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热水烫肉核惩罚_整篇都是车的百合推荐校园

2022-06-24 14:06:32 4点热度

心想着给你介绍几个,可没想到你生意这么好。”

“嘿嘿,二皮呀,其实刚刚我是在和你吹牛呢,如今和我们阴行抢生意的人太多了,自从阴五爷受伤,什么茅山派,玄门,道士都出来接活了,存心来挤兑咱们阴行,不瞒你说,我都两个月没开张了。”

还好你小子说了实话,不然我才不管你呢。

“早说实话不就好了。”

“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是不是想收买人心?”

“你觉得我会收买你吗?”

唐四想了想,说:“别人差不多,可你不会,可我之前还污蔑你,你真的不计较。”

“你不是也帮过我吗?都是同行兄弟,说那见外的话干什么?”

“张二皮,我没看错你,你这朋友我教定了。”

“有时间来我店里一趟,让我店员给你交接一下。”

“好勒!”

给唐四打完电话,我又给孙淼打了一个。

孙淼不像唐四那么没有规矩。

我给他介绍活,高兴坏了。

二哥前二哥后的叫着。

珍漂亮给曲楠倒了一杯茶,乖乖的回到吧台里追剧。

“这是你的店?”

“没错。”

没看出来,你还有两下子。

刚刚在医院里,你是故意接近我的吧?

其实我是想接近你去见段水流,这是实话。

我让珍漂亮把房间的门窗,窗帘拉上。

曲楠有些紧张的护住胸前。

“你要干嘛?光天化日的,你到底要干嘛?”

“大姐啊,你是不是想多了?我只是让你和你男朋友见面。”

一切就绪,我拿张通阴符放在曲楠的手里。

“我是阳间摆渡使张二皮,本官命你速速现身!”

此刻房间里昏暗无比,温度突然下降。

一阵阴风飘过,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从镜子里飘出来。

这个男子长的阴柔俊俏。

一双狐媚的眼睛,尖下壳,是个俊俏郎。

“参见摆渡使大人!”

男鬼看向一旁的曲楠,热泪盈眶的扑上去。

曲楠当时就傻了,他看着眼前的男子,突然哭了出来。

“马晓,真的是你吗?”

两个人抱在一起痛苦。

“真没想到,我还能见到你,我以为在梦里都是假的,我以为是我生病了,原来你真的存在。”

“楠楠,是我对不起你,你能原谅我吗?”

“不能,你背叛我,让我怎么原谅你。”

“是我当初猪油蒙了心,就是想寻求一种刺激,我是爱你的。”

“你爱我去找小姐,你爱我,死的那么龌龊,你到底背着我干了多少肮脏龌龊的事情。”

“我,我错了,我对不起你。”

啪!

曲楠给了马晓一个耳光。

“我一直想当面问问你,你为什么欺骗我?”

马晓低着头,对不起,就是因为不敢面对你,所以每次都在梦里找你。

“我为了你学了男科医生,被所有人笑话,你为了我呢,你为我做过什么?你背着我在外面找小姐,寻求刺激,最后怎么样?把自己玩死了吧?”

“现在你每天晚上都来找我,让我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每次醒来,我都感觉很累,脖子上和身上还会出现吻痕,你为什么纠缠我?”

“因为我爱你呀,我是真心爱你,我只有晚上把你喂饱了,白天你才不可能出去偷人啊。”

我靠,这个马晓到底是什么逻辑?

一个阴间小鬼,还想在阳间找个媳妇。

“可你是鬼,我是人啊,我想有正常的生活,我不想这样。”

“我只是每天出现在你的梦里,我想多爱你一点,怎么了?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双宿双飞,我再也不会背叛你,我会好好爱你的。”

“我不爱你,自从你背叛我的那一刻,我们就结束了,我也不想和你双宿双飞,我不想死。”

许婷失声力竭的喊道。

“楠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爱你,好好珍惜的。”

我一拍桌子怒吼道:“大胆,你一个冤魂,拿什么资格去爱人家,活着的时候不好好珍惜,终于把自己作死了,又想去爱人家,你玩什么人鬼情未了,你现在就是一个冤魂,如果你再纠缠,我就把你下油锅,受两世鞭打之刑。”

马晓害怕了。

对于小鬼来说就怕下地狱。

“摆渡使大人,我错了,小鬼知道错了。”

“你先说到底怎么死的?”

