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最热(他的手抓住了我的小兔子视频)全章节阅读

2022-06-24 11:16:00 5点热度

是他在无能为力保护她的时候,宁可殉情也要守护、陪伴她的女人啊。

沈流素已经换了现代的衣服,荷叶边的白色袖,配了一条藕色长裙,非常少女温婉的打扮,她长发被百里栀柔帮着梳了个公主头,余下的发丝都服帖地落在身上。

糯糯还帮她画了一个很美很淡的妆,帮她提了提气色,让她的颜色更娇艳了几分。

百里烨瞧着她露出的两条白玉一般的胳膊,心里就着了一团火。倪嘉树微笑着:“嫂子能如此深明大义,是烨哥的福气。现在柔柔跟暮寒正在恋爱,我跟丝妤便想着,跟你们也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趁着大家都在岛上度假,都有时间,

给他俩办一个订婚的仪式?”

姜丝妤:“是啊,孩子们真心相爱,让他们早点订婚,也好了却一桩心事,全心全意冲刺事业。好比糯糯跟赞誉,就等着赞誉学成归来,给他们办婚礼了。”

赞誉跟糯糯的嘴角,都忍不住一点点上扬。

他们还甜蜜蜜地笑起来,相互看了眼。

暮寒则紧张地竖起耳朵,不敢看,只敢听,谁都看出来百里烨不肯现在谈婚事,父母真是好勇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他心里特别紧张,额头上都渗出细汗。

而百里栀柔则愣了一下,细细回过味来,才知道这是让她跟暮寒订婚呢。

她脸颊红扑扑的,就听母亲细问了一句:“喜欢他?”

全场都紧张了起来。

百里栀柔也迅速低下头,非常明显、略显用力地点了两下头,然后就把小脸藏到沈流素的怀里去了。

沈流素心都化了。

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闺女,如今母女团圆,她从没为闺女做过什么。

眼下闺女有了心上人,这让她如何能不成全?

可是她也信任自己的爱人,她能感觉到百里烨的态度,事关女儿终身幸福,她希望能把事情搞清楚。

于是,她微笑着看向倪嘉树夫妇:“能否给我与烨一盏茶的时间,我们两个人沟通商议一下?”

倪嘉树夫妇也知道百里烨不容易答应。

但是他们不能因为难,就放弃。作为男方的父母,他们必须拿出态度,表现出诚意,哪怕被拒绝,但是男方的父母先站出来了,总归是替自己的儿子争取了,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只要儿子不放弃,他

们做父母的也不会放弃。

而沈流素说要商量一下,这口吻尤其认真,事情显然已经到了郑重其事的地步。

倪嘉树夫妇立即站起身,纷纷看向他们,也跟着郑重其事地说着:“可以的,我们静待二位佳音!”

百里烨牵着沈流素的手,两人消失在众人面前。

百里栀柔努努嘴,有些吃醋:“怎么都不带我?”

姜丝妤笑:“你有暮寒呀。”

百里栀柔微笑着,不过下一瞬,也被百里烨再次隔空抓走了。

全场:“……”

一直旁听的傅疏怀,轻笑了一声:“他们一家三口算是彻底团圆了。”

凤玫起身,走到姜丝妤这边来:“丝妤,暮寒是非柔柔不可吗?”

姜丝妤诧异:“怎么了?”

倪暮凡也吓了一跳:“婆婆!”

暮寒要疯了,这时候,只要等着百里烨夫妇的消息就好了,就不要再横生枝节了!凤玫道:“我不觉得柔柔有撑起一个王府的智慧与担当,王府主母需手腕凌厉,治下严谨,还得对外敞亮,待人接物容不得半点差错,还要与各大世家主母名媛搞好关系,处处谨小慎微,柔柔她固然有她的好,但我觉得她做公主是很优秀的,要做王妃就差太远了。她这样,出去跟别人吃一顿饭,逛个街,别人把她家里老底就全都套干净了

,说白了天真无邪,再说白了就是脑子缺根筋!”“外婆!”暮寒急了:“我不需要她给我撑门面,也不需要她给我治家!我只需要她陪着我,一直一直陪着我!只要她陪着我,就比什么都重要!你说的那些,我都可以自己

来!我可以保护好她!”凤玫:“暮寒,外婆是真心疼你的,你不要激动,你还小,谈恋爱跟过日子是两码事,一座王府里弯弯道道的事情太多太多,就是负责厨房食材采买的人都能把她骗的团团

转!外婆自然相信你想要护住她的决心,但是外婆也看得出来,她将来必然拖你后腿!”

