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的进出樱桃小嘴~在没人的教学楼里做老师

2022-06-24 11:02:22 9点热度

略带些好奇地打量着这名白发的剑仙。

陈渊嗓音漠然:“你拦不住我。”

上官婉儿玩笑道:“那可未……”

她也算是得到了宫中高人指导,自言可称量天下豪杰,可话音未落,两根冰冷手指已经点在她的眉心,剑气隐隐而不发,但是那一发,却仿佛真能将她魂魄和一切,尽数搅碎,化作齑粉也似。

她的瞳孔微微收缩,这才相信了,民间流传的传说。

退后一步,轻声道:“陛下说……”

“剑仙想走,可以,但是还要留下一件东西。”

“哦?”

上官婉儿道:“陛下,希望您能给她留下一座碑文。”

……………………

最后那石碑摆在了陈渊的面前。

一并送来的,还有那柄年少时所送的短剑。

袁天罡和李淳风也无可奈何。

陈渊屈指叩击这短剑,淡淡道:“她违逆天机,杀人不死。”

“还让你们两个布置下大阵,以日食之相遮蔽了我本身的天机,付出了多少代价?”

两名方士对视一眼,一时讶然。

袁天罡和李淳风彼此推搡了下,李淳风知道开口道:“这,既然是要冲刷你身上的杀机和死劫,那自然也是要以气数来做的……这一剑,恐怕折损了她所创立的武周气运。”

“折损了多少?”

“不多……约莫一成左右。”

“可原本武周和李唐,气运是五五之分……”

游侠握着那柄短剑,平淡道:“为了天下未来,做出这样的决断,我当然相信她有这样的魄力,但是那一刀里面,有多少恨意多少不甘,谁也不知道,我和她虽然决裂,但是我毕竟比起你们更了解她啊。”

“杀我有很多种方法,却要亲自以当年我送她的刀动手。”

“救我是真,恨我也是真。”

“以武周气运续我是真,以我心血炼丹也是真。”

“人本不是那种简单分出黑与白的。”

袁天罡抚须,迟疑道:“那么,陈渊,你想要给她的石碑了吗?”

游侠儿平静道:“想好了……”

足足七日。

最后上官婉儿搀扶着武瞾前来的时候,推开了门,门内早已经空无一物,门外足足三千玄甲军,正三品检校千牛卫大将军镇守,竟然无一人知道那剑侠如何离去的。

一身华服的武周女帝脚步匆匆走入内室。

上官婉儿屏住呼吸,伸出手捂住嘴唇,说不出话。

上空出现了一道裂隙,有一道光幽幽落下,空无一字的石碑下,放着一枚半月形的玉佩,那光落在玉佩上,空灵遥远,不知为何,美得让人心碎。

武瞾捂住嘴唇,一缕泪痕滑落。

这是她三岁之时,和那游侠儿交换的。

此生因果皆尽,缘法已绝。

你是你,我是我。

“陛下……”

上官婉儿和殿外的三千玄甲军齐齐跪下,低着头,不敢看。

“婉儿,回宫,回宫……”

武瞾闭着眼睛,手掌颤抖。

这一日,她回到了宫中,大病一场。

武周临朝,一代而终。

以洛阳作为都城,更名为神都。

女帝长住洛阳紫微宫。

终此一生,不复归长安。

而死去的时候,终究是以那一座无字碑文为自己立碑。

“把他的记录,全部销毁掉吧……”

哪怕是一些血液,短暂让武瞾恢复了些许的青春,但是她本身,绝非是游侠儿那般绝世之才,岁月的流逝,让她不可遏制地滑落向死亡,坐在紫微宫中,轻声道:“既有大劫,那么名字或许也是一种危险。”

她眯了眯眼睛,似乎在回忆当年的阳光。

“朕这一生,便当不曾见过那一个游侠儿。”

一声令下,无数的匠人文官齐齐努力,将那一个曾经辉耀过一个时代的名字抹去,也因此,玄奘变成了独自一人出关,也不曾有名为石磐陀的胡人被带来了长安城,就连锋芒毕露的王玄策,也默默无闻,就连生卒年份也不曾在人间留下。

唯独一人灭一国的功绩,还留下了些许的痕迹。

而袁天罡和李淳风,完成了《推背图》。

“此生已尽啊,哈哈!”

