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Np走绳失禁*早上发现他的还在里面怎么办

2022-06-24 14:03:32 7点热度

回到他的面前告诉他,自己是回来帮他的。

以那个男人的骄傲,他是不会允许自己怜悯他吧。

那样也许会更加的刺痛这个固执的男人吧!

从她回来的那一刻,她感觉她又回到了以前的那个状态,她又重新拿起了一切,这也是她必须要面对的事情了吧?

赵思琪笑了笑,打开尘封已久的衣柜,找出一身得体的衣服,给自己画上了一份淡妆。

走到了楼下,启动了车子,直接驶向了易娱乐的公司,此时易娱乐公司楼下早就被无数的粉丝团团的围住了。

不断的在下面怒骂着陈金城,认为是他将赵思琪逼走的,认为是这个人将自己的偶像生生的逼的离开了他们。

这就是偶像的力量,也是这些疯狂的粉丝最为可怕的地方。

他们只会选择他们想看到的真相,可是从来没有人想过,他们想看的真相并不是真实的啊。

他们不愿意承认自己被偶像抛弃了,他们就像是不明是非的孩子一样。

固执的相信着,是陈金城逼走了他们的偶像,也不想去面对那最赤裸裸的事实。因为,真相才是最让人难过的事情啊!

赵思琪的车缓缓的停在了粉丝的后面,看着易娱乐下面熙攘的人群,和那已经破乱不堪的广告牌到处的石子和碎掉的玻璃。

这里的一切和一年前的辉煌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现在的易娱乐更像是一个破乱的战场一样。

可是她知道自己坚决不能发脾气,坚决不能生气,因为在下面的所有人都是自己的粉丝,虽然里面会夹杂着一些起哄者。

但是她必须要先将面前的事情平和对待,这有这样,才不中了别人的拳头。

赵思琪在车里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变的平和了起来,拉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就在她下车的一瞬间,无数人的目光直接放在了赵思琪的身上,赵思琪的眼神环顾四周,平静的问着。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赵思琪!是赵思琪!”

“赵思琪,我爱你!”

“赵思琪,赵思琪,天外弦音,惟愿此生!”

一时之间整个现场沸腾了起来,将赵思琪紧紧的围在了中间,赵思琪看着周围来势汹汹的粉丝们,轻声的低语。

“止音!”

整个现场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赵思琪,这就是偶像的威力,他们步调一致的如同一支军队一样。

而赵思琪就是唯一一个能让这支军队运转起的指挥官。

“我在问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赵思琪的话音落下,又是一片声音响起,让赵思琪分不清是谁到底在说什么。赵思琪只好接着说。

“你们派一个人出来,告诉我!”

随着赵思琪的话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为首的一个女孩的身上,她是赵思琪全球后援会的会长,也是在场除了赵思琪话语权最重的那个人。

那个女孩有些扭捏的站出来,赵思琪看到这个女孩之后,眼神之中倒是露出了一丝的惊讶,她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是她组织的。

这个女孩子名叫陆忱,是她比较熟悉的粉丝之一了。

也是她最早的那批粉丝之中的一员,她在她的印象之中一直是一个看起来很乖很听话的女孩子,自己也和这个女孩子见过好多次。

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她本身应该是一所国内的法学院的高才生啊。

陆忱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对着赵思琪说着。

“赵姐姐,我们之前在网上看见了易娱乐分离的消息,之后又有不少大v爆出......”

“你离开就是被陈金城逼走的,所以我们才回来这里。然后.....”

陆忱说话越来越小,也越来越心虚,在赵思琪出现的这一个瞬间,她就明白了,自己看来是被别人当枪用了啊。

“看来你想明白了啊,我的离开和陈金城没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身体问题罢了,之前的工作强度太高了。”

“我才会决定休息一段时间的,这就是我离开的真正原因,好了,既然见到我了,你们就回去吧!这几天累坏了吧?”

