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全文

2022-06-24 11:28:55 9点热度

我们是循着矿脉带来的,又恰好在你们这里发现矿苗,十成的把握不敢说,但八九成总归是有的。”

肖里正听了,激动得一拍大腿道:“丫头,你是皇上封的御用堪矿师,你说八九成把握,那定是真有。皇天保佑,我肖家村的老老少少总算能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了。”

采矿少不了矿工,山里的矿虽说是朝廷所有,但离村子这样近,村里的青壮年汉子皆可去矿上做工,比全家老少守着几亩薄田过日子强多了。

此时已近冬月下旬,一旦进入腊月,阴雨天气更多,气温也会更低,且随时会有大雪降下,勘探计划只得暂时终止,榴花等人可以说是无功而返。

时间紧迫,事不宜迟!

当下,榴花与助手商议后决定吃过早饭马上进山。

事儿议定,肖家婆媳也端早饭进来了。

众人快速吃罢,收拾停当立刻出发。

肖里正派大儿子和二儿子给榴花等人领路,他们两个时常进山打猎,沟沟坎坎地摸得一清二楚。

肖家两兄弟还带上了自制的打猎工具及家中养的两条土猎犬,若是路上遇见野鸡野兔什么的,顺便猎回来加个菜。

鉴于矿苗是被水冲到河里来的,一行人便沿河而上。

肖家村前的这条河,河水不深,又值秋冬枯水季节,河床上许多地方的石头都露在外面。

肖家兄弟在前引路,边走边向榴花等人介绍山里的情形。

由于这条路经常有人走,路旁生长的荆棘等植物都给人砍掉了,前进的速度比较快。

两条猎犬约莫是知道要进山,显得很兴奋,一路奔在前面,一会儿钻进路边的林子里消失不见,一会儿又跑回肖家兄弟身边。

河道蜿蜒,众人沿着河边的小道往深山进发。

走着走着,路变得崎岖起来,两旁的荆棘枝条伸道路中间,不时将裤腿钩住。

肖老大用携带的砍刀将荆棘劈掉,好方便后头的众人过去。

两条猎犬又钻进林子里去了,不一会就听见激烈的狗吠,肯定是发现了什么猎物。

肖家兄弟不停脚,继续往前走。

榴花好奇问道:“肖家大哥,咱们不用等一等吗?”

肖家兄弟明白她为何发问,肖老大笑道:“不用,我家的这两条猎犬养七八年了,聪明着呢!遇到打不过的野兽不会死命纠缠,听它们的叫声,应该是野鸡野兔一类的小猎物。等咬着了,会自动叼着跟上来的。”

“噢!”榴花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肖家二儿子笑着补充道:“咱们这片并未虎豹之类的猛兽,威胁最大的是野猪,两条猎犬咬野猪是咬不过,缠斗一番倒是可以的。”

关于打猎的话题一起头,那六个护卫的话匣子就打开了,跟肖家兄弟交流起心得体会来。

又走了一会,两条猎犬果然跟上来了,其中一条嘴里叼着一只长尾羽的五彩野鸡。

肖老大将野鸡放进背篼,从里取出一些肉干来奖励两只猎犬。

约莫走了一个时辰,肖老大停下脚步,指着前方的一坐矮山道:“河里闪金光的石头就是从这座山上落进去的。”

榴花举目朝前方望去,只见是一座长着稀疏芒草的乱石山,与周围郁郁苍苍的环境格格不入。

整座山上没有泥土,覆盖着灰色的砂石,贫瘠萧条,无声向众人诉说它的落寞。

目的地近在眼前,众人加快脚步赶过去。

榴花心头有一种感觉,这回的勘探计划终于可以圆满结束了,因为这座山展现出来的地表环境跟自家那两座滑坡后的山十分相似。

心念一动,她忍不住问道:“肖家大哥,这座山为何这样奇怪?是否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

肖老大边走边答:“这座山在我小时候是跟周围的山一样的,后来有人在山里生火烤兔子吃,临走时大意没把火全浇灭,结果引发成大火,整座山烧成了一片焦土。全村的青壮年男女一齐出动,累了两天两夜,才没让火烧到别的山上去。”

肖家二儿子接着话道:“打那以后,这座山就没长出过树来。天长日久,山上的土都让雨水冲到河里去了,就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原来也是一座有故事的山!