文学

两人各自寻找着自己离开人世的墓葬之处,约定好一同从长安离开,骑马南下,而最终袁天罡来到了阆中天宫院,堪验风水之后做了选择,便以一枚铜钱为记号,而之后继续寻找风水之地,李淳风则是以一根金针,作为自己的标记物。

而最终他们却在同一个地方看到了彼此。

难得两人都争执不休,最终他们于此地挖开了土地,发现了那根金针和铜钱都在这里,两人相术之强,甚至于精准到了,金针刚刚好从铜钱的钱眼里穿下去。

袁天罡和李淳风怔住,而后大笑数声,各自退后五里。

中间是为天宫院,左右分别为两位大方士的墓葬。

彼此为邻,彼此为友。

寂寞否?

不寂寞!

……………

后来的剑侠,竟然也没有谁再真正地见过他。

只是传说仍旧在不断流传着,有人说,他四处游侠,曾经一剑斩断了山川,也曾经踏步走过了奔走的江流,轻而易举降服了狰狞恐怖的妖魔,而最后,据说,只是据说,他在一座山下面隐居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隐居,不知道为什么是这座山。

在这游侠天下的时候,他收了两个弟子。

一个是河东裴氏的子弟,算是名门了。

另一人,是位姿容清丽至极的少女,复姓公孙。

后来,哪怕是他的弟子都能够射杀山间的巨大蜘蛛妖,据说这位弟子的剑术煌煌浩大,若电光下射,另外那少女的剑术也是凌厉,不过一者更倾向于战场的剑术,一者则是如同侠客江湖的游侠剑术,少年英武如将领,而少女的剑术则更为华丽,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而他们的老师却始终不再出手了。

只是在那山下安静隐居着,据说那山上有天上的仙女,而老去的剑客也只是在等待着这仙女的苏醒,只是从没有人见过,大家都只是当做一笑。传闻越来越广,当那少年游历江湖,闯荡出剑圣的名号时候,作为他们的老师,名声自然也越来越厉害。

甚至于有人说,曾经见到过妖魔出现,却被那位老剑侠一眼逼退。

巨大如同山脉般的凶兽啊,就这样狼狈地逃跑了。

在他沉睡的时候,正对着他卧室的照影石壁上,隐隐能够看到剑的影子,天空中的斗牛之星星光流转,落下的光都如同剑芒,这山下城镇的人都无比尊重他。

而有一天,年迈的游侠应邀前往城中相识之人家中做客。

在出门的时候,他看到了那相识之人家门口挂着一个器具,他隐隐觉得似乎有些眼熟,但是怎么样也想不起来,这究竟是什么,老人想了很久,最后转身询问赴宴的其他人,这东西是什么,有什么用处?

粗豪的城中商人只当他在开玩笑,大笑着和旁人说话。

但是却见到那白发老者的视线安静沉着,又问了一遍。

这下其他的客人都有些迟疑,却还是摸不准原因,仍旧无法回答。

而当老人第三次询问的时候,注意到他双眸的安宁,这些来赴宴的客人们才意识到老人并没有开玩笑,都猛地起身,大惊失色地大喊起来,他们结结巴巴,甚至于狼狈不堪地错愕惊呼着:

“啊啊……夫子,天下最强的剑客,剑圣的老师。”

“一剑光寒十四州的夫子啊。”

“您竟然,竟然连剑都忘记了吗?”

西昆仑之上,昆仑镜周围流转的云纹大亮,西王母的分魂敛了敛眸,稍微提起精神,望向了盘坐在试炼之地的卫渊,果然,伴随着云纹之上的光华齐齐收敛,卫渊原本紧闭的双目缓缓睁开。

第二重试炼结束了。

但是西王母的分神反倒是略有诧异。

太普通了。

因为第二关可以说是,要借助昆仑镜的力量提升参与试炼之人的心境力量,往日参与试炼的人,在通过之后,往往都会有某种特殊的变化,让人一眼便能看得出已脱胎换骨。

卫渊明明试炼了那么久。

居然像是毫无半点波澜一般。

毫无变化。

卫渊安静坐在那里。

一场大梦。

哪怕是醒来,仍旧是如在梦中一般。

往日种种,如烟似雾,不肯散去。

抬起头,昆仑山上的雍容女子饶有兴趣,道:“看起来,你确实是经历了某些有趣的事情……这第二关,收获颇丰吗?”

“我用了多久?”卫渊声音略有沙哑。

“超过常人百倍。”

西王母道:“所以,我也很好奇,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卫渊没有回答,闭了闭眼,过往经历浮现。

年少持剑闹市中,击筑饮美酒,剑歌易水寒,而后随那僧人,走过八百里大漠,三千里荒原,曾于草原奔走,也曾经在五印狂歌,帝王将相,僧人红尘,一一地在眼前走过了,又一一散去。

最后他只是安静道:“只是做了一场梦罢了。”

“梦?”

