留在这阴森诡异的地方。

“要走是吧?”

楚阳回过头来催促道:“要走的话就别杵在那,赶紧上车啊!”

赵兰芝哪里被人这样对待过,气得险些跺脚,跟前更是波涛起伏。

这个小王八蛋,还真是蹬鼻子上脸。

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她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坐上了电瓶车。

“你可得坐稳了,我这电瓶车可比不了你那尊贵的大劳。”

感受到身后的重量,楚阳嘴角上扬起一抹弧度,善意地提醒道。

“轰隆!”

不待赵兰芝回应,他便发动车子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赵兰芝猝不及防,因为惯性作用,身体前倾重重地撞在楚阳的后背上,嘴里发出一声轻哼。

“都提醒过你,让你坐稳了……”

感受到后背上那柔软的撞击,楚阳不着痕迹地皱起了眉头。

“闭上你的臭嘴!”

赵兰芝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怒声说道。

两人一路无话,坐着电瓶车向着山下赶去。

楚阳的电瓶车年代有些古老,两个人坐在车上无疑显得有些拥挤,再加上山路崎岖,难免有些颠簸,尽管赵兰芝极力避免,但两人难免会有肢体接触,令得赵兰芝忍不住皱了皱眉。

楚阳更是忍不住吐槽道。

“你说说你,将别墅买在这破山上干嘛?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有什么好?”

“我让你闭嘴!”

赵兰芝面如寒霜,很是不悦。

“得了……我不说了行了吧?坐稳了,我得加快速度,马上要下雨了。”

楚阳一脸苦笑,心中尽是无奈。

他当时真是脑子抽了,让这个女人跟自己一起走。

“哐!”

楚阳的话语方才刚刚落音,闷雷炸响。

原本乌云密布的夜空突然下起了漂泊大雨。

豆子般大小的雨水从天际倾泻而下,将楚阳和赵兰芝淋成了落汤鸡……

雨水淋湿了赵兰芝的长发,淋湿了她衣衫,令她面色显得格外地难看。

她出行都是豪车接送,天黑有灯,下雨有人撑伞,哪里经历过坐着电瓶车任由风吹雨打的落魄啊,心里可谓是既愤怒又憋屈。

看着那像个没事人一般骑着电瓶车的楚阳,她当真是气得牙痒痒。

“都怪你这乌鸦嘴……如果不是你,怎么会突然下雨?”

对于她来说,坐电瓶车已经足够够悲催了,结果更悲催的是还要淋着大雨坐电瓶车。

“喂……不是吧?下雨也能够怪到我头上?”

楚阳当真有苦难言。

“不怪你怪谁?没出息的东西!”

“你说谁没出息啊?”

“除了你,还能有谁?”

赵兰芝将今天所有不好的遭遇都怪在楚阳头上:“你要是有出息的话,就不会骑个破电瓶车,不骑个破电瓶车,咱们也不会淋雨了。”

“是是是,您说得对……可惜,就是没出息的我,今天救了你命。”

“你说说你,好好端端地让我来赴什么约啊,如果没有你的邀约,我此刻正躺在家里看电视,别提多么舒坦……至于你,死了也就死了,反正跟我也没啥关系。”

“你……”

文学

赵兰芝被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情更是起伏不定。

她这辈子,还没有被人这样吐槽过。

这个小王八当真是气死人,一点都不懂得尊老爱幼……

不对,不对……我还这么年轻,一点儿都不老。

算了算了,我是长辈,没必要跟他计较。

在赵兰芝思绪掠过间,雨越下越大,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路面的积水犹如游动的水蛇从山上倾泻下来,行驶在马路上的电瓶车就犹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摇摇欲坠,险象环生,让得赵兰芝神色慌乱,嘴里惊呼不断。

这绝对是她这一生中最为糟糕的经历,没有之一。

“喂,怎么突然停下不走了?”

看着突然停下来的电瓶车,赵兰芝眼中充满疑惑,皱着眉头问道。

“车子好像没电了。”

楚阳检查了下电瓶车,一脸无奈地回答。

“……”

赵兰芝感觉整个人都快疯掉了。

她一双美目愤愤地盯着楚阳,恨不得将他按在地上一顿暴打。

跟楚阳待在一起,她感觉自己的心情就像是坐过山车一般起伏不断。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还不是怪你,如果不是你太重,车子也不会这么快没电。”

感受到赵兰芝的目光,楚阳忍不住吐槽道。

“怪我太重?你这破电瓶车多拉个人都不行么?再说了,你看我哪里重了?”

哪怕是赵兰芝心性再怎么好,此刻也忍不住炸了毛。

闻言,楚阳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看向她。

此刻,赵兰芝长发披肩,衣衫尽数被打湿,身材尽显,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令得楚阳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他将外套脱下递到赵兰芝跟前,沉声开口:“将外套穿上吧,着凉感冒了就不好了。”

“不需要!”

可是,赵兰芝性格强硬,并不领情,径直向着前方行去。

然而,路面水流太急,她一脚踩滑,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嘴里发出一声惊呼,重重地向着后方倒去。

好在楚阳反应极快,及时将她扶住没让她摔倒在地上,否则非得被水流冲走不可。

“怎么样?没事吧?”

赵兰芝愤愤地甩开楚阳的手,并没有理会他。

“我看你还是将外套穿上吧……你一定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吧?一旦重病感冒……”

楚阳犹豫片刻,再度劝解道。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赵兰芝便将外套穿在了身上。

她的确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不能感冒生病,更不能倒下。

Author: 宏,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