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 上面一个 b&打开双腿粗大噗呲噗呲白浊

2022-06-24 08:54:57 8点热度

“我不流产。”小女孩紧紧地护着自己的小腹,一脸警惕,仿佛郁北方就是那个要搞死她的恶人似的。

郁北方坐在椅子上,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她知道女孩害怕自己。

是。

姚砚之享受了。

坏人她来当。

她并不是不愿意当坏人。

而是当坏人也是有报酬的。

她每帮姚砚之打发走一个小姑娘,姚砚之会给她一定的报酬。

她不爱姚砚之。

姚砚之有多少女人,郁北方都不会在乎。

“可以,你如果不流产,姚砚之也是不会负责孩子的费用的。”

郁北方轻轻地说道:“你的这套房子,他也不会再给你交房租,你的衣食住行,他也不会再管一分,你考虑好一个单身女人要独自养孩子了吗?”

“你这是在吓唬我!”

小女孩很懵。

她不明白,她的孩子,也是姚砚之的孩子,姚砚之怎么会不管不问呢!

“我不是在吓唬你,自从我和姚砚之结婚后,经我手打发走的女人,你是第十一个。”

文学

“我不清楚你是怎么和姚砚之在一起的,我也不知道姚砚之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告诉你,他是已婚。”

小女孩的眼泪,哗的一下,流了出来。

她很难受。

非常难受。

她知道。

她早就知道姚砚之有妻子。

可她一直以为姚砚之的妻子,是那种黄脸婆或是肥婆之类的,她是完完没有想到,郁北方竟然这么有气质,还这么漂亮。

“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做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做一个有妇之夫的情人呢?”

“你如果现在流产,我会替姚砚之作主,拿一笔青春损失费给你,你有了钱,自己去做生意也好,去读书也好,谁都不会管你。”

“你如果生下这个孩子,那么,你就只能等,等到dna亲子鉴定确认这孩子,是姚砚之的,姚砚之会按着法律要求支付赡养费。”

“当然,你怀孕这段时间所有的费用,姚家是不会不负责的。”

姚砚之是一个花花公子。

他是不会负责的。

他只享受追求的过程。

据郁北方的统计,姚砚之对女人的新鲜度不过三个月。

三个月后,又是新的女人。

郁北方有的时候在想,幸好自己不爱姚砚之,否则自己迟早会抑郁的。

大概也是因为不爱,无论姚砚之和别的女人有什么关系,她都不会伤心难过,也因为不爱,她才可以理智的在这里讨论一个女人的归宿。

“我不相信他是一个这样狠心的男人。”

小姑娘是不相信的。

在她看来,那个男人爱自己,那么宠爱自己的男人,怎么可能这么无情?

“你稍等。”

郁北方拿出手提电话,径直拨打姚砚之的电话,并开了免提。

“你处理好了?”

郁北方将食指竖到红唇间,示意女孩不要讲话。

“她要留下孩子。”

电话那端,传来了姚砚之不耐烦的声音。

“郁北方,她说留下就留下,你不会将她送到医院做人流手术吗?我再给你5%,你今天就送她去流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