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高H喷水荡肉爽文@爽 好舒服 小雪…别夹

2022-06-24 10:53:51 10点热度

手持【龙骨剑】,轰的一下,飞了出去,剑气纵横之间,直接将这个东海三公主的攻击,尽数挡下。

“轰轰轰!”

那龙影出手之间,剑气之中,蕴含重重叠叠的力量,宛如愤怒的海潮般,朝着四面八方涌动。

这恐怖的力量,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撼不已。

因为,这龙影,只是杨云帆随意施展的,类似于身外化身一类的龙术,并不是他本人出手。可是,即使只是身外化身出手,却依然有如此大的威力,可想而知,若是杨云帆本人出手,威力该是多么恐怖。

那东海三公主,作为跟杨云帆交手的人,这种感受最深刻。

可以说,刚才那个龙影,若是在挡住她的攻击之后,再往前一步,对她施展一剑……她无法想象,自己能不能挡得住?

果然啊。

这人很强大,完全不是普通的不朽境。

更像是一位曾经踏入过圣阶,拥有无上战斗力的人,倒退了修为。

“侄女,敖星彤,拜见真武龙君叔父!”

想到这里,那东海三公主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几步并作一步,来到杨云帆身前,双手抱拳,恭敬的行了一礼。

其实,她早就猜到了杨云帆的身份。

毕竟,八太子向东海龙王汇报了杨云帆的情况……而东海龙王,又将这些话,原封不动的转给了她。

然而,三公主私下认为,杨云帆是在忽悠她那个愚蠢的弟弟,所以根本没有当一回事。直到这一刻,她亲自面对面,领教过了杨云帆的手段,才相信那些荒谬的话。

杨云帆身上表现出来的,远远超过不朽境大圆满的战斗力,以及碾压式的战斗姿态,都让她无力抗衡……当然,最重要的是,杨云帆身上那一股奇特无比的气息。

闻到了那一股味道,就像是八太子说的那样,就连她也有一些心旌摇曳。

她知道,杨云帆身上的那一股味道,绝对有问题!

八太子可是说了,晴儿那丫头,看到杨云帆之后,就跟入魔了一样,痴痴呆呆的看着对方,恨不得马上嫁给他。

她本来以为,八太子说的太夸张了,现在却是觉得,八太子描述的还不够到位。

“此人,真是丰神俊朗,集齐了天下男儿所有的优点。”

“连我也有一些把持不住。”

此时,三公主之所以低下头,不去看杨云帆,就是害怕,自己一旦看到对方那一双灿若星辰般的眼眸,会情不自禁的心跳加速,整个人会开始胡思乱想。

如果不去看杨云帆,只是闻到那一丝淡淡的味道,她觉得,自己应该还可以把持得住。

“星彤侄女,你很识时务。”

杨云帆见那东海三公主,如此识趣,便淡淡点了点头,对她招手道:“既然你称我一声叔父,我也不会让你吃亏,过来吧。站在叔父身旁。”

“是。”

敖星彤咬着牙,不知道为何,内心忽然浮现出了一丝压制不住的惊喜。

同时,她的脸色一下子羞红了起来。

该死!

这控制不住的欢喜情绪!

为什么会这样?

若是没有外人在,敖星彤一定想要大声咆哮起来,问一问,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能力?

为什么会违背她的主管意志,强行将这种小儿女的【暗恋】,灌入到她的脑海里,甚至让她的身体也自然的做出反应?

这也太无耻了!

“这……”

敖星彤带来的侍卫,不知道杨云帆的身份,这会儿全部傻眼了。

他们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

刚才,三公主称呼那人什么?

叔父?

这人,难道是东海龙王的弟弟?

可是,他们怎么从没听过龙王爷,有这么一个弟弟?

不过,三公主都已经开口了,想必不会是假的吧。

“拜见真武龙君。”

这一下,那些侍卫也不敢失礼,纷纷给杨云帆行礼。

“嗯。”

杨云帆坦然接受了这些人的行礼,然后挥手道:“你们也过来,将我星彤侄女保护好,免得某些人狗急跳墙,不顾一切的撕咬。”

说话间,杨云帆淡淡瞥了一眼敖毅。

“该死!”

