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的比较细的车文章,粗暴 惩罚 惨叫 跪趴h

2022-06-24 09:38:43 7点热度

黄总毕竟也是在见过大场面的人,稍稍慌乱之后,马上镇定了下来。

同时,朝保镖使了一个眼色。

五六个保镖蹭的窜了过来,黑漆漆的枪口对准李牧。

然而,李牧笑了。

“你们猜猜,在你们扣动扳机的那一刻,会不会看到你们老板的喉咙被我割断。”

李牧稍稍一用力,那抵在黄总脖子上的小刀顿时割破了黄总的皮肤。

鲜血,从李牧的手上流了下来。

“退下!”

黄总示意保镖退下,额头上冷汗涔涔。

他现在完全相信,如果保镖开枪,此人真会毫不犹豫割断自己的喉咙。

自己活得好好的,没必要跟一个亡命之徒拼命。

而且,此人刚才说了,他愿意出十万赎身。

眼看保镖退下,李牧微微一笑,有钱人都惜命,不可能真的会和自己血拼。

李牧一个翻身,来到沙发前面,小刀抵着黄总的腰眼:“黄总,现在我们可以谈谈赎身的事了吧。”

“可以可以,小兄弟,你是杨毅什么人?愿意花那么多钱为杨晨赎身。”

黄总强作镇定,惨白的脸上勉强扯起一抹笑容。

那抵在自己腰上的刀子依旧冰冷!

“他是我兄弟。”

“小兄弟别说笑了,杨毅没兄弟。”

“刚认的。”

“额……”

“这些重要吗?现在我想和黄总谈的是,我愿意出十万世界币,为他们赎身。”

李牧看了看此刻正呆呆看着自己的杨毅,示意他带着杨晨坐过来。

“十万?小兄弟,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你拿得出来?”

黄总打量了一下李牧,看模样不像是有钱人嘛。

“这张卡里有差不多四十万世界币,黄总,劳烦拿一个刷卡机过来。”

李牧拿出黑金镶钻卡,在黄总眼前晃了晃。

黄总看到黑金镶钻卡,脸色顿时一变,那看向李牧的神色也随之而变。

黑金镶钻卡,那可是楚天市最大的银行——天地银行向VIP客户发放的银行卡,存钱最少五十万世界币!

这小子怎么会有天地银行的黑金镶钻卡!

难道这小子是扮猪吃老虎的富家子弟?

黄总心思飞动。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李牧根本不知道这黑金镶钻卡是天地银行的VIP客户。

“小慧,拿刷卡机来!”

黄总大手一挥,朝吧台的服务生少女喊道。

服务生少女拿来刷卡机,恭敬地接过李牧的黑金镶钻卡,直接刷了十万世界币。

然后又恭敬地还给了李牧。

“牧哥……”

杨毅虎目含泪,看着李牧毫不犹豫给自己和妹妹出了赎身费,一时之间感动不已。

“既然你叫我一声牧哥,这点钱就不算什么。”

李牧看着杨毅,目光湛湛。

“牧哥,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以后,我杨毅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杨毅右手放在胸前,重重一锤,然后朝着李牧深深鞠了一躬。

“你小子的命,就值十万啊!”

李牧拉起杨毅,然后看向黄总,笑道::“黄总,现在杨毅兄妹和你的事了结了吧!”

“哈哈,了结了。小兄弟,你可真是豪爽之人,今天你在酒吧的消费我请了。”

黄总豪爽一笑,他这是从心里把李牧看成是扮猪吃老虎的富家子弟了。

这样的富家子弟,自己还是不招惹为好。

至于那个袁老板,只是一个外地商人,在楚天无权无势,自己倒不用怕他。

他黄飞虎也绝非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魅夜酒吧只不过是他的产业之一罢了。

文学

“哈哈,黄总客气了,还不知道黄总大名。”

李牧原本想马上带着杨毅兄妹离开魅夜酒吧,但是想到四海商会的人,他们还得按计划再等一会儿。

这黄总是个纯粹的生意人,自己既然一分不少给了他十万赎身费,想来他不会再为难杨毅兄妹。

“鄙人黄飞虎,小兄弟贵姓?”

“哈哈,黄总客气了 ,小弟李牧,黄总,你和杨毅……”

李牧此刻完全散去了刚才的冷酷,黄飞虎此人也是一个坦荡之人,虽然刚才和杨毅有些过节,但是冤家宜解不宜结,李牧希望可以化解双方的矛盾。

否则,这黄飞虎之后找人报复,虽然杨毅实力强悍,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而且,杨毅还有一个最大的软肋,杨晨。

“李兄弟,我明白你的意思。现在,你已经为他们赎了身,看在李兄弟你的面子上,我就不追究了。不过这小子刚才打了我一拳,这样吧,你让他敬我一杯酒,今晚这事就算过去了。”

黄飞虎此人倒也豁达。

李牧看了看杨毅。

杨毅授意,直接端起沙发上一大杯白酒,朝黄飞虎说道:“黄总,刚才是我冲动了,现在,我敬你一杯,向你赔不是。”

说完,杨毅直接一口干了!

