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讲讲自己第一次感受知乎/全文

2022-06-24 10:43:25 3点热度

就像是公主说的那样,她的哥哥有时候还真的是像个小孩子一样。

“额……”

然而,此刻姚窕不知道怎么面对王子殿下,最初她争夺王妃这个位置,不过就是想要活下去,远离金唯的魔爪,就连从舞台上面走下来在殿下的身边跳舞,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现在终于得到了,但是好像辜负了王子殿下的一颗真心?

“怎么王妃?既然,现在也找不出凶手,不如我们先回到套房看一看布置?走吧王妃。”王子殿下定定地看着她,对于王妃的感受,他很是在乎。

“好的,殿下。”姚窕的眸光一转看见王子殿下的盯着自己的脸,戴上面具一样的微笑。

双脚已经被医生弄好,然后医生便拿着医药箱离开了。

姚窕想着,正好去看看五元老,现在已经到了要拜师的阶段!看看他现在还怎么推脱这件事情!

心中正在思忖抱负的时刻,却没有注意到一个灼热的视线清冷的照到了她的额头,让她有点渗出汗来。

姚窕转过头去,对上了金唯的幽深静谧的眸子……

赶紧转回脸颊,姚窕低下头,突然间被王子殿下搀扶着,踩着脚上的一双女士鞋,便开始直接被王子殿下带进了电梯中。

水晶座椅旁的椅子上,金唯还是那个手臂伸向靠背,双脚悠闲交叉的姿态,他的视线已经转回到了无聊的,电影屏幕之上。

“王妃?”王子殿下顺着她凝滞的视线看去,然后将她从出神的间隙中唤醒过来。

王子殿下的眸子锁定着姚窕,看上去危机四伏——

纤长的双睫迅速落下,像是陨落的蝴蝶翅膀。姚窕看着地面上缓缓关闭的电梯门,以及那,消失在视线中悠闲且沉默的身影。

电梯中,姚窕抬起头,看着王子殿下满是舒适的面庞。

王子殿下瞬即想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妹妹说是要将咱们四个的婚礼同时举办,也不知道王妃愿不愿意?”

王子殿下像是在用一道选择题抛给姚窕。姚窕回视着:“愿意。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呀?”

她轻轻地攥着拳头。

举办婚礼之前,她估计已经从五元老那里学到了逃出去的办法,实在不行,就直接将五元老绑架威胁,也要让他将出去的办法说出来!

姚窕轻轻握着的拳头原本以为是不被察觉的,没想到突然被王子殿下握住了。

他专注的看着她澄澈动人的眸眼。

“等我们的父亲回来,号召海上的一众海盗船前来庆贺,最终咱们的婚事将是整个海上乃至大洋上的举世庆典!”

对此,王子殿下看到的是却姚窕沉寂的样子:“你跟勇士的婚礼有这样壮观吗?王妃?”

“没有,只是我对庆典这个词语实在是心生敬畏……”姚窕依稀记得上次穆勋还要跟她举办二婚典礼,结果被金唯变相抢婚。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算不得数的!

可是她这到底是个什么命啊?

怎么走到哪里这婚就结到哪里?

纤细的小手一甩,姚窕将脑子中的乱七八糟全部都一扫而净。

视线一转,自己已经到了豪华套房,跟在杀生号的配置如出一辙,全部都是最好的,只是房间中的色调全都是黑白红三色。

海盗们竟然钟情于在房间墙壁上泼红油漆,并且装饰物是两把交叉放置的刺刀,处处都体现着这不是一艘正常的船……

阳台外面飘扬着随处可见的骷髅头旗帜,自己身处的位置还是海盗船上面极高的位置。

突然感觉身后有一只手正放置在她身后,姚窕紧急的向前一步。她知道是王子对她动了什么想法:“王子殿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怕是不合适,我先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王妃别着急走。”王子殿下已经用那金镶红袍彻底挡住了姚窕的去路,顺便还脚步一退,关紧了门。

姚窕双眸一个趔趄,锁门干什么?

