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洁和公H文翁熄合集 夜玩亲女小妍夏令营

2022-06-24 08:57:45 5点热度

他的唤神之法,是列于七十二地煞法门的神通,一般来说,大部分的神魂之类,都会被这一门术法联系上,而现在毫无反应,这代表的情况,让卫渊心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沉默了下,心中道一声歉。

不见如何动作,狂风暴起,李淳风这一位,曾经在历史上留下赫赫声名的大方士的墓葬被打开,其棺椁腾起,而后自然打开,女娇皱了皱眉,而后便有清风将浊气驱散,打开棺材之后,两人都无言。

李淳风的墓葬里面,空空如也,没有那一位名声赫赫的天象师。

里面更是丝毫的天机线索都没有留下。

卫渊心中微沉。

控风将李淳风的墓葬恢复原本的模样,转而道:

“去袁天罡的墓葬……”

女娇见他神色慎重,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好。”

转瞬之间,就已经从这一处墓葬出现在了十里外的袁天罡墓。

卫渊屈指叩击,这一次,虚空之中,隐隐有一缕神思浮现出来。

文学

卫渊紧紧绷着的弦总算是缓和了下来。

……………………

白发苍苍的玄灵子咬着牙关,按着自己弟子的说法——刚刚有人说是来访友的,可是按照那小道士的形容,自己根本就没有见过那一个人,所以说,那根本就不是这天宫院的故交旧识。

自己可不认得那么年轻的一个朋友!

那必然是来这儿偷鸡摸狗,想要属意于我天宫院传承的人。

他气冲冲地奔出去,按着自家祖师爷传下来的法术卜算这来者在哪里,一般来说,这法术十次里面能有三次算准确了,就已经能够算是祖师爷保佑,可是不知道为何,这一次用出来,是真的顺畅。

老道士奔出去,找到了袁天罡墓葬的地方。

从门缝里面,看到了那年轻男子抬起头,似乎是在说什么。

道人大怒:“好啊,你果然在这里,你是谁,来我天宫院做什么!”

“今天要是不说出来个一二三四五,老道非叫你常常厉害,我天宫院传承比不上龙虎山,也不是让你小觑的!”

“来啊,一起上,把他扭送到派出所去!”

老道士回头喊了一声说着,一脚踹开门,带着一帮的道人奔了进去,气势汹汹,然后就直接哑住,怔怔地看着前面的一幕,手里的扫帚拖把很快就当啷当啷跌了一地。

年轻男子,这倒是不必说。

只是和他交流的,是一名头发微黑,似儒非儒,似道非道的中年男子,双目苍古,嘴角一缕微笑,一股温润如玉的感觉便已经扑面而来,老道人只觉得此人极端熟悉,苦思冥想,突然如同一道雷霆劈落。

天宫院的当代院主大脑一片空白。

他记起来眼前这虚幻之人是在哪里见过了——

祖师堂的那一副画像。

他颤抖着拍打着一些弟子手里仍旧紧紧攥着的扫帚,折凳,然后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恭恭敬敬地下拜见礼,大声道:“天,天宫院弟子,玄灵子,拜见袁祖师。”

背后的众多或者年轻或者年老的道人连忙行礼,也算是动静不小。

袁天罡的这一缕留下的魂魄看着卫渊:

“……渊,这些人是谁?”

老道士:“…………”

一众道人都有些尴尬寂寞。

总算是明白了媚眼抛给瞎子看是个什么模样。

而后看着那不过二十多岁的青年,心中也有天翻地覆般的骇然。

旁边的女娇眸子微敛,盯着卫渊。

卫渊道:“大概,是你的后辈弟子们了,你和李淳风去世之后,在你们当年选择风水宝地的地方,修建了这一座天宫院,而后,有道人在这里修行,就以你和李淳风的名义收徒。”

袁天罡失笑:“竟是如此。”

袁天罡看向这些道人,沉吟了下,道:“尔等先退出去。”

一众道人不敢违逆,低着头退了出去。

等到这些人都离去,卫渊拂袖化作了一道气机屏障,将内外声音隔绝,方才面容微沉,缓声道:“……我去找了李淳风的墓葬,里面没有李淳风留下的后手,这事情关系不小,我只好打开了他的墓葬棺椁。”

“里面没有李淳风。”

“袁天罡,到底发生了什么?”

袁天罡苦笑一声,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这事情的缘由,哪怕是我也不知道。”

“只是我二人当日算到自己阳寿将近,也都带着推背图来这里等着,这一点应该是没有出错的,其中出现了什么篓子,哪怕是我也不知道,死去之人,哪里能够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

“不过,我刚刚卜算一次,《推背图》此刻下落不知去了哪里,但是大抵在正北偏东方位,可去一观,应当错不了。”

卫渊道:“……其实早该想到的,在现在,你们两个所写的推背图名气如此之大,如果不是因为某些缘故流落出去,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名气的。”

袁天罡道:“原来如此。”

卫渊沉默,突兀地问道:“不能久留人间?”