赵思琪走到陆忱的面前轻轻揉了揉陆忱的头发。

陆忱一脸害羞的站在原地,手足无措了起来,周围都充满了一双双羡慕的眼神,陆忱发自内心的愧疚的说道。

“对不起,米姐,我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的,谁让你们是我的小米呢?接下来我来处理吧,你们回去吧!”

赵思琪笑着说道,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仿佛被赵思琪那充满温暖的笑容融化了,一个个的离开了原地。赵思琪看着他们所有人慢慢的撤去,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自己低下身子,将地上的石头一点点的捡起来,还有那些垃圾都放在了旁边的垃圾箱里。

而还没有走远点粉丝,看着赵思琪眼神之中的惭愧之意更加的眼中,连忙走回来,跟在赵思琪的身边,将一切都清理完成了。

之后才默默的离开,赵思琪看着已经焕然一新的门口,脸上充满了笑意,只不过当她抬起头望着那个自己熟悉无比的牌子的时候。

那一瞬间眼神之中的复杂情感,让人充满了心疼,赵思琪沉吟了许久,最终还是走了进去。她最终还是要面对那个男人的!

赵思琪走了进去,看着那已经有些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到处的布满了灰尘,她知道这一切自己也是有着很大的责任的。

而那个属于陈金城的办公室里还发出了幽暗的灯光,赵思琪知道,这个男人还没有离开。

赵思琪推开门有些犹豫的走了进去,当她打开办公室门的那一个瞬间,直接被浓重的烟雾和酒味顶了出来。

在那烟雾之中,赵思琪朦胧的看见了那个男人,一脸醉意的倒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赵思琪掩住了自己的口鼻再一次冲了进去,打开了房间的窗户。

烟雾在一点点的退去,露出了那个男人的精神状态。

男人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面,呼呼大睡,地上胡乱的摆放着空掉的酒瓶,烟灰缸里的烟头已经摞了很高很高了。

一切都在证明着这个男人现在是如何的颓废着,赵思琪看着那张自己曾经熟悉无比的脸。

除了能发出一声长叹之外,她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虽然早就得到了玉姐的叮嘱,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现在竟然变成了这幅模样,可恶却又可悲。

赵思琪指着这个男人,气愤的骂了起来。

“让你叫我去陪酒,现在你自己都成这个模样了吧!坏人,最后还不是我来救你!”

“哼!大笨蛋,你怎么能笨成这个模样啊,你要证明什么啊,我们不是挺好的么?你为什么一定要要求发展成什么样子啊!”

赵思琪就坐在已经进入深度睡眠的男人身边,轻声的说着自己这些日子以来遇到的那些人,那些事情。

小声的嘟囔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自己对自己的对话。

最后自己给自己说的口干舌燥,她想要回头去喝一口水,却吓了她一跳!

陈金城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醒过来了,看着自己身上披着的衣服,和那个背对着自己在不停说着自己事情的女孩。

他眼眶微微一红,却没有打扰她,任由她在自己的面前,没完没了的说着自己的那些故事。

这一瞬间的让他眼神有些模糊,他仿佛看见了当年的那个白纸一样的女孩在在自己的身边从未曾走远。

就这样他就默默的听着女孩的话,一直到他刚才看见女孩回头为止,赵思琪拍着自己的胸脯埋怨了起来。

“你这个人真的是很过分诶,你起来了怎么连句话都不说!”

可是赵思琪却没有得到以往的反驳声,那个男人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两个人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谁也不曾开口打破面前的静默,直到这个男人带着沙哑的声音,缓缓的问道。

“为什么回来?”

赵思琪听到这里,眼睛笑成了一道月牙,阳光顺着落地窗洒落在了这个女孩的身上,让她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

亦如他们初识的那一刻一样,女孩再一次说出来了那句话。

“因为你可以给我一个我想要的未来吧!”

那一瞬间,赵思琪在他的眼中像是一个前来拯救他的天使,虽然她没翅膀,但是那一袭白裙成为了他一辈子都想要定格的回忆。

可是两个人都没有想到,未来的他们会更加的艰难,就算是那时候再回忆起来。

陈金城也从来没有为自己这一刻的选择后悔过!

