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伦交550篇合集小说txt下载(老妇泄欲)最新章节列表

2022-06-24 11:56:02 14点热度

话落,叶斯宸的脸色变了变,低头在林绵的床边坐下,微微叹了一口气,“那颗糖就是坏的,你何必告诉我它是好的。”

那颗糖是坏的?

对,她好像想起来了,明明她吃了草药,还是晕倒了。

“我不是吃了药的,怎么还这样?”林绵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微微干燥的嘴唇上没有一丝血色。

闻言,叶斯宸抬眸直勾勾的看着她,语气带了几分责怪,“你还说,你吃下去的东西对胃痛毫无用处,医生说就是一种止痛药,甚至都没有消炎作用。”

止痛药?

难道她看错了,其实是布洛草?

若是不仔细看的时候,它和蒙脱草确实区别不大。

文学

林绵垂下眸子,眸光微微一边,有些恍惚。

也就是说,她吃错了药导致了病情没有及时处理所以晕倒了。

“嗯,你下次不要乱吃药了。”叶斯宸坐在床边,见她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心里倒也柔软了几分,伸出手来刮了刮她高庭的鼻梁,语气有不让人察觉的宠溺。

“不是,是我看错了。”林绵低下头来,抽动了几下鼻子。

“嗯好,你先休息一下,肚子饿吗,今天一天都没怎么吃饭。”叶斯宸看了一眼她苍白的脸色,有些担心。

“没事,我还好。”林绵摇了摇头,大概是吃了药,所以肚子倒也不疼了,只是还隐隐约约的泛着恶心。

‘好吧。’叶斯宸叹了口气,伸手捻了捻被子,忽然想起了什么动作顿住了,抬眸看着林绵眨了眨眼睛,“要不我去给你做点粥吃。”

做粥?

说实话,林绵现在毫无胃口,她抬头看着男人的充满期待的眼睛,心里一软,还是点了点头:“好。”

“嗯。”说着,叶斯宸就站起身来,快步走出了房门。

房门外,太阳已经完全消失了,只剩下一微微的寒风。

林绵感受着屋子内的暖气,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

忽然,前面的手机在不断闪烁着。

林绵伸手拿过来,只见上面闪烁着一个陌生号码。

司念沉。

她的心下意识的一紧,就按动了接听键。

“喂?”略带沙哑的声音。

“林绵,我明天一早就可以去叶家来接你了。”电话那头的司念沉的声音有些迫切。

明天早上吗?

不知道为什么,林绵陡然就想起了叶斯宸微微颤抖的蓝色眸子,心下意识的一紧。

他会让她离开吗?

“嗯,我告诉你一声,你先做好准备。”司念沉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明天不管怎么样,我都一定会接到你的,我会让老爷子和我一起去的,他不可能不给老爷子的面子的。”

就算他是边境最大的长官,那又怎么样?

林绵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个入侵者,而他要做的就是要保住这个入侵者。

“嗯好。”林绵下意识的握紧了手机,淡淡的应着。

“嗯,就这样,明天等我。”话落,司念沉就挂断了电话。

明天,她就要离开这里了吗?

就是说,要和叶思陈没有任何瓜葛了吗?

她从床上站起身来,抬头看过黄色的天花板,心似乎在流露出来什么情绪。

好像,叶斯宸对她也不是很糟糕。

若是强制要走,会不会对人家不好。

林绵站在柜子旁,正入神的想着,就听房门被轻轻的打开了。

“我做好了。”叶斯宸小心翼翼的端着手上的一碗粥就进来了,上面冒着热气腾腾的气息,在空气中不断蒸腾跳跃着。

“做的什么?”林绵下意识的抬头看去,表情有了些许细微的变化。

“紫米红枣粥。”他说着把粥放在茶几上,见她站在那里,眉毛倒是不轻易的皱起来了,快步走过去,“你怎么就站起来了?”

