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c同一个^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视频

2022-06-24 09:13:09 4点热度

“刚才,心急,好像没,没怎么洗干净。”梅桦茹显得很难为情,“要不,再去清洗一下?”

“嗐。”张本民笑了,道:“干脆你弄点酒精或碘伏什么的吧,那多彻底!”

张本民是在开玩笑,但梅桦茹却没意识到,她为难地道:“这时候到哪儿去找呢,再说,那,那会烧得疼吧。”

得了,张本民干脆不再说什么,头一埋,接着忙活。

梅桦茹也不再纠结,无声地苦笑了下,而后继续有声或无声地不停唏嘘着,黑暗之中,在没有人看得到的沉醉的表情中,他时不时很夸张地咧着嘴巴,或大大地张开,感受着从未有过的、足以刺透神经的快感。

时间分分秒秒地过去,梅桦茹感觉有点虚脱,她偶尔用带着点战栗的口音说:“慢一点,慢一点。”

张本民知道,有张有弛才会有极度欢快,必须给梅桦茹一个暂停的时间。

于是,得到喘息的梅桦茹像一根失去弹性的皮筋,细如蚊声地问:“今天才发现,你这么坏!”

“好和坏,你分不清了?”

“坏,就是坏。”

“跟坏女人在一起,那还能不坏么!”张本民嘿笑着,又埋下了头。

梅桦茹哈地一声,笑得毫无遮拦,抖缩起了身体,又抱住了张本民的头,“好了好了,不能再继续了!”

“那么,接下来,你还要我怎么做?”

梅桦茹手上不断用力,将张本民朝上拉,“坏人,你应该知道的。”

“就算我知道,也要你说!”张本民顺势爬了上来,但并不进行下一步的事儿,“你,大胆地告诉我!”

梅桦茹做了个深呼吸,似是鼓足了勇气,抬起头来在张本民耳边说了两个字。

“什么?”

“你已经听到了。”

“真没有,再说一遍。”

“我的脸红了。”

“没事,我看不到。”

梅桦茹撒娇似地哼哼了一声,手捂着嘴,再次说了那两个字。

“还是听不清。”

梅桦茹两手使劲按在张本民的屁股上,急促地又说了一遍。

“嗌,对了,这样才能听清楚!”

之后,张本民不再说话,怎么说这也算是技术加体力的活儿了,得专心。同样,梅桦茹也不再开口,享受,是更需要投入的事情,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类似时快时慢、时轻时重的急喘气息中,扭曲着身子,不断转动着头,时而埋进枕头,时而高高抬起,任凭头发凌乱成一片,

如果有光,应该能看到梅桦茹脸上那兴奋中似乎又带着丝儿痛苦的极度欢愉表情。

……

劳累过后很容易入睡,睁开眼时,夕阳已跌落西山。

张本民琢磨着还是应该赶回去,哪怕半夜启程。

梅桦茹已成水,精神力的极度收缩放松,让她有些恍惚,哪怕已经休息了几个小时,仍没有完全恢复。“我怕是坠入了深渊。”她喃喃地说。

“什么意思?”张本民开始穿衣服。

“你让我获得了重生,然后,就没法离开你。”

“没有走进我的世界之前,你说这些,没有多大意义。”

“我还不了解你?!”梅桦茹显然不认同。

文学

“你只了解道我的性格,还不知道我真正的身世。”张本民道,“不过不了解也好,省得影响心情。”

“我知道你的过往不同寻常。”

“怎么个不寻常法,你根本不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

“没有结束的时候么?”

“有。”

“那就好。”梅桦茹道,“你不告诉我自然有你的理由,我也不强求。不过说句真话,我打算推迟回澳洲的时间。”

“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你。”

“不,应该是为了你自己吧。”张本民摸到落地窗前,拉开了窗帘。

梅桦茹用床单蒙住了眼睛,“你在取笑我。”

“怎么可能,我是觉得我们之间不再需要什么掩饰。”张本民道,“你的小前半生,似乎真的是荒废了。”

“是的,但也正是如此,土地还算肥沃,毕竟养分都深涵其中。”

“就是嘛,因此你必须节制一些,继续保持你的活力,所以还是要按照计划回澳洲。”

“为什么要赶我走。”

“不是赶,是劝,因为那对我们都有好处。”张本民道,“放纵就是疯狂,那会带来灭亡。”

“你的话有些危言耸听。”

“没有,都是真话。”张本民叹道,“到现在,我虽然知道很有可能是戴力强对沈老板下的毒手,但真正的幕后还没探听出来,所以,事件的目的性还不太清楚,也因此,你的安危也不太好确保。我担心,事情会朝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哦。”梅桦茹听了这话,的确有不小的震动,“你是说,我要是不早点离开,还会有危险?”

“是的,沈老板的事不彻底解决,你在兴宁可能就不完全安稳。”张本民道,“前段时间我的事情太多,为了自保耗费了很大精力,所以没有及时追查沈老板遇害的事。接下来,我会尽全力早点真相搞清,找出真凶。”

“太复杂了,太残酷了。”梅桦茹摇摇头,披衣下床,走到窗前,从背后拥住张本民,“那,晚点回,好吗?”

这,就是挣扎着的妥协。

意思,显然明摆着。

“歘”一声,张本民又拉上了厚重的窗帘。

无声中,无光里。

如胶似漆,两体交融。

柔软的冲击,刚劲的环勒。

很干脆,两人朝着彻底疯狂的方向狂奔。

疯狂,是原始的本性。而原始,大多时候则透着古朴。

张本民恍惚了,像是回到了儿时某个难得的短暂快乐时光。

清澈的屏坝河中,翻腾着一个孤独的孩子,他奋击双臂,乘着水的花儿,遨游。间或扎一个猛子,感觉就是一条鱼,浑身滑腻而有力,挤着水波,自由自在地横穿直梭着。

感觉身体,在风中飘散。

风儿吹着的,还有田里快熟的麦子。

青间相间,大片大片的饱满穗儿,在带着点蒸汽的热燥风中,起伏。

地头,路边,在杨树高耸着的摇晃身姿中,叶子“刷刷”地摆动。几头午牧的老牛,卧在阴凉下,扇扇耳摇摇尾,或是小渠道里的浅水窝里,哼一口气吹着鼻下的水汪汪。

还有一头青壮的,四处踱动,俯首悠闲地啃几口青草,偶尔还抬起头,一边咀嚼,一边望着麦浪滚动。

肥沃的土地,孕育着的丰收祈望,眼瞅着,就要变成沉甸甸的喜悦。

美好季节,美妙的时刻!

张本民突然笑了。

这一笑,并不合节拍,令身下的梅桦茹很是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