袁天罡洒脱笑道:“早已经是一缕残魂,何必久留人世?”

他此刻早已经死去了一千多年,还能够留下一缕神魂,恐怕也是因为他的道行足够的高,哪怕岁月冲刷,仍旧残留一缕,卫渊摇了摇头,袖袍一拂,袖里乾坤之法,手中多出两杯酒。

袁天罡拈着酒杯,低语道:

“我这里有一本《九天玄女六壬课》,若是失传,你就留给这些人吧……多少算是一点痕迹,这一本手抄若是不嫌弃,便当做最后收藏,若是不在意的话,扔于山谷,掷于江海,留待有缘人,亦可。”

“当年初见时,你那一拳倒是痛快。”

“而今最后一面,杯酒而已。”

“也好。”

卫渊不言,仰脖饮酒。

在门外的等候的诸多道人们老老实实垂首,始终没能等到里面的传唤,可以说是心急若焚,有心推门进去,可是又担心冲撞了祖师英灵,始终不敢进去,也不知道是过去了多久,突然听得一声猫叫。

老道人抬起头,就看到一只橘色猫儿慢条斯理地踱步过来。

看着这么多个道人跟木头似的杵在这里,这橘猫眼里好奇不已。

老道嘴里发出嘘嘘嘘的声音,想要把这猫儿给吓跑,可是这山猫何曾害怕过生人,非但是没给吓跑,反倒是还凑近了两步,老道人心中着急,低声道:“快些走,快些走,勿要惊扰了祖师也。”

也不知道是他太过于激动,语气急促的缘故,还是说远处听得了什么响声,这渐变层金橘色的猫儿受惊,喵的一声窜起,想要爬进前面的小院里面,慌不择路,反倒是把这门给撞开了。

玄灵子心中大喊一声坏矣!

连忙往前去,希望勿要惊扰祖师,也不要惹得祖师生气,给那猫儿一下,可趋身过去了,才发现竟已经不见了祖师,老道心中大惊,连忙进去,真的不再有什么青年和女子,更不曾有自己的祖师。

再一看,连那猫儿,在地上翻滚一下,都化作了一缕清风消失不见。

在墓葬之前,不过一卷墨痕未干的新卷书籍。

两盏残酒罢了。

玄灵子怔怔呆滞住,突然回头问道:“先前那人来,说是做什么?”

守门的小道士也已经心神不定,呢喃道:“访友。”

玄灵子回过头,看着墓碑前的两盏残酒,风吹而过,酒盏之上泛起涟漪,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

袁天罡早已死去,最后一缕神念,饮酒之后,茫然之间,循着这天地阴阳清浊之气徘徊,不知行走了多少,不知道去往哪个方向,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竟然已经到了一处不可思议之所在。

天地昏沉暗淡,处处皆是城市,却都是和大唐不同的气象。

而在地下,埋藏着一股极强烈的天之清气。

再一抬头,见一赤色长龙,支撑天地,无尽的雾气遮掩了那巨大长龙面目,却唯独那双目清晰,仿佛日升月落一般浩大无穷,其中倒映着这位天象师。

袁天罡看到里面坐着一名身穿灰袍,双目苍古的男子。

两人彼此对视。

袁天罡眸子缓缓瞪大,脸上慢慢生出恍然大悟之色。

突然大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我是我,我也是你!”

大笑声中,化作一缕光芒,飞入了那苍古男子眼中,支撑天地,气质苍古的巨大烛龙缓缓低吟,而这一缕分神转世之躯的经历和感受,也如同潮浪一般浮现在了气质苍古的男子心底。

烛九阴双眸微敛。

这一转世之躯的记忆已和自我融合。

背后巨大烛龙支撑天地。

苍茫,古老,巍峨。

而后,

下意识伸手捂了下右眼眼眶。

……………………

与此同时。

山海界·海外诸国。

一身劲装的钦原一脚踹开大门,满脸慌张:“不,不好了啊,珏!”

“大事不好啊!”

天女嗓音安宁温柔,倒茶道:“怎么了,钦原,这么慌张。”

“先喝口水润润嗓。”

“哎呀,什么时候了,还喝水润嗓子。”

钦原大步走过去,咬牙切齿道:

“我刚刚听说了,女儿国打算派一支队伍去人间界。”

“向涂山渊,也就是那卧虎提亲啊!”

天女脸上温柔的表情凝固。

“谁?!”
看着眼前的少女瞪大眼睛,似乎还没能反应过来的样子,钦原没好气道:“谁?还能是谁啊?肯定是那位夸霖大将军咯,打算要和卧虎涂山渊,喜结良缘啊,实在是太狡猾了……”

“我跟你讲,珏,这事儿可不能忍啊!”