不会是要在这里提前跟她……

“王子殿下,现在大白天的您还是冷静冷静吧,这样不好。”姚窕将自己能推脱的话全部说了出来,但是面前的人根本就是目的明确似的拦住了她。

“王妃总是跟勇士他眉来眼去,你知道本殿心里有多难受吗?”王子殿下一脸的愁苦跟坚毅,脚步已经逐渐靠近她:“我要跟王妃现在就定下终身,这样勇士才不会再纠缠与你。”

姚窕倒吸了一口冷气:“不,我们没有眉来眼去,不是您想的那样,是您多想了。”

“本殿不信。”两个人的脚尖相抵,王子殿下一把将姚窕拽住,那纤细的莹白的手腕在王子的手中稍纵即逝,姚窕迅速地后退了几步。

姚窕眸子警惕的迅速抽回了自己的手,将自己的手牢牢收紧:“您!别过来!千万别过来!”

“别过来?”王子的眸子瞬间阴鹜了起来:“本殿就是这海上的王,本殿要的女人一定要——”

王子迅速走到姚窕身旁要将她往床上推!姚窕的脚本就被缠了几层绷带,现在立即重心不稳栽倒在了床面,危机四伏!

嘭!

与此同时一声巨响从门外撞了进来。

王子和姚窕的视线同时收紧,空气瞬间变得火药味弥漫。哪还顾得什么暧昧气氛,此刻就有种战争被挑起的意味。

“勇士你干嘛踢门!本公主特意将你安排在隔壁,你竟然踹门!锁都坏了!”

“这门不好看!我不满意。”

“哥哥跟七号正在休息,你这样会吵到他们的……”

“是么?我可没注意。”

姚窕和王子的眼神对上,门外的声音是公主和勇士。

看来是公主带着金唯过来看婚房……

原来公主的房间和王子的房间是对门,金唯和姚窕的房间也是对门……

但是金唯那踢门的举动可真是时候,王子殿下像是知道了金唯的意图,于是眯起了眸子然后打开门后,斜着看去,金唯高大的身影正站在门边看着这个方向。

姚窕好奇的跟着看过去,两条澄澈的视线相对,姚窕看见那漆黑挺拔的身影,竟然想说一声谢谢。

姚窕垂下眸子,惊愕的视线看着斜对面的门锁处在掉渣渣。

斜对面的门锁都已经掉下了螺丝。

叮——

随着一声螺丝的坠落,金唯便转过头直接走进去了,修长的双腿上连带着整个挺拔的身影说不出的冷酷凝滞。

“勇士,这里是全海盗船位置最好的房间,你看着阳台是全景大窗,比哥哥和七号的都要好。”

“嗯。”金唯沉闷的声音回应后,站在窗子的位置,看着外面的大海以及虚幻缥缈的海市蜃楼,映照着沙漠的荆棘和骆驼。

“王妃,咱们的房间也很好的,各有各的优点,不要听我妹妹胡说。”王子殿下示意着房门中的公主,想来是那公主故意这样说的。

充分意义下,也是对姚窕开始有了意见跟挑衅,果然,姚窕抬头看去,那公主正虎视眈眈看过来瞪着她。

想必是刚才金唯替她解围的事情被看了出来。

“殿下,我还有事,想出去一下。”姚窕也不想再久留了。

王子殿下满是不想让她走的样子,随即还召唤海盗:“跟着王妃,保证她的安全。”

“不用不用,我去去就回。”姚窕赶紧拒绝,并不想让人跟着。

随后,姚窕表示对房间布置非常满意之后便自己偷偷溜了出来找五元老。

姚窕在按了几下门铃之后,五元老终于将门打开了,与大多数的医生不同,五元总是在房间中度过大多数的时间。

因此姚窕断定五元老的重要事情全部都是在房间中秘密完成的。应该是这样的。

就连紧邻大海风光的阳台处都是拉着两扇漆黑到密不透风的窗帘。

“五元老,没有想到六号就是杀人机器,这点您应该早就知道了吧?不然您上次也不会觉得我会被杀死。”

