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掉两只小兔子跳出来了视频_阅读

2022-06-23 17:25:24 9点热度

对光子和空间的关系,进行了详细的解析,同时也让赵奕对空间更加了解,并知道一些特性。

比如,当空间挤压效果弱化的时候,不会影响到无质量粒子的最高速度,也就是说光子、中微子等粒子,在空间阻隔区域内依旧能实现光速。

但是存在质量的粒子,因为受到空间挤压弱化的影响,最高速度就会受到限制。

其实也很好理解,空间挤压是来自四面八方、粒子内外的,有了挤压力的不断作用,才能提升粒子的活跃度,否则粒子活跃度就会下降,就像是水里的鱼一样,他们能在水里自由自在,放在压力更小的空气中,根本不可能游的起来。

这个举例并不是很恰当,也可以辅助去理解了。

总之,赵奕对空间有了更多的认知,也就能肯定粒子在空间阻隔区域内,最高速度会存在上限。

在不受到空间阻隔影响的情况下,粒子的最高速度就是光速,也就导致核聚变反应,几乎不存在可控的上限,反应过程中必须要加以控制。

如果粒子的最高速度存在上限,那么反应速度就会稳定起来,也会让核聚变速度稳定下来。

当然了。

具体到空间阻隔和粒子速度的关系,赵奕也无法计算出来,因为他对于核物理,了解的还是不多,具体的数据还是要依靠实验解决。

听到了赵奕的说法,陈泽书有些激动,他惊讶的问道,“你确定吗?”

“当然!”

赵奕肯定的点头。

陈泽书眉头思考着说道,“如果在空间阻隔的区域内,粒子的速度存在上限,理论来说,核聚变就是稳定的,但还是要看具体的上限。”

“如果上限是能够接受的,反正过程中,只需要保证空间阻隔效果稳定就可以了。”

“那么核聚变装置,就不再有无法解决的技术难关~~”

陈泽书说到最后,语气都变得激动起来,他一直在从事相关研究,很清楚可控核聚变装置的难点,就是控制约束核聚变状态。

一个是约束反应速度。

核聚变是指数型爆发的反应,比如,氘核或与氢原子核互相碰撞的反应,实现温度就高达五千万摄氏度,氘核和氘核的聚变反应,则是要一亿摄氏度的高温才能进行。

正是因为非常苛刻的反应条件,才会有‘有原子弹点燃氢弹’的说法。

这也就是‘点火’难度。

在完成了点火以后,核聚变就会快速发生反应,比如,最开始是两个原子核发生反应,两个会传导给四个、四个会传导给八个,以此类推,指数型爆发快速增长,温度很快就达到无法控制的程度。

如果完全不去进行控制,就是氢-弹爆炸的原理了。

可控核聚变肯定要对反应过来进行,但指数型速度增长的爆发反应,控制难度非常的高。

反应速度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反应温度。

当核聚变发生的时候,温度也会跟着快速上升,一亿摄氏度只是理论的‘粒子温度’,是粒子速度、状态的一种解释,但因为粒子的密度不高,传导到外层的温度就没有那么高,但外在的温度也会受到的巨大影响,温度不控制好很容易烧坏装置本身。

等等。

核聚变的约束问题,就是可控核聚变的最大难点,而约束核聚变的方法有好几种,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磁场约束,采用磁场约束粒子的方式,理论上确实能控制核聚变,但制造能约束核聚变的磁场,不考虑消耗经费的情况下,本身也需要大量的能量,或许还要超过核聚变装置本身的输出能量。

这就是得不偿失了。

任何一种能源装置想要实现应用,都必须要做到输出大于输入,也就是能源装置的输出要大于实现能源供给耗费的输入。

核聚变装置最大的问题,就是约束控制聚变反应耗费太大。

如果不考虑约束控制反应问题,实现让装置输出大于输入,就变得非常容易了。

其他的技术难关,也不过是点火、能量输出装置的设计,也包括和反重力装置的搭配。

等等。

这些都是能解决的问题。

陈泽书顿时变得非常激动,他和赵奕确认了好几次,才相信空间阻隔状态,粒子的速度存在上限,都忍不住马上就进行实验。

当然。

牵扯到核聚变实验是非常复杂的,每一次实验准备都需要很长时间,经费消耗也是非常庞大的。

负责的高层领导就在旁边,他马上说道,“您都听到了,我认为,马上要开始反重力核聚变实验!”

