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紧致被他的昂扬填满_阅读

2022-06-24 09:00:35 6点热度

在公共场合可以大大方方在一起,但是,出门逛街,散步,看电影,去游乐园这样普通情侣能做的事,放到他们身上就是一种奢望。毕竟,他们是艺人。

之前两个人也不是没有私底下相处的时间。夏思雨从辉星出来,低谷的那一年,没什么工作,跟薄言倒是有了充分的时间相处。但那时她正处在低谷时期,虽然外表看似没心没肺大大咧咧,但是心情肯定受影响,薄言也不好带她出去逛。

原本两个人有计划,以后有时间了,去欧洲大陆逛两圈。毕竟那边认识他们的人不多,还可以享受一下二人世界。但是因为疫情的原因,现在都没行程。

两人结婚至今,连个婚纱照都没有,蜜月自然也没有。还好夏思雨是个大大咧咧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事。虽然看似刁蛮任性,平常小脾气不断,但其实,她根本没有要求他做什么。也不会提太过分的要求。

这次夏思雨提出来要出去玩,他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多挤出点时间,虽然不能算是蜜月,但是也可以是一次愉快的旅行,一定要让夏思雨满意就行。

但夏思雨听他说了这句话,有点疑惑:“两天?不需要这么久,半天就行了。”

半天?连个城郊农家乐都不够啊。薄言还问:“那去哪里?是去见什么人吗?需要穿什么?”

毕竟他们是艺人,如果有饭局或者有什么人要见,他也得根据不同的需要换装。如果是朋友,就穿的随便一点。如果是长辈,就穿的庄重些。如果是去见什么合作商,谈业务的,那正装少不了。

夏思雨的要求,他一定要达成。

夏思雨想了想,然后含糊的点头:“算是吧。穿的跟你平常就行。”反正薄言平常的时候,穿的也挺正式的,他也不太可能穿花里胡哨的衣服。

薄言点头:“是朋友?还是生意上的事?”

夏思雨摇头:“不是什么生意上的事。就见个面而已,不用紧张。”

他倒不是紧张,就是夏思雨,她有朋友吗?

当然她身边的工作人员不少,魏静静小唐什么的现在已经是她的铁杆。她拍过的戏,待过的综艺也不少,也有不少加她,一口一个“夏姐”,“夏老师”,有些关系处的还不错,比如王梓苏。

但是说“密友”,朋友,好像还真没有。原来有个周薇薇,这就不提了。现在她和商菲儿这样的,不是敌人就不错了,也不是朋友。

但夏思雨都这么说了,薄言也点头,还问:“在其他城市吗?”

夏思雨摇摇头:“就在燕城。”

薄言又问:“需要提前准备些什么?”

夏思雨想了想,然后又摇摇头:“没必要。”

这还真的有点意外。尤其看夏思雨这状态,这人应该还是很重要的,不然她也不会提前打招呼。但不需要准备什么见面礼,也不需要什么特殊对待。

而且看夏思雨的表情,她好像很重视,又好像不重视。说实话,越是这样,薄言觉得越是奇怪。毕竟,夏思雨是个喜怒都形于色的人,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眼前这样也太奇怪了。

薄言又问:“那机票需要改签吗?”

他们的原有机票是晚上八点的,但夏思雨的意思,怕是要修改行程。

夏思雨想了想,“早点走吧,上午到。”

薄言点头:“那我去改,上午六点出发?”

夏思雨摇摇头:“倒也不用那么早,九点的就行。”

薄言点头,“好,那我通知宋风致。”

两人回了酒店,稍事休息。晚上,夏思雨去洗手间洗了很久很久的澡,洗到薄言进去的时候,还以为她泡澡。但一看浴缸,还是干的。

出来的时候,她也很委婉的说:“我今天有点累。”

诶呦,这家伙竟然学会了这样的高级词汇,都知道用这句话来拒绝晚上跟他打架了。薄言笑了笑:“你想什么呢,你以为我每天都想着这事呢?睡觉,素的。”

原本两人打算在这里多住一天的,既然夏思雨有事,那薄言也没耽搁什么,回酒店休息到早上六点,就早起,一路飞回了燕城。

到了燕城是中午,从机场出来,一大群人饥肠辘辘,先去吃了顿饭。但以往,夏思雨看见美食都是两眼放光,今天却改了性子,不怎么吃肉,只夹了几筷子素菜。连魏静静都诧异:“不容易啊,竟然不需要我盯着减肥了。”

吃完了饭,夏思雨还要先回一趟家,两人换衣服的时间,她还钻进书房,薄言注意到,她把自己的两座奖杯拿出来并排放好,原本准备拍个照,但手机拿起,又放了下去。

出来出门,她还穿了黑色的风衣,带了黑色的帽子,纤腰一束,有一种利落感,确实挺正式的。出来开车,薄言自动自发的坐到驾驶座,竟然还被她要求:“我来开。”

薄言确实还有点意外,尤其是看到夏思雨如此郑重的眼神。这家伙,不管电视电影里多么的魅惑众生,但是生活中的她就是个十足十的逗比。能让这家伙都如此慎重的存在,其实根本不难猜,就那么一两点。

再配合上她之前的要求,薄言已经大概猜出来她想的是什么了。

他还最后问了一句:“真的其他东西都不需要准备吗?”

