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把手里的遥控调到最大/全文

2022-06-24 11:07:09 6点热度

也并没有任何隐瞒。

他直接告诉了苏明月。

这个叫祖红腰的女人,是楚殇钦点的。

虽然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但苏明月会一点儿也不介意吗?

她。是萧如是选的。

而祖红腰,是楚殇选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们的量级,是一致的。

楚云等来了陈生的车。

后者一边开车,一边憋着笑。

楚云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好好开车。”

“我第一次见夫人把你赶下车。”陈生玩味地说道。“就因为祖红腰这个名字?”

“是的。”楚云铁青着脸庞,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就是萧如是。”

“怎么怪人家呢?”陈生问道。

“是她提出来的。”楚云说道。“现在,我就必须去联系祖红腰了。”

“这么着急?”陈生问道。“你回国还没多久。就要开始工作了?”

“我也不想工作。我也想再休息三五个月。”楚云叹了口气,说道。“但苏明月想见祖红腰。”

“之前不是说你母亲要见吗?”陈生问道。

“现在她俩都想见。”楚云板着脸说道。“所以我只能被迫营业了。”

说罢。

楚云径直拿出了手机。

而陈生,也非常识趣地放慢了车速。

他知道楚云要打给祖红腰。

而祖红腰是个怎样的女人?

陈生虽然没有打过交道。甚至没有近距离地观察过。

但他是陪楚云在帝国呆了很久的。

他见识过祖红腰的手段。

甚至见证了她是如何毁灭傅中山的。

一个曾经摸到过天花板门槛的老一辈强者。

竟然就这么被一个年仅不到三十岁的女人彻底击溃了。

这个女人的武道天赋,究竟有多高?

她背后的前者,又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更何况,她还是祖家三号。

还是未来的祖家接班人之一。

楚云和这种重量级的大佬打交道。

陈生会努力为他提供一个还算不错的环境。

至少,他会把车放慢一些。

嘟嘟。

电话在响了许久之后。

终于接通了。

电话那边,传来了祖红腰无比淡然平静的嗓音。

楚云这边是上午十点。

祖红腰那边,应该已经是深夜了。

“楚先生找我有事?”祖红腰平静地问道。

“有兴趣来燕京城转一转吗?”楚云抿唇说道。“毕竟。你的血脉里,是有华夏血统的。”

电话那边的祖红腰,却陷入了沉默。

她的血脉里,是有华夏血统的?

这句话,仿佛击中了祖红腰。

也从某种程度上,颠覆了她的观念。

她没有动怒。

甚至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短暂的沉默之后。

祖红腰反问道:“楚先生,你认为我的血脉里,是有华夏血统的?”

“难道不是?”楚云反问道。

“那你认为。在当初那个时代的时候,你们都是我族吗?”祖红腰反问道。

楚云闻言,不由得皱眉道:“你想表达什么?”

“我的国,已经亡了百年。现在的我,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孤魂野鬼而已。”祖红腰说道。“或许有很多海外人士,把华夏当自己的国,当自己的根。但这群海外人士中,一定没有我。也没有祖家。”

楚云闻言,虽然不赞同。

却也理解祖红腰的意思。

而从这个角度来说。

楚云也逐渐明白了那句话的深远意义:非我族类,狼子野心!

“不论如何。”楚云摇摇头。说道。“我很真诚地欢迎祖小姐来华夏玩一玩。当是领略我们这儿的风土人情也好。出来散散心也罢。”

“这不是你的意思。”祖红腰问道。“是吗?”

“的确不是。”楚云说道。“至少不是我现在的意思。”

“萧如是?”祖红腰问道。“她要见我?”

“还有我老婆,苏明月。”楚云很平静地说道。“她也想见你。”

“苏明月?”祖红腰闻言,却是怔了怔。

半晌后,她缓缓说道:“你的妻子,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也理由见我。”

“不重要。”楚云说道。“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

“明天一早。我就可以过来。”祖红腰说道。

“这么快?”楚云有些诧异。

“如果你觉得太快了。我也可以慢一点。”祖红腰说道。

“那倒不必。我只是单纯的诧异。”楚云说罢,点头说道。“那就明天一早。我给你安排接风。”

“吃家宴?”祖红腰毫无征兆地问道。

楚云闻言,却是忍不住怔了怔。

吃家宴?

那不是在家里招待?

楚云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想法。

可这种性质,会不会让苏明月有压力?甚至不高兴?

“我得咨询一下家里人的意思。”楚云说道。

“咨询谁?你的妻子吗?”祖红腰问道。

“还有我的闺女。”楚云说道。“她如果不喜欢。我们就在外面吃。”

祖红腰闻言。也没有刨根问底。

喜欢不喜欢。

总是要见到了才知道了。

而如果到了家里。

也不至于赶出去吧?

楚云才刚刚松弛下来的神经。

这一下子又紧绷了起来。

他的负担很大。

压力也出来了。

叹了口气。

楚云挂断电话后。斜睨了陈生一眼:“你在憋笑?”