高层领导也深吸了一口,他的心里也非常的激动,只是没有陈泽书表现的那么明显。

他点头道,“如果是确定的,肯定会全力支持。”

“你们所打申请吧,这不是简单的实验,还牵扯到董利华的团队,还有……赵院士!”

高层领导看向了赵奕。

赵奕点头道,“我已经强调了好几遍,空间阻隔区域内,粒子的最高速度会受到限制。”

“而且我也非常确定,核聚变反应是存在上限的。”

“这项实验完全没有问题,是必须要做的。”

他说着显得很淡然。

实际上,赵奕来核能研究所的目的,是想看看核装置研发的怎么样,核裂变装置也是可选项之一,因为核裂变反应堆研究是有基础的,研发速度就会快上许多。

核聚变装置也是目的之一,未来核聚变取代核裂变是必然趋势。

他没有想到的是,核裂变装置被直接否定,那么就只能超前的,直接研究核聚变装置。

虽然空间阻隔区域内,核聚变反应是可控的,但毕竟是一种全新的研究,没有任何可借鉴的资料,研发过程中肯定会碰到一系列问题,速度就会慢上许多。

那么空中堡垒的设计、制造,也肯定会跟着拖后。

这是遗憾的地方。

赵奕也很期待空中堡垒,他希望能制造出来,能亲眼看看、上去体验一下,依靠自己的理论,制造出来的飞行堡垒,想想都感觉很激动。

现在看来不得不延后了。

当然了。

其实想要实现也很简单,反重力团队一直在做研究,有几次让装置漂浮的实验,已经有好多相关人员,都上去体验过了。

不过赵奕还是希望登上的是真正的堡垒,而不是一个只能做到漂浮的实验装置。

……

在回程的路上,高层领导一直都在和赵奕谈核聚变装置问题,他显得十分的激动,因为他明白可控核聚变代表了什么。

“那就是未来!”

这种说法显得很模糊。

结合实际来说,可控核聚变代表了国内能从军用动力层面,直接反超国外的先进技术。

比如,大型舰艇核动力技术。

M国才拥有完善的大型舰艇核动力技术,若是能制造可控核聚变装置,就能制造出更高效、使用时间更长并且污染很小的核动力装置。

那么国内就能在舰艇核动力装置上,形成了直接的反超,就能建造出吨位更高、航行速度更快的超大型航空母舰。

这还只是一方面。

可控核聚变装置,军事上的应用潜力,可以说是无限的。

从民用角度来考虑,可控核聚变装置的能源成本,不一定会低于化石能源,但这项技术却代表了未来,化石能源毕竟是有限的,而可控核聚变的原料,可以使用大海中的氢和氘,原料可以说是无限的。

等等。

只要深入去思考一下,就知道可控核聚变是有多么重要。

当然了。

现在都只是畅想而已。

赵奕对于‘畅想’的兴趣不大,他和高层领导说了几句,就转到了现实话题,“现在主要是先研发出,可控核聚变装置,我觉得,这项研究,最少也要两年时间,还是在设计无阻碍的情况下。”

他的意思是自己参与装置设计。

因为牵扯到空间罩当隔离层,空间阻隔作为反应环境,他也不可能逃开装置设计工作。

但是需要花费两年时间,也感觉十分漫长了。

高层领导惊讶的张了张嘴,问道,“只要两年?”

“两年,还不够长啊?”赵奕惊讶的反问道。

高层领导觉得自己和赵奕,时间观念似乎存在巨大的差异,他还是说道,“我预计,最少也要……十年?或者二十年?”

“那您……咳咳!”

赵奕想说‘您还见的到吗’,再想想似乎有诅咒的意思,口头的话马上就变成了,“……那您就看吧!我们肯定会努力,在几年之内完成,到时候建好了空中堡垒,我们一起登上去看看!”

