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每人c我半小时_我的yin荡教师麻麻

2022-06-24 09:36:31 6点热度

整个拍摄过程中会有一些这样的访谈镜头,通过这样的方式增强代入感,营造对叙事的期待,这是很多纪录片喜欢用的方式。不过提问并没有事先让秦卿知道,这种即时性的提问,能抓住那一瞬间的真实感。

每个人在年少的时候都有想过逃离眼下的桎梏,向往远方的想法,对于秦卿来说,也不例外。

父母以前争吵得很凶,那时候她就想要逃,而身边有什么东西能让她暂时的去往远方,就是一辆自行车了,她就蹬着车,去能看到城市的山坡,觉得自己一下子远离了那些家庭的琐碎和争吵,仿佛风一样自由。

她喜欢那样的无拘无束,有一次还摔倒在山坡上,摔到了腿,满是血,对于少年来说那样的疼痛是很难忘记的经历,但她却并没有记得那种疼痛,反倒更记得的是自己最后推着车回家的树和花,后来她觉得,这应该就是孤独。

恍惚了一下,秦卿道,“因为骑车能让人快乐,能够让人忘记掉烦恼,还能锻炼意志,有时候让你觉得烦心的事情,经过一场拉练过后,会突然豁然开朗,好像也没多大的事儿了。”

“你参加比赛,是为了拿名次去的吗?目标对你来说是不是很重要?”刘昱继续问。

“目标肯定是有的,参加比赛也希望能拿到名次,因为对谁而言,都是有胜负心的。但其实参加了这么多比赛,最后才发现,你最大的对手还是自己。天冷了,不想起来训练。你自己是否足够自律,你在追赶或者领先大集团的时候,对体能策略的分配,面对很强的对手,自己是否有拼下去的意志……很多时候你会发现,如何战胜对手,其实每次都是不确定的,相比起来,如何战胜自己更要困难许多。”

这边负责摄像,场记,辅助的刘昱手底下几个人,心头都生出同一个念头:卿姐真的很飒很帅啊!

此前就听说了秦卿的大名,他们和刘昱一样,都是只可远观不敢招惹的,如今秦卿能在镜头面前说出这些话,就问问还有谁,他们回去保管能让一帮牲口哀嚎。而且卿姐说得也并非什么空话套话,顿时让人觉得亲近了,一个人要能对你说真心话,那是由衷把你当自己人啊。

再问了几个问题过后,刘昱打了打握在手上的纸卷示意停,这边监控器前的众人响起一片掌声。

“今天到此为止!辛苦了。”

陈一闻鼓了鼓掌,从监视器这边探出头来,他们带了保障车,后面两个大面包,可以把器材和物品拉一车,其他人上一车。这都是工作室的资金自己添置的,工作室现在对外接一些广告制作,视频拍摄,有足够的钱运营。

所以在导演办那边不给资源不给支持的时候,商院团队也能独立撑起拍摄的条件,而且一些设备甚至比导演办的都要好,软件上面智造公司的最新软件技术支持,这是智造公司刚刚在数码界引起一番轰动的技术,但还没正式对外销售,软件会将个人版和明年中旬发布的全球战略机型维锋imax绑定,可以让人用一台手机完成一个摄影棚的工作,在很多人眼里看来,这简直是先进生产力的跃升,要知道商院团队已经提前半年运用上了,恐怕这帮人会嫉妒得面目全非。

这个山坡在半山处,能看到远处的青山市,陈一闻和秦卿站在一起,看晴空之下的城市,他道,“这里你很熟,经常骑车来这里?”

秦卿不置可否,侧着头看他,“我听说了现在的情况……你有把握吗?”

