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摸得我下面流水/三个人c同一个

2022-06-24 09:21:04 14点热度

只是他需要兵器罢了,而我习惯了赤手空拳,所以算是占便宜了。”

“不过大嫂你的身法真的很快。”

林山回头打量了陆菱一眼,询问道:“难不成你是岭南莫家拳法的传人?”

“岭南莫家拳法?很出名吗?”

“对啊对啊,他们家就是靠打快拳在江湖上扬名的,不过岭南距离此处甚远,我们也从来没有见识过。”

陆菱摇了摇头,说:“我也没有见过。”

林山倒吸了口凉气,缓缓道:“不过已经见识过大嫂的英姿了,想来那莫家拳法也不过如此。”

陆菱被夸得有些飘飘然,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眼下天色马上就要黑了,今晚他们要在山中露营,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得寻找一个山洞什么的避避风。

夜里很可能会有猛兽出没,他们得保持十二分的警醒。

正牵马走着,寒澈忽然叫住了众人。

“停一下。”

众人回过头,就看见寒澈正蹲在路边,朝着四周观察着。

他用手拨弄了下旁边的草地,然后起身朝着众人道:“跟我来。”

他牵着马走向了旁边的一个小岔路,眼前林深露重,草木繁茂,更显几分阴森。

阿宽小声道:“这条路看起来更荒凉,咱们过去干什么?”

“找休息的地方。”

寒澈言简意赅的应了句,眼睛还在朝着四处探查。

很快,他再度停下了脚步。

陆菱接过他递来的缰绳,就瞧见寒澈跳上一块大石头朝着远处望了望,而后回头笑道:“前方有一道狭窄的山涧,我们过去看看吧。”

山涧陡峭,但往往伴随着生机。

走了没多久,耳边响起哗啦的溪流声,众人翻过几块大石头,来到了山涧下方。

陆菱朝着四周扫了一眼,眸光一亮。

她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摆的十分规整的小石头笑道:“你们看,那里有生过火的痕迹!”

众人一瞧,也跟着笑了。

坑里还有燃烧过的草木灰,以及没有燃烧彻底的木块,在黑漆漆的灰烬里,显得十分惹眼。

山涧下还有一处凹进去的空地,里面铺着些杂草,地方虽然不大,但也足够遮风挡雨。

显然是之前有人曾在这里休息过。

这应该算是九曲弯内的一个落脚点,因为除了那个石头坑之外,陆菱他们又发现了好几处曾经烧过火的土炕。

旁边甚至还能看到吃剩下的鱼骨。

众人将马匹拴好,准备原地修整。

陆菱蹲在土坑边,笑嘻嘻的说:“溪流里面应该有鱼,看来咱们还可以开开荤了。”

闻言,阿宽将陆菱之前送给他的短弩拿了出来,朝着众人笑道:“既然这样,你们在这里休息吧,我去打鱼!”

陆菱急忙举手,“我也想去!”

林山:“那我也去!”

话音落下,三人的目光齐齐的看向寒澈。

寒澈的目光落在陆菱的身上,淡声道:“我也去。”

四人全体总动员,趁着眼下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去,包袱都没有来得及收拾一下,便兴冲冲的朝着旁边的小河而去。

白天闷热的空气已经逐渐散开,临近傍晚,天际洒满了瑰丽的云彩,树林间清风阵阵,吹去了身上的黏腻。

陆菱蹲在小河边,踩着石头,拿出手帕往水里涮了涮。

水温一点也不凉,十分清爽。

寒澈在身后提醒,“小心些,可别摔进去。”

闻言,陆菱擦脸的动作一顿,回头看向寒澈。

她眸子转了转,露出狡黠的笑容,然后飞快的用手捧起水,朝着寒澈撩动。

寒澈瞧见了陆菱使坏的眼神,但是没躲,任由水珠落在了他的身上。

陆菱笑吟吟的捂住脸,无奈道:“你干嘛不躲?”

“你不是想要泼水玩吗?那就给你玩喽。”

“还能这样?”

陆菱站起身,用湿漉漉的指尖蹭了蹭寒澈的下巴,缓缓道:“算了,看你这么乖,我都不好意思闹你了。”

寒澈静静的望着陆菱,然后微微俯身,朝着她凑过去。

陆菱问:“干嘛?”