正咬牙切齿着,却发现那少女竟然毫无波动,面色平和。

这都忍得住?

钦原惊住。

得到消息之后,一口气跑回来,又一气说了这么多的话,口干舌燥,当即也不管这许多,伸出手去拿桌子上的茶盏,可是手指才稍稍一碰到茶杯,就顿了顿,那触感就仿佛是碰到了沙滩上晒干的沙堆一样——

上乘晶石磨制的茶具,仿佛被千风席卷抨击。

缓缓风化化作齑粉。

至于茶?

早给吹干了。

钦原愣住,而后缩了缩脖子,眼前的少女哗啦一下站起身来,绷着一张小脸:“不行,我要去问问清楚……”

她迈开步子蹬蹬蹬地走出去。

然后又推门回来,把刚刚站起来的时候撞倒的椅子扶起来,放好。

然后绷着脸转身气势汹汹地往出走。

钦原无可奈何伸出手拉住了珏,道:“好好好,就当做是那所谓的夸霖大将军所做的,但是你要过去做什么呢,你去了不就是只能激怒那个大将军?甚至于,你连激怒她都做不到的。”

钦原满脸智慧的表情,伸出手指:

“你甚至于只能让她心里更愉快。”

“我在人间知道,有些人常常会说‘你们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啊’这样的话的谁知道那个大将军会是什么样的性格,再说,你去了又要说什么呢?”

珏沉默下来,似乎有什么话在她心里翻滚着,涌动着。

她张了张口:“我不知道。”

“但是,绝对不能让她这么做,因为渊他是……”

最后那几个字始终说不出来。

钦原对此表示遗憾,想了想,道:“在人间的时候,我的那本思修书里有的一句话是‘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放心,我们肯定能行,现在的重点是,要绕开女儿国的兵将,成功回到人间。”

钦原道:“刚刚我听到她们说,会直接派遣出三千人马,驾驭龙虎,然后去人间和中原结盟,怎么从这海外诸国,到人间裂隙的方向,只有女儿国这边有确切的方法,所以,我们可以尝试这样……”

钦原凑到珏的跟前,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地说了一顿。

而后拍着胸脯保证道:

“你可以放心!”

“偷渡这一件事儿,我在行!”

声音顿了顿,她补充自己的行业履历道:

“我可是被卧虎抓过的!”

……………………

完成了训练之后,一名驾驭苍虎的女儿国精锐提着酒回家的路上。

突然听到了一阵低沉的吟唱声。

很难以形容这样的歌声,仿佛九天之风一样,这位面容英气的女子略有好奇,提着酒凑过去,看到小巷子里面有一位身穿白衣的秀雅少女,讶然之际,心中失去戒备心。

“你是在这里迷路了吗?”

她忍不住开口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要不要我帮忙?”

白衣少女轻声道:“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家。”

“你能帮忙吗?”

女儿国精锐不自觉带着微笑,满口答应道:

“这本就是我们的职责,放心,我会帮助你的。”

那少女道谢一声。

然后又道:“抱歉了。”

“什么?”

女儿国的英气女子还没能答应下来,背后突然声音传来,而后Duang的一声,后脑勺上被来了重重一下子,双眼一翻,直接就失去了意识,昏迷倒下去,而后被一阵阵柔风托住,没有直接砸在地上。

天女和钦原把这位英气女子拖回了她们的屋子。

然后道歉一声,把这女子的外甲胄和腰牌全部扒了下来。

其实这屋子里面已经有了第一位受害者,钦原的计划原本是打算跟着女儿国的三千卫队后面,偷渡向人间,但是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珏已经翻出了蜂蜜酒,仰脖给自己咕噜了一杯,然后提出了第二个方法。

跟在后面实在是太容易被发现了。

一不做二不休。

直接来个偷梁换柱,混入三千卫队里面。

然后进入人间之后,再想办法离开那儿,阻止卫渊。

于是就这样,用天女的歌声作为诱饵,钦原背后闷棍一波带走,作为能够在山海经留下名字的种群,钦原虽然被卫渊蹂躏地惨兮兮的,可是其战斗能力,横向对比其实不弱。

她们给自己套上了英武的女儿国甲胄。

钦原总觉得自己穿着松松垮垮的。

作为飞行类妖兽,她其实不是很喜欢这种能防御妖力的铠甲。

但是她抬头的时候,看到了换上甲胄的天女,原本的黑色长发先是系成马尾,而后盘起来,以军伍的玉冠固定,内衬为玉白色,外面的铠甲以墨色红纹,装饰以战袍,看上去英气十足。

“真好看啊……”

钦原羡慕的咕哝了一声。

然后把那能够遮住面容的面甲给戴上去,这样就只露出两个眼睛来。

以风遮蔽气息,就不会担心被察觉到。

就这样,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少女带着妖兽钦原,一起混入了三千卫队里面,那些所谓的龙虎,只是混杂有龙类虎族鲜血的妖兽,少女手掌轻轻按下的时候,那老虎也变成花猫,根本大气不敢出一下。

毕竟,昆仑山诸神里面,是有九首猛虎陆吾的。

九为极数。

那代表着虎族的巅峰。

为首的女将扫过背后的三千卫队,微微颔首,嗓音清冷:

“出发!”

