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 好舒服 快 深点小雪:蹂躏亲女稚嫩的身体

2022-06-24 09:40:35 9点热度

“是的,我取得了他们的谅解,因为我们是真心的对待彼此。”

面对着斯宾塞看禽兽的目光,郑建国这会儿只想走人,说完后当即告辞道:“我需要走了。”

“噢,祝你一路顺风。”

斯宾塞飞快回过神来,开口告别完就见郑建国转身疾步而去,留下身后的查尔斯·斯宾塞忍不住的叫了出来:“他竟然——”

剩下的话郑建国没听到,他是直到出了白金汉宫望着路边记者们的长枪短炮,只感觉自己之前在斯宾塞面前营造的形象崩塌了,这让他有了手足无措的感觉。

这是种以前从未想象过的感觉——

好在,随着车窗外的记者们入眼,郑建国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之前被跟拍的消息上,冲着大约翰开口道:“前天中午应该有人在跟拍,小斯宾塞伯爵从记者们那听到了些消息。”

“我已经知道了,先前BBC新闻里播发了这条消息,不过只有猜测。”

大约翰转头迎着郑建国的注视说到,瞅着神情有些异样的他,不禁开口道:“您在里面遭遇到了非绅士的待遇?”

“没有,只是小斯宾塞伯爵当着斯宾塞和查尔斯的面问了出来。”

郑建国先前提着的心放下,他还以为三人的照片被人曝光了,那他在接下来就会遇上大麻烦,然而就在他这个庆幸的念头闪过时,前面副驾驶上的大约翰便给他说了个坏消息:“先前您进入白金汉宫后,共和国驻美总领馆来了电话找您,我感觉对方的心情并不好,他让您给他回过去。”

“不会是这么快就传过去了吧?”

郑建国有些蒙,先前BBC才报了出来,驻美总领馆就知道了?现在美利坚时间,才特么的3点半才对?

想到这里,郑建国看了下手腕上的表,算上时差发现自己没算错时间,不过下一刻他就醒悟到,这么个深更半夜的时间找自己,那肯定是有急事儿了:“你拨回去,我看看他怎么说。”

探手拿起电话,大约翰找出来电号码回拨了过去,就听才响了下对面便被人接起,他也就把电话给了郑建国。

由于先前才被斯宾塞的目光深深刺伤,郑建国原本心情就不咋地,结果又听大约翰说有个语气不好的人找自己,他也就没什么好气儿了:“你好,我是郑建国,刚才谁找我?”

“啊,专员,是胡领事,他就在这里。”

随着甘丽君的清脆声音传来,接着便传来了个似曾耳闻的声音:“郑建国专员,你是不是私自接受了苏维埃大使馆的礼物?”

“坏了!”

来不及纠结这个胡姓副馆长怎么成了领事,郑建国便醒悟到他接下的鱼子酱和伏特加,因为按照外交人员管理条例的要求,他这些礼物是要上交给总领馆的,当即开口道:“是的,胡领事,现在我正准备出发回美,到时会安排人交到总领馆。”

“——”

电话里的胡领事显然没想到这节,当然他之所以能在被调回国内后又被调过来,对于简在帝心的这位是真的了解过,当即跳过了这点小小不然,继续问了起来:“郑专员,现在我通知你不是礼物的问题,而是你和苏维埃方面是如何联系上的,这个事情你需要写个情况说明,这是国内上面领导要求的。”

“这个好说,胡领事,你把电话给甘丽君。”

郑建国眨了眨眼睛等到甘丽君接过电话,便继续开口道:“甘姐,这个情况说明你写就是,然后传真给我,我签了字再传给你。”

“啊,专员,还是因为采购安2飞机联系上的?”

