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 上一个吃下试看^翁公和小莹后续篇 第一版主

2022-06-24 09:57:32 12点热度

尽管,这位导演并没有执导过元宵晚会,可并不影响导演组成员对于他的信服。

一下午的时间,刘子夏和导演组已经完成了磨合,彼此之间的默契度真的很不错。

所有演员的节目都完成了最后的排演,刘子夏根据他所理解的大众审美观点,还对他们的节目进行了适当的修正,只等着晚上元宵晚会的正式开始。

上沪电视台这边也没有闲着,为了能够有效地提高晚会的收视率,他们直接把刘子夏临时接任元宵晚会导演的消息宣传了出去:

“致亲爱的观众朋友们:

由于杨冬胜导演连日劳累,筹备春晚分会场以及元宵晚会节目,导致身体健康出现问题,在排演现场突然昏倒,被送往医院。

索性救治及时,杨冬胜导演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需要时间来疗养身体,暂时不能离开医院,故元宵晚会总导演的职位被取消。

为保证元宵晚会的顺利进行,我台特邀请刘子夏先生临时出任元宵晚会总导演之职。

我们相信刘子夏先生一定能够完成元宵晚会的执导任务,也相信他能够给我们、给大家带来一场来自视觉和听觉上的双重盛宴!

上沪电视台。

2019年2月16日。”

这条消息并不是发布到上沪电视台官方微博上的,二十发布在了上沪元宵晚会的官方网站上。

当网友和观众们在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在短暂的呆愣之后,纷纷留言:

“真的假的,上沪电视台的元宵节晚会,不是由杨冬胜执导的吗,怎么突然换人了?”

“那上面不是说了吗?杨导突然晕倒,刘子夏属于临时接任,希望不会出舞台失误。”

“开玩笑,我夏的执导能力非常出色,怎么可能出问题呢,今天正巧没事,看看元宵晚会也不错……”

不论是网友还是观众们,对待这件事的态度并不相同,不过都是同样地表达出了好奇的情绪。

再怎么说,刘子夏也是华夏知名导演之一,总不至于栽在一场元宵晚会上吧?

刘子夏的那些朋友们,包括远在京华的郎文星、张铭浩……等人,纷纷给他刘子夏过来电话,想要询问是不是真的。

只是由于刘子夏已经沉浸在元宵晚会执导工作中了,也就没时间去回复他们了。

……

时间很快就到了8点,观众陆陆续续入场,上沪元宵晚会准时开播!

整个舞台金光闪烁,第一个节目是上沪各行各业代表们的歌舞表演。

当然主题抓住了歌唱祖国、歌唱生活……等正能量的内容。

其中最主要的,是刘子夏让演员们的服装更接近各行各业的工作特点、更加普通,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他们的工种。

而并不是那些华而不实,看起来就很不‘奢侈’的服装,更贴近生活,更容易走进人们眼睛里。

有现场的观众看到了在舞台最前方的录轨旁,刘子夏穿着休闲服,头顶着棒球帽,手中还拿着一份卷起来的文件,时刻注意着舞台上的表演。

在他旁边的是一个个的小编导、工作人员,随着刘子夏的指挥在忙前忙后地跑动着。

“哎,那是不是我夏啊?没想到他还真在这!”

“你这不废话吗,他是元宵晚会总导演,不在现场在哪啊?”

“不是,我原本以为只是个噱头,没想到他还真的在,这次的上沪元宵晚会有看头了……”

由于现场的录像机给不到舞台边缘,那些负责录制的工作人员镜头就不可能出屏,所以这些场景只有现场的观众们能看到。

倒是有观众掏出手机把这一幕给拍了出来,还发了朋友圈、微博什么的。

很快,网络上就已经传开,并且议论了起来,引起的热度还不低呢。

不过这些都和刘子夏没什么关系。

文学

这会他正盯着舞台上正在表演的第三个节目,一个由徳芸社相声演员带来的节目。

“刘导,按照流程,再有两个节目就到你了。”

一名脖子上挂着工作证,看起来20多岁的小编导,在刘子夏身边说道:“这边工作,要不要停一下?”

“不用,你们盯着就行。”

刘子夏看了看面前的小监控器,道:“我的表演时间很快,有几分钟就下来,到时候你们注意着换场的变化就行了。”

“是。”小编导点点头,道:“那我一会和赵导说……”

“跟我说什么?”

话还没说完,之前和刘子夏说话的中年人就走了回来。

他是元宵晚会的副导演赵长歌,负责的是语言类节目的编排、审核。

这也是为什么,他对接替杨冬胜的事情左推右推的主要原因。

只因为三个字:干不了!

“赵导,你回来的正好,你在这坐会,我要去准备一下,再有三个节目就到我了。”

刘子夏朝着中年人摆摆手,道:“对了,杨导那边怎么样了?”

原来赵长歌专门跑了医院一趟,除了向杨冬胜汇报晚会事宜之外,还代刘子夏表达了歉意。

毕竟节目单他虽然没改,但是对于具体的演唱、表演细节,刘子夏可是修改了不少。

自己努力这么多天的成果,这么轻易地就被人给否定了,他心里能没点芥蒂吗?

更何况,刘子夏和杨冬胜的关系,之前还挺不错的,可别因为这件事弄僵了。

“杨导没事,就是暂时还不能下床。”

赵长歌笑了笑,道:“他也跟我说了,对于修改节目细节的事情不用在意,他还让我谢谢你,接过了这个重任,不至于让节目出问题。”

“杨导要是这么想的话,那我就放心了。”

刘子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道:“那这边就暂时交给你了,我去后台准备一下。”

……

“人这一辈子,最割舍不尽的除了家国情怀之外,就是父母亲情!”

一袭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的王涵,以及一袭白色长裙的陈筱辰出现在舞台上。

“是啊,国家的强大,离不开一代又一代艰苦奋斗的先辈们,这都是他们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

陈辰接过了话茬儿,沉声说道:

“家园的兴盛也离不开那起早贪黑、夜以继日的辛勤劳作的父母们,他们呕心沥血,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

“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扪心自问,我们让他们圆梦了吗?”

王涵怕了拍自己的胸口,道:“我们这些后辈,我们这些子女,是不是能拍着胸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