“这家伙又在羞辱我?”

敖毅听到杨云帆将自己比喻成狗,他气的火冒三丈!

不过,他看到东海三公主那羞羞答答的样子,顿时冷静了下来,心中也变得十分古怪:“什么情况?敖星彤那个男人婆,明明后宫养着三千佳丽,所有人都知道她有问题。可是现在,她为什么对一个男人,尤其是自己的叔父,表现出这种姿态?”

“等一等!”

忽然间,敖毅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整个人浑身一颤,神色跟见鬼一样,暗暗猜测道:“难道他们是禁忌之恋?敖星彤故意表现的不近男色,就是因为她对自己的这个什么叔父,一心一意,至死不渝?”

这么一想,敖毅顿时感觉一阵恶寒。

龙族,虽然因为本性的缘故,非常淫乱,不在乎跟多少人交合。

可是,也极少会出现这种叔父和侄女的禁忌之恋。

“乱到这种程度,东海龙宫,不灭亡都天理不容。”

敖毅摇了摇头,有些无法直视敖星彤了。

原本,在他心目中,敖星彤是东海龙宫唯一值得成为他对手的人。

现在么。

他觉得,自己什么也不用做。

迟早有一天,敖星彤会因为这禁忌之恋,受到天罚而死无葬身之地。

……

“真武龙君叔父,我们等在这里做什么?”

敖星彤一行人,站在杨云帆旁边,等了几分钟,见杨云帆始终没有动作。

终于,敖星彤忍不住开口询问了。

“奇怪。”

杨云帆却是没有理会她,蹲下身子,看了一眼,放在那石雕前面的,完好无损的敖毅手臂。

他微微皱眉,然后转过身,看向那宏伟的【祭塔】,神识投射在大门之上,询问道:“祭品已经献上,阁下还有什么不满意?”

“不够!”

过了一会儿,那大门之内,传来了一阵冷淡的回应。

与此同时,杨云帆察觉到,里面有一股贪婪的气息,弥漫了出来,笼罩在了敖星彤的身上。

“该不会是……”

杨云帆瞬间懂得了那器灵的意思。

他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像是经历了复杂的内心斗争,然后看向了一旁的敖星彤,语气温柔道:“星彤侄女,叔父有一点事想要麻烦你,希望你不要让叔父为难,可以吗?”

“叔父,什么事情?”

敖星彤抬起头来,原本冷厉的眸光,如今变得温柔似水,淡淡一笑,道:“只要星彤能做到,叔父尽管吩咐。”

啊……

这温柔的女人,是我们的公主吗?

四周,敖星彤带来的侍卫,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全部张大嘴巴,感觉跟看到了母猪上树一样。

太不可思议了。

果然,只要活的久,什么奇怪的画面都能看到。

……

该死!

我为什么要用这种语气?

啊啊啊!

我快受不了拉!

而此时,敖星彤的内心,则是发出了狰狞的咆哮,她恨不得变成本体,大大厮杀一番,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灭口。

“星彤。”

只不过,当杨云帆一开口,声音传入她的耳朵。

她立马变得温柔无比。

“嗯。”

她暴怒的情绪,立马被抚平。

整个人,就像是沐浴在了冬日的暖阳里,安逸,舒服,让人沉醉。

此时,她回过头来,甜甜一笑,眨着眼睛看向杨云帆,一双剪水明眸仿佛会说话一般,“叔父,你有何吩咐?”

“我想,斩你一条手臂。”

杨云帆的语气也很是温柔,目光之中更是带着一丝愧疚:“别怪叔父,叔父也很为难。”

毕竟,这个乖侄女,一口一个叔父,十分顺从,自己实在是不该这么残忍的对待小辈。

只是……

自己也没办法啊。

谁让那个【祭塔】的器灵,如此可恶呢!

