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教师吞吐粗长撞击迎合_阅读

2022-06-24 11:08:16 6点热度

很容易发现他的异常,不禁好奇地开口。

君承泽这才如梦初醒一般,将颤抖的拳头放下,随意舒展两下,假装很放松。

“啊,没事。”

团团是个极聪明的孩子,爹爹从她刚会说话,就教她察言观色,又怎会看不出他的反常。

想到刚刚那匆匆一瞥,装作天真烂漫地问。

“刚刚那是太后娘娘吧?”

虽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别看她小,眼神好的很。

君承泽原想否认,可是看到旁边神情严肃的独孤淳,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团团一早就知道皇帝哥哥跟太后娘娘关系不好,虽是母子,却比陌生人好不了多少。

她忍不住抓住他的手,笑起来的时候像小太阳。

“太后娘娘定是担心你路途上的安全,才会如此关心,就像爹爹和娘亲对我一样。”

君承泽闻言,心里一片苦涩。

若太后能有十七皇婶一半好,他也就心满意足了,可惜她……

不知想到什么,君承泽反抓住团团的手,十分认真地问。

“团团,若我做了对不起十七皇叔的事,你会不会……”

不等他说完这话,团团已把手收回,甚至从他怀里爬到了独孤淳怀里,十分严肃认真地看着他,语气坚定。

“我会。”

虽不知他指的是什么事,但对自家爹爹不好,那都是不能接受的,即便他贵为皇帝。

独孤淳把怀里的奶团子抱紧,看向君承泽的眼神幽暗,带着深思。

君承泽看着空空如也的怀抱,又看看空空如也的双手,攥紧,又伸开,眼底满是痛苦。

他低着头,喃喃自语一般,声音极小。

“团团妹妹说的没错,没人会原谅我的,包括我自己……”

因为这个小插曲,原本还很和谐欢快的马车里,瞬间变得很安静,谁也没再开口。

浩浩荡荡一行,朝着京郊的骊山围场进发。

骊山围场是皇家专用猎场,自建国后,每年春秋两季都有人来这里围猎,为了方便皇帝等人起居,很早就搭建了行宫。

皇亲国戚住在行宫内,随行官员及家眷住在行宫外,而护卫等需要在周边安营扎寨。

一直行至晚间,方才到了地方,众人早就累得浑身酸痛。

那边皇帝的仪仗刚进了行宫,众人就做鸟兽散,赶紧朝着落脚的住处去了。

皇帝的行宫门口,马车刚一停下,团团就扯着独孤淳的衣服要离开,看都不看小皇帝一眼。

看来是真的生气了,一路上没给好脸色,原本说好陪他玩,现在也不了。

君承泽心里比黄连还苦,无奈是自己有错在先,想留人的话终究是说不出口,只得苦着脸看向独孤淳。

“淳哥儿,你快把团团妹妹送去十七皇叔那儿吧。”

独孤淳点了下头,抱着奶团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君承泽在门口伫立许久,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才转身朝里走。

“朕终究还是孤寡一人啊……”

却不知他刚走进去,原本消失在拐角的两个人又露出头。

看着小皇帝落寞又悲伤的背影,团团努了努嘴,也有些悲伤的情绪蔓延。

“谁叫他说要做对不起爹爹的事,想都不该想的。

文学

团团回到摄政王在行宫的住所,却并未发现自家爹娘。

独孤淳只得牵着她的小手手去找人,还没找到,就遇见了冷淼渺,她身旁还跟了个丫鬟。

两个小姐妹像是久别重逢,狂奔着跑向彼此。

“团团,好开心,我听娘亲说你也来了行宫,便来找你啦。”

冷淼渺话是对着小姐妹儿说的,眼角余光却时不时地瞄一眼独孤淳,一脸陶醉的样子。

团团听说她是特地来找自己玩的,很开心地拉着她的手。

“我也很开心,要是圆圆也能来就好了……”

突然想到几乎形影不离的圆圆没有来,不禁有些伤感。

但转念一想,她总是需要时间陪师父的,便释然了。

“我找不到爹爹和娘亲了,你可看见他们了?”

冷淼渺心大的很,根本没在意她一闪而逝的悲伤,笑着拉住她的手就往自己的住处走。

“呀,肯定是一起去哪儿自己玩儿了,你就不要去打扰啦,还是跟我一起玩吧,我带了好多东西过来……”

冷淼渺别看平时傻呆呆一姑娘,只喜欢对着好看的美人儿发呆,但该机灵的时候,比谁都精明。

自家爹娘有时候偷偷摸摸背着自己亲亲抱抱,她都假装没看见,从不会去打扰。

团团的娘亲和爹爹同时不见了,肯定是跟爹娘一样躲起来干些小孩子不该知道的事。

冷淼渺对自己的推断深信不疑,一边拉着团团走,一边还不忘羞涩地看向独孤淳。

“淳哥哥要一起来哟。”

独孤淳自然不会留团团一个人,只得跟了过去。

到了冷渊夫妻俩的住处,刚好摆上了晚饭。

杜彩琼见到几个孩子,赶紧热情地招呼着一起用饭,又让下人多加了碗筷。

她将团团一把抱起,在小脸蛋儿上吧唧亲了一口。

“团团,你娘亲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不等团团回话,已经被亲爹抱坐在椅子上的冷淼渺就抢答了。

“自然是去干我们小孩子不该知道的事儿。”

团团闻言,一脸懵。

连她都不知道爹娘干什么去了,难道淼渺知道?

“淼渺,我爹爹和娘亲干什么去了?什么是我们不该知道的事儿?”

杜彩琼和冷渊听到自家闺女的话,不禁老脸一红,对视一眼。

这娃啥时候长歪了?

冷淼渺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

“那就要问我爹爹了,每次我要跟着去,他都是这么告诉我的。”

冷渊:……

坑爹啊。

杜彩琼的耳朵根都红了,赶紧岔开话题,抱着团团坐下,又给两个孩子夹菜。

“这个红烧肉不错,赶了一天路,都饿坏了吧,赶紧吃吧。”

这话成功勾出了三个孩子的馋虫,确实有些饿了,开始埋头干饭。

杜彩琼好似逃过一劫,看向冷渊,嗔了他一眼。

让你平时为老不尊,瞎给女儿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

冷渊委屈成球,一张冷峻的脸都快皱成苦瓜了。

可老婆说什么都是对的,他只能跟着低头扒饭,还不忘给老婆殷勤地夹菜。

“娘子,这是你最爱吃的鲈鱼。”

杜彩琼又怎会看不出他的小意讨好,羞涩地睨他一眼,眼底满是甜蜜,还是把鱼送进了嘴里。

呕——

可谁知没吃两口,竟干呕起来!

杜彩琼歪过身体,一边拍着胸口,一边干呕。

这下可把所有人都吓坏了。

尤其冷渊直接跳起来,蹲在她面前,心疼地帮忙轻抚后背。

“娘子,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