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娇妻被3p—害羞刺激的交换 抬高腿挤进去律动

2022-06-23 17:35:10 10点热度

娲皇仰望天空,百丈血红的玄冰,使她完全无法看清外边的世界。

这冰并非普通的冰雪,其质地何其坚硬。

娲皇猛然举手,并指如刀,往虚空中一划。

经过五天的修养,伤势已经痊愈了大半的她,此时已经能发挥出三尸准圣的修为。

这一记指刀,化作一道凌厉的刀芒,连血海上方的空气都撕裂了。

“喀喇喇~~~”

玄冰层被这一记指刀刺穿了数十丈,无数块比房屋还大的冰块,轰然砸了下来。

但是,血海上涌,借着巨大冰块的咂下,涌起的更高。

滔天的血浪,掠过那破损处,瞬间又重新补足,变成了完整的一块血冰。

除非她能一击打通,又或者先行冻结血海,否则用这样的办法,根本不能离开。

娲皇柳眉一竖,红绣球便出现在手中。

一记指刀,破不开这封天玄冰,那么,用红绣球又该如何?

正飞掠而来的冥河老祖,猛然感受到了一记强烈的刀芒。

“不好!“

冥河老祖大惊,立即放开神通,将这四逸的强烈气息拦阻下来。

左近,已经有一些仍不死心地在搜寻风里希下落的阿修罗向这里急急赶来。

冥河老祖眼见风里希行踪即将败露,干脆把心一横,沉声喝道:“血神子!“

血海沸腾,数不清的血神子从四面八方袭来,在冥河老祖神念操纵之下,与那些冲来此处的阿修罗战士厮杀起来。

这些血神子,数千数万倍于那些阿修罗战士,而且行动之速,如鬼如魅。

眼见得被围在其中的阿修罗战士,将无一人可以逃开了。

冥河老祖则不管不顾,陡然加速,出现在了娲皇身前。

娲皇也知道自己一旦出手,就会惊动四处搜寻她的阿修罗战士,她打的主意就是强行破开封印,等追兵赶到,她已逃之夭夭了。

却不想,冥河老祖来得如此之快。

不过,赶到血神子剿杀阿修罗战士,娲皇却是心中一动,只是持定了红绣球,冷冷盯着冥河老祖。

如今修为不过三尸准圣,娲皇还真有些怯了冥河。

冥河老祖的业火红莲、阿鼻元屠两口不沾因果的杀伐至宝,她就算是圣人境界时,也不敢小觑,何况现在。

冥河老祖站定,看着面前的娲皇,脸上阴睛不定一阵,渐渐漾起快意的笑容。

他不知道娲皇遭遇了什么,但娲皇现在的修为,甚至还不如他,所以他是看得出来的。

“呵呵,果然是你,娲圣人!”

这句话,让娲皇感觉到异常的讽刺。

冥河老祖的称呼本没有错,但她此刻若有圣人之力,冥河老祖安敢露出这样的笑容。

“冥河!”

“正是老夫!”

“本座一时心血来潮,故地重游一番,今欲归去,冥河老祖欲待怎样?”

冥河老祖乜视了一眼血海之上,在无数血神子的围猎之下,周围的数千名阿修罗族战士,已经被蚕食得七零八落,已经快要被杀光了。冥河老祖微笑道:“风里希,老夫以无上神通,封锁了这一片海域。但是这么多阿修罗战士,老夫可不敢保证,他们没有人在赶来之前,又知会其他的族人。如果

你还在这里有的没的扯闲篇,万一阿修罗四大王全都来了,便是老夫,也护不了你了。你还不知道吧?阿修罗东王,已经出世了。”

娲皇娇躯一晃,差点儿从空中掉下去,她惊声尖叫道:“不可能!罗睺已经死了,鸿钧道祖已经杀了他!”

冥河老祖道:“我说的,自然是继承了罗睺衣钵的人,他叫……陈玄丘!”

娲皇一怔,咬牙切齿道:“是他!”

冥河老祖道:“他还继承了罗睺的弑神枪和十二品灭世黑莲。”

娲皇瞳孔一震,顿时变成了竖眯的蛇瞳,透出一阵冷冽之意。

冥河老祖道:“诛仙四剑,他还没有聚齐,不过业已四得其三了。”

娲皇沉默了一下,道:“你待怎样?”冥河老祖道:“这个人,现在与老夫是盟友。不过,老夫不大信得过他,而你,现在明显需要有人帮助,我可以帮你。将来,我甚至可以帮你,把罗睺的这个继任

者干掉!“

娲皇一双蛇瞳渐渐在恢复原状:“你想要本座做什么?“

文学

“与老夫,以血海为媒介,签订‘血誓’。“

“放肆!“

娲皇一双蛇瞳陡然又竖了起来,凶狠地盯着冥河老祖:“本座是圣人,你敢要本座与你订下‘血誓’。冥河老祖嘿嘿地笑:“圣人?你不过是向鸿钧出卖了罗睺,让他欠了你的因果,送了你一份成圣机缘罢了。这种坐享其成的圣人,又有什么了不起?想当初,西方

二圣来我幽冥血海来找麻烦,也奈何不了老夫,你以为,你搬出圣人的架子来,老夫就怕了你。更不要说……”

冥河老祖盯着娲皇上下扫了扫,嘿嘿冷笑道:“圣人居然跌破了圣人的修为境界,恐怕在你身上,已经出现了大变故吧?”

