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宿舍1v3-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作文

2022-06-24 09:42:27 22点热度

陆峰看到孙总也在,很显然这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事儿了,上面有人指使他这么干,至于这些民工的钱进了谁的兜里,那就不知道了。

孙总靠在沙发上抽着烟,神色间满是戏谑的看着这几个人,就像是猫看老鼠一般。

“他们是一期工程的建筑工人,现在一期工程已经完工,可是工资迟迟不发,既然孙总也在这,那今天就给个说法吧。”陆峰朝着他说道。

办公室主任靠在沙发上看了一眼孙总,随口说道:“这事儿也不归厂长办公室管啊,你去综合科问一下,让他们开个条子,证明一下。”

“证明什么?”陆峰朝着俩人问道:“证明他们干活儿了?还是证明一期工程没完工?”

“你怎么说话呢?啊!眼里有没有领导?”办公室主任站起身喝道:“给我滚出去!”

“领导,您别生气,他年轻,不太会说话。”郝六急忙上前一步,微微弓着腰,脸上满是害怕,急忙辩解道;“我们就是干完活儿了,没工钱,过年回家也得个路费,您说是不是?您可怜可怜我们,先给一点也行。”

郝六这番话,方才让主任脸色缓和了一些,坐下来点着一根烟说道:“这个事情,先去综合科开个条子签字,然后去财务签字,任何一家企业都有流程,知道嘛?”

“综合部门让去财务,财务让找你,你们到底谁说了算?”陆峰朝着他道:“要不要把你们三个部门聚在一块,互相确认一下。”

“你最好给我闭嘴,轮到你说话了嘛?”主任呵斥道。

主任看了一眼旁边的孙总,问道:“怎么回事儿啊?”

“不是不给发啊,质量不过关啊,不管去哪儿干活儿,得把活儿干好吧,监理那边说有很多地方不合格的,验收都没法验收。”孙总轻描淡写的说道。

“老总,您这话可冤枉我们了,这活儿都是实打实干的,再说了,我们都按规划干活儿,当时验收的时候啥问题都没有,现在这房子也好好的,怎么能说不合格呢。”小河南说不出的委屈,红着眼眶道:“没这么欺负人的!”

孙总看到小河南哭了,哼了一声道;“可不是我欺负你个小孩子啊,不合格不是我说的,是监理说的,我现在就打电话叫人过来。”

孙总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按下了号码,对着电话道:“老黎,你上来一趟。”

放下电话,孙总猛抽了一口烟,接着道:“都跟你们说了,乖乖的,不要闹事儿,我心情好了,说不定就给你们工资,老子要是心情不爽,一毛钱都没有。”

郝六和小河南已经一点办法了,他们根本不敢惹孙总,人家要是不高兴真不给了,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凡敢硬磕,工资的事情也不至于拖到今天。

不到一分钟,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上来,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戴着一副眼镜,装扮倒是很斯文,只不过眉宇之间给人一种贼眉鼠眼的感觉。

“孙总,您找我?”黎志齐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陆峰几个人,心里也猜个八九不离十。

“你告诉他们,那活儿干的怎么样。”孙总摆摆手道。

黎志齐回过头看着郝六几个人问道:“怎么个意思啊?”

“我们要工资,现在一分钱都没给。”郝六有些惧怕道。

“还他妈有脸要工资?你们干的那活儿不合格知道嘛?没让你们赔钱都是好的,还有脸来?谁让你们进来的?”黎志齐呵斥道。

陆峰打量着眼前的黎志齐,没猜错的话,眼前这位应该就是多多老师嘴里的姐夫了。

“我问你,工程质量不合格,你们是怎么验收的?也就是说,现在整个厂区都是垃圾工程,是吧?”陆峰质问道。

“你他妈谁啊?轮到你问我?滚他妈一边去啊,告诉你,想要工资就安分点,这样搞的话,一分钱都没有。”黎志齐朝着陆峰几人道:“听明白没有?”