“妈!”凤云震见暮寒眼珠子都急红了,赶紧上前劝着:“妈,暮寒的事情你不要多管。”

本来就不是亲生的,还要管这么多,闹出矛盾来伤感情。

凤三也上前拉住凤玫:“妈,你别瞎说了!能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别的都可以克服!”

凤玫:“你们以为主母是这么好当的?大宅子里的傻白甜都活不过一集!”暮寒急的在客厅里来来回回疾走,又抓狂地跳了两下:“我不当王爷可以了吧?我就当一个小小的皇子,以后筠礼继位,我就是一个小小的皇叔,我不是王爷,她就不是王

妃,就不需要成为一位主母!妈咪!快,把我的爵位给削了!我不要!”

“你发什么疯!”

姜丝妤严厉地斥责他。

暮川也严厉道:“暮寒,你去给我用凉水冲冲脑袋,冷静冷静!外婆的话,固然有她的道理,但是你如何选择,决定权还是在你手里的,谁也干预不了。”

赞誉跟糯糯上前,一左一右拉着暮寒下去洗脸。

凤云震跟凤三也一左一右拉着凤玫回去坐好。

彼此都在劝。

另一边。

百里烨原本只带走了沈流素,却被沈流素责备。

他只好又回去把闺女也抓了过来。

眼下,一家三口都在百里烨那边别墅的书房里。

三人都站着。

百里栀柔一脸懵,百里烨不说话,沈流素温声询问:“烨,你心里对暮寒有什么疑虑,尽管说出来,我们一起分析分析。”

百里烨轻叹了一声,终是将心里的疙瘩讲了出来。

原来,他一直介意倪嘉树夫妇在得知女儿的身份后,才收了女儿为义女。

他觉得倪嘉树夫妇动机不纯,又想着如果没遇上这帮人,女儿也早就被心脏病折磨死了,也就不计较了。

但是这个事儿,他在心里反反复复琢磨,都觉得不稳妥,便也跟着怀疑倪嘉树夫妇愿意让暮寒娶百里栀柔的动机也不纯。

百里栀柔听完,直接说:“这不可能!父皇母皇都不是这样的人!倪家都不是这样的人!”

沈流素听完,看着百里烨:“烨,我且问你,倪嘉树跟姜丝妤,他们是什么身份?”

百里烨:“女帝与皇夫。”

沈流素摇头:“我记得你们说过,倪嘉树是宁都王府世子,然后娶了姜丝妤,姜丝妤的母亲是南英女帝,传位给了姜丝妤,对吧?”

百里烨点头:“是。”

沈流素又道:“我记得糯糯也说过,南英现在附属于宁都,宁都是四海之内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对吧?”

百里烨不明白爱人想说什么:“是。”沈流素望着他困惑的眼眸,却是温柔一笑,问:“如果你是这样的背景,你遇见一个来路不明的孤女,你会随随便便认她为义女、赐她公主玉谍、让她与自己嫡出的公主睡

在一张床上、还将自己的嫡皇子赐给她吗?”

百里烨蹙眉。

沈流素又道:“你不会!你自己都不会,又如何去要求倪嘉树跟姜丝妤必须要会?”

百里烨眨眨眼,没有说话。沈流素又道:“皇室必然牵扯朝政,更可能牵扯国际利益,牵一发动全身,谁会知道这个来历不明的孤女,会不会是别人投来的毒蛇?谁家女帝皇夫会一遇见就马上认了她

做义女还引狼入室?根本不会有!根本不存在!所以倪嘉树跟姜丝妤在一开始,没有认柔柔,完全合乎情理!”

百里烨细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爱人的话也有道理。沈流素又道:“是暮寒用血,救了柔柔的命。是暮寒不顾危险,独自进入墓室,接了柔柔出古墓。是暮寒在我们不在的时候,事无巨细地照顾她。而且,在柔柔是小圣女的身份明朗之前,倪嘉树跟姜丝妤已经把她接到了寝宫里,让她享受跟自己孩子一样的照顾了!身居高位,我不觉得他们缺能人异士,我躺在冰棺的时候,你不也跟我说过,宁都还有位非常厉害的地仙,叫做流光吗?那他们图什么呢,他们把柔柔养大,送她出去学习本领,如今柔柔救了李萌琦,这正是上天给柔柔报恩的机会不是吗?那你心里又何必有疙瘩?难道就因为是你的女儿,全世界的人都要在看见你女儿之后马上就对她恭敬备至、嘘寒问暖才是应该?烨,你已经不是储君了,整个江山都变了,我

们是不是应该,找到自己存在于现在世界的正确的位置?”