榴花望着前方荒凉的矮山,脸庞上露出欣慰地微笑。

前一次发现煤矿是因为水,这一次却是火,水火无情,用处可是大大的!

文学

两个月以来,榴花和香儿每日都要爬山越岭,今天走的这点山路根本不算什么了。

到了曾被大火烧过的山上,立刻开展勘察工作。

肖家兄弟不懂勘矿,带着猎犬去旁边的山里猎山鸡野兔去了。

经过一番仔细勘察,榴花等人一致认定山底下有煤矿,只是今天并未携带挖掘工具,无法马上进行挖掘堪矿井。

就地休息一阵,去打猎的肖家兄弟回来了。

一人手上拎着一只野兔,毛色灰黄,一只约有五六斤重,两只猎犬兴奋地摇着尾巴跳来跳去。

“嘿嘿,今天有红烧野兔肉吃咯!”肖老大高举野兔朝榴花等人喊道。

榴花笑着道:“肖家大哥,咱们快些回去吧,把好消息告诉肖老爹。”

肖家兄弟听着这话,加快脚步跑过来,急火火地问道:“陶家妹子,这山底下真埋着石炭?”

榴花正色道:“这座山下是肯定有的,其他山下有没有,还需进一步勘探过才知。”

“太好了!太好了!”肖家兄弟顿时全激动起来,石炭这东西要有这一片就全都有,不可能单独这一座山底下有,村里的老老少少终于不用再受穷了。

榴花故意没将话说满,乃是秉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在没有进行细致的勘探工作前,不说任何毫无事实依据的话。

“走,回家。今儿高兴,把野鸡野兔烧了下酒。”肖家老大高兴地说道。

回去的路要轻松一些,一行人回到村中,刚好到饭时。

肖家婆媳几个已经做好饭菜,这会儿肖家兄弟又拿了野鸡野兔回来让烧,晌午饭便只能迟些再吃。

榴花等人此时也无心用饭,趁着空档与肖里正商议进行下一步的勘探工作。

去的路上榴花就观察过,前面经过的这些山,露在外头的山石皆为花岗岩一类的火成岩,这种地层结构下有煤炭的机率几乎为零。

因此,她计划以那座矿苗露头的山为中心点,呈扇形辐射状再挖掘十个堪矿井,以此来勘测出矿脉走向。

不过这样一来,工程量巨大,需要的人手多。

肖里正表示人手的事不用担心,眼下全村的壮劳力都在家中猫冬,帮着挖堪矿井没问题。

下午,肖里正将全村男女老少召集到一起,当众宣布山里有石炭,动员身强力壮的汉子都去帮着挖堪矿井。

村人现在才知晓原来祖祖辈辈都在守着宝山过穷日子。

次日上午,肖家村所有年轻力壮的汉子全都扛着铁镐、绳索、吊篮等工具进了山。

十口堪矿井是榴花根据周围的地形及地层结构,经过慎重考量后才定下位置,哪里距离煤层最浅,哪里的土层最软最易挖等等因素,全都考虑了进去。

四个助手也未闲着,和榴花每人分管两口堪矿井,指导村民掘井,六个护卫是机动人员,哪里需要支援哪里。

因全是壮年劳力,工程进度较快,一天可以挖几米深。

到第四天,中心堪矿井率先挖到了煤层。

发生过大火的这座山,地势最低,由于覆盖的土壤层薄,所以被大火烧焦之后,植被就很难再生长出来。

天长日久,风雨侵蚀,含有矿苗的岩层就露了出来,加上山洪的冲刷,矿苗就落入山下的河里了。

中心堪矿井挖出煤,对于肖家村的人来说,无异是一针强心剂,之后的两三天,其他堪矿井相继也挖到了煤。

肖家村煤矿的蕴藏量有多少,榴花无法估计,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比自己的矿山要多。