第二天,赵思琪回归的新闻瞬间冲上了热搜的首页,她再一次制霸了整个娱乐圈。

紧跟着的是另外一条消息,赵思琪的全新专辑将在一月之后发布!

赵思琪回归之后的首秀,将定在首都,梦重新起航!演唱会!

就在赵思琪发布消息的一瞬间,整个演唱会的门票瞬间售罄,她再度证明了她的影响力,她就算离开一年依然是她!

公司依然是易娱乐,就在她出现的那一个瞬间,一切谣言全都不攻自破。

而那之后,陈金城也找到了小玉,再加上赵思琪,三个人进行了一次长达三个小时的谈话,原本已经小有名气的新易娱乐。

在当晚就发布消息重新回归易娱乐,持续了一年半的易娱乐分裂事件,在赵思琪回归的第二天彻底的结束!

甚至三方合一之后,易娱乐在整合资源之后,竟然比其辉煌期更上了一层楼,现在他的手里是更加充裕的资源,更加广阔的平台。

一切在赵思琪回来的一瞬间都变的不同了。陈金城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前面看着外面又变的热闹的办公区。

眼神闪烁着,之前的一切对他来说好像都是一场自己看不见的梦,现在梦醒了,一切又回到了现实之中。

可是伤疤却怎么也撕不掉了,赵思琪回来了,易也回来了,可是若是有一天赵思琪真的离开了呢?

他的易娱乐会不会又变成了之前那种模样,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

这一次的事情已经让他吃到了太多的教训了,可是他的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别扭。

现在的他已经分不清这到底是自己的易娱乐,还是赵思琪的易娱乐了啊!

没有人知道现在的陈金城在想什么,或者说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关注了,赵思琪的录制已经彻底的结束了,MV也请了陈天来了一把友情客串。

这一支全新的专辑,到了后来,赵思琪已经向着阿青发出了邀请,希望最后一首歌由他们二人共同演唱。

她还在等待着阿青的回复时,第一首新歌就已经在悄然中面世了。

这不过这一次赵思琪跟所有人开了一个小玩笑,她偷偷的将新歌传了上去,却没有告诉任何的歌迷。

直到有真爱粉发现之后,在朋友圈大呼赵思琪狡猾!

随着第一个发现的人,各大音乐播放器瞬间炸开了花,赵思琪没有任何异议的再次制霸榜单,播放量疯狂的上涨。

甚至在海外的平台上赵思琪成为了少有的亚洲面孔,登上了榜单。

直面岛国的那位大神玄瑾和詹姆斯,这一瞬间,整个榜单之上仿佛神仙打架,谁也不服谁。

文学

各家的粉丝在各种播放器上吵开了花,直到一封邀请函的面世,让所有人都得到了瞬间的安静!

赵思琪得到了格拉美的邀请,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串场的演唱嘉宾,而是正式的最佳流行音乐的候选人,她将和那两位音乐鬼才直面对战!

一时之间所有人沸腾了,这是华夏人第一次登上那样的舞台。

虽然过去也有只不过那都不是主流的音乐!一旦赵思琪真正获奖,那么她将成为华夏真正的第一人,没有任何的争议!

疯了,所有赵思琪的粉丝都已经疯了,就连赵思琪自己都感觉到有些恍惚,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真的可以登上那个自己梦寐以求的舞台!

一时间,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惶恐,诚惶诚恐。

可是玉姐竟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意外,赵思琪不解的看向玉姐,玉姐却掏出了一份榜单直接摆在了赵思琪的面前,什么都没有数据来的更加的直接!

