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上面一个 黑人40厘米进入正在播放

2022-06-24 08:36:44 8点热度

苗舞怀有戒心的看着金龙太子说道。

“太子殿下恕罪,苗舞姐姐就是这样的脾气,其实她的心眼很好哒。

我们是在一个洞穴里发现这个娃儿的。”

为了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慕容璃今上前打了个圆场。

“千羽小姐,本太子说的是实话,这个孩子的身上有魔性,不信请往这边看。”

金龙太子把手上的一枚戒指摘下,放置到孩子的额头上说道。

只见这枚戒指上的宝石,发出了赤红色的光芒。

随后金龙太子又将这枚戒指挪到五米开外的地方,只见那枚戒指上的宝石又变的如钻石般的透明了。

“这是我们轩辕皇室的传国龙珠。

具有识别邪魔外道的能力,龙珠显示赤红色,乃是大凶之兆。

除非魔性十足之人,不然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听闻此言,苗舞和璃今都沉默了,她们知道金龙太子不会撒谎,因为他也没有必要撒谎,谁会故意去为难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呢,而且这个孩子的确来历不明。

“或许他是被洞窟里的邪魔所侵呢?”

千羽苗舞咬着粉唇争辩道。

“苗舞姐,这孩子是从天而降的,还砸出了辣么大个深坑。

早就知道他不是一般的孩子了,没准就是某个邪魔转世喔。”

听了金龙太子的话,小璃今越来越觉得这个孩子不对劲,他的眼神始终带有一种邪气,看久了会让人产生心悸的感觉。

“好吧,就算你们说的都是事实,那现在怎么办?

杀了他吗?他只是个孩子,难道你们下得了手。

再说了,他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们也没有理由除掉他呀。”

苗舞的话倒把大家给难住了,这娃就算是个邪魔转世,也不能现在就弄死他呀。

“额……这样吧,我让巳十六男爵做个婴儿床,上面设置好隔灵法阵,这样一来就安全多了。”

金龙太子本来想让巳十六弄个笼子的,估计苗舞这丫头肯定不让,所以就改成婴儿床了。

“那好吧,让他把婴儿床弄舒服点,这毕竟是个小孩子。

就算身具魔性,或者真是邪魔转世,未来也有净化心灵的可能。

毕竟是个生命,我们要平等对待世上的每个生灵。”

说这些话的时候苗舞想起了姐姐灵月的经历,当时她也曾被族人视为不祥之人,后来经历了无数的磨难,才好不容易回归了家庭。

而且灵月是厄尊王黎的弟子,她的佛门功法具有净化心灵的作用。

“没问题,巳十六男爵很快就能弄好。”

巳十六的师尊乃是神界的匠尊矛缺久,要打造个隔灵阵法不是很简单的事吗?

当下金龙太子就走出大帐通知了巳十六,而十六立马就去了军营内的锻造处,着手打造这张特殊的婴儿床了。

话说,他们的对话都听在法尊阿略的耳朵里了,他觉得自己这下算是彻底完蛋了,被困在隔灵法阵里的他,就失去了继续生长发育的可能了呀。

而且那些普通的食物,根本无法满足他的需求,阿略最需要的是汲取活人的生命力来补充自己,这样他才能迅速长大,来完成昊天神皇赋予他的使命。

现在抱着他的人是蓝云汐,从此女的身上,阿略感觉到了四季女神贝微澜的气息。

文学

而那个金龙太子的身上则有一股浓郁的酒香味,看来应该是酒尊凌痴公子的门人。

‘该死!这些人的师尊,都是和自己不对付的神祇。

谷由其是那个带着幽冥灵猫的灵猫族丫头,肯定是冥尊伍语那个臭婆娘的弟子。

要是被他们知道自己降世的消息,那就真的糟了呀。’

法尊阿略心里越想是越害怕了,万万没想到自己降世后,竟然会落到这些人的手里。

正在此时,军营内的一名传令官,行至帐外禀告道:

“启禀太子殿下,有几个人来到了营门前。

他们声称是重海城慕容家族的,想求见您有要事相商。”

“哈哈哈……今个是什么日子呀,重海城的朋友一个接着一个的来。

二位小姐要不要也跟本太子出去迎接一下呀。”

轩辕星唐并不是个会摆架子的太子,相反他很爱交朋友,由其是保皇派势力的朋友,而重海城的世家贵族恰好是保皇派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好耶,一定是飞泓哥哥他们来啦。”

慕容璃今显得格外高兴,而千羽苗舞却耷拉着脑袋唉声叹气道:

“唉,终于还是被他们找到了。”

接着她们只能跟随金龙太子走出营帐,去营门外迎接新到的伙伴们了。

‘太好了,机会来了。’

他们一走,法尊阿略就睁开了眼睛,他知道从这里到营门外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现在正是他逃脱的良机。

“吞灵大法!”

由于蓝云汐也跟着一起出去了,就把他交给了一个随行侍女。

“啊!”

只见怀抱孩童的侍女一声尖叫,痛苦的跪倒在了地上。

其她的几个侍女赶忙上来查看,也一个接一个的被吸附住了。

她们的容颜在迅速的变老,生命力也在迅速的流失,而降世的法尊阿略却长的越来越大了。

等那几个狐人族侍女被吸干生命力,变成几具干尸倒下后, 法尊阿略已经能够行动了,他现在是个五六岁孩童的样子。

这小子从帐篷的下面钻了出去,抬头一看,四周还有些岗哨,而远处又转来了金龙太子等人的说笑声。

‘他们就要回来了呀?被他们抓住可不得了。

干脆舍弃了这具肉身吧!’

法尊阿略把心一横,运功将自己的元神逼出了这具孩童的身体,接着一股风向远处飘去。

“不好!出事了,快去找那个魔童!”

刚回到营帐中的众人,发现了帐中的惨状,就知道这下坏了,为今之计只有立刻消灭那个从天而降的魔童才行。

“禀告太子殿下,营帐后面发现一具小儿的尸体。”

不一会儿,就有士兵找到了法尊阿略原来的那具肉身。

而法尊阿略的元神,正慌不择路的飘进了军营里的厨房。

他本来是想夺舍一具肉身寄居元神的,可惜的是厨房里现在只有一个在打盹的猪头人伙夫。

“就是他了,算老子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