介于煤矿所处的位置归于衡州管辖,此时自是要通知衡州官衙,等他们来人,将一些事项交接清楚,榴花即可功成身退,返回陵州。

肖里正派大儿子去县衙向县令大人汇报,再由县令大人将情况上报州府。

立阳县令姓于,平庸无能,当官至今在县令的位子上从未挪动过,此生基本再无升迁的希望。

听闻辖下境内发现了一座大矿,于县令立即召集县衙所有衙役,跟着肖家老大奔赴肖家村而来。

榴花一行人正在整理行装,闻得衡州官衙来人了,遂出来相见。

“你就是皇上封的御用堪矿师?”于县令见榴花是个十六七的姑娘,不知是何缘故,态度立马变得傲慢起来。

榴花神色平静,微微点头道:“不错。大人是否有疑问?”

皇上御笔亲封的堪矿师,论及身份不比一个小县令低,因此她并不惧怕。

“疑问确实有。”于县令的语气沉了两分,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幽冷光芒,如何也不相信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会是御封堪矿师。

“大人有疑问不妨直言。”榴花语气淡淡。

她只是在做交接工作,用不着在对方面前卑躬屈膝。

于县令心中急速思忖,眼里的算计无所遁形,摆起官架子道:“你们身上有否携带陵州府衙的公文,以此证明自己的身份?”

“公文陆大人早已派人送达你们衡州府衙,还要什么公文?”其中一个助手忍不住开声道。

“哼,没有公文我怎知你们是不是陵州来的人?万一你们是假冒的呢?”于县令的甚色晦暗不明,心中打定主意要将榴花等人拿下。

这些人无法拿出证明自己的身份的公文,那么便是假借皇命私自勘矿,罪大恶极,可处以极刑,然后将肖家村有大矿的事上报,说成是自己偶然间发现的,那么加官进爵,便指日可待。

退一步说,就算日后追查起来这帮人是真的,那也顶多是涂职。

权衡过后,于县令的心智彻底丧失于贪念中,决定铤而走险,险中求富贵。

榴花冷眼看着于县令的做派,不做声。

“荒谬!如果我们是假冒的,为何堪出矿之后不走,还遣人告诉你?”护卫的领头忍无可忍,怒声质问于县令。

“你们是出于何故我不知,正好带回县衙审问清楚。”于县令神色中透出阴狠,举手往下一挥:“给我全部逮起来!”

“是。”众衙役将榴花一行人团团围住就要拿人。

“你们好大的胆子!”几个护卫拔出兵刃,欲要拼死抵抗。

他们是军营立挑选出来的好手,以一敌二没问题,可对方有二三十人,几乎毫无胜算。

肖家人见此情形,妇人孩子一个个吓得躲了起来。

肖里正要镇定些,壮起胆子跟于县令说道:“大......大人,小人瞧着这些人不像恶人,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于县令根本听不进去劝,冷声道:“这帮人假借皇命招摇撞骗,死有余辜,谁再为他们说清,一律同罪。”

肖里正何时见过这等阵仗,遂不敢再出言,退至一边。

“拿下。”于县令又是一声令下。

众衙役举着兵刃欲要上前,只听榴花冷然开了口:“公文是没有,圣旨我倒是有一道。”

衙役们听见圣旨二字,不敢再贸然上前,皆转头看向于县令。

“什......什么圣旨?”于县令声音打着颤,气焰一下就矮了下来。

榴花冷笑一声,道:“你不是要我们拿出证明身份的公文?公文我们没带,皇上封我为御用堪矿师我倒是带在身边了。”说着吩咐香儿,“香儿,请圣旨。”

“是,姑娘。”香儿神气地瞟一眼于县令,将圣旨从包袱里抽出来交给榴花。

见圣旨如见皇上,肖里正和儿子顾不得是真是假了,立马跪下三呼“万岁。”

一众衙役犹豫了一下,也扔掉兵刃跪了下去。

榴花双手捧着圣旨走到于县令跟前,道:“大人可要验一验圣旨的真伪?”

勘探计划启动之时,她为防备地方官员不配合,特意将圣旨带在身上,没料今天还真用上了。

“下官不敢。”于县令额头冒汗,赶忙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