赵思琪看着那自从她回归之后在疯狂上涨的数据,就算是她这样淡薄的性子看见如此疯狂的数据,小脸都不由的涨的通红。

那一排排国内外的数据,直接冲击在她的心灵上,不知道从何时起,还被成为新生代的她已经拥有着不亚于巨星的影响力了。

赵思琪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她在一点点的消化着这些数据带给她的冲击。

就连不知道第多少次看见数据的玉姐,也不由的站在她的身边感叹了起来。

“不得不说,你的一切都让我对这个圈子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从来没有一个艺人敢像你这样的任性。”

“可是你这样的性子,却成就了所有人站在这个圈子里的艺人梦寐以求的成就。”

“这一切都显得是如此的疯狂,你要知道现在的你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你知道你的未来将会有多么的可怕么?”

赵思琪呆呆的抬头看向玉姐,第一次在玉姐的眼中看见了那所谓的欲望,只不过这欲望并不是自己的,而是为了她的。

玉姐站起来,神色激动的说道。

“你知道么?大多数的艺人,我抬起头就能看见他们的尽头,而你的未来,我看不见,我真的看不见 !”

“那是我无法想象的,你知道这些年我随着陈金城带过多少艺人么?”

“你知道他们又有多少站在所谓的成功上么?但是和你相比他们都不值得一提!”

“我真的有你说的这么....的.....可怕么?”

赵思琪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她已经将自己所能用的词汇都用尽了,却怎么也觉得不合适,最后只能硬生生的憋出来一个可怕。

她倒是觉得有些奇妙,人生第一次用可怕这个词来形容自己。

“对,就是可怕,你知道么?第一次发专辑就大红的艺人只有百分之一,而大红之后还能持续走高的人。”

“整个娱乐圈据我所知也不出十人,而在自己大红的时候隐退,还能回归的到之前的人气就已经算是万幸了!”

“可是唯独你,在你回归之后,人气反而回升到了你从未见过的顶峰。你知道么?你的好多歌现在已经被人奉为神作,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啊!”

“从你出道到现在不过是四年半的时间,专辑只有两张,二十六首歌而已!”

玉姐在对着赵思琪疯狂叙说着,她好像想要把自己这么久憋着没说出来的话都一通说给赵思琪听。

“这么看起来确实是有点太神奇了。”

赵思琪有些尴尬的说道,玉姐这么在自己的面前夸赞自己,自己也觉得特别的不好意思。

“你不懂,或者说你根本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你的音乐就连最为挑剔的音乐人也在其中寻找不到什么毛病。”

“你的天赋无与伦比,这是我对陈金城最感到愤恨的一件事情。”

“他让你去陪酒,在我的眼里,他就是在侮辱音乐!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我对着音乐无比的热爱!”

“你的天赋是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甚至是这个世纪都没有人可以比拟的!在我的眼里,你就是老天爷赐予音乐最大的礼物!”

玉姐眼神之中充满了狂热,她对音乐的热爱,甚至超过了自己的生命。

她是真正的因为热爱走进了这个行业之中,她的梦想本来是想要成为一个歌手,可是她的条件太差了!

她放弃了一切,却也没换来那个不切实际的梦,她之所以会那么喜欢陈金城,是因为这个男人,在她最黑暗的时候将她从黑暗之中拉了回来。

她才有机会成为现在的玉姐,成为王牌经纪人,可是却也同样是这个男人,将她最为欣赏的艺人一手逼走。

她在那段日子里是那么的纠结,她的痛苦甚至比当事的两个人更加的严重,所以她只能选择逃避,逃离了那个男人!

也是因为这种近乎执念的热爱,让她在赵思琪选择回来的那一瞬间,就当机立断选择回到了这里。

她是为了陈金城,更是为了赵思琪,她想要亲眼看见这个女人,这个将她深埋在心底的梦想实现出来的女人真正的走上巅峰。

那个所有人都期待的舞台之上!所以在这一刻,她才选择在赵思琪最迷茫的时候站出来,她要将她的一切都调整到最佳的状态。

她也想让赵思琪知道,当她收到那一封信的时候,她的身后就不止站了自己,还站了无数的人!

