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娇妻尝试三p按摩师&妺妺晚上扒我内裤吃我精子H

2022-06-24 14:23:58 9点热度

果然历史才是永远的神,依柚喜欢了解一个人的或者一个时代人的思想,这是她的爱好,小时候逛超市他就喜欢观察每个不同年代的,人的举止和购买东西。依柚一直想要当一名考古人员,作为她的理想目标。依柚想着未来某天可以得到更多的一手资料,就特别开心。依柚翻出英语笔记认真的背起来,打开窗户让更多的冷空气进来,让自己保持清醒在寒风和热浪中,夹杂的暖寒空气,依柚呼吸的确实难受,但是还是坚持下来了,毕竟这就是高三预备生的艰苦时刻。依柚想着大家都在挑灯夜读,就有了足够的力量。

“aba

do

阿班当木 抛弃。”依柚在卧室一个人振振有词的背着。

早晨晨起准备准备早餐的王华看着眼前的一幕,突感欣慰确实上了高中的女儿,比初中努力太多,这种程度有点让人心疼,她一直不让依柚去住校,不是怕耽误学习,而是单纯地怕女儿吃不好学习压力太大,现在好像依柚的压力也很大,虽然一直认为高中遇到喜欢的人,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因为未来上大学,考研,工作和异性培养感情的机会会越来越小,而且大家以后对待喜欢不只是一个单纯地东西了,王华看着依柚想着喜欢佐凡是不是会给她,一定的压力说以她会格外努力,去获得自己喜欢的东西,王华害怕她不是因为自己而努力,那未来一旦信念断裂,那么将会进入情感空虚,这样人嘛就会举步维艰,依柚王华不希望她这样,王华准备这早餐,打算去找李佐凡谈谈。

“柚柚吃饭了,早饭要吃的,别不吃早饭。”王华说着。

“好的妈,我马上在等我几分钟,马上来。”依柚着急的说着。

依柚甩一甩刚刚洗了还没有干的小手,坐在餐桌上看着面前的虾仁火腿三明治,还有蔬菜沙拉,还有热牛奶,依柚疑惑地看着王华,不敢相信妈妈早上起来愿意做这么复杂的,早晨。

“妈今天是有什么好事情吗,你大早起来做的这么丰盛,早上剥虾,早上去买菜。”依柚疑惑地看着王华,不敢相信,母亲不懒吧,但是早早出去买菜可不是她的习惯,她以往不到十点不出门,依柚确实有点诧异。

“咋了,这不是看着我的宝贝女儿这么辛苦,依柚别给自己太大压力,还是妈妈和你说的,你要自私点对于人生大事,依自己喜好为重,未来你从事的职业将会占用你的人生大半辈子,说以妈妈希望你可以开心的度过。”王华说着脸色有点着急。

“妈,我知道了,你别瞎想,你女孩自私的呢,好了不。”依柚说着像是在开玩笑,但又非常的认真。

“妈,我吃完了,不说了,我要背英语单词去了,再不去就真的背不过了。”依柚说着叼着三明治就走了。

王华还是放心不过,打算去找佐凡谈谈,拿着早上给秀莲买的大虾,往李佐凡家走去。

“咚-咚-”

开门的是佐凡,看着佐凡王华心里越来越多的疑问想要问,但是还是进门和秀莲交谈,吐槽着疑虑。

“秀莲,你知道吗,依柚现在六点就起来学习,我担心她压力太大,我该咋办你说,我说拉她出去玩,她说要等到毕业以后,你说依柚是不太拿学业当回事了。”王华着急的说着就怕情感表达不准确。

“人家大人都是希望小孩努力学习,再学习,合着你还害怕依柚学习,多少有点凡尔赛了吧。虽然知道你希望依柚的人生,可以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但是这确实也是孩子的想法,毕竟分数高确实选择会更多。”秀莲说着笑笑,温温柔柔的样子确实像极了一个知心大姐姐。这或许也是王华可以和她成为好朋友的原因之一。

“佐凡,阿姨想和你聊一聊,可以吗?”王华说出自己的想法。

“可以啊,这有什么,阿姨您请说。”佐凡看着王华,把她拉进客房。此时的秀莲正好去处理,王华刚刚拿来的虾。

“佐凡,依柚她是有什么喜欢的学校和专业了吗,我没有去问她,我怕和她讨论她会改变自己内心的想法。”王华说着看着李佐凡,像是在等一个答案。

“有啊,依柚说她想要一个平平淡淡的人生,可以是图书管理员,也可以是老师,但是她最喜欢的职业是考古学家。”李佐凡说着想着依柚和他说过的每一句话。

“考古吗?那依柚确实勇气可嘉吧,考古这个专业,报考院校是不很少啊,所以她这么努力。可以了了解了,为自己努力的话,我可以做的就是给她鼓励。”王华说着面露微笑。

此时的依柚打了一个喷嚏,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在房间里喊着妈妈,但是无人回应,依柚拿着手里的残渣走出房间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杰钟出去上班了,不在家依柚知道,但是华姐呢,依柚环顾一周没有发现,只好回到房间继续学习。王华得到满意的答案,兴高采烈的来着门,准备中午来一顿大餐给女儿,补一补,想着自己的教育也有着立竿见影的效果,掏出手机马上打电话给杰钟炫耀着自己,的成果顺便分享了依柚的未来规划。

文学

依柚早早的起床,因为她被杰钟逼着去贴对联,依柚拖着自己疲惫的身体,看着一个有一个的门,突然就不快乐了,依柚想着自己本应该安安稳稳的睡着觉,突然想到一个得力帮手,宋飞宇依柚早几天和母亲说过宋飞宇的事情,母亲当然热烈欢迎,依柚快速拨通号码对面穿来一声慵懒的男声。

