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小莹高潮怀孕第二片(含紧一点H)最新章节列表

2022-06-24 14:15:54 3点热度

这个消息非常突兀,没有前因后果,人就这么突然成了海盗的囚徒。

听起来很不靠谱,但花绮云给的两条消息,第一条非常具体,确切证实了师姐朱颜这些年的轨迹,以及最后的死亡,那第二条就显得很可信了。

而且唐尊花钱打听过了,这个花绮云之前是红人馆的馆主,去年发生了大事,她带着红人馆主力叛逃,现在租了李家的大船,另起炉灶,自立门户了。

这女人和李家是合作关系,敢说出对李家不利的消息,说明消息有真实性。

于是,唐尊又找到了那位厉害的黑客,询问大师兄的下落,是否和李家有关,可惜这个消息过于隐秘,李家本来就低调的不留痕迹,又是找一个毫无头绪的人,黑客那边的调查结果是零。

毕竟是玩网络的黑客,不是侦探,这事查不到了。

心细的段流反问道:“会不会是她故意害我们呢,李家是势力最大的地头蛇,我们主动去招惹,说不定出事的是我们,也方便了林舒除掉我们。”

“我们是谁呀。”菩提冷静的笑了,“我们不是什么势力也不是什么组织,就是五个江湖人,来这里办一点事情,李家犯得着兴师动众来除掉我们吗?”

“你想登船,就会招惹到李家,他们是海盗,杀人灭口,简直不要太容易,沉到海里,连尸体都找不到。”

段流是反对菩提登船调查的,这不符合菩提做事的风格,但五人的首领是他,也必须听命于他,这是规矩。

“我知道你们的担忧,所以我没说要登船。”

“那来码头干嘛。”

“等一个人。”

说着,岸边在不经意间出现了一道红裙身影,在黑夜里显得鬼魅。

那女人对这车招了招手,菩提主动下车,“你们不要动,在这里等我。”

又见到了大秀福利的花绮云,不惧海风的穿着开叉长裙,深V的衣领几乎到了小腹,恨不得再夸张一点,都给你看了。

这种过度卖弄的形象,别说人家媚俗,发张照片,立刻就是无数十年老粉点赞,性感这件事,简单粗暴永远是最有效的。

菩提是个不同的男人,他天生眼睛小,永远是一双眯眯眼,有没有被花绮云夸张的形象影响,谁也看不出来。

“大话西游里有个菩提老祖,看到你,我就想起他了。”

“我和那位长的可一点不像,我这个菩提也不是佛,而是树。”

“说吧,找我要打听什么事,我这人很好说话,拿出有用的东西来换,我什么都可以卖给你。”

慵懒的语气,撩人的声线,男人听得鸡皮疙瘩都起了。

菩提眯眼笑着,“我们五个外地人,好像没什么值得交换的,要不你出个价,来帮我登上李家的游轮。”

“登船就免了吧,去年李家船上出过事,现在戒备非常严,你上船就是送死。”

“那你给个办法。”

花绮云妩媚一笑,像变魔术一样,手里多了一张照片,“这位,是你的师兄吗?”

“这……”

眯眯眼的菩提,惊的瞪起眼睛了,虽然也不大,他不敢相信,“你哪来的。”

“昨晚拍下来的,你看,他脚上还有铁链呢。”

越危险的女人,越有本事。

一向沉稳的菩提,心情莫名的激动了,失踪多年,寻不到人的师兄,真的出现在了照片里,头发和胡子很长,看样子是很久没剪过,但脸色没那么差,似乎没有过的太惨。

“你说吧,还能帮我们什么。”

“我能帮你们还他自由。”

“真的?”

“不信的话,那我回去了。”

“慢着……”

好吧,老练的菩提必须承认,他被这危险的女人拿捏了,人家很懂谈判的艺术,轻松拿到了主动权。

花绮云回头一笑,把照片送给了菩提,“那你们就帮我办一件事。”

“什么事。”

“我需要和王权见面聊一次。”

“他……”

“他现在不见陌生人对吧,那就想想办法呀,做不到的话,我也救不了你的师兄。”

“好,我回去想办法。”

文学

回到车里,菩提拿出了照片,惊到了其他四人。

“真是师兄!那女人没骗我们!”