寒澈理所当然的笑道:“你帮我擦脸呀,上面有你弄得水珠。”

“……”

陆菱被气笑了,“合着你在打这个主意?”

寒澈点头承认,还催促道:“快点。”

陆菱拿着浸了水,凉滋滋的手帕,给寒澈擦了擦脸上的水珠。

但是擦到一半,陆菱的手就开始不老实了。

陆菱微微仰着头,声音娇俏,“寒澈,你的眼睛真好看。”

陆菱的手轻轻的摸上去,寒澈顺势闭上了眼睛。

长长的睫毛蹭过陆菱的指尖,有些痒痒的。

他的皮肤很白,双眼皮的褶皱随着闭眼的动作,好似消失了一般,眼皮干净柔软,手感极佳。

寒澈的骨相很优越。

挺鼻薄唇,长眉浓密,鬓角的头发也很整齐利落。

陆菱凑近他,忍不住屏住呼吸,视线缓缓下移,落在了某人喉结旁的一颗浅淡的小痣上面。

清冷中透着一股撩人的性感。

看得久了,陆菱就有点牙痒痒的感觉,就很想凑上去咬一口。

啧。

她正想着,头顶忽然横出来一道调侃的声音。

“陆菱,你到底亲不亲?”

“……”

不要脸!

陆菱红着脸,迅速退回去,并推了推寒澈的胸口。

某人氤氲着浅笑的瞳眸睁开,一瞬不瞬的落在陆菱的身上。

身后还有两个看了半天戏的,见此也纷纷调笑。

“大嫂,你别怂呀!”

“就是!到底亲不亲呀!”

陆菱耳根通红,朝着身后的人喊道:“抓你们的鱼吧!”

两人笑作一团,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陆菱回过头,发现寒澈还在盯着自己。

她插着腰,傲娇道:“我刚才没想亲你,你别自作多情了!”

寒澈抓住陆菱的手,朝着旁边的阿宽两人道:“我们先回去了。”

说完,带着陆菱就往回走。

陆菱:“???”

稍后,寒澈又笑着补充道:“陆菱,我想亲你。”

文学

等阿宽两人回来,陆菱和寒澈已经在山涧旁燃起了火把。

夜晚风凉,寒澈特意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递给了陆菱。

陆菱原本坐在石头上,见寒澈递过来衣服,直接接过来垫在了屁股下面,柔软又保暖。

有什么熟悉的画面从脑海里面冒出来,陆菱的眼神还忍不住愣了下。

寒澈显然也响起了什么,特意凑过来朝着陆菱问道:“冷不冷?”

陆菱的脸蛋红扑扑的,唇瓣特外的红,就连耳根都是红彤彤的一片,好在夜色深沉,再加上火光晕染,陆菱倒也不至于太难为情。

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寒澈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也同时安静了下来。

阿宽处理好鲜鱼,便用木条串了起来,架在火上面烤。

鱼肉比较容易熟,就是吃起来稍显麻烦,而且大多数都是草鱼,刺多,不过肉质鲜美。

烤了没多久,滋啦滋啦的冒油声便勾起了众人肚子里面的馋虫。

陆菱起身,从马匹旁边磨蹭了半晌,而后拿着几个瓶瓶罐罐走了回去。

众人听见声音,忍不住看她。

陆菱笑着将瓶子摆在地上,朝着众人显摆道:“吃烤鱼怎么能没有调味品呢?”

说完,陆菱将鱼身表面撒了一层烧烤料和孜然粉,风味立即变得更加不一样了。

阿宽吞咽了下口水,忍不住问:“大嫂,你出趟远门怎么连这些东西都带了?”

“现在不就用到了吗?还是我的高瞻远瞩派上了用场!”

“是是是!大嫂威武!”