钦原和天女混入了队伍之中。

偷渡,开始。

目标——

搅黄卫渊的大婚。

……………………

“哦?那位天女,居然没有什么异动?”

夸霖听闻属下的报告,挑了挑眉,心中很是诧异,沉思了下,道:

“不过,不能不防。”

“派人去邀请天女珏,就说我身体暗伤未曾痊愈,须得要她来替我把脉调养,希望她能够在这将军府里,小住一月。”

夸娥流月苦笑一声,低头应下,道:“是。”

当即也只好带着属下,去了天女珏暂居的地方,敲了敲门,道:

“珏姑娘?在下夸娥流月,有事相邀。”

“珏姑娘?”

一连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夸娥流月心中不安,道一声得罪,推开门来,大步走了进去,却见到整个屋子已经被打扫干净,一尘不染,心中不对劲的感觉越来越重,走入内室里面,就看到自己的禁卫被施展了咒术,陷入昏迷状态,躺在床上。

夸娥流月额头一抽,只觉得头痛。

“……这是被掉包了?”

她叹息一声,只好回去禀报给夸霖。

“偷梁换柱?”

“还是说,打算要趁着机会,跨入人间。”

夸霖眉眼抬起,道:“不过,也无妨。”

她大概能够猜测得到,天女是打算要进入人间之后和队伍分离,然后跑去找卫渊,但是她之前就已经给带队的将领下过命令,要求直接前往龙虎山,先拿到了人,再签订盟约。

是打一个闪电战,生米煮成熟饭。

虽然如此,可天女如此做,夸霖心中也有一丝不服输。

以及想要见见卫渊的感觉。

正好。

夸霖嘴角勾了勾,按剑而起,一身劲装,外罩黑袍,长发系成马尾,眼角正红眼影,明艳大气,一路而行,直接从将军府抵达了女儿国的王宫,而后向国主禀明了自己的要求。

“将军要暂且离开本国?这是为何?”

女儿国的国主是一位中年岁数,面容仍旧雍容华美的女性,闻言好奇。

夸霖面不改色道:

“与中土人族的盟约,极为重要,我放心不下,要亲自前去一趟。”

女儿国国主无奈道:“是为了什么呢?”

夸霖道:“为了盟约。”

“说实话,大将军。”

“……抢男人!”

气质温和女儿国国主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她很痛快地直接一印玺按下去:

“允了!”

“大将军,不要给我国传统丢人!”

……………………

“啧,我看,是这样,接下来这样解答吗?”

“这东西还是挺复杂的,不过对我来说没问题。”

人间·博物馆。

在使用法术留下一本拓本给那些天宫院弟子后,女娇将卫渊送回了博物馆里,卫渊现在正在研究袁天罡留下的那一本《九天玄女六壬课》,这本可是袁天罡手书的,里面有着大量的经验笔记。

和现在流传下来的那种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卫渊现在正在琢磨着怎么运用这东西。

说实话,像是伏羲所创的先天八卦,那是只有烛九阴这样的天神,像是契这样的绝世天才,才能修行出一点点味道来的,就连女娇这样的聪明人都修行不了,所以卫渊觉得,这纯粹是太难,和他的智商没有关系。

至于之后的周易八卦,说实话卫渊其实也能稍微用一用的。

不过需要提前准备,最好再用一个先天神灵来镇住八卦,防止出了漏子,被人察觉到,在梦中把烛九阴或者无支祁拉过来,就相当于把卦术的上限提高到神灵层次,难以被察觉,卫渊可以尽情地去卜算。

不用担心被察觉到的情况下,哪怕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一,算上一百次也差不多了。

可《九天玄女六壬课》不同,这一门卦术的上限比起先天后天八卦都低不少,因为先天八卦直指天地,后天八卦演化万物,以此来推演天机,而《九天玄女六壬课》则是将指向对象换成了九天玄女。

是向九天玄女祈求卜算的。

上限降低,但是仍旧能够算出神灵层次之下的一切。

重要是,其难度也大幅度降低。

哪怕是禹,照着攻略用也能装装神棍了,别的不说,逼格是上去了。

卫渊感慨着,而后给自己解卦:

“我看看,最近的运势……”

“红鸾不稳,天喜与贪狼同宫,命犯天煞,有血光之灾,是紫薇桃花劫?”

“这玩意儿有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