“咳咳……”

刚刚喝下去,杨毅顿时满脸涨红,剧烈咳嗽起来。

“哈哈,好!杨毅,看在你如此有诚意的份上,我们之间的事两清了,以后你们兄妹还可以继续在这里上班,我保证绝不会再让杨晨去陪酒了。”

“谢谢黄总好意,我们会考虑的。”

杨毅嘴上这样说,其实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绝不让妹妹再来酒吧上班了。

“好了,李兄弟,我这里还有些事,你们兄弟喝着,今晚的酒水钱我请客。”

黄总起身,挥手叫服务生端来一些高端酒水还有果盘,然后离开了。

“牧哥,这家伙真会放过我们吗?你刚才可是拿刀顶着他脖子?”

杨毅看着黄飞虎的背影,沉声道。

“他是个纯粹的商人,这种人,精明却也惜命,还十分懂得经营人脉关系,他呀,应该是把我当做某个富家子弟了。”

李牧向杨毅晃了晃手中的黑金镶钻卡。

“不过,以后你们别来这里上班了。”

“好的牧哥。”

今晚发生的事,现在杨毅回想起来还阵阵后怕,如果没有李牧,事情将难以预料。

一个月前,他受伤住院,整整在医院住了二十多天,前几天才出院。

当他来酒吧时就发现黄飞虎要求妹妹去陪一些客人喝酒,当时他极力阻止,但黄飞虎保证只是喝几杯,不会有事的。

杨毅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默许了。

没想到今晚黄飞虎得寸进尺,竟然答应了那个袁老板的无理要求,要带妹妹出去。

杨毅这才怒不可遏,严词拒绝,还打了黄飞虎一拳。

经过今晚的事,杨毅心里已完全把李牧当成了大哥。

他急忙把旁边的杨晨拉了过来,说道:“牧哥,这是我妹妹小晨。小晨,快见过牧哥,今天如果不是牧哥仗义相助,我们兄妹就麻烦了。”

“见过牧哥,谢谢牧哥救命之恩。”

杨晨说着就要跪倒在李牧面前。

李牧眼疾手快,急忙拉住杨晨:“小晨,你这是干什么?我和杨毅是兄弟,那你也是我的妹妹。”

“牧哥,那十万世界币,我们会尽快想办法还你的?”

“杨毅,你们如果再这样,那你别叫我牧哥!”

李牧霍然看向杨毅,有点生气了。

“牧哥,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说过了,既然你叫我一声牧哥,那就别说这些。”

杨毅欲言又止,心里感觉暖暖的。

他和妹妹流落到楚天市,李牧是除了林老师外第一个真心对待他们的人。

“好了,小晨,你坐过去吧,我和你哥商量点事。”

杨晨朝着李牧深深鞠了一躬,才小心翼翼地坐了过去。

“牧哥,你是说四海商会的人?”

“嗯,我感觉他们要对你下手了。”

李牧冷厉的目光透过人群,锁定了前方舞台中央一个打扮花哨的青年人。

此人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头上戴着假发,脸上带着一个醒目的小丑面具,肩上扛着一个老旧音响,而他的步伐犹如机械一般跟随着音乐缓慢而动。

完美的机械舞步,引来全场阵阵尖叫之声。

但是,此人舞步滑动中,却一点一点朝着李牧和杨毅这边而来,昏暗的灯光下,那张小丑面具显得阴森可怕。

“杨毅,保护好小晨。”

李牧身躯微微挺直,一股凌厉的气息锁定面具青年。

吼吼吼!

面具青年在四周人群的高声喝彩中,慢慢朝杨毅走来,他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品蓝色小瓶罐。

李牧起身,故意装作和杨毅告别,然后悄悄坐到了杨毅的侧后方,目光却一直牢牢锁定面具青年。

“大家这么热情,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太空滑步。”

面具男子在临近杨毅还有五米远时,突然脚步一滑,身子晃出几道虚影,朝着杨毅这边急速而来。

杨毅还以为此人要攻击他。

差点就要出手!

但面具青年却只是迈着太空滑步围着杨毅跳了一圈,然后又继续回到舞台中央,继续激情跳舞。

只不过,在他路过杨毅身边时,一滴蓝色液体悄然间落到了杨毅身前的酒杯之中,而杨毅根本毫不察觉。

杨毅正在凝聚的杀意顿时溃散。

这算怎么回事?

牧哥不是说四海商会的人会对自己下手吗?

“啊!”

正在杨毅疑惑之时,一道惨叫声在他的侧后方突然响起。

杨毅朝后看去,发现刚才那面具青年身体向前猛地一个踉跄,张口喷出一道血箭,狠狠撞向人群。

人群顿时一阵骚乱!

而这时,李牧已经来到了杨毅身边。

把杨毅身边的酒水倒进了垃圾桶里。

“牧哥,这是……”

“他们已经在你的杯子里下了兽化液,如果你不察喝下去,就完了。”

李牧把杯子放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