高层领导顿时变得很期待,他对赵奕可以说百分之一百的信任。

……

与此同时。

舆论依旧在继续发酵,有关神秘反重力装置,真是什么样的说法都有,但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是,神秘装置的技术非常先进。

这从国际动向就看的出来。

最近一段时间,局势明显变得紧张了,对抗和矛盾成为了主流,而焦点都在于神秘反重力装置。

虽然有很多有影响力的人,站出来表示对神秘装置的不屑,但整体的局势不会骗人。

不管是任何国家,都对神秘装置充满了重视。

国内也感到了很大压力。

这时候应该做的就是,适当的展露肌肉给予回击,但究竟怎么样展露是个问题。

内部针对性会议中,有人建议进行海上威慑,但国内的海上舰艇,无论是技术水平,还是整体性能,都存在一定的差距,实在是缺乏说服力。

那么就只能展露其他方面。

比如,J-40。

这天。

两架J-40到南方海上,进行了‘例行的巡航’,公开在国际视野中亮相,一下子就吸引了注意了。

J-40充满科技感的外观,以及展示出的速度、飞行能力,都是非常震撼人心的。

从各方面拍摄到的照片、视频,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分析出J-40的飞行性能,已经不弱于F-35,某些方面甚至能超越。

好多国外媒体进行了报道,“现在我们能肯定,J-40是一款非常高端的五代机,甚至可以说是世界最顶尖的,它已经超越了F-35!”

“J-40是单发型战斗机,可以肯定的是,Z国已经掌握了最先进的发动机制造技术,而且已经运用的非常成熟!”

“现在发现的是两架J-40,也许还有第三架、第四架,分析员彼得-布朗预估,Z国最低拥有十架J-40,而且数量还一直在增加,因为Z国具备完善的工业体系,它们能以最低成本,源源不断的制造……”

“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J-40的公开亮相引起了众多关注,起到的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正常情况下,后续的几天时间,到处都会是J-40的效果。

国内的舆论如此,国外的舆论也是如此。

J-40实在是太强风头了。

但是,突然出现的一件事,直接抢占了J-40的风头,欧洲航天局突然发声,说他们的一颗科研用卫星,经过首都北部上空的时候,忽然发生了莫名的轨道偏离。

航天局的专家分析论证,根本找不到任何原因,他们猜测可能是受到了‘Z国的神秘反重力实验’影响。

这件事报道出来,顿时引起了轰动。

神秘反重力实验,影响到了卫星运转?

卫星,可是在太空啊!

一般卫星的高度最低也有几百公里,有的也是过万公里,竟然会被反重力实验影响,反重力技术就实在太可怕了。

如果真的出现什么争端,应用反重力技术,破坏掉处在太空中的卫星,那么地面将会失去信号、定位来源,信息通讯将会受到致命打击,失去了导航、定位,而大部分的先进武器,都根本就无法使用。

这件事,太可怕了

文学

洲宇航局发布的信息,顿时引起了舆论热议,并引起了国际震动,成为了世界的焦点。

卫星受到反重力实验的影响,想想就知道有多严重。

如果未来发生一些争端,战争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用反重力装置从地面上,破坏环绕地球的卫星,先进的武器装备无法使用定位导航,许多依靠卫星的雷达系统无法正常工作,就连飞机、舰艇都会在天空、大海中,无法准确知道自己的位置。

那就感觉像是回到了五十年前,再先进的武器也失去了意义。

这就是超维打击!

卫星体系非常重要的,已经遍及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军-事上会受到影响不说,卫星出现问题,生活也会受到很大影响。

国外都认为势态很严重,他们马上行动起来,第一就是要事情,有个全方位的了解。

O洲宇航局不止是公布了消息,还把消息共享给了合作机构,其他国家也得到了详细资料。

M国拿到了全部的数据,相关的专家马上进行分析,和O洲宇航局的结论一样,他们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那么卫星偏离轨道,肯定是其他原因。

什么原因呢?