甘丽君有些大的嗓门传来时,郑建国也就明白这是她让自己表态,毕竟之前自己要买安2的事儿她也是知道的,于是开口道:“是的,我打算采购几架最先进的安2放到国内使用,安东诺夫飞机厂就发来了邀请函,这次苏维埃驻不列颠大使馆武官伊万斯基找我,就是为了转达飞机厂对我在除夕节日的祝福。”

郑建国的声音落下,甘丽君还没开口,胡领事的声音陡然传来:“郑建国专员,你知道外交人员管理条例吗?你还知道你的专员身份吗?你擅自与他国外交人员建立联系,并且还是没有和上面领导汇报以及允许——”

“我做事你看着就行,虽然现在你一定是看不懂,不过明年后年你也许就懂了。”

冷冷的说了两句扣上电话,郑建国虽然很想骂两句,可现在他也是想明白了,以现如今自己的身份和他计较,那才是跌份的事儿,有这心思还不如想下这个事儿的手尾:“伊万斯基送来的鱼子酱和伏特加没人喝吧?”

“老爷把伏特加拿走了。”

接过电话的大约翰并不知道外交人员条例的事儿,于是说完后就见郑建国挑了下眉头,开口道:“那就让人按照伊万斯基送的东西,再买一份,现在,马上。”

“是的,先生。”

不知道郑建国为什么这么做,大约翰便拿起了电话开始拨号,这些玩意也许旁人不知道哪里有卖的,那肯定不会包括在管家学院里的老约翰,于是问明了在伦敦销售这些商品的经销商,拿起对讲机让后面跟着的车子去买了。

做完这些安排,大约翰才听后座上的郑建国开口道:“买了后你带去纽约,以我的名义交给卫生专员的随员甘丽君。”

“好的,先生。”

大约翰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时,便听身后的郑建国声音继续传来:“以后这种外交身份的人员赠送的礼物,全部买一套留作用以上交。”

郑富贵竟然喜欢伏特加,这是郑建国所没想到的,由于杜小妹的原因,老爹在上辈子里就没啥酒瘾烟瘾,现在竟然有了这种变化,那看来也是自己这只蝴蝶翅膀带来的改变。

不过想想老爹还要过拉斯顿的健身录像带,郑建国也就把这点想法扔出了脑海,与好奇录像带里的拉斯顿相比,这瓶伏特加还真算不上什么。

前面副驾驶的位置上,大约翰在做了外交物品需要上交的记录,便转头看向了郑建国:“先生,根据CIA那边的情报显示,阿曼达·米歇尔应该是KGB的燕子,而目标就是冲着您来的。”

文学

眼前闪过记忆深处的紫色眸子,郑建国发现要不是大约翰提起这个女孩,他怕是已经把人家给忘了。

当然,由于大约翰点出了阿曼达的身份,郑建国再是小蝌蚪上头游啊游,他也不可能去见这朵带刺的紫玫瑰,便摇了摇头道:“那还是让她在波士顿大学好好上学算了,我怕她绑了我。”

大约翰面现赞许的点了下头,他之所以点出阿曼达的身份,就是想看看郑建国的反应:“那春假里还是安排她和卡格尼到传媒实习?”

“她没露出马脚就继续。”

郑建国点了点头,自打他为了捞卡格尼在波士顿总警局见过阿曼达,从那以后就再没见过这个妹子,不过后来倒是从杰西卡那里转手借了五百美元,说少不少说多不多的。

说是不少,那是因为美利坚街头上的大多数人,口袋里都没有这么笔钱。

说是不多,也是因为阿曼达借这笔钱的目的,是想要买辆不知过了几手的道奇卡斯当代步。

郑建国给的理由正大光明,阿曼达的燕子身份在她没有干出窃取情报时,便是连CIA也没办法直接出手处理,毕竟是捉贼捉赃的没有事实情况下动手,那唯一的结局就只能是嘴皮子官司。

而至于说是苏维埃的情报人员——

呵呵,谁不知道苏维埃驻美大使馆里,那都是情报人员吗?

只是在大约翰看来,郑建国这是依旧在对阿曼达有所觊觎,否则一个拒绝不是更好?