看到5元老没有反驳,姚窕立刻乘胜追击:“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您可以收下我这个徒弟了吧?我对机器研究非常的感兴趣。”

五元老穿着骷髅头白大褂,听见姚窕的话之后,尤其是姚窕那一脸自信的模样。

他立即苦大仇深了起来,转身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陈旧得即将腐朽的皮靴上面已经开始向地面上掉着粘连的皮屑。

文学

姚窕的视线定格在那双靴子之上,要知道他起码也是海盗船上的元老级人物,虽然那些缴获的物品都归由六元老分配。

两个人又是见面就吵架的冤家。

但是也不至于连一双鞋六元老都不舍得给吧?这得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啊?

“5元老您的靴子怎么?”姚窕没忍住直接问了,然而看见5元老若有所思的模样:“这是我儿子生前给我买的最后一双靴子。”

一说到他的儿子,姚窕的记忆又被拉回到大约一个小时之前,那就是5元老曾经用自己的儿子和金唯作比较,看起来,金唯能让他想起自己的儿子……

然而5元老看上去对自己的儿子没有过多解释的想法。

“我没有什么能教你的。”5元老将眼睛摘下,然后便啪嗒扔在了桌子上面:“你不是6元老的人吗?还是去请教他去吧。顺便帮我把这只钢笔还给他。”

说完,5元老便将上兜口袋中的钢笔也一同扔到了面前的办公桌上面。

姚窕的眸子瞬间迷蒙,想起之前在花园外面正在起火,5元老从地面上捡起了什么东西,但是没有看清是什么。难道就是桌上的这跟钢笔?

难道说,6元老经过那里?

这其中有什么联系呢?

无论是什么联系,姚窕现在都不感兴趣!什么都没有她拜师的事情重要!

“5元老,您不守信用!我几次三番来请教您,您每次都敷衍我,这次,您一定要收我为徒!”

姚窕心里面慌乱得一批,这一招,是从某人那里学来的死缠烂打加厚脸皮。

结果5元老又是那副心口起伏大,鼻孔出气发泄情绪的模样:“那你能来做我的助理吗?”

“我能!我当然能!”没想到这一招竟然奏效了,难道这5元老,是吃硬不吃软?

那以后她就都来硬的!

“好,那你就先将这跟钢笔转交给他!让他知道收敛!然后你就过来给我做助理吧。但是我会考察你的,不要高兴得太早。”

“好!”姚窕立即喜出望外。拿起钢笔就出去了。

到了六元老的住处,姚窕惊呼够奢侈,大概全船最好的战利品都被他霸占了个够,毕竟6元老的住巢就像是卢浮宫一样经典奢华,恐怕是公主殿下都不知道,自己房间中的360度大阳台,还没有6元老的多,公主的有两个这样的窗,6元老这里有六个……

还是最新加装上去的。

装潢也不像是那些满墙泼血的画风,反而很高大上,就是皇室风格。

姚窕环视着整个房间,感叹着这6元老挪用公款的同时,还能惬意的享受生活,这日子真是过得有滋有味……

“是不是被我的房间吸引住了?”6元老拖着红褐色的大胡子从房门中走来,姚窕从他虚白的脸上能看出他最近毛孔都收小了很多。

饱满上还添加了几分光泽,姚窕定睛一看,上面还有面膜的残留,看上去像是白色火山泥。

“只要你能按照我的要求做,将来你也能住上这样奢靡的房间。”

6元老注视着姚窕的清丽面容,眼罩之后的一只眼睛看不出掩藏了怎样的情绪:“我听说你拿了这次选美的冠军,不错我就知道,赢得那个会是你,是时候将你是我干女儿的事情告诉王子殿下了。”

“记住了,要好好在殿下面前替我美言几句,一定争取将我提前释放出去!如果海盗王回来,我还能及时的跟他解释。省的,他们想瞒天过海。”