无数为了音乐疯狂的年轻人,他们追星所追求的从来都不是赵思琪!

而是赵思琪那种和他们一样对着音乐近乎疯狂的执着,那种对着音乐为之欣喜若狂的感觉。

这是赵思琪带给他们最大的能量!

赵思琪看着有些狂热的玉姐,这是她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玉姐这么的激动,这么的狂热。

这一刻的玉姐在她的心中不再是那个无所不知的工作狂人,不再是那个始终温柔似水的始终让人感到距离的翩翩女子。

现在的玉姐在她的眼中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鲜活的生命。

赵思琪才明白这个女人原来一直都将自己最大的执念和狂热都深深的压在了自己的心底,从来没有放出来过。

赵思琪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一句话,原来冰块一样的女人,一旦被人融化之后,竟然是这般的火热么?

赵思琪抿着嘴唇看着她,脸上充满了笑意,这一次她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责任,却也同样的感觉到了所有人对她的期待和爱。

她在离开的那一年的时间,她的感觉是最难忘的,那种深陷于自己的世界不敢自拔的绝望。

这一切对她而言是那么的可怕,她只敢躲在一个个没有人的地方,像一头独狼一样警戒着舔着自己受伤的伤口。

她害怕被人发现,更害怕被记者发现,那一段时间里,她感觉到自己写不出来任何的歌。

她的一切在陈金城的那一句话下都被狠狠的撕碎了,每次当自己想起了一句超然的歌词。

就在她记录的那一个瞬间,陈金城的声音就仿佛恶魔一样缠绕在了她的脑海里。

久久不能遗忘,那就话狠狠的刺在了她的胸口之上,让她对于自己的天赋产生了最佳可怕的怀疑,她怕自己真的就是因为陈金城的捧才能有了自己的今天!

就在她最迷茫的时候,她在那时候的所在的城市里面胡乱的闲逛,在地铁站的最角落里,却传来一个清澈的声音。

那清澈的嗓音仿佛穿透了她的心灵。她在抬起头的那一个瞬间仿佛她看见了最初的自己。

当初的自己不也是这样,为了自己的路一步接着一步坚实认真的走下去的么?

那时候的她用着最简单的和弦却弹出了她最期待的未来,她曾经期待自己也可以站在那些舞台上放声歌唱。

她也期待自己可以称为那众多明星之中的一员,她也期待着她会拥有着那些被人鄙视的脑残粉丝。

可是当她一切都已经彻底实现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已经在这里失去了她最初的东西,可是当她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

她已经无法再触碰到了过去的自己了。

她自信自己可以找回那些自己丢失掉的东西,可是自己越找回越迷茫。

因为就算是她如此的浮华之中,写出来那些自己都不愿意看到的东西,却也在得到世人疯狂的赞美。

她分不清对错了,她被那些夸奖自己的人彻底的进入了最迷茫的时候,她还是被陈金城安排出席各种各样的酒会。

接受着各种各样的人的夸赞,也在他们越来越过分的要求中开始深陷。

信好她在迈向黑暗之前,自己将自己生生的抽离了出来。

那时候的她疯狂的向着外面逃窜,逃亡,却在这样的路上得到了自己领路人的全盘否定。

那一句话,让她至今也无法彻底的释怀,也让那时候的自己陷入了最可怕的深渊。

信好她看见了路边那个弹着吉他带着些许帅气的男子,那最为吸引她的东西,是那干净的脸颊和那一身有些破旧的衣衫。

那个时候他清澈的嗓音唤醒了曾经,最为真实的自己。

那个曾经为了音乐奋不顾身的自己,在那一刻,她突然间的惊醒了,原来自己早就不是自己了,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成为了陈金城手中的玩具。

她在顺从之中将最终的自己悄然的磨灭了。

她的那两年好像是陈金城手中的人形玩偶一样,因为她对陈金城的信任是发自骨子里的,那时候的他是自己最信任的男人啊。

可是却不知道这个自己视为生命的男人,却将自己的灵魂出卖了啊!