娲皇气得俏脸煞白,抿了抿唇,道:“本座堂堂圣人,与你这声名狼藉的魔王签订‘血誓’?断不可能。”‘血誓’是以幽冥血海之力,与人签订契约,契约一旦成立,将受到幽冥血海之力的保证,而冥河老祖自幽冥血海中诞生,这就是天然的甲方,娲皇岂肯受制于人

冥河老祖像魔鬼般诱惑道:“不签血誓,老夫可不敢放你离开。”

娲皇刚要说话,冥河老祖已截口道:“你的为人,别人不知道,老夫还不知道?”

娲皇顿时哑然。

冥河老祖道:“老夫困守血海亿万年,终不得成圣之法。我的道,是杀道,不出去大杀四方,如何能得正果?

所以,我要求的也并不多,我只要你离开之后,在我遇到凶险的时候,能助我一臂之力。毕竟,一旦离开血海,我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失去不死之身!”

娲皇百般纠结,冥河老祖森然道:“若再迟上几分,阿修罗王来了,老夫可护不了你了。”

娲皇一想到只剩一天多一点的时间,自己就要丢掉圣人之位,此时当真是心急如焚,哪敢还在这里浪费时间,遂把银牙一咬,恨恨地道:“好,我签!”

冥河老祖大喜,双手一招,血海之上,陡然升起一道血幕。

血幕之中,有无数从开天辟地直到冥界创建,六道完成,取代幽冥血海,成为亡魂聚集之地前的众多莽荒生灵幽魂,在其中挣扎嘶吼。

这些太古生灵的魂魄,至今尚未完全消磨,可见当初是何等凶悍。

它们的挣扎怒吼,将强大的威压充塞了这一片海域,一时间竟压得血海平静,不敢扬波。

冥河老祖伸出一指,在空中疾划,一道道玄奥的道纹,在那血幕之上呈现。

待那道纹成形,一道金光,从那道纹上流转而过。

冥河老祖抬掌拍去,一道掌印印在其上,然后看向娲皇。

娲皇看了看,她自然认得道纹,见那血誓内容,果然没有超出商议的非份要求,遂咬了咬牙,也是一记掌印拍去。

两道掌印,印在血幕之上,血誓形成,顿时化作漫天血雨,沉入血海。

娲皇铁青着脸色道:“现在,你可以放我出去了么?”

冥河老祖签了血誓,此后出血海,践行他的大道,便有了一尊圣人在背后保证他的人身安全了,心中好不快意。听得娲皇如此一说,冥河老祖笑道:“何必这么着急呢,你既来了,何如到我血神宫做客,叫我也略尽地主之谊。等明日老夫与阿修罗族一起离开血海,你再悄悄

出去,神不知、鬼不觉,岂不是好?”

娲皇只气得七荤八素,偏生她即将跌落圣位的事情,是根本不敢说与冥河老祖知道的。

一旦叫他知道了,那么他会趁机再逼自己签下何等难堪的条约,那就殊难预料了。

娲皇只能强捺怒意,道:“我有十万火急之事,必须立刻、现在、马上出去。”

冥河老祖不以为然,不过想到血誓已成,娲皇圣人也抵抗不了整个血海之力的反噬,必须得履行承诺,便也不想逼得娲皇太过份了。

便依言打开玄冰封印,娲皇再按捺不得,立时一飞冲天。

眼见得娲皇已消失在视线之内,冥河老祖突然感应到远方气息剧烈波动,心中一动,立时举手一挥,血海之水翻涌而上,便重新冻结了出入冥界的入口。

然后,冥河扬起元屠神剑,奋力搠了三剑,天空中轰鸣不已,被他硬生生捅出一个冰窟窿。

陈玄丘驾着灭世黑莲,领着其他三位阿修罗女王及许多阿修罗族飞驰到玄冰层下,就见冥河老祖双手各提一剑,脚踏业火红莲,正站在血海浪尖儿之上。

血海被巨大的冰块砸得翻涌不已,血海上,浮着上千具的阿修罗族勇士遗体。

有男有女,个个血肉模糊。

看到陈玄丘等人赶到,冥河老祖沉声说道:“风里希,果然潜回血海来了。老夫迟了一步,竟尔……被她逃了!”

陈玄丘听得心中大恨,不过忽然想到,上边还有绮姹蒂千莎正在守着,东华帝君和小冥王应该也在,娲皇未必逃得顺利。

可阿修罗族已经被他招降的事情,上边的人还不知道,如果此时无数阿修罗族战士冲出去,与冥界阴兵鬼卒,势必又是一场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