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在车里 bH:花唇扒开玩弄花蒂H

2022-06-24 08:50:04 7点热度

“不过祝夜宵,多日不见,你这是当小白脸当上瘾啊!不想为了一朵花放弃整片森林,又舍不得人家姑娘带来的权势,在这装可怜,把人当备胎,可真是你的拿手绝活啊!

说真的,你这钓女人的把戏,还挺有当鸭的潜质,让富婆为你一掷千金,你应该很开心吧!”秦陶陶看着他的目光甚至是带着戏谑的。

被戳中了想法的祝夜宵当场恼羞成怒,“你血口喷人,这是侮辱我的人格!”

说罢,他又连忙看向身旁的女人,含情脉脉地说道:“小姬,你要相信我,除了你之外,我绝对没有跟其他女人有过任何暧昧!”

“我当然相信你。”女人面露羞涩,转头望向秦陶陶时,目光顿时充满了厌恶,“秦陶陶,祝夜宵是我的男人,你凭什么这么侮辱他,我要你向他道歉。”

秦陶陶神情轻蔑:“他,也配?”

“你竟然用这种口吻对他说话!”女人仿佛被冒犯了一样,怒火中烧道:“我再说一遍,你要么道歉,要么,我要你好看!”

秦陶陶抱着手臂,神情傲然:“就凭你?”这女人什么身份,口气真是不小啊!

“别人怕你秦家,我管姬可不怕!”管姬冷笑,“我管家可不是你们都城这些乡巴佬,我说到就能做到,就算是私下里把你弄残了又怎么样,你秦家还奈何不了我!”

听到管姬这个名字,秦陶陶脑中灵光一闪。

管姬,管家,来自于D国的富商。

一段原著剧情清晰地出现在她的记忆里——

【因为抑郁症发作,祝夜宵跑到了酒吧里大醉一场。

江昭找到人的时候,他已经像是一滩烂泥一样趴在了酒吧吧台之上,边上还有一个衣着妖艳的女人试图捡尸。

江昭赶跑了那个女人,艰难地搀扶着祝夜宵离开。

两人经过一条幽深的巷子的时候,烂醉如泥的祝夜宵忽然哭了出来。

“今天是陶陶的忌日,我有些想她了。”祝夜宵哭得不能自己,似乎是伤痛极了的模样。

江昭看着他这个样子相当的不好受:“想哭就哭,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祝夜宵忽然翻身抱住她,将她抵在了巷子的墙壁上:“你知道吗,以前有一次秦陶陶追着我去了S俱乐部,在那里她遇到了整天纠缠我的管小姐。管姬和她发生了争吵,两人打了起来,最后两人约定了要赌酒,秦陶陶明明不擅长喝酒却为了在我的面前不示弱硬是答应了,最后被管姬灌醉丢到了俱乐部后边的巷子里,我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她在巷子里被冻了一整夜……那时候我要是追着出去看看就好了,都是我的自尊心在作祟。”

“那是她自己要面子不关你的事,毕竟她当初纠缠你,和管姬在你心里应该也是没差别的吧?”江昭安慰着他,眼神柔和似水,“你就是太善良了,什么都往自己的身上背所以才会这么痛苦。我要怎么做,你才能不再那么痛苦呢?”

祝夜宵看着江昭,忽然吻了下去,明明这时候他还不知道江昭是个女人。

江昭瞪大眼睛,却是没有拒绝。】

想起这段剧情,秦陶陶露出了仿佛吃了苍蝇似的表情。

早知道眼前这人是管姬,她一句废话也不多说就走,也不会那么快触发剧情啊!

果然下一秒,管姬一如剧情里所写的一般跟她对撕了起来:“秦陶陶,怎么,不敢开口了?呵呵,我还当你有多牛逼呢,现在看也不过如此!不过是个贱人、烂货,让你欺负我男人!”

说着,她冲秦陶陶挑衅地比了个中指,挑衅侮辱意味十足。

文学

见状,秦陶陶眼皮一跳,脸色阴沉似水,猛地后退一步操起了摆在走廊边上的椅子就朝着管姬那张碍眼的脸砸了过去!

“啊——”管姬尖叫,完全没有想到秦陶陶竟然一句话不说就敢直接动手!

祝夜宵也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避让开来,甚至连拉一把管姬都顾不上。

管姬被砸中了手臂,疼得整个人跳起来,指着秦陶陶嗓门尖锐:“好你个秦陶陶,你竟然敢打我!”

秦陶陶甩了甩手,冷笑:“让你满嘴喷粪,姑奶奶这是在教你怎么做个人!别当畜生!”

先不说她大小姐脾气怎么可能受得了被人那样挑衅,再说了她也是破罐子破摔了。

既然剧情还要走,别说是她只是砸一个椅子,就是她捅管姬一刀子怕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你,你,你……”管姬气得面孔涨红,显然也是从未有人敢这么对她!她尖叫一声,忽然冲着秦陶陶就冲了过去!

秦陶陶避让开来,站到边上抬脚朝着管姬就是狠狠一脚。

管姬就这么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狼狈得摔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

祝夜宵这时候回神了,赶忙下去将管姬给搀扶起来,指着秦陶陶怒吼:“秦陶陶,你简直是欺人太甚!你竟然没敢对管小姐这么动手,你是故意的是不是,管小姐一定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不会放过你!”因为祝夜宵的话,管姬捂着脸看着秦陶陶的目光恶毒至极,“你厉害是吗?有本事跟我比拼酒,谁要是输了谁就从这里滚出去!”

听到管姬的话,祝夜宵有些惊讶。

仅仅是拼酒吗?

这和管姬的性子也太不符合了。

不过在接触到管姬那阴沉的面色时,他又选择了闭嘴。

“拼酒就拼酒,我怕了你不成?”秦陶陶的嘴巴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话已经说了出来,想要反悔都不行。

别人或许不清楚,但她可是知晓原剧情的!

什么拼酒,这个管姬阴狠毒辣,早就让人在酒里下了药。

剧情里,她就是喝了那酒,差点在酒吧跳起了脱衣舞,后来连滚带爬地逃到无人的小巷里,水深火热地熬了整整一夜,早上才被送进医院,大病一场,自此之后情绪就已经往抑郁方向发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