“没有。”陈生摇头说道。

“你有。”楚云很笃定地说道。

“好吧,我有。”陈生点头说道。“我发现了。”

“你发现什么了?”楚云问道。

“你的家庭,将面临难以想象的挑战。甚至,会有可能发生实质性的威胁。”陈生说道。

“我和祖红腰没有任何可能。”楚云挑眉说道。“她未来甚至大概率会成为我的敌人。”

“我不关心这些。”陈生坏笑道。“但我申请加入当晚的家宴。就算不能上桌。我也可以在厨房打下手。”

“我们家不缺打下手的。”楚云撇嘴说道。“但你如果真想来的话。你可以考虑坐我的椅子。”

“那算了。”陈生一缩脖子。

他倒不是怕取而代之。

而是怕取而代之后的——腥风血雨。

这场家宴,绝不简单。

三个女人一台戏。

何况还是萧如是,苏明月,祖红腰这三个女人?

陈生吓的脖子都麻了

文学

吃晚饭的时候。

楚云把这件事提上了议事日程。

当然,不提也来不及了。

祖红腰明儿就会抵达燕京城。

再不提,那就成了先斩后奏,不合适。

也不是苏家的家风。

“我给祖红腰打过电话了。”楚云帮顶梁盛饭,很认真地说道。“她同意明天就过来。”

“她还挺给你面子。”苏明月不咸不淡地接过饭碗,薄唇微张。

楚云的表情有点僵硬。

以前新婚燕尔的时候。

也不见顶梁吃醋。

现在都老夫老妻了。

二胎都提上议事日程了。

她反倒开始酸了。

楚云有点不适应。

不过他理解,也接受。

“也不算给我面子吧。”楚云讪笑一声。说道。“我和她之间有过一点合作关系。虽然没有实质性的利益牵扯。但她似乎对我们华夏,也挺有兴趣。”

“听她的名字,她不是华夏人吗?什么叫有兴趣?”苏明月说道。

“我们都觉得她是华夏人。可她自己不认。”楚云说道。“她觉得自己就是个亡国之人。”

“亡国之人?”苏明月微微皱眉。

眼中,闪过一道复杂之色。

所有人,都认为她就是华夏人。

可她自己不认。

还觉得自己是一个亡国之人。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是两个民族,或者那两个国家的后代。

远一点的,已经不太可能了。

也不会有那个民族的人,至今还牢记那份恩怨。

那么,也就是近代的那个朝代了。

苏明月沉默了片刻之后。抬眸看了楚云一眼:“听起来,她还觉得自己的血统很高贵?”

“至少在他们祖家,她的血统的确很高贵。也很纯粹。”楚云耸肩说道。

“封建。”苏明月说道。“在这个世界,人人平等,哪里还有高低贵贱之分?”

楚云闻言,却是忍不住笑道:“你真以为人人平等?”

“我随便说的。”苏明月说罢。话锋一转道。“她明天就到。你打算在哪儿安顿她?”

“她住哪儿我管不着。我就请她吃顿饭。”楚云无可奈何地说道。“主要不是我妈和你都想见她一面吗?”

“就在家里吧。”苏明月说道。“吃一顿家宴就好。”

“来家里?”楚云挑眉。不可思议地问道。“这是不是不太方便。”

“也没什么不方便的。”苏明月说道。“我觉得在家里挺好。”

宣誓主权了…

楚云是这么理解的。

他觉得顶梁应该就是这么个意思。

让祖红腰看到现在的苏家有多么的幸福。有多么的和谐。

让她死了这条心。

并给予她最严厉的打击。

是这样吗?

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那楚云把顶梁想的,也太过心胸狭隘了。

楚云摇摇头。

挥去了脑海里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顿了顿。

楚云一边吃饭。

一边好奇地问道:“你见她的目的是什么?她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杀伐果断起来,连我都有点害怕。”

“你怕我招惹她?得罪她?”苏明月反问道。

“那倒不是。”楚云耸肩说道。“你真要得罪她了。我绝对替你抛头颅洒热血。”

“那就别问。”苏明月放下碗筷道。“我吃饱了。”

说罢。

回到书房工作去了。

楚云有些哑口无言。

刚想叹一口气。

却听在一旁吃饭的英雄说道:“老爹。妈妈似乎不太高兴。”

“多嘴。”楚云瞪了英雄一眼。“你妈只是工作压力大。你也知道,现在赚钱有多难。”

“难吗?”英雄歪着脑袋问道。“我不觉得呢。”

看给你得瑟的!

这死败家孩子!

楚云吃饱喝足后。

先是收拾了碗筷。

然后给自己泡了一壶茶。坐在客厅非常悠闲地看起电视。

是顶梁早期拍摄的,非常普通,甚至演技还很青涩的电视。

那些回忆。

是顶梁不太愿意回忆的。

楚云时不时地,就会帮顶梁一起回忆。

今晚。

他甚至有些报复性的回忆起来。

看到差不多晚上十二点。

楚云关掉电视,回房准备睡觉。

但顶梁还在工作。

楚云也一直在闭目养神。

直至床边有了温度。

楚云这才踏踏实实地睡过去。

只是到半夜的时候。

楚云仍然意识到顶梁没有睡着。

他翻了个身,轻声问道:“怎么还没睡觉?”

“不准问。”苏明月说道。

楚云张了张嘴。

摇摇头。说道:“还在想祖红腰的事儿?”

“不准问。”苏明月的语气严厉起来。

楚云见状。

当下也不再多问。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