她想通的瞬间,却也同样对他感谢,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自己,赵思琪佩服他的眼光,佩服他的先见。

却也同样不齿他的作为。他为了自己的成功将原本如此信任的他的同行人推入了深渊之中。

她选择离开时是因为同样的理由,她选择回来的时候也同样是因为同样的理由。

他没有错,只不过有些激进罢了,而自己也没有错,自己只是为了自己的梦想罢了。

只不过自己拥有底线,而他没有所谓的底线。

所以再一次回到这里的她选择了不再相信那个男人,她回来的这段时间里。

她也在悄然的发现,他们之间的裂缝并没有因为她的回归而慢慢愈合。

反而在更快的撕裂开了,因为他们说到底不是同路人,从那时候开始,他的成功也不再等于她的成功了!

所以她回来之后,很多人觉得她变了,变的所谓的独立了,变的所谓的霸道了。

其实都不是,只是她不再像过去那么信任他了。

她不再是那张白纸了,这五年的生活,她用自己的笔墨,将这张白纸上面写满了画卷!

不过这些画卷之中,不再拥有那个男人的地位,赵思琪默默的看着面前这眼神之中散发着光芒的玉姐。

这一次她却发现自己好想真正的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的人了,一个适合自己的领路人了。

此时的玉姐却没看见赵思琪的眼神依然在向着赵思琪滔滔不绝的介绍着她梦中的蓝图,她梦中的景象。

赵思琪微笑着看着这个和自己志同道合的女人,悄悄的点燃了自己手中的香烟。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爱上了这东西的味道,那种微微麻痹自己神经的感觉,可以让自己忘记外面一切的烦恼。

在这一根烟的时间,她能尽情的享受自己这短暂的独有时间。

这一夜,赵思琪听着玉姐说了许久许久,久到天都已经蒙蒙的亮起了,玉姐才将自己的所有的话说完。

玉姐回过神来,看着外面的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赵思琪却摇了摇头,眼神坚定的看着玉姐,轻声说道。

“这一次的远行,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当然,还有陈金城!”

玉姐短暂的错愕,看着赵思琪有些发亮的眼神,突然明白了什么事情,笑着坚定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相视而笑,那笑颜之中,不但是两个人的梦想,还包含着两个人的未来。

只不过这张属于未来的画卷之中,似乎缺少了陈金城的位置了。

当赵思琪带着玉姐来到了陈金城的面前时,陈金城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同意,他在看到两个人情同姐妹的状态。

他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悄然溜走了,他出于保护自己的想法,只能立刻抓住,却再也抓不住这原本属于他的东西。

因为新的易娱乐早就不是他一个人的易娱乐了。他只能一点点的看着自己的梦想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等赵思琪和玉姐离开之中,陈金城的眼神之中燃起了熊熊的怒火,可是他却再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原本这该属于他的东西,在他那一刻做出最错误的选择时就已经悄然的离开了。

就算是她们再一次回来,她们也不再是为了他,更是为了她们的未来。

陈金城无力的垂下了双手,看着外面蒸蒸日上的易娱乐,这一切的一切依然是他的。

或者说她们的归来带给了自己更加完美,更加无懈可击的易娱乐。

可是从他的心底里却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违和感,因为他感觉到了赵思琪和自己的疏远,感觉到了玉姐那发自内心对自己的恨意。

这种违和感在疯狂的侵蚀他的思维,他的肢体和他的一切,让他的想法彻底走向了歧途!

也将这个全新的易娱乐带入了歧途之中,而这一走就再也无法挽回了。

他在这一天丢掉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斗志,还是自己曾经的梦想!让他再也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了!

一切的一切都陷入了紧张的筹备之中,赵思琪也在为自己的专辑做最后的准备,仿佛一切都回归了平淡的生活之中。

每天出席几个活动,回去录一录歌,没事在网上调戏调戏自己的粉丝,这已经成为了赵思琪最大的爱好。

现在的生活让她感到无比的舒畅,当然陈金城和玉姐在办公室中又开始了心的一轮争辩,原因是前几日赵思琪出席的一个大品牌的活动。

“你知道假唱对于赵思琪这样级别的歌手意味着什么么?你知道一旦曝光会让她在一夜之间丢掉多少粉丝么?”