然而,大约翰的本职工作只是个管家,建议什么的他先前也说了,再强调下去就有些强行改变郑建国决定的嫌疑,这就是管家的大忌。

毕竟以近乎确诊的被害妄想症患者而言,在明知道阿曼达的身份下,郑建国依旧选择把她放在身边,那要是没点想法就扯淡了。

当然,郑建国并不知道大约翰在想什么,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关注的卡米尔和乔安娜的事儿:“让人给CBS放消息吧,就说乔安娜之所以也跟着参加训练,是为了卡米尔如果上不了月球,便顶替她的名字去。”

“好的,先生。”

随着大约翰应下,郑建国便没有再继续言语直到车队进了城堡,在到二楼看过已经睡熟的郑超超,很快布朗出现说鱼子酱等东西买来了,才和郑富贵杜小妹开口告别,行色匆匆的上了直升机。

卡米尔和乔安娜已经跟着父母四人早早去了机场,等到郑建国从白鹰直升机下来上了白天鹅,大约翰便让乘务组通知可以起飞了。

由于知道回去就得到校上学,卡米尔和乔安娜便没顾忌父母都在,上了飞机后就打着提前倒时差的名义,抓紧最后的时间选择了休息。

所以,直到白天鹅降落在肯尼迪国际机场时,穿戴整齐的郑建国才想起两人的作业还没写:“你们的作业还没写吧?”

“我们会写完的。”

卡米尔飞快探嘴又在郑建国脸上吧唧过,乔安娜倒是没动作的开口道:“快走吧,你还要上班。”

“嗯,周五来找我。”

郑建国冲着两人点了下头,又和旁边的佛兰克泰勒四人致意过,便带着大约翰上了远处的白鹰直升机,很快两架飞机升空远去,留下地上的乔安娜看向了卡米尔道:“你会写完吗?”

“郑又不知道老师才知道的事情?”

卡米尔看了看乔安娜说过,不想旁边的泰勒突然开口道:“噢,卡米尔,不说你作业情况完成的怎么样,这都无法改变你在欺骗郑的行为,这不是个好的开始——”

“ok,妈,我会完成的,如果咱们能早点到家。”

卡米尔翻了个白眼说过,泰勒也就瞬间闭上了嘴巴,于是跟着旁边的大约翰登上了另一架白鹰直升机,很快起飞后卡米尔看着旁边跟着起飞的白鹰,不禁转头看向了大约翰:“管家先生,郑什么时候会到达郑园?”

“大概1个小时。”

看了眼怀表,大约翰盯着卡米尔开口道:“先生之所以会这么着急回来,目的除了是回到单位上班以外,还有就是你们的训练已经耽误太长了——”

“我知道,管家先生。”

卡米尔点了点头开口说过,迎着大约翰注视的眼眸又开口道:“我知道先前不应该想着欺骗郑——”

“人们说谎话会成为习惯的,而一个谎言需要几十上百个谎言去填补。”

大约翰不置可否的说到,实际上他想说的是你们两个是郑建国不会欺骗的人,如果你们俩欺骗他,后果会很严重,甚至可能会影响到郑建国的性格。

毕竟,只有你相信和在意的人,才会欺骗和伤害你。

大约翰虽然没说,卡米尔却体会到了,先前泰勒开口的提示就让她醒悟到错的地方,所以在两天后周五晚上见到郑建国时,便老老实实的坦白了自己的欺骗:“我骗了你——”

“嗯,这个可以等吃完饭再说。”

瞅着一副做错事的卡米尔,郑建国却有些不正经的说过,接着看了看厨房继续开口道:“我在给你们准备晚饭,吃完后咱们还要训练,快点吧。”

“我想吃冰糖葫芦。”

卡米尔小声的嘀咕过,乔安娜却飞快趴在她耳畔说了句什么,就见卡米尔面现古怪,追着乔安娜进了走廊:“你不想吃吗?你不想吃吗?”

“——”

看着这俩打闹着去了卧室,郑建国正要回到厨房里时,就见电视上的画面一变,CBS美艳的主持人道:“根据从共和国回来的华人协会主席透露,共和国领导人在接见其过程中,提出了同一国家不同制度的概念,有分析人士认为共和国已经为港岛的回归开始解决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