“现在的……情况?”陈一闻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问。

秦卿微怔,头转回正前方,还是道,“就是关于本来副市长是让你们来做大运会宣传,现在却不被重视……”

陈一闻笑,“原来是这样啊,也好啊,不干重活岂不落得清闲,光明正大偷懒。”

“可是这不像你。”

听着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陈一闻愣住,秦卿没有看他,目光朝着远方,睫毛下的瞳子染着褐色的亮斑,“为了不被埋没,动画大赛上一个哪怕很小的机会,你也会去抓住。”

“你带队参加电影节,让卓俊继续了他喜欢的事情,不至于放弃让人小看了。身边的人都因为你找到了自己的方向。电影节受了不公正待遇,你可以直接上综艺做出反应,让那些封锁也无济于事。”

“现在,老刘既然把事情交给你,对你也带着期望,这是相信你能给青山市交一个不错的答卷。我不认为你可以懈怠和偷懒。你难道想辜负老刘?”

秦卿说着,风吹落的叶子从他们面前卷了过去。

陈一闻侧头看着秦卿衬托出身线,略有些灰尘的骑行服,心头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她本来是不会参与他们搞出来的拍摄宣传的,之所以现在抛开那些不自在,答应进行拍摄,该不会是完全因为自己?

刘孟添希望陈一闻在这场青山对外的窗口下为他涨面子,为商院涨脸。而他又叫上了秦卿,她是不是也有认为不能让他塌了架子,所以才答应下来,这段时间的卖力,是不愿拖自己后腿?

文学

所以她别看冷冷硬硬,其实打心底是个热心肠的妞。陈一闻心头一热,道,“知道了,谢谢你啊。”

兴许是陈一闻突如其来的正儿八经让秦卿一时有些无措,她就没见过陈一闻这种认真的样子,一时别看在原地茕立着,实际心里受惊得想从旁边跳三步出去,双手划成十字嚷他“干嘛!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她打定主意下一刻陈一闻要突如其来画风陡变得寸进尺,她就让他尝尝本姑娘的旋风腿。

陈一闻看她狐疑的眼神,笑道,“老刘信任我,副市长还亲自请我吃饭委以重任,安啦,我会办好事情的。”

“哦。臭假。”秦卿从鼻子里哼出声,不再看他,但心情却似乎好起来,陈一闻的话,很自然的让人感觉到信任。他嘴上胡说八道的时候让人咬牙切齿,可现在这副模样,却又仿佛让人很安心。

但陈一闻目光老是在她身上,她又相当不自在,睫毛下的眼波无处安放的律动着。

陈一闻想起了什么,问,“高中那三年,你很少来当年大院你外婆了,导致都没怎么见你,你是怎么从我眼前跑掉了。”

秦卿顿时脸微红起来,伸出手势大力沉拍了他一下,“滚!什么叫从你眼前跑掉!你是变态偷窥狂啊!”

秦卿没声好气的看陈一闻在那边揉着手臂“痛痛痛”的装模作样,原本不想理他,但最后手握着山坡步道的栏杆,微微紧了紧,随后轻声道,“那段时间啊,我爸和我妈离婚了,我跟我爸呢。”

陈一闻噎了一下,他印象里对秦卿父母的记忆很少,不过那些记忆中,依稀是一对很登对般配的人,她父亲很英俊,母亲的也很漂亮,秦卿小时候站在两个人中间,陈一闻会觉得羡慕极了。毕竟当年的陈家钱和秦慧如都忙着做生意,没工夫陪他。

侧目看她,陈一闻“哦”了一声,又道,“那现在呢,你爸妈估计也松一口气,你毕竟长大了,可以自己飞了。”

秦卿道,“我爸和我妈都有了新的家庭,我也挺不想打扰他们的,所以我啊……”她侧过头来,在夕阳的光氲里,眼波柔和,“就和冯秀莲相依为命了。”

另一个时空有一首歌叫“都是月亮惹的祸”,陈一闻心里只想着要怪的话都怪那个山坡,那天的夕阳,那天的万物生长。

有句话还说“男儿到死心如铁”,“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男儿不惜死,破胆与君尝。”

所以陈一闻好死不死,就着面前那张红颊和柔唇,心想管他三七二十一,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伸出手一下捧着秦卿的脸颊,后者还因为这个突如其来有些吃惊和下意识身体往后微仰,只不过这个仰身的躲闪也被陈一闻预判到了,他捧着她的脸就狠狠在上面啃了一口,随后来不及细细体会享受那妞滑腻软嫩的触感,无比果断的毫无吃干抹净觉悟般撒开手就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