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你好大*白丝脚上的浓浓的精华液

2022-06-24 09:01:40 7点热度

接着,男主背上婴儿开始在树林里狂奔。

半路上,他找到一具动物尸体,将其内脏捧起来,装进了一个灰蓝色塑料袋里。

弹幕好多都在:别吃啊!

还好,男主只是把塑料袋挂在了腰间。

一会儿,男主拄着一根木棍来到一户人家,里面没有人,只留下庆祝生日后的残景,婴儿又开始哭闹起来。

男主在这户人家,给婴儿吹了一个粉色气球,终于让婴儿止住了哭泣。

下一幕,一个长满了杂草的山坡上,男主拄着木棍摇晃而挣扎的往前艰难行进,乱风中,粉色气球飘忽不定。

终于,男主倒下了。

大特写,男主绝望而痛苦地嘶吼。

无声。

这一段只有风声和悲凉的音乐,男主的痛苦没有声音,只有画面。

特写,男主抓紧杂草的左手,手腕上是那两行字:

18公里。3小时。

男主看向了自己的手腕,脸上的痛苦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坚毅和决绝。

下一个镜头,特写,男主右手再次握紧木棍。

再下一个镜头,空境,风中的杂草。

镜头一转。

这是一个主观镜头,尽管在看的时候,很多观众意识不到,但这就是男主角的主观镜头,他的视角: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

灰蓝色的塑料袋垂在前方,并且向前移动。

袋子下面漏了两个洞,内脏从里面漏出一些,滴着血液。

男主角把木棍横绑在了肩膀上,木棍的前端挂着那个装有内脏的塑料袋,他还在蹒跚前行,而他背后的孩子叼着奶嘴发出了咿呀声。

男主停住,姿势别扭僵硬地,慢慢回头。

他的瞳孔已经全白了。

弹幕突然间变得非常密集:

“蚌埠住了!”

“卧槽卧槽卧槽……”

“那一回头,直接泪崩!”

“这……”

“苏导对不起,你牛逼!我错了!”

“看哭了。”

“没看懂啊!”

“内脏和木棍是提前准备好的。”

“对,他知道要变异,但不想伤害孩子,让自己追着内脏继续往前走。”

“我特么裂开了!”

“就像吸引驴拉磨的胡萝卜,丧尸没有智力的。”

“父爱如山!”

文学

“那个皮带捆缚双手,太细节了。”

“泪目……”

镜头里,男主角双手被皮带捆住,探向够不着的内脏,再次往前走,步履蹒跚而且充满了丧尸的僵硬和不协调。

男主走到一片开阔的草地,系在婴儿背带上的粉色气球飘到了前方。

男主抓住了气球,好奇地看着气球。

砰!!

一声枪响。

男主跪倒下去。

在狙击手的指挥下,两男一女拿着锄头、铲子、剪草刀等工具走过来。

确认男主死掉后,两个男人走了。

女子比较细心,查看了一下塑料口袋的内脏、男人手腕的字迹、皮带捆缚的双手、木棍等细节,然后,也转身离开。

然后,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女子愣住,然后转身回去拉开男主背后的包。

首先出现的是婴儿的肚皮,上面写着字:“我的名字叫姜晓阳。”

张怡静饰演的女幸存者表情简练,但却折射出别样的情绪。

女幸存者抱起了孩子。

两个男人在远处看着她,神情晦涩。

最后一个镜头,女幸存者抱着婴儿坐在草地上,远处,两个男人正在垒坟墓。

渐隐,字幕出现。

最终这部短片的时长停留在了7分04秒。

啪啪啪啪……

台下的四位老师和八位影评人,不约而同地响起了掌声。

在休息厅的五位导演还是愣愣的,过了好一会儿才跟着开始鼓掌。

情兽李祥:“绝了!绝了!这个真的绝了!”

彭杰:“甘拜下风,难得的神作。”

张国栋:“苏野真厉害。”

赵小云:“妈呀!我也是拍的末日……”

陈富国很不情愿地夸道:“这短片确实拍得好,不错。”

弹幕已经炸了,事实上,从枪响的那一刻,弹幕就突然密集了起来。

“服了服了!”

“苏导真心牛皮!”

“这跟《傻儿军长》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啊。”

“远远超乎我的想象,哭惨了。”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普通的丧尸片,没想到竟然是大惊喜。”

“这片,太震撼了。”

“父爱是一座山,厚重而又沉默不语。”

“大师!”

“这可以是封神之作了。”

“虽然这样不好,但前面的片子跟这一比,真的……”

“相形见绌是吧?”

“在婴儿肚皮上写下名字这个,是真的细节。”

“一边哭一边打字,我容易吗?”

“苏导太屌了!”

“我错了苏野导演。”

看片会现场。

第n次看这部短片的林丽慧,又开始抹眼泪了,她是看一遍哭一遍。

郑云老师也在擦眼泪,他看完这片子心里五味杂陈。

成才和曲天歌还好,只是稍微红了眼眶。

刘仁杰红着眼眶走上舞台,尽量调整着呼吸,马上还要主持呢。

幸好曲天歌抢先话了:“这部《负重前行》让人叹服!非常非常非常好的一部短片,我能知道最开始的粗剪版本时长是多少吗?”

还哭唧唧的林丽慧道:“我知道,十一分钟。”

曲天歌点点头:“苏野,是你强行让这部片子剪到七分钟的吗?”

苏野:“对啊!拉投资的时候就了七八分钟,多出来那么多时长,我岂不是亏了?”

台下传来一阵善意的哄笑。

曲天歌竖起大拇指:“聪明的选择!就像《傻儿军长》一样,短就是长,长就是短。精炼简洁,反而是极其锋利的武器,拍长很容易,拍短极难,你这部片子做得非常好!”

苏野微笑:“谢谢。”

曲天歌又问:“我刚刚在花絮看到,你跟林导演起了争执,林朝阳我也认识的,很多年前就认识。你们是在片中哪个地方起了争执?”

苏野:“男主背上孩子奔跑之前,有一个回头的画面,看的是他的妻子。林导想要男主更悲伤一点,再给妻子露出车体的腿一个特写,我拒绝了。”

曲天歌闭上眼睛,在脑袋里过了一下画面:“你是对的,男主已经麻木了,这种极端的环境下不可能再有悲伤。”

曲导很少给别人这么高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