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沉沦在黑强胯下 看了让人看了就滴水的文章

2022-06-24 11:27:54 21点热度

他便听到少女空灵的声音。

一字赋神。

只因她的疑惑,他开了智,通了灵。

他从一株几年的小槐树,直接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

老槐树似乎有些疲倦不想再说,任凭众人如何问,都不愿开口。

陆呦呦站在远处,轻轻嘶了一声。

“她,一句话就能给未开智的老槐树通灵?小时,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便是神明,也只能抓住一个契机,然后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他一丝优待。

比如母亲,当年方家战死。

她能给方家封神,那是因为方家原本就有百姓的念力。母亲封神,只是给了方家一个天地认证的证明,以及能使用一部分母亲赐予的神力。

比如楚凉,他是日游神。

但并不能位列仙班。他依然以人身在行走世间,直到肉身一起圆满才能飞升。

因为时间。

神明控制不了时间,始神,天道亦然。

她们也要接受时间的流逝,并不能改变与时间有关的一切。

但景飒呢?

她一句话,让原本需要千年才能生灵智的老槐树,直接跃过几千年,甚至还有了灵,有了修为。

这是什么样的存在。

“一定要……查出小时和界灵到底在哪里。”不能让她们,这样流落在外。

不然……

鬼知道会出什么大事儿。

一个能轻易改变时间,并且能随意赋予生灵力量之人,实在太过危险。

陆呦呦和帝君走到槐树身边,呦呦心头有些异样的感觉。

“我……好像有点……”陆呦呦抚着心口,总觉得有种莫名的联系。

老槐树突然清醒,说了一句:“你我,这条命皆是受她逆转。”

呦呦怔了怔。

是的,她从这老槐树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牵连。

同属于时景飒的气息。

呦呦轻轻抿了唇,帝君看了老槐树一眼,老槐树道:“我生根便在朝仙门山脚下,自然是朝仙门的守护神。将来,我便是朝仙门的镇山树了。”

它将来也要修行,势必会借朝仙门的灵脉。

倒是共赢。

帝君扶着陆呦呦走了,呦呦却是靠在帝君身上,坐在云端。

“若不是小时,我应该,是会死在荒芜空间的吧?”呦呦面色微白。

难怪,她总觉得自己从荒芜回来,总透着几分格格不入。

就像小世界本能的排斥她,让她有种自己与小世界是两个方向之人。

从她接受小时的力量开始,她就不再属于小世界了。

“不要胡思乱想,你能回来,也是天意。”帝君紧紧的抱着她,若呦呦回不来,他……

恐怕也是会迷失在荒芜空间,再无未来的。

“只要能回家,一切都是最好的结局。”帝君不敢想,没有呦呦的日子。

文学

呦呦回到九重天。

九重天始神殿内,聚集了许多神君。

神君们面色凝重,此刻正看着首座上的始神。

始神微敛着眉,沉默着。

“始神,可否告诉我等缘由?为何修行起来受阻,仿佛……仿佛灵气变淡了一般。”

不过几日,众多神君便有了明显的感觉。

修行之时,灵气不如往日浓厚。

陆呦呦进了殿门,浅声说道:“修行受阻?我没有啊。”陆呦呦手上掐了个诀,只见灵气竟是缓缓自她身边开始凝聚。

一团精纯的仙气出现在她手掌之中。

金色灵气之中,竟是散发着微微的蓝光,只是一闪而逝,并未有人发现。

那股磅礴的灵气,让众人惊骇。

更让人恐惧的是,陆呦呦,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还没他们巴掌大的小姑娘竟是有这般恐怖的修为。

她的修为,深不可测。

此刻再看去,竟是有种莫名的威严,让人不敢直视。

天道那一家,都是些什么人啊。

一个比一个出色。

总是在帝君身边的拖油瓶跟屁虫,竟然不知不觉强大如此。

“行了,都散了吧。好好管理分内之事,若有要事,随时禀报。”陆呦呦淡淡一撇。

那些高高在上的神君皆是心头一紧,就像被洪荒巨兽盯住一般,仿佛一个摇头就会被扼杀。

这是高修为神君的压制。

众神心头一凛,皆是点头退下。

且见她修行自如,倒也不再多想。

待所有人退了出去,陆呦呦才道:“此事还待做好准备再公布。”否则,所有人都知晓三界在一步步走向灭亡,恐怕三界大乱就在眼前。

始神点了点头,轻轻按着眉心。

“自然要想好完全之策。不然……三界动乱,生灵涂炭。危机还未降临,便先自乱阵脚。”

说完,始神顿了一下。

“呦呦,方才你的力量……似乎不属于三界中的灵气。”她能感觉到小世界隐隐的排斥感,但又不明显,似乎很是忌惮。

呦呦与帝君对视一眼。

“始神与我们一同回三十三重天吧。将外祖父也带回去。呦呦与大家,有要事相商。”陆呦呦深吸了一口气。

待众人一道回了三十三重天。

鹿鹿正从屏障边缘回来,依然破不了屏障。

就像被困在其中了一般。

不许任何人进,也不许任何人出。

“娘,或许此事另有转机。”

此刻佛子正好上界,他在凡间呆了几年,鹿鹿为他凝聚的身子不大稳固。也该回来了。

此刻直接抛弃那桃木所做的肉身,神魂行走。

“外祖,您伴在界灵身边之时,可有感觉到界灵与荒芜空间的力量不大一样?”呦呦眼神灼灼的看着佛子。

佛子依然满目慈悲,只是眼梢为妻子留了一丝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