6元老光泽着他那逐渐细嫩的脸蛋,想必面壁思过的生活,他还是蛮适用的。

姚窕没有什么心情看他的肌肤状态以及心情状态了,于是直接将5元老让送还的钢笔拿了出来。

“6元老,这是5元老刚才给我的,让我跟您拿过来,他说让您收敛一点。”姚窕刚刚将钢笔拿出来,就看到6元老的神情大变,仿佛刚才的面色红润全部都是表面,现在才是庐山真面目。

“这个讨人厌的老家伙!都是因为他!”6六元老已经开始气的跳脚,他将钢笔从姚窕的手中抢过,然后直接扔到地上,疯狂的用脚踩!

让人见识了什么才叫做老当益壮,就是看着弱不禁风的老年人狠起来强装的要命……

钢笔已经粉身碎骨,姚窕惊愕了,这不是送了一根寂寞吗?

原本红润有光泽的脸现在连带着大鼻头都跟着火烧一般的蒸腾:“都是因为他!我才有今天!这个老家伙,他必须死!”

姚窕健壮赶紧躲得远远的,以免被误伤到,然而,她此刻是真的想知道这二人现在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啊?

然而还没有等她问出口,6元老已经用那深邃且带着给眼罩的眸子看着她:“你怎么会跟他见面!你们是不是勾结在了一起,想要一起对付我!”

6元老气的连眼罩都已经跑偏了位置。

“冤枉啊!”姚窕现在可不想承认自己要跟他的死对头拜师的事情。怕挨打。

“我跟5元老只是偶遇而已。”姚窕在他老人家的怒视下,拼命地解释。

“他有没有在你面前说我的坏话!”又是一个凶狠的眼神攻击了过来,让姚窕感觉必须要斟酌用词的时候到了。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他只是说让我把这支钢笔给您,然后让您收敛点,况且他知道我是您的人,自然不会跟我说您坏话的。”

“哼!这个老家伙,他最好管住他那张贱嘴!他当着我的面都敢跟我对着干!”6元老阴狠着双眼,这个眼神让姚窕有点心生敬畏。

难道,6元老有什么把柄在5元老的手中攥着?

会不会,6元老就是那个传说中操控杀人机器的凶手,而5元老恰好知道?

姚窕不可置信的盯着5元老愠怒的双眼,阴毒又狠恶,谁知道他是不是盯上了海盗船上面的所有钱财,想要杀掉海盗王还有王子,好全部据为己有呢。

姚窕现在有越来越觉得,凶手很有可能就是眼前这位!

“你想不想活下去?你的那个丈夫可是巴不得你早点死呢,要是想活下去,你就要听我指挥!”6元老的思维跳跃的太快一度让姚窕怀疑他精神有点问题。

姚窕眸子瞬间一顿,感觉他气势汹汹。像要说什么大秘密,所以必须隐瞒现在金唯已经不再置她于死地的事情:“我想活下去,您说,我应该怎么做?”

“我之所以这么讨厌那个老东西,就是因为他屡次三番的破坏我的好事!”

6元老突然眯起了阴毒深邃的眼睛:“我猜这次海盗王回来,他肯定会在船长面前揭发我,我必须先行一步除掉他还有王子!”

姚窕呼吸突然一停,整个人开始紧张起来,这是让她杀了王子还有5元老两个人?

让她杀人就算了,还是杀这么重要的关键人物?

“你一直喜欢的那个六号,就是我花了大价钱购买的杀人机器,现在她死在了你的丈夫手里,如果可以把他也杀了!”

姚窕先是假装震惊,然后又开始保持着微笑,想听听他到底还想要杀多少个人。

“我需要你在跟王子的新婚之夜将王子和海盗王,公主,勇士还有那个该死的5元老!全部都杀了!”

双眼布满了红血丝,6元老像是个缺钱缺疯了的老疯子。

“那个……5元老他到底握着您什么把柄啊?”姚窕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