等叔父收取了那【祭塔】,一定让那器灵,出来给你赔罪。

“叔父,你……”

杨云帆本以为,敖星彤会勃然大怒,然后招呼侍卫们并肩上,一起将他干掉。

此时,敖星彤果然在一阵错愕之后,脸上也浮现出了不解,以及愤怒。

“嗯?”

只是,下一刻,当敖星彤看到他这一张脸,对上他的双眸之后,愤怒的情绪,顿时如潮水般退去。

她的双眼,逐渐变得迷蒙起来,痴痴的看着杨云帆。

“叔父,就算你现在要我去死,星彤也不会皱一丝眉头。”

此刻,敖星彤说出了一番,让她那些侍卫差点吐血的话。

她呆呆的看着杨云帆,痴情不已,脸上露出难掩的心酸:“叔父,只是要星彤的一条手臂而已,就让你如此为难,星彤看了,真是好心痛。”

她的那些侍卫,这会儿全部都傻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个人,还是他们那个杀伐果断的三公主吗?

“噗嗤!”

下一刻,敖星彤右手化成龙爪,直接抓向了自己的左臂。

凌厉的鲜血飙射。

一条完好无损的手臂,硬生生被她抓了下来。

她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转手递给了杨云帆,语气温柔道:“叔父,一条手臂够吗?不够的话,星彤还有另外一条,可以让侍卫们过来,帮我砍下来!”

“够了。”

“你辛苦了。”

杨云帆接过这染血的手臂,整个人也有一些在发抖。

太不可理喻了!

文学

而敖星彤本人,则是在这一瞬间,恍然回神。

“为什么?”

“我……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断臂的伤口置,上面血肉模糊,留下了一道道残忍无比的爪印。

而她的右手指尖,还残留着不少血液。

这分明是她自己硬生生抓下来的。

可是,她为什么要去抓掉自己的左臂……只是,为了博那帅哥一笑?

她觉得自己简直疯了!

“对。”

“就是他的容貌。”

“每次看到他那一张脸,我都不受控制一般,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哪怕让我死,仿佛在那一刻,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三公主【敖星彤】,渐渐明白过来了什么。

她心有余悸的看了过去……不过,此时,她猛地意识到什么,强行把脑袋转过来,不敢去看杨云帆的脸庞。她害怕,她再一次失控,做出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哼。”

“这家伙,一定带了什么邪恶的法宝,才会让我心神恍惚。”

“不过,只要我不去看他的脸,应该可以保持理智。”

想到这里,敖星彤从储物袋内,拿出了一截绷带,直接一圈一圈,缠绕上自己的眼睛,将自己的视野蒙住,不至于看到杨云帆的脸蛋。

至于,看不清路?

这倒是没什么问题。

作为不朽境大圆满的修士,她的灵觉敏锐的很,哪怕不用眼睛看,四周的一切,也会清晰的映照在她的脑海中。

……

“呵呵。”

就在这时,杨云帆前方,那一座石雕,缓缓低下头,看了两截染血的手臂,轻轻笑了笑。

“呼~~”

下一刻,它嘴巴动了动,猛然一吸。

刷!

敖星彤和敖毅的手臂,顿时倒飞起来,进入它的口中。

“咔咔咔。”

此时,石雕宛如活过来一般,嘴巴张合,一阵阵咀嚼。

“滴答滴答。”

不断有血水,从它的口腔里流淌出来,顺着它的下巴滴落下来……它咀嚼血肉的模样,残忍而野蛮,哪怕是身经百战的杨云帆,看了都直皱眉头。

“咕噜。”

咀嚼了一会儿,那雕像跟猛兽进食一样,忽然头一仰,喉咙滚动了几下,便将那些血肉,吞入了肚子当中。

“足够了吗?”

杨云帆冷着脸孔,看向那【雕像】。

他早就感觉到,这雕像乃是一个特殊的生命体,有着灵魂之力波动。

只是,不知道这雕像是单独的生命,还是那【祭塔】的器灵?