西王母显然不是很满意这样的回答。

“嗯,只是梦。”

卫渊本来是打算要将河图洛书的预言说出来的,但是他即将要开口的时候,声音顿了顿,最终并没有说出来——在大唐贞观年间的残酷预言里面,那一场大战里,并没有西王母的存在。

也就是说,纵然他现在可以认为,西王母和诸神都是可信赖的。

但是也绝不能够否认,昆仑诸神也站在他对立面的那一丝可能。

在没有确切的证据的时候,他不会怀疑,却也无法全部相信。

在这一刹那,卫渊方才突然感觉到,自己明白了玄奘去世的时候,看向自己时候那种悲怆的目光,和僧人说的那一个苦字——并不是因为你会记起来过往的事情才觉得悲伤啊。

僧人的目光里充满了痛惜。

是因为你终究要记起来一切,而后独自背负这一切,不知道谁是朋友,不知道谁是敌人,像是背着巨大的山脉,独自行走在黑夜里的行者一样,只要想到这样,哪怕是如我一样的人,都会觉得止不住的悲凉。

而卫渊此刻回忆当年的那一件件经历,心中的沉重感没有丝毫的减弱,经历了很多事情,知道了很多事情,但是同样有着更多的疑惑和不解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当年他在昆仑丢失的三十年记忆,究竟发生了什么?

失去记忆的手段,实在是和昆仑西王母的权柄太过于雷同。

他当初是否将庚辰杀死?

而庚辰,是否能够如同他所希望的那样,在这个时代转世。

若是转世,又化作了谁,此刻在哪里?

玄奘在大雁塔之中的布置,是否还有效果?

当初的卧虎令还处于无法使用的状态,后来又是谁将其修复的?

袁天罡和李淳风留下的《推背图》原典,现在又在何方?

那个时候,应龙庚辰明明已经说过了,河图洛书这两件宝物,被很好地保存在了昆仑山的内部,而之后却又从各处得知了河图洛书多次出现的踪迹?

卫渊只觉得眼前多出无数的迷雾,让他无法看得真切,西王母显而易见,有些好奇卫渊的经历,以及对于此刻自顾自陷入沉思当中的卫渊有意见,伸出手指按向他的眉心。

西王母的手指在距离卫渊眉心尚且三尺之时候顿住。

便是分神,那也是西王母。

她的眉心,感觉到了一股数千年不曾感觉到的锐利之气。

一瞬散去。

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青年神色温和宁静,才反应过来似的揉了揉眉心,然后仿佛是被西王母的动作给吓了一跳似的,往后靠了靠,似乎心有余悸苦笑道:“这……西王母娘娘,不必要如此吧?”

西王母顺势收回手指,若无其事含笑道:

“这几千年来,可还没有谁敢拒绝我的要求。”

“本来还想要给你这个小家伙一点教训的,居然被你发现了。”

“第二重关已破,虽然说,成绩可能不是很好。”

“女娇在外面等了有一会儿了,且出去吧。”

不见如何动作,西王母和卫渊已经出现在了外界,此刻巫女娇一双眉头微微皱起,看着昆仑玉璧,等待的时间实在是太过于漫长了,漫长到哪怕是她心底都有些嘀咕,不过好在,最后昆仑玉璧上,还是出现了通过的纹路。

“这……”

一位位昆仑神众傻眼了。

这成绩,似乎是有些太过于……寻常?

彼此古怪对视了一眼,看到那边的白发狐女,终究还是老老实实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硬生生是半句话没敢说出来,否则怕不是得给那巫女娇手里的神农鞭直接抽出陀螺的效果。

“好啊,你小子,为何这么慢?”

巫女娇眉头微微扬起。

伸出手去直接按在卫渊的头顶揉了揉,一双明媚的眼睛瞪大了,说的相当不客气,但是关切之心,溢于言表,确认了卫渊没有神魂上的损失,微松了口气,然后一巴掌啪地拍在卫渊背上。

本来因为见到女娇,下意识回忆起那预言一幕而失神的卫渊直接被打得差一点呛死,剧烈咳嗽起来,女娇一下按在他头顶,咬牙切齿:“居然花了这么多时间,我涂山都丢死人了。”

“我和你说,第三关过不去,咱们没完。”

“同样,第二关通过之后,需要修养神魂,无法立刻参与第三关。”

西王母难得为卫渊解围,淡淡道:“之后再来吧。”

女娇扬了扬眉,“回去就回去。”

“你看着吧,这昆仑的地界,会变成我涂山氏的样子。”

挑衅般地看了一眼西王母,但是西王母似在沉思,并没有多说什么,倒是让女娇好生无趣,带着卫渊离开了西昆仑,打算暂且回去修养,而卫渊吐出一口浊气,看着山下的层云,道:

“巫女娇,我们先别回人博物馆那边。”

“先去一个地方。”

“哦?哪儿?”