马晓跪在地上,脸憋得通红,终于说出了实情。

原来他和曲楠就读一所高中,比曲楠大了两届。

当时马晓因为长相帅气,身材高大,被称为校草。

和曲楠没多久就相恋了。

两个年轻人年少轻狂,早早的偷吃了禁果。

因为两个人都小,什么也不懂,没有注意个人卫生,于是,欢愉之后马晓感染了。

他还难于启齿,怕被老师和父母知道。

于是两个人在网上买了很多药,自己治疗。

当时马晓就对曲楠说,你要是学医该多好呀。

我就不会这么遭罪了。

没想到马晓的一句话,真就萌生了曲楠学医的念头。

之后他们两个人考了不同的大学,不过恋人关系一直维持。

曲楠真的就考了医科大学皮肤科。

作为班里唯一的女生,她经常受到其他人的歧视和嘲笑。

不过曲楠从来不在乎。

马晓早毕业两年,也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两个人每个星期都要聚两次。

毕业后两个人商量结婚的事情,他们的感情很深,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会幸福的走到一起。

没想到,有一天曲楠突然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说她的男朋友马晓死在洗头房里。

曲楠当时就傻了,她根本就不相信。

当他她赶到现场的时候,惊呆了。

因为马晓是服用了过多的兴奋剂,猝死的。

他居然是死在了两个小姐手里。

让他寻找刺激,这下好,把自己作死了。

文学

好你个马晓,死的这么难堪,居然还有脸来找曲楠。

“摆渡使大人,我真的死的很冤,我当初就是想图个新鲜,要怪就怪我的那些狐朋狗友,他们说,我这辈子只睡过一个女人,太冤了,他们最少的都睡了五六个,有的都十多个,他们笑话我一棵树上吊死,我也是鬼迷了心窍,谁想到,哪次都没事,那次就死了。”

“什么?哪次都没事,你还不是第一次了,一共背着我干了多少次。”

曲楠嘶声力竭的喊道。

“我,我,就,十几次而以!”

“什么?十几次?”

“那个,二十几次!”

曲楠直接气的心跳加速。

“二十几次?我和你谈了这么久恋爱,为你洁身自好,你可到好,不止二十几次吧,你这样,对的起我吗?你良心过的去吗。”

“我,我也没办法,这个东西上瘾的,本来说好最后一次,可是,我禁不住诱惑啊,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一但开弓就没有回头箭了。”

“不过你放心,我现在老实了,一定一心一意的对你好。”

我差点笑出声,是一心一意了,因为你已经死了。

这么渣的男人真是头一次见到,做了小鬼还这么强的占有欲。

“马晓,你有今天的下场,是死有余辜,马上给我下地府报到,休得再纠缠曲楠。”

“摆渡使大人,我不甘心。”

“天下不甘心的事情千千万,都和着你的意,那天下早大乱了。”

我朝地下连跺了两脚,两个阴差就冒了出来。

“摆渡使大人,有何吩咐?”

“把马晓给我带下去,让崔判官好好审,该怎么处治怎么处治。”

“是,摆渡使大人!”

“曲楠,若有下辈子,你一定要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我不会找一个这么自私的男朋友,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片刻!

房间恢复平静,马晓被阴差带走了。

“张,张二皮,你到底是人是鬼,为什么连小鬼都听你的?”

“我是阴阳师,你忘了?”

“那马晓……”

“放心吧,从今以后他不会在来打扰你了!”