话落,林绵微微一愣,解释道:“还是想出去走走。”

“肚子好点了吗?”他下意识的就要伸手放在她穿着雪貂毛大衣的肚子上。

‘没事。’林绵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一步,抬起头来微笑道,“就是想站起来活动一下。”

见状,叶斯宸的手尴尬的悬在上空,眸光也浮上了一层失落,微微蜷曲了一下。

“那我躺在床上好了。”林绵忽略了他的尴尬,转过身去快速的躺在了床上,伸手把毯子盖在身上,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叶斯宸。

‘好吧。’叶斯宸倒也没再多说什么,回过神来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碗来,一只手半拖着,坐在了床边,小声道,“先爬起来,吧这碗粥给吃了。”

‘嗯好。’林绵应着坐在了床上。

“有点凉。”叶斯宸托着那碗粥,低下头去轻轻的吹着气,想起什么又拧紧了眉毛,“我该给你凉一下再送过来的。”

“没事,我不怕。”林绵伸手就接过来,拿起一旁的勺子小口小口的吃着。

一碗甜甜的紫米粥,掺杂着浓重的红枣味道。

“这几天寒气重,你多吃点这些好。”他坐在床边,碎碎念。

“嗯。”林绵伸手又舀了一小口放在嘴巴里,仔仔细细的回味着。

说不定,以后就吃不到了。

“嗯,吃饱了就先睡着吧。”他伸手替林绵捻了捻毯子,“明天可不能再不吃东西了,你若是好了,我就给你做你爱吃的羊肉。”

她爱吃的羊肉?

明天还能吃到吗?

话落,林绵的动作微微一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快吃,把这一碗都吃掉。”叶斯宸挑了挑眉毛,催促道。,“多吃饭才可以长身体,看你瘦的。”

林绵回过神来,点头应着,又舀了一小勺粥放在嘴巴里细细的咀嚼着。

粥很甜,但是好像也没那么甜了。

叶斯宸也没在讲话了,坐在床边看着林绵,只见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貂毛外套半坐在床上,一张小脸几乎半埋在碗里,显得可爱无比,伸出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拖着碗,时不时发出咀嚼的声音。

真希望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刻。

可是她不属于他。

其实他一直都知道,她迟早要走。

叶斯宸下意识的抓紧了被子一角,忽然眸光就变得深邃了,心猛地下沉,几乎无法呼吸了。

文学

“好了,我吃完了。”很快,林绵就把碗里的粥都喝掉了,抬头看着叶斯宸晃动了一下手上的碗,“我真的吃掉了哦。”

“嗯。”叶斯宸回过神来,勉强的笑了笑,抬头看去,林绵歪头看着他,嘴角勾着一丝调皮的笑容。

现在她在就好了,虽然只是在这一秒。

他微微一愣,缩了缩手。

“嗯?”林绵见他不讲话,看着她再次提醒了一遍。

“嗯好。”叶斯宸回过神来,抬手接过她手上的空碗,嘴角慢慢的噙着微小的弧度,“真棒啊。”

真棒?

她吃完了就夸她真棒?

林绵微微一愣,往下缩了缩头,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了,我先出去了,你快睡觉吧。”叶斯宸再次替她拉了拉被子,站起身来小声的说道。

“好,我要睡觉了。”林绵呼出一口气,淡淡的说道。

“嗯,我走了。”话落,叶斯宸就转身走出了房门。

林绵躺在床上,转头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心里有些不好受。

算了,明天都要走了,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充其量他不过就是个朋友和司念沉一样的朋友。

这么想着,林绵忽然觉得全身轻松了,闭上眼睛慢慢的进入梦乡。

房门外,伫立着一个高大潇洒的身影,他穿着一身白色的雪貂毛站在假山处,目光幽深的看着亮着灯光的房间,尽管看不清,可是他的眼神十分认真。

夜色正浓,那一身白却无比耀眼。

今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再次冷了起来,隐隐约约的又多了几分风雪。

看来,明天又要下雪了。

他忽然感到脖子间裸露的皮肤有些微微冰凉的触感,仰头看过去,就见天上已经扬起了宛如杨絮一般的雪花。

边境又要下雪了吗?

直到有雪花落进了他的眼睛里,他才感到有些凉意。

“当家,该回去了。”管家走过来,手上拿着一件黑色的披风,伸手就要披在叶斯宸的肩膀上。

“没事,我回去了。”叶斯宸摆了摆手,就快步的消失在了夜色中。

叶当家,最近怎么总是发呆?