“喂,干嘛啊。”宋飞宇,满口疑惑,但是毕竟要去蹭饭,还是不能发脾气。

“什么态度,还睡呢,太阳要照屁股了。快来贴对联。”依柚理直气壮的说着。

毕竟让她早起床就很过分,何况让她早上贴对联,想着大早上出去就很烦躁,依柚拖着吃早饭吃的好慢好慢,仿佛时间停止般。那个看着女儿的举动就想笑,看着依柚一直看着她,像是监督更像是偏爱。但是早饭还是有吃完的一天,说以依柚还是拖着身体出去了,依柚耷拉着脑袋看着爸爸在忙上忙下,时而被支配的拿胶带,时而涂浆糊,终于终于半个小时过去的时候,宋飞宇来了,拿着一堆吃的走来,依柚连忙接过手里的东西把工具给他。

“妈,有什么要帮忙的吗?宋飞宇来了他帮爸爸去了。”依柚喊着分外开心。

“依柚,你去帮妈妈买瓶芝麻酱吧,晚上我们要拌菜。”王华说着,手里的动作没停。

“好的,还有什么你给我打电话。”依柚边走边说。

由于要过年,依柚兜兜转转发现小区里面的,超市时都没开,依柚准备向外面走去,出门刚好看到李佐凡,她想要和李佐凡打招呼,却看到他迎面走来拥抱了另一个女孩,没看到依柚。依柚突感失落,但是她没有走上前打招呼,因为脾气是要有的,依柚朋友很多,但是在依柚的花名册上算朋友的很少,何况男朋友。说以对这个特殊的身份依柚给予了他太多的期盼,这可能是巨蟹小伙伴的作妖,所以对于小的伤害打击,情感斑痕体质的巨蟹也是很难愈合的,依柚又是一个不喜欢表达内心的人,对于她来说表现越豁达说明内心多委屈,依柚继续走着路,没与打扰他们,向前走着。李佐凡看到了她。

“依柚你出来干嘛呀,这是我表妹。”李佐凡介绍着。

“嗯,晚上要吃饭用芝麻酱,我妈让我出来买点。”依柚回答着语气淡然。

“我们也打算去,一起走呗。”佐凡说着,手顺手搭在依柚肩膀,依柚移动肩膀把他的手滑下去。

走到超市依柚跟着他两后面,依柚认为的爱是偏爱,这是她小孩子的一面,也是她可爱的一面,她退半步想要感受自己的存在,后来她发现没有人关注她,佐凡依旧和表妹议论着晚上喝什么,还有好久不见叙旧。依柚的心灵受到了降维打击,对于原始期待值极高的依柚,在面对选着的时候选择放弃,因为你对我的爱和对别人的一样,我不需要,你可以给任何人说以我不需要,依柚拿着芝麻酱就冲到结账台,佐凡准备看依柚发现她已经走了,佐凡感觉大事不妙追出去,让表妹自己回家。佐凡跑着拉着依柚。

“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佐凡满脸担心的看着依柚。

“没有,我想说我要走了,但是你两在说话,我怕打扰到你两。打算发消息给你来着。”依柚说着眼睛里全是委屈。

佐凡没说什么,秒懂了依柚的感触,一把把她揽入怀中,摸着她的头,以示安慰,依柚委屈的泪水一涌而下,像关不住的泉水,佐凡抱着依柚过了好久好久,等着她平复了情绪。

“对不起,小傻子,她下午就要走了,我俩好久没见唠嗑有点确实是,忽略了你,别哭了委屈什么呀,我不是一直属于你吗,要不我写一个保证书,卖身契怎么样。”佐凡开着玩笑说着,但是眼睛里的真诚无法阻挡。

依柚不是恋爱脑,不是所有的大饼都对她有用,这件事确实因为这句话,有所缓解,但是这都是暂时的,依柚的评分是减分双倍减分,这种事情再发生第二次,依柚心中的疤痕将一直存在。

“对不起,佐凡我的感情里只有偏爱,我太缺乏安全感了,我始终相信都会走的,无一例外这句话,并且坚信不疑,从小到大大家对我都很好,我很感谢大家,你对我也很好我也很感谢你,但是我对你的感谢与大家不同,所以我说对你的期望也与她们不同,这种感情会给你压力,我十分抱歉,但是我的能力范围内我改不了,所以你可以选择我,或者放弃我,我都不会拒绝的,我尊重你的意见。”依柚说着句句像是钻心窝子一样。

“不会的,我知道了,我们都是第一次接触一种小时候没有的感情,我希望我们一起长大,我希望你可以把你心中的柔软,讲给我让我更加了解你,和你当前的感受。”佐凡说着。

“好啦好啦,回家了。”依柚说着向小区走着。

一路上走走停停,她们在观察别人,处理感情的方式,但是发现每个人都不一样,佐凡想用自己的方式喜欢着依柚,也希望以又可以用她自己喜欢的方式去了解他,感受他的爱,她怎么就感受不到他爱她,是那种不可自拔的,是那种第一眼就认定的,想要马上留在身边的内种,他的爱意,明明那么明显了,想拦都拦不住了。

走了好长时间到了,依柚家门口秀莲阿姨不在,好像是说要赶个策划,晚上赶回来,家里只看到宋飞宇和杰钟坐在茶几上谈笑风生,像极了即将步入老年的生活,依柚刚进门就被这眼前的一幕,说震惊有被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