“你是疯了么,陈金城,以前的你不是最不齿这种行为么?你到底是怎么了?”

玉姐对着赵思琪争辩着,甚至脖子都有些微微的泛红,看上去就是被陈金城气的不轻。

陈金城斜靠在了办公椅上,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不屑的说着。

“不过就是假唱罢了,怎么只有你们赵思琪是金枝玉叶不成?这是咱们国家晚会的潜规则,这是国情你懂么?”

“小玉,你现在怎么会变的这么天真啊。不过就是一次必要的东西,你何必又要如此的上纲上线!”

玉姐被陈金城那无所谓的态度气的微微喘息,厉声的低吼着。

“陈金城,我不管咱们公司别的艺人如何,反正在我手底下的所有艺人,我是坚决不允许假唱这件事情的存在的!”

“决不允许!这是我的底线,若是连现场都唱不好的歌手,那你又何必出道,滚回去学好音准再给我回来!”

陈金城听着玉姐的话,脸色也微微一变,现在玉姐的手下大部分都是他们这个公司最赚钱的员工。

若是真的像玉姐说的那样的话,那他们的公司就要推掉许多让他颇为动心的合约,这件事是陈金城绝对不会允许的!

“怎么,就你手下的艺人珍贵不成,我告诉你,我的底线就是赵思琪,除了赵思琪之外,你手底下的艺人都给我服从公司安排。”

“一个也不能差,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那么咱们公司还要不要继续做下去了!”

陈金城立刻讨价还价的大喊着。

“我说了,一个也不行,他们都是我手下的艺人,你现在是在跟我蛮不讲理!”

“早在我回来的那一天,咱们就决定好了,我手下的艺人,我有绝对的自主权。你陈金城无权干涉!”

玉姐立刻搬出他们事先约定好的事情压在了陈金城的头上,陈金城也丝毫不退让的说着。

“但当初说好的事情里面,没说你会在我的手中拿走赵思琪,但现在你们已经这样做了!”

“所以,原来的协议早就不存在了。我告诉你小玉,你别妄想用合同压我!那东西并没有什么用了,因为你我双方都已经违约了!”

“陈金城,现在的你太蛮不讲理了。我这只不过是合理的要求,一个歌手不假唱,那也是一种敬业的精神。”

“这也是一种人设,一种可以用来讨好粉丝的人设,他们是我们最大的消费群体,这件事情上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玉姐只好将一切都回归到最开始他们讨论的事情上面去,因为在合同书上面,她和陈金城可以争辩一整天,都讨论不出来一个对错。

“假不假唱,你不说,我不说,资方不说谁会知道?所以你不要拿艺人的人设压制我,还有我需要纠正你一点!”

“那就是我们最大的消费群体不是粉丝,而是我们的投资方,那才是真正给我们钱的人!”

陈金城随意的整理着自己的西装对着玉姐说道。

“你放屁,若是没有粉丝,是没有资方愿意为一个缺少簇拥者的艺人买单的,之前的高丽国艺人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你话说的漂亮,可是一旦被粉丝知道了艺人假唱,艺人快速掉粉,到时候是你买单,还是谁能付得起这样的责任!你们都付不起,最后倒霉的是艺人,损害的是公司的利益!”

小玉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还知道什么是公司的利益?你要是知道什么是公司的利益,那你就会同意假唱,那才是最大的投资方。”

“而且我告诉过你了,他们假唱这件事情是不会有人发现的,你现在就是在杞人忧天!”

“操这一些无用的心,若是你真的有闲心,那就请你去管管你手下的艺人,已经因为谈恋爱的事情掉了多少粉丝,公司养着他不是为了让他谈恋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