百里烨深吸一口气,猛地将沈流素摁入怀中抱着。

他颤声道:“你说的都对!”当一个人,从出生时,从在襁褓中的时候,就被当做储君培养,全世界都告诉他:江山是你的,世界是你的,你是这个世上最大的人,你的一切都值得全世界三跪九叩来

膜拜。

然后他死了,又活了。

发现一切都变了。

那种遗憾……

百里烨很努力很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从容霍达。

可是他心里的执念却丝毫不曾放下。

他需要一个,一眼将他看穿、从另一个角度提醒他、将他从执念与迷雾中拽醒的人。

这个人,也只能是沈流素。

因为只有面对他,他才会真正虚心、用心地把话听进去,也只有她最了解他。沈流素眼眶湿润了:“你能主动要求做筠礼的老师,我非常欣慰,这正是你正视自己而迈出的第一步啊,姜丝妤也说了,现在社会女子与男子社会地位几乎持平,我也很想

试试,通过展现能力,来实现自己的价值,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我……如果做到了,应该会很有成就感的吧?”

百里栀柔望着父母相拥的样子,眼泪哗啦啦地落下。她扑上去抱住父母:“不论如何,我们一家三口还能团圆,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否则,爹爹就算坐拥江山、当了皇帝,可是没了娘亲,没了柔柔,爹爹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我们彼此,才是我们彼此的江山啊!”

百里烨被女儿的话当头一棒打醒!

他深吸一口气:“对!你们才是我的江山!”沈流苏微笑着:“柔柔喜欢暮寒,我瞧着暮寒也非常好,难得这两个孩子彼此有情有义,不如随了他们的心愿。现在是订婚,又不是结婚,怕什么?如果将来,暮寒真的负

了柔柔,还有我们两个替柔柔出气呢,不是吗?”

百里烨连连点头:“是是,你说的对!”

沈流素勾唇笑着:“我觉得现在真的好幸福啊,能活着,能呼吸,能拥抱你们,我真的已经太幸福了!”

大厅里氛围古怪。

百里烨三人已经回到了客厅。

所有人都望着他们,没人敢提刚才大厅里的小小变故。

百里烨温声道:“可以订婚。”

倪嘉树夫妇欣喜地笑了起来:“太好了,谢谢!谢谢!”

暮川:“暮寒,柔柔,恭喜你们了!”暮寒的心忽上忽下,听见百里烨说的时候,还以为幻听,直到暮川恭喜他,然后一屋子人都在恭喜他,他这才兴奋地捂住嘴,原地蹦跶了好几下,又来来回回高兴地跑了

好几趟,再冲回来一把抱住百里栀柔,抱着她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圈!

百里栀柔先吓着了,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暮寒将她放在地上,望着她,喜极而泣:“柔柔,呜呜……柔柔,我会对你好一辈子!我一定会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最幸福的女人!让全世界的女人都狠狠嫉妒你!

文学

瞧着暮寒兴奋的模样,众人都笑了起来。

倪嘉树想聊聊订婚的具体细则。

古人都极为注重礼仪,所以他直接问了百里烨,关于礼仪上的一些事情。

还别说,百里烨还真是讲究,要男方下聘书、礼书、迎亲书,还要一纳采、二问名、三纳吉、四纳征、五请期、六迎亲,即便是订婚,这些礼仪也要走至少一半。

这么一算,在岛上肯定是办不成的了。

倪嘉树马上表态:“我们这就让人准备着,回南英就办!”

双方达成有好的默契。

中午,厨子特意做了几道南英古法的宫廷菜肴。

沈流素吃的赞不绝口。

百里烨见状,动了心思:“这厨子是岛上的吗?可以请她跳槽吗?”众人齐齐笑开怀,糯糯解释:“百里叔叔,这是储秀宫的掌勺厨娘,也是储秀宫主理事窦飞的妻子,窦飞是大姐夫从华国带来的老管家的长子,来了南英找的御膳司的媳妇

,他们夫妻俩都是大姐夫的人,您是挖不走的!”

百里烨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失言了,勿见怪。”

姜丝妤也很喜欢吃杨璐做的菜,望向闺女:“大飞媳妇真能干,这些菜的口味很好呢。”倪暮凡赞同:“璐璐的宫廷菜做的非常好,有次她要带窦飞回娘家,请我们去她家在市里的饭店吃了一顿,她父母跟弟弟的手艺也特别好,不如宫廷菜精致,但是超越了家

常菜,怎么说呢,就是香!”