南宫烈情绪激动,一旁的黄沙,沉稳的问道:“是不是有什么条件。”

“她要见王权。”

几个人一听就沉默了。

老狐狸王权现在和唐尊是合作关系,但并非是听他们驱使的,具体住在哪,连唐尊也不清楚,戒备心几乎拉满了。

他不信任任何人,和唐尊的合伙,也是目标一致,要整垮林舒。

这种状态下,让王权去见一个陌生人,他八成不会同意,何况那晚两伙人大战,是花绮云救场,帮林舒解围的,大概率是一伙的,那王权就更不可能见面了。

看起来是小事,其实很有难度。

“妈的,我早就看那王权不顺眼了,非要跟他合作,干脆把他绑了,送出去。”

其他人没理会南宫烈的暴脾气,干脆把他排除在外,四个人商讨起来。

菩提深知王权的作用,哪怕这人坏得无药可救,但对林舒的了解,是远远超过他们的,外来户确实需要一个本地的老码头帮忙,才能解决唐尊的心头之恨。

“师弟,这事你来办,想办法说服那个王权。”

“我会的,和救出师兄相比,我这事不重要。”

“都重要,我们同门手足,谁都不会落下,永远是一家人。”菩提知道,这几天的注意力都在失踪是师兄身上了,有点忽视了小师弟唐尊,安慰道:“我们既然来了,就一定帮你解决林舒,然后再走。”

唐尊点点头,“这几天,也不知道林舒去哪了,我花钱请个人在别墅区蹲着,说只看见林舒老婆上下班,没看到林舒的车。”

“这个叫林舒的,很难对付。”

南宫烈笑道:“又不是没打过,单挑我不怕他,一起上,我们轻松碾压。”

“你脑子里就想着打架,要是只靠打架能解决,事早就结束了,林舒喜欢动脑子,上次在工厂埋伏他,他怎么就突然带来人了?那架势分明是要围剿我们,只是他不知道我们五个的本事,信息掌握的不足。我们对他也是一片空白,你知道他老婆是怎么被找到的吗?”

“八成是身体里装了跟踪定位。”

唐尊能明白林舒的手段,是惯用的保镖方式。

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八点了,这林舒到底跑哪去了,家都不回了。

远在另一边,与世隔绝的小岛上,夜晚黑漆漆一片,只有那小平房里,亮起暗淡的灯光,被窗帘遮住了。

卧室里,两位美女趴在床上,享受着林舒的按摩,缓解着一天训练的酸痛,突然发现有林舒在,她们什么都不用想,一切都能伺候周到了。

林舒有点明白了该怎么面对这个局面,那就是厚着脸皮。

什么尴尬全抛在脑后,厚脸皮,笑嘻嘻,乱也乱得坦荡。

而这个孤岛的环境,似乎也让人淡忘了世俗。

一天下来,唐湾湾的心情,也跟着缓和了,她一边享受着林舒的足底按摩,一边趴在枕头上,和雷婷聊起今天的心得。

“雷姐,我知道我再练一年,也不可能是段流的对手,但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让我以弱对强,保持一段时间。”

“段流的特点是快,而你的双刀,其实不是快。”

“嗯……”

唐湾湾的杀手锏,是水字头的绝活,以一个迷惑人的距离感,用刀尖猝不及防的杀伤对手,尤其是瞄准手,伤了手,就不能再打了,那也就分了胜负。

她的刀法,并不是常规的双刀那样以快为主。

“所以昨天到今天,我都在用快刀压迫你,让你适应这种速度,以后面对的时候,能更好的顶住压力,其他的,我以后慢慢教你。”说完,雷婷伸出腿,示意林舒该伺候她了。

这一幕,让唐湾湾捂嘴笑了,突然觉得这气氛还挺和睦的,并没有想象中那种下流混乱。

但下一秒,就有点不正经了。

林舒刚坐过去,雷婷便回头亲了一下,表达着亲密,有点不像她的风格,刻板印象里,都觉得冷酷的女刀客,应该是不喜亲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