郝六几个人已经六神无主,人家话都说到这种地步,除非真的不想要工资了,就怕到时候所有人都发了工资,没有他们几个人,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黎志齐?我问你,之前工地上是否出现过打架斗殴致人死亡的情况?”陆峰朝着他问道。

“你问我?你有啥资格问我?工地上死个人,那不是很正常的嘛,你是我们这的工人嘛?”黎志齐打量着陆峰,感觉他不像是个干活儿的,而且说话的语气跟其他人不一样,懂不懂就我问你。

“也就是说,确实死过人,还有就是,这个项目是国企建筑公司中标的,为什么会回到下属企业,这家下属企业有没有报备?集团总部知道嘛?谁批的?”陆峰追问道。

这些话一出,别说黎志齐,就连坐在一旁的孙总、主任都是一惊,感觉像是领导问责似的,反应过来脸色变了。

主任盯着陆峰沉声道:“你威胁谁呢?”

“我没威胁谁,我就是问问这个事儿,集团总部知道嘛?谁办的?”陆峰看着他道:“看你的状态,应该是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私底下办的呗。”

文学

“知道又能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咋地,想去告账啊?”主任不屑的笑了笑道;“我就是告诉你总部在哪儿,你尽管去告,你要是能告上去,我头朝下走。”

“哈哈哈哈!”孙总坐在一旁大笑了起来,一个普通人居然想要告他们,就算是有铁一般的证据,他也告不了。

“我警告你,既然你不是这的工人,最少少掺和这些事儿,要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玩你,信不信?”主任冷声道。

“我信,你们确实有这种手眼通天的能力,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嚣张嘛,既然不怕,那就把话都说到明面上来,这事儿谁牵的头?”陆峰问道。

“关他妈你啥事儿?给我滚出去!”主任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朝着黎志齐道:“叫保安轰出去!”

“滚出去!”黎志齐伸手推搡着郝六几个人,往门外撵。

几人被推搡着出了办公室,还没等下楼,保安就已经冲了进来,嘴里骂骂咧咧的往外赶,一路被撵出了厂子大门。

郝六出了厂门,蹲在路边显得格外丧气,其他人也被都赶到一旁,看他们出来急忙围了上去。

“怎么样啊?找到领导没?”

“咋说啊?”

“啥时候给啊?”

众人七嘴八舌,话语里满是焦急,郝六有些无奈的看着陆峰道:“兄弟啊,你不能这么要,咱是孙子,说话不能横,得求人家,要不然人家借口就来了,说你不合格,有的是由头。”

小河南站在那不说话,可心里也觉得陆峰有些不太靠谱,这样一来又得罪领导了。

老帅依然是老样子,站在那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抽着烟。

“钱本来就是你们的,拿回自己的钱,还得低声下气?”陆峰摘下口罩道:“没这么说理的,你们放心吧,就这三五天的时间,绝对给你们要回来。”

众人原本对这个年轻人抱有希望,以为他认识什么厉害人物,结果他这一套下去,让人家更加反感,说不定推的更迟了。

“时间也不早了,大家先回去吃饭吧。”陆峰看了看天边即将落下去的太阳,也准备回酒店了。

一群人叹着气,显得有几分气馁,不过好在不用吃白水煮挂面了,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陆峰离去后,主任靠在沙发上,看向孙总和黎志齐,说道:“我告诉你俩啊,这帮闹事儿的赶紧给我平了,要是再闹腾,江总可就不高兴了。”

“李主任您放心,最近我想办法让他们回家。”孙总说完沉吟着道:“年底那个奖金?”

“放心吧,有你的份儿,尽管放心大胆的去干,江总给你兜着呢,知道不?”李主任说着他挑了挑眉毛。

“明白!”

李主任走后,孙总站起身朝着黎志齐道:“明天找点人,把这帮人从工地的临时棚里面撵出去,有住的地方,他们永远住在那闹事儿,知道嘛?”

“对了,今天带头闹事儿那个,给他点教训,告诉他,别啥事儿都想出头。”

“好,放心吧,这事儿我肯定办的妥妥的!”黎志齐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朝着孙总道:“那明年二期工程的监理,您看我这还合适不?”

“合适啊,怎么不合适?你现在可是我左膀右臂,谁要是说不合适,那他就很不合适了。”孙总笑眯眯道。

“哈哈哈哈,孙总您真的是慧眼识珠,我以后为您是从。”黎志齐拍马屁道:“这不是快过年了嘛,我呢,给您准备了点小海鲜,一会儿放到您车上。”

“行,正好我家里人喜欢吃。”孙总说着话走出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