夏思雨摇摇头:“不需要了。”

文学

夏思雨开着车,一路带着他往前走。原本倾城公寓在燕城的市中心,但夏思雨直接带着他往西往北走,还上了出城的高速。

一路上,夏思雨也沉默寡言。都不需要看夏思雨的导航定位,只看她的脸,看她此刻的表情,就知道她到底要去哪里,见什么人。

车子越走越远,到了日暮时分,太阳从北部蜿蜒的群山照射下来。时值秋天,山上的枫叶已经全红了。配合着这如血的夕阳,格外有一种苍凉的感觉。

下了高速,走了一段小路,没开多久,车子在一个停车场停了下来。薄言一下车,果然,到达了目的地——“燕城公墓”。

想也知道,夏思雨平常没心没肺惯了的。就算她自己被打压,也没有多大反应。但唯独能牵动她心神的,有且只有一个人——她妈妈。

难怪这家伙昨晚焚香沐浴,今天也不吃荤腥,都是为了来看她的。所以这家伙之前还想拍照,把自己获得的两座奖杯也拍下来,就是为了给她妈妈看的吧。

说起来,他们在一起好几年了,但是夏思雨从来没有带他过来看她妈妈,在他们复合之初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甚至提都不提。这不是代表她不在意,恰恰是因为她最在意,所以才不愿意跟其他人分享,连提到都觉得是亵渎。

再加上,她自己当年也“不争气”。入行十年,前年才拿了女配,今年才拿了女主,再之前的八年时间,完全是混日子过。有些人就会说了,一些明星入行二三十年,不是照样半个奖都拿不到。

这只能说追求不同,夏思雨的目标,有且只有妈妈。一直到现在,她都不觉得自己能超过妈妈当年的本事。毕竟,妈妈是在三十岁之前拿了两尊影后,并且跳舞也能拿下金奖的天才。如果不是出了那场舆论风波,也许她不会退圈,也许还能继续发光发热,也许成就早就不可限量。

这也是她好几年,都不来看妈妈的原因,因为觉得没脸见她。直到今天,靠自己拿了两尊影后,她才觉得,自己应该是有见她的资格,所以才敢过来。

薄言跟她一起走了进来。今天不是双休日,也不是清明重阳之类的日子,所以墓园的人不多。尤其现在还接近黄昏,更是人迹罕至。

整个墓园依山傍水,北面是蜿蜒群山,不远处,护城河缓缓流淌而去。风水是不错的,但是墓里的人是享受不了,再好也是做给活人看的。

等到了地点,薄言才知道,为什么夏思雨说,不需要买花。

因为根本就没有墓碑,夏思雨在坟茔的地方,种了一棵树。

树选的是苍翠的青松,移植的树的年份,也正好是母亲的生卒年。几年过去,树长势良好,苍翠的很。夏思雨虽然这几年都没脸过来,但一直让人打理的极好。有专门的人修剪、施肥,并没有一般墓园里那种阴森恐怖感,反而多了几分肃穆。

夏思雨选的这一块地也不错,就在这一片丘陵最高的地点。树木傲然独立,俯瞰脚下这片公墓区,如果是树冠的位置,还能看到城市的边缘。

环境清幽又有树木,所以这片,鸟儿不少,鸟鸣声不断。秋季是松果成熟的季节,甚至还有松鼠,在枝叶之间跳来跳去。

夏思雨上前走了一步,薄言也跟着她往前走。一直在观察她的表情,害怕她生气或者难过。夏思雨走到树下,伸出手去,轻轻摸了摸树干。树皮有着湿润粗糙的质感,她抬起头,看着上面终年青翠的松针:“其实我也违逆了妈妈的遗愿。她觉得人死就死了,烧成灰,洒到江河里,洒到山上,怎么来的,还怎么回去。她不想见秦家的其他人,包括我爸爸。反正人生到了最后,什么都经历了。既有苦难的时候,也有快乐的时候,最后只希望我好。不希望成为我的负担,也不愿意我每年专程为了她过来。”

其实她明白,妈妈不仅仅是不想见那些不想见的人。妈妈退圈就是因为“**”名誉扫地,后来又因为这件事长期被夏家人看不起。虽然她表面上不说什么,心里肯定还是有芥蒂。如果这事发生在夏思雨身上,她根本不会觉得丢脸,反而会反手一个报警,把那个肆意传播她私照的人送进监狱。

但妈妈不一样,毕竟还是老一辈的人,也好强,所以始终心里难以释怀。

或者说,夏思雨这种丝毫不顾及黑粉的态度,就是因为妈妈的经历。也阴差阳错成就了她多年来在娱乐圈无论怎么被骂,内心也始终坚定的性格。否则,她两度跌入低谷,被铺天盖地的黑了好多年,一般人承受力不强,可能都等不到“平反”的那天就一蹶不振了。

薄言默然。有很多伤痛的经历,需要一生来治愈。一生治愈不了,也许还会落到下一代头上。夏思雨这么奇葩的个性,都是源于她的童年。父母虽然都很爱她但也无法给她完整的家庭。两国的生活增加了她性格里的割裂感。母亲的经历也告诫她,坚定做自己就行了。其他人的评论,根本无需在意。

所以她自信又自卑,傲慢又清醒,享受了很多的爱但又缺爱。

但一路走来到了现在,她好像也终于明白了,人的一生不要仅仅局限于童年的桎梏。她的天地其实可以很宽广。原本很憎恨的佟女士一家,还有那些薄情寡性的夏家人,当他们是死敌。但现在再看,忽然觉得,那些人有点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