百里烨马上就追问:“饭店开在哪儿呢?”

众人一愣,见他眼巴巴的样子,想起他是个大吃货,都忍俊不禁。

姜丝妤:“不如我们回去,都去尝尝去!”

窦飞夫妇跟小栋一起给大家上菜,闻言,纷纷表示欢迎。

餐后,大家不约而同地决定,要给百里烨跟沈流素一些私人空间。

而另一边,季修璟的别墅却炸开了!

起先是冠九秧沉着脸快步而来:“季修璟!你出来一下!”

大厅里,福寿回来了,季修璟一直在给筠炎讲课,下了课就带着筠炎来见过师兄,一众师叔们更是跃跃欲试,想在这位小皇孙面前表现表现。

人很多,却也都是自己人。

大家都能感觉到冠九秧生气了。

季修璟深深看了她一眼,暗想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惹了她。

他看向福寿:“筠炎交给你,你当师兄的,好好带带他。”

福寿:“是!”

季修璟跟着冠九秧出了门。

他陪着笑脸,冠九秧却冷冷瞪着他,转身就走。季修璟热脸贴着她的冷屁股,一路跟到了书房里,夫妻俩关了门,冠九秧转身就问他:“你跟柔柔卖馥神汤,抽了三成的事情,为什么瞒着我?你有没有把我当媳妇?你是

不是存了别的心思?你居然瞒着我存私房钱,你到底想做什么?”

冠九秧从来如此,有事说事,不会拐弯抹角。

而她一连串的提问,听得季修璟额头的汗都下来了。

不用想,肯定是柔柔那边出了问题。

因为糯糯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只有柔柔,最容易被人套话!

季修璟无奈地叹了口气,温声解释:“我所有的钱,都交给你了,我一点私房钱没有。之所以想要私房钱,也是因为想有些余钱。”

冠九秧确实掌握了一整个国师府的财政大权。

别人的府邸有大管家。

而冠九秧只自己培养了一个二把手,她即便是做御侍,但是国师府的事情她也要自己当一把手。

账目明细、采办开销、旧物更换、府上修缮等一切事宜,她都制定了章程与最大可消费的额度,放手给二把手权限的时候,也在她可控范围内。

皇礼司每每送来补给,也要详细记录入库。

这女人太能干了,真的是事无巨细。

季修璟确实是娶了个能干的管家婆,家宅的事情几乎不用他操心,她全都能操持的井井有条。

但是他是男人啊,他也需要闲钱啊,随手买个东西张口闭口跟媳妇要,抠抠搜搜的过日子,他也觉得太狼狈了,他要点面子,也嫌麻烦。

冠九秧望着他:“你用钱不会跟我说?你用钱,我什么时候管过?”“你一个月给我三千的零花钱。”季修璟跟她算账,无奈地叹息:“平日里还好,你知道我没有烟酒嗜好,也不会乱花。但是结婚纪念日、情人节、你生日这些,你让我如何

给你准备惊喜?我这边一有动静,你那边手机马上收到扣款的短信通知,你觉得这样好吗?”

冠九秧蹙眉。季修璟又道:“天冷了,去千云山的旅客越来越少了,但是观里还留守了不少孩子,吃穿用度,我这个观主不操心行吗?之前几年观里账面上还有余钱,现在已经没了……

而且以前,我来南英之前,接了私活出去抓鬼除魔什么的,拿了钱都全都充到千云山的账面上。现在,我的一切,都被你握着。我……”“行了!”冠九秧听明白了,也是她没有考虑周到,声音不由柔和了几分:“我只想着做一个合格的主母,把国师府打点好,家里人口多,举案齐眉还小,以后要用钱的地方

多,所以能省则省。可我忽略了你也需要备不时之需。”

季修璟一听,心里一松,上前把人搂怀里亲了亲:“我就知道你心善。”

冠九秧想了想,道:“以后馥神汤抽成的钱你自己存好,不用上交了。”

季修璟笑:“好!”

冠九秧转身走了:“我还有事,先忙去了。”

季修璟也高高兴兴地从房间里出来了。

却不知,冠九秧腹诽:那行,那我管L国地下资源年薪500万的钱,我也不说,我也自己存着!反正替君分忧是理所当然,就算不给钱也是要做的!

季修璟刚要回大厅,手机就振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