“谢谢你……”

“你和段水流约的是什么时间?”

“九点钟!”

看时间,还很早。

当当当!

外面有人敲门。

“你怎么来了?”

“你都能来,我怎么不能来。”

“我来看张二哥,你干嘛?”

“怎么的,张二皮只许你看,我就不能看了呗!”

“一边儿去,别挡着我道。”

“大马路这么宽,我怎么就挡你道了,你还讲不讲理?”

门外两个人,大吵起来。

一听声音就知道,是铁扇唐四和孙淼两个人。

这两个人好像是天敌,到一起就掐。

珍漂亮把房门打开。

唐四先一步迈了进来。

“哈哈,张二皮,我来了!”

“二哥,我也来了!”

我叫来珍漂亮,把客户分给他们。

“哎呀我草,张二皮,我们都没生意,你小子可到好,这生意都堵门了,太没天理了。”

“二哥是什么人?乔家后人,道法高强,当然生意多了,咱们还是学艺不精,怪不了别人。”

“你小子说谁呢学艺不精?”

“你学艺精为什么没生意?”

两个人剑拔弩张,还要再吵。

“你们要是吵就都回去吧。”

他俩一见我生气了,都不出声。

“美女,那这个客户有什么交代吗?”

“没有,我把电话给你们,你们自己联系。”

“那关于费用什么的,有没有说明过?”

“我们店的规矩是20万元打底,看阴事的难度,如果非常困难,还会再加钱。”

“一般的话三五十万吧,也没什么标准,主要是看我们老板的心情。”

“如果他看客户不顺眼的话,也许会要200万,顺眼的话那就20万。”

“哎呀我去,二哥,太牛逼了。”

孙淼朝我竖起一个大拇指。

唐四张着大嘴,瞪着眼睛,老半天说不出话来。

“张二皮,你这可是日进斗金呀,你的一单生意比上我半年了,多少钱全凭心情,太牛逼了。”

“行了,你俩别磨叽了,快去忙活吧,酬劳的事自己看着办,如果没生意就来我店里。”

“二皮真大度,有钱大家一起挣,以后我们就听你的,阴五爷说的没错,道皇非张二皮你莫属,我唐四心服口服。”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孔倩倩。

刚刚我把她的男朋友给揍了。

搞不好晚上那个洛实要归罪于孔倩倩。

思来想去我决定先去一趟孔倩倩的住所,然后再去找段水流。

唐四和孙淼走了之后,我把孔倩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曲楠说了。

曲楠算是一个识大体的女孩。

她决定和我一起去救孔倩倩。

不过在去之前我给七姐打了个电话。

让她给我调查一下洛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一会七姐回信了。

原来洛实之前是卖保健品的。

而且是成人保健!过的不如狗。

之后认识了孔倩倩的后妈,还成了她后妈的干儿子。

搭上了这层关系之后,她后妈又把洛实介绍给了孔倩倩。

孔倩倩失忆之后,他们就成了男女朋友关系。

可以这么说吧,山鸡变凤凰,飞黄腾达了,从此走上了人生巅峰。

仅仅半年多的时间,洛实就从一个穷困潦倒的穷小子,变成住豪宅开豪车的成功人士。

可谓是一飞冲天,人生从此逆袭了。

看来这一切都是那个后妈搞的鬼。

现在孔倩倩的股权都在她后妈手里,孔倩倩的爸爸还死的不明不白。

我得去会一会这个后妈。

之前孔倩倩的闺蜜给了我他们的地址。

我开车带着去曲楠,到了孔倩倩的别墅外。

就看到洛实开的车停在外面。

看来他们就在别墅里面。

刚刚和孔倩倩他们闹的不愉快,现在不可能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进去。

于是,我让曲楠在车里等我。

我偷偷的从别墅外面爬上了二楼,在阳台上轻轻的爬了进去。

别墅是三层楼,很大,刚走没几步。

就听到里面的房间有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