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 一个吃10分钟无挡^在车里用你的嘴取悦我

2022-06-24 10:11:42 9点热度

吃饭的地方就在公司,公司食堂的包厢里,专门用来接待客人的,菜都是单独炒,不比饭店里的差,而且自在。

张叹带着小白过去,忽然想起自己的包包,见小白手里也没有,于是问道:“小白我的包呢?”

“蛤?”小白愣了愣,旋即前后左右打量,摊开小手手翻来覆去地看,“我,我,我刚刚还有呢~”

她一下子紧张起来,刚刚还拿着包包呢,怎么转眼就不见了?

小白焦急的团团转,觉得可能在刚才的办公室里,飞快地跑回去寻找,张叹跟在她身后。

陈斌的办公室门已经锁了,好在那位文员小姐姐还没有离开太远,正好遇到他们,了解情况后,打开了办公室,三人在办公室里仔细寻找,但是没有发现包包的踪影。

皮包不在办公室。

找不到包包,小白都快要哭了,难过自责,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不哭,不哭,包包没丢呢,一定能找到的。”张叹连忙安慰她。

他一说话,小白的眼泪就像断了线,豆子似的一颗一颗往下掉,扑在他怀里哭出了声。

张叹抱着她的小身子安慰,一旁的女文员也挺自责的。

平时那么坚强的小白童鞋,今天却这么轻易就哭了,就因为她把负责保管的包包给弄丢了。

张叹好不容易安慰好小白不哭了,带她先去吃饭。

女文员让他放心,她会继续去找,实在不行还可以调监控呢,这楼里到处是摄像头,小白拎着包包很好找。

那个皮包里有张叹的钱包、车钥匙什么的,当然更多的是小白往里塞的各种娃娃。

张叹感谢了女文员,先和小白去吃饭,三人刚出了办公室,忽然罗明匆匆走了来,见到他们,远远的就打招呼:“张叹!是你的包丢了吧~~~”

他手里拿着一个灰色的皮包,正是张叹的那只。

小白瞬间盯住了罗明手里的包包,像是鸡妈妈找到了走丢的小鸡仔,眼睛发亮。

“正在找呢,你怎么找到的?”张叹问道。

罗明说,不是他找到的,而是公司另外一位女员工。

对方在卫生间里发现的,包包就放在洗手池上。她不知道是谁的,等了会儿没等到来找包的人,就交到了前台处,恰好被罗明看到,认出是张叹的,毕竟刚刚才见过,于是连忙送过来。

张叹接过包包后,对小白笑道:“你看,找到了,不难过了哦。”

“嗯~”小白脸上的眼泪没干,勉强笑了笑。

有人赶来提醒张叹过去吃饭,张叹和罗明道别后,带着小白赶过去。

一路上小白不停地拿眼睛瞅张叹手里的包包,直到快到包厢了,张叹才注意到,瞬间就明白了,于是把包包递给小白:“你能继续帮我保管吗?”

小白激动地搓搓小手,苍蝇宝宝似的,看看眼前的包包,抬头看看张叹,跃跃欲试,但是又很犹豫,问道:“我差点弄丢了呢。”

文学

张叹:“我们每个人都会犯错,犯错不要紧,吸取教训,下次不要再弄丢了就行,你下次还会弄丢吗?”

“不会啦!”小白大声说。

“那你继续帮爸爸保管包包吧,你今天可是我的小秘书呀。”

“好哒~”

小白一扫阴霾,抱住了包包,暗戳戳、喜滋滋,走路都快跳起来了。

吃了午饭,张叹又到罗明那里喝茶聊了会儿天,才带着小白离开。

天色还早,回家没事,于是去了商场,带小白到商场里玩蹦床。

小朋友没玩过这个,有点害怕,但是又好奇万分,于是张叹带着她一起,很快她就放开了,蹦蹦跳跳,玩的可开心了。

下午快四点了,小白有些累了,张叹才带她回了家。她倒在床上睡着了,张叹去工作室转转,期间接到浦江中诚电影公司的电话,对方是来询问他有没有兴趣参与一个电视剧项目,而且这个项目竟然也是浦江市政府招标的那个项目。

张叹委婉地拒绝,表示已经参与了浦江电影制片厂的。

对方闻言,连连表示太遗憾了。

其实他们得到消息不比浦江电影制片厂晚,只是没有第一时间想到张叹,而是找了另外一位编剧约稿,今天约了对方到公司讨论创意和剧情,发现和他们的预期相差很大,顿时没了信心,这才临时想到张叹,连忙给他打电话。

打电话之前还在担心给张叹的时间太少,不知道能不能赶出剧本来,没想过张叹会已经和浦江电影制片厂合作了。

这下好了,不仅没拉到合作伙伴,反而发现多了一个强劲对手。

对方闻言,还想半途截货,却被告知剧本已经交了。

写的也太快了吧,对方心想,这下没有办法了,只能遗憾地挂了电话。

浦江中诚电影公司和张叹有过合作,电视剧《风声》就是和他们拍的,可以说和张叹合作颇为愉快。

而且当初《风声》就是截的浦江电影制片厂,这次想继续效仿,成就又一段圈内“佳话”,但运气没能一直这么好。

傍晚时分下起了绵绵细雨,张叹带着睡醒的小白去外面吃晚饭,约了罗明和刘大文呢。

汽车驶出黄家村的时候,刚好看到一辆车身上印有“大熊出行”的充电汽车开了进来,车窗没有摇上,能够看到坐在后排位置上的李小小。

小白发现了对方,兴奋地挥手,奈何两辆汽车飞快地相遇而过,李小小没有注意到。

西长安街上车水马龙,堵车成为让人头痛的事情。

李小小今天在外办事,结束后准备回家,但却打不到车。下雨天碰上下班高峰期,出租车和网约车成为稀缺资源。

她想到那对开网约车的青年,不久前她帮高个儿的那个打赢了官司,双方加了电话,颇为熟悉。

接电话的时候,对方正在另外一个区送客人,离的很远,隔了小半个浦江城。

李小小就说算了,她再找找网约车,但是约车软件一直显示在排队,前面有十二个人等待。

没有办法,只能继续等呗,好不容易等到还剩最后三个人,软件却像卡住了似的,一直在停留在第三个人那个,过去了十几分钟也没有变化!

李小小等的心烦意燥,干脆取消了,换了一个软件,但同样需要排长队。

正当她烦恼时,一辆网约车出现在她面前。

“小小姐,你果然还在这里等车,我没来晚。”

开车而来的是高个青年,他穿越小半个浦江城,赶来送李小小回家。

下雨天的下班高峰期,他知道很难打到车,所以送完最后一单后,一直没有再接单,直奔这里而来,果然赶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