卫渊的思绪顿了顿,道:“……袁天罡之墓。”

而在昆仑山上,等到女娇和卫渊远去了,这些个昆仑神众方才吐出一口浊气来,一个个抬手擦汗,刚刚卫渊在试炼的时间远远超过了正常人的平均水准,说实话,哪怕是昆仑山的试炼,可针对的毕竟是神魂,这若有个万一,谁也说不准。

所以巫女娇的脸色就越来越难看。

没有一个神众敢于待在那美艳女子身边。

而当卫渊出来的时候,这白发神女却转眼间就变化成了从容且带着满不在乎的模样,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倒是有谢安当年的风姿了,自己的子侄辈以一敌十大胜淝水之战,表面上说是小儿辈已破贼,实际上人一走直接一边扭腰跳舞一边跑到了卧室里,连鞋跟都给踩断掉。

当然,没谁敢说。

谁敢说,怕不是当场给埋了。

现在女娇离去,才一一松了口气。

而后,祂们突然注意到,西王母娘娘仍旧站在此地,雍容女子看着云气翻滚,许久后收回视线,突然淡淡自语:

“凡人的技艺,磨砺至巅峰,是什么样子呢?”

众昆仑神众彼此对视,不敢不答,躬身近言道:

“不知。”

“神州才杰辈出,若要说的话,大唐剑圣裴旻之剑,青莲居士李白之诗,应该说已经臻至巅峰,后无来者。”

西王母不置可否,已然离去。

众神众这才敢彼此窃窃私语,低声交谈。

“可惜了啊,真是可惜。”

“是啊。”

“我还以为,他第一关能够甲上,第二关更简单,也是甲上才是。”

“谁能想到呢,居然是古往今来,最后一名。”

“唉,人间总说少时了了,大未必佳,今天倒是见识了。”

“第二关,居然如此不堪。”

不堪吗……

秘境之中,西王母伸出手指。

那根白皙手指之上,缕缕鲜血渗出。

根本控制不住。

凡人的技艺,磨砺到巅峰,是什么样子的呢?

她心里想。

若他手中有剑……

………………

当。

酒壶被轻轻地放下。

这个时候,是大唐开元年间,在大唐新皇帝陛下的率领下,这个帝国正在重新回到荣光,据传说,当年皇帝陛下在将太平公主围攻拿下,继而斩首的时候,太平公主曾经恨恨道:

‘只恨当年那剑仙不肯传剑于我。’

‘否则,斩三郎首级如杀狗耳’

而此刻,一身铠甲的英朗男子看着眼前的木屋,回忆当初的学剑经历,老师已经离开了,但是他始终不肯相信,老师已经死去了。

据传说,老师离世的时候,天地有一苍龙长吟,继而来迎。

方圆百里,不知道多少人曾经见到,说起来他和师妹能够被当今那圣上看重,除去了一声剑术,也和这传说祥瑞有关,裴旻年年来此祭拜老师,饮酒大醉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一股熟悉的剑气。

“老师?”

“老师是你吗?!”

大醉的剑圣追了出去,见到的却是一名潇洒磊落的青衫青年。

其身上,不知为何,竟然晕染有老师的剑气。

“你是谁?!”

那青年怔住,而后洒脱一礼:“大唐碎叶人士。”

“听闻剑圣剑术,超凡脱俗,故而前来拜师。”

“原来如此……”

剑圣懒洋洋地收回了原本期许的目光,但是也知道,这青年和老师,恐怕也有些许的关系,而后道:“你若是给我做一首诗,那么我倒是收下你,倒也无妨。”

青年自信道:“请讲!”

剑圣沉默许久,呢喃道:“是一名剑客,是一名侠者。”

他将老师的故事低语而出。

虽然这个名字早已经不存在于历史,但是那故事依旧是足够惊心动魄,而这个年轻的青年剑客,却在瞬间为这不存在历史的奇怪之处,找到了一个无比恰当浪漫的解释。

月色之下,大唐碎叶的青年不过走了五步,仰脖饮酒,朗声长吟: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