管家看着苍老手上拿着的一件黑色的雪貂大衣,有些恍惚,再转身看向亮着灯光的房间,想了想就快步的跟上了叶斯宸的脚步。

……

“快去快去,司家人来拜访叶宅了!”

“那么早吗?”

“是啊是啊,老爷子都来了。”

“司念沉也来了,据说现在就在叶宅门外呢,不知道在要些什么东西,双方都很尴尬呢。”

“我的天,那叶当家呢?”

“和叶家人在对峙呢?”

“我的天,我去看看去!”

“……”

林绵被一阵喧闹声吵醒,陡然睁开眼睛,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

难道是司念沉他们来了?

林绵从床上站起身来,随手拿过那件白色雪貂大衣穿上,套着鞋子就推开了房门。

好冷,几乎是和当初她来时那天一般冷。

一瞬间,无数风雪就钻入了房间里,几乎蒙着了她的眼睛。

“快去快去……”有佣人在快步的在风雪中跑动着。

林绵也顾不上风雪了,快步的走上去抓过一个女佣,大声的问道:“请问是怎么了、”

“林小姐。”那个女佣一件林绵,赶紧低下头来,雪花落在了她黑色衣服上,形成了一个个白点,宛如一个漂亮的珍珠,“是司家人,好像在门外要什么东西。”

司家人,他们这么快就来了吗?

林绵心一慌,鞋子还没有穿好就快步的跑到了宅子外。

远处的天没有完全亮起,甚至还掺杂着些许夜色,却和这白奇妙般的融为一体。

三十个人涌在门外,有不少穿戴整齐的士兵。

“让一下,让一下。”林绵快步的拨开人群走过去,只见叶斯宸穿着一身白色披风,眉目凌厉,气势逼人,撑着一把伞站在中间。

不断的有雪花落在伞面上,却没有沾在了她身上一丝一毫。

司念沉站在他的正对面,并没有撑伞,穿着一身黑色的貂毛大衣,衬托着皮肤极其的白,耳朵上的耳钉被风雪反射出来白光和他灰色的头发仿佛融为一体,嘴角勾起了一股邪气的笑容,客客气气的看着叶斯宸。

风雪很大,却都仿佛成为了他们两的衬托。

他的身后簇拥着一个队伍,抬着一个巨大的轿子。

“叶长官,林小姐到底在哪里,我早就说过了,她是我的师傅,于情于理,我都要来带她走。”

“她就是稍微有些不懂事,也并没有给边境造成什么巨大的损失,她对于我们司家有大恩,希望叶长官能让她跟我们回去。”

话落,他微微的颔首,灰色的头发被风吹得不断扬起。

“带她回去?”叶斯宸抬起眸子,嘴角忽然就勾起了笑容,却平添了几分暴戾,“那你能保证她做出来任何有危害边境的事情吗?”

“我们司家用整个家族的性命担保,林绵不会做出那种事情。”司念沉站在风雪中,腰压得更低了一些,一字一句的无比坚定。

他当然知道林绵不会做出任何有害于边境的事情。

叶斯宸站在那里,忽然就抬起了头,湛蓝色的眸子无比清明:“司家人也知道,我这人一向清正……”

“司家人当然知道,所以我们司家用整家人来担保。”忽然轿子里就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所有人抬头看去,只见轿子里缓缓的走下来了一个老人,被人一搀扶着,还有一个人给他打伞,头发已经花白,可是却不怒自威,缓慢的走下了轿子,打断了叶斯宸的话。

“司老。”叶斯宸低下头去,抿了抿唇,神色略过一丝慌张。

没想到司老也来了,司老对于他来说就是长辈,怎么说都不能忤逆长辈的话。

更何况,他都要说出来拿整个司家来做担保。

可是……

“小叶,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了,当初就是林小姐救了小沉,如果没有林小姐,就没有今天的小沉,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这个面子。”司老站在风雪中,身子骨虽然瘦弱,却也给人一种十分坚实的感觉。

原来司念沉是林绵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