阿宽从陆菱手中接过烧烤料,低下头嗅了嗅味道,然后浓烈的香辛料的味道涌入鼻腔,让他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陆菱哈哈笑了两声,提醒道:“你别凑那么近。”

“这玩意儿还真挺香。”

“这里还有辣椒面,你们谁喜欢吃辣的,可以多放一些。”

陆菱是重口味星人,早已经往自己跟前的那条鱼身上撒了不少辣椒面,香辣扑鼻的味道,十分开胃。

众人酒足饭饱之后,便钻进了山涧下的空地休息。

几乎洞内所有的杂草,都被寒澈铺在了陆菱身下。

他还把自己的外衣留给了陆菱,怕她夜间着凉。

其实陆菱的空间内有很多应急帐篷和棉被,虽然她很想拿出来用,但是这些东西若是被看见,瞬间就解释不清了。

所以,陆菱也只能忍忍。

夜色浓厚,虫鸣弥厉,陆菱渐渐有了困意。

这些日子,他们忙着赶路,几乎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今日又是这样的环境,跋山涉水之后,人都特别容易疲累。

寒澈将陆菱揽在自己的臂弯处,然后朝着阿宽和林山道:“我先来守夜,你们赶紧休息,后半夜替我。”

阿宽瞥了眼寒澈怀里的陆菱,淡声但:“老大,我和林山轮流守夜就行,你和大嫂休息吧。”

“行了,你们赶紧睡,后半夜替我就行。”

阿宽动了动嘴巴,但是看寒澈态度坚决,便没有再坚持。

他和林山背对背靠在墙边,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山中雾气重,早晚温差也比较大,所以夜深之后,温度降得很快。

寒澈搂在陆菱,将外衣披在她的身上,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

不知过了多久,陆菱动了动,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

寒澈拍着她的背,温声道:“继续睡吧,我守着你。”

但是陆菱却睁开了眼睛。

她看着寒澈流畅优越的下颌线愣了愣神,又抬起脑袋看了眼四周。

阿宽和林山已经睡着了。

陆菱的目光落回寒澈身上,大概是看出她的欲言又止,寒澈主动低下头,凑到她的唇边。

“怎么了?”

陆菱道:“你闭眼。”

寒澈:“?”

尽管有疑惑,但寒澈还是照做了。

陆菱从空间内摸出一个黑色的圆球,朝着山涧门口一丢,啪嗒一声脆响过后,四周重新归于岑寂。

寒澈睁开眼,不明所以的看向陆菱。

陆玲已经重新闭上了眼睛,她的手臂用了几分力气,勾着寒澈的脖子,与他一同躺在了柔软的杂草之上。

寒澈低声道:“我得守夜。”

“安心睡吧,有情况的话,会有警报声。”陆菱嘟哝着。

寒澈目光重新看向山涧外侧。

刚才的声音他听见了,但是又不能确定陆菱丢了什么东西。

稍稍沉默过后,寒澈朝着陆菱问道:“你放了什么……嘶……”

陆菱咬了口他的唇角,让他的语调消失在了彼此紧贴的唇齿之间。

陆菱像是没了耐心,催促道:“闭嘴,睡觉。”

“……”

寒澈又追着她的红唇亲了口,低低缓缓的应道:“嗯,睡吧。”

翌日,晨光大亮。

阿宽和林山已经不见了,陆菱从寒澈怀中悠悠转醒,转了转有些酸涩的脖颈。

寒澈的半边手臂都麻了,也趁机活动了一下。

陆菱见此忍不住调侃道:“你的手还好吧?”

“无妨。”

寒澈脸色淡然,捏了捏陆菱的脸蛋,随即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来到山涧外的草地处,低头寻找着什么,然后他的脚步一顿,从杂草里面摸出来一个黑色的圆球,转身看向了陆菱。

陆菱朝着他伸手,“还我。”

“这是什么?”

寒澈递过去,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陆菱莞尔一笑,忽然起了几分逗弄寒澈的心思。

她将黑球摊在掌心,然后朝着寒澈问道:“你想看我变魔术吗?”

寒澈挑了下眉,似乎没有理解。

但是稍倾,陆菱挽起了衣袖,将掌心的黑球展示给寒澈看了一眼,下一秒她的另一只手覆盖上来。

等再次展开的时候,掌心的黑球已经消失不见了。

寒澈:“……?”

寒澈盯着她的手,茫然道:“去哪了?”

“变走啦。”

“变……去哪?”

陆菱被逗笑,捏着寒澈的脸颊,笑着说:“你刚才的表情好呆哦!”

寒澈:“……”

陆菱又继续道:“寒澈,你知道了我最大的秘密,知道会有什么下场吗?”

说完,陆菱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寒澈问:“你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