若是器灵,倒是简单了。

如果是前者……杨云帆就不得不慎重对待了。

因为,这【雕像】极有可能是在远古时代,被龙族当作祭品,献祭给【祭塔】的一位圣阶强者……传说之中,但凡是被【祭塔】吞掉的存在,它哪怕灵魂不死,也会被【祭塔】束缚,成为【祭塔】控制下的灵傀。

理论上,只要得到这【祭塔】,不但可以获得【暗雷祭龙】的修炼方式,还能得到【祭塔】无数年来,收集起来的灵傀……

这些灵傀,能扛这么多纪元不灭,多半都是曾经轰动一个时代的超级存在。

只要给于他们时间和资源,好好修养……让他们来做打手的话,能让杨云帆的【紫霄书馆】,直接成为洪荒仙域第一大势力。

这也是为什么,四海龙宫的人,一发现了【祭塔】,马上就派出了队伍前来碰运气的原因。

四海龙宫,无论哪一方,若是得到了【祭塔】,理论上,便可以改变龙界的局势……当然,黑龙王的实力,到底到了什么程度,杨云帆目前还一无所知。

如果,黑龙王忽然踏入了造化境,那么,一切皆休。

龙界的混乱局势,也将彻底终结。

“够了。”

那【石雕】吃干抹尽,冷冷看了杨云帆一眼,叹息道:“暗雷祭龙的血脉,果然不寻常。可惜,没有服用你的血液,不然,我一定能更清晰的解析出,暗雷祭龙血脉当中,蕴含的秘密。”

它本想吸收杨云帆体内的血液。

毕竟,在它看来,那才是真正的【暗雷祭龙】的血脉……其他两人,虽然体内拥有一丝【暗雷祭龙】的血脉,可太浅薄了,完全不足以它尝出这血脉当中蕴含的真正奥义。

“既然够了,那么,请开门吧。”

杨云帆慢慢站起来,退后了几步,冷冷观察着这个【石雕】。

他感觉到,这个【石雕】有问题。

这家伙,似乎想要通过这种方法,解析出【暗雷祭龙】的血脉……如果这家伙,真是被【祭塔】束缚的灵傀,它此刻解析这【暗雷祭龙】的血脉,意欲为何?

难道是想要反客为主?

杨云帆心中一沉,不是很确定。

不过,这【石雕】上面散发出的阴森气息,让他自然的远离。

“不必担忧我,我不会害你。”

那【石雕】似乎是察觉到了杨云帆那警惕的态度,牵扯了一下嘴角,眯着眼睛,随意道:“只要你能通过考验,掌握【祭塔】,我,以及这祭塔当中残存的36个远古灵傀,当奉你为主。”

“果然!”

听到那【石雕】的话,杨云帆心神警惕,道:“你不是器灵,而是【祭塔】的灵傀!你敢在这里装神弄鬼,不怕真正的器灵知晓吗?”

“呵……”

那【石雕】冷笑了一声,转过头来。

“嗡~”

下一刻,它漆黑的眸光当中,顿时闪烁出了一道道幽暗的符文。

一股股阴暗的气息,宛如是附骨之蛆一般,袭上杨云帆的身体,让他浑身寒颤,龙脉之力几乎无法运转。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厉害之处?不过如此。”

看着杨云帆被自己束缚住,无法动弹的模样,那【石雕】微微皱眉,收起了自己的力量,有些不解。

它刚才亲眼看到,杨云帆动用了【祭目】,斩下那敖毅的手臂……另外,更诡异的是,他一句话,就让敖星彤,心甘情愿,献出了自己手臂。

它还以为,杨云帆的实力,超过了它想象。

可是,现在随手试探了一下,发现杨云帆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不朽境修士。

这让它实在是奇怪。

按照规定,如果杨云帆隐藏了实力,它马上可以化成原形,将杨云帆当场击杀。

可惜,它试探过了。

杨云帆真的是不朽境,而不是隐藏了身份的圣阶修士。

另外,它刚才其实说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