如果是神秘反重力装置曝光前,事情就只能不了了之,只能归结于‘莫名故障’之类。

现在则马上想到了神秘反重力装置,他们再次派出了调查员,去和反重力专家进行沟通、交流。

斯坦福桥大学的迈克-贝莱加尔,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如果卫星偏离轨道,是反重力实验引起的,那么我们就能确定,这个反重力装置的基础原理是截断引力波。”

“只有截断了引力波,才会影响到卫星。”

“当卫星经过反重力装置的正上方时,受到的引力就会相应减小,受力骤然减小,轨道就会出现偏离。”

迈克-贝莱加尔确实是反重力的专家,他在相关的研究上非常深入,只了解大概消息,就能猜测出,反重力装置的原理,是截断引力波传导。

他的分析也引起了重视。

虽然反重力的方式,本身就是截断引力波,超导反重力也是同样的原理,可实际上,当今世界并没有完善的理论体系,哪怕知道超导电流内的粒子晶格,可以起到反重力的作用,也并不清楚具体原理是什么。

赵奕和李宁一起发布的超导理论,也只是进行一系列的数学分析、模型构建而已,并没有提及外在的实现反重力的原理。

现在迈克-贝莱加尔直接说出了原理,也等于是开辟了一条新的理论研究方向,他的分析引起了高度关注,好多反重力相关的人员,都建议从截断引力波方向,去对反重力进行研究。

但是,怎么研究依旧是个问题,他们几乎只能从超导入手。

相关高层部门则召开了会议,针对卫星偏离轨道时间,对神秘的反重力装置威胁性进行论证。

这是非常严峻的。

之前他们还只是惊叹于反重力的前沿研究,认为‘未来’可能会带来重大威胁,现在则是直接产生了威胁,而且是非常大的威胁。

因为他们在面对这种威胁的时候,竟然会感到束手无策。

现在就只能进行一系列的推断、评估,拿到了最终的判断结果,才能针对性的思考应对措施。

与此同时。

国际舆论的反应也是如此,每个人都在关注神秘反重力装置,对于太空中卫星的威胁。

之前的舆论焦点一直是J-40,J-40充满科技感的外观,以及展现出的极佳性能,确实很吸引人注意,但J-40再先进也只是一款战斗机,战斗机能做到的事情是有限的,也许一发高性能的防空导弹,就能把‘刷帅’的J-40击落。

神秘反重力装置外表并不出众,曝光的照片甚至还有些丑陋,但它对卫星的威胁,级别上就完全不一样了。

面对神秘反重力装置的威胁,卫星可以说毫无反抗之力,甚至连躲避都无法做到,就像是飞在太空上的活靶子,连一丝的安全感都没有。

两者的战略意义差距太大了。

……

O洲宇航局发布的信息,已经透露很多内容了。

反重力团队知道消息是真的,因为他们在消息公布的前一天,恰好进行了一次大型反重力实验。

这大概率不是巧合。

虽然他们一直在做相关的实验,但平均每个月能有两次就不错了,而且短暂的实验,很难真正影响到卫星,前一天刚好是做大型实验,反重力效果持续了一个小时,卫星恰好赶上的可能性并不高。

反重力团队还知道一件事--

O洲宇航局公布的信息并不准确,说是一个科研卫星受影响,根本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知道反重力效果,不可能影响到过万公里的卫星。

人造卫星有很多种类,放置的高度也是不一样的,最低的类型属于间-谍卫星,主要是用于军-事侦察的,一般间-谍卫星高度最低,有的仅仅只有一百多公里,从而能清晰的看到地面上的一些景物。

一般的民用卫星,都是同步静止在外太空的,它的高度就很高了,差不多间谍卫星的上百倍,最低也超过一万公里。

像是一些做科研探测的卫星,主要用于观察外太空,研究宇宙的奥秘,都无法用高度来形容,而是说‘距离地球’有多远,现今最远环绕地球的卫星,能轻松超过五万公里,甚至是接近十万公里。

O洲宇航局说反重力实验影响到一颗做科研的卫星,肯定是个假消息,反重力装置团队,对装置的影响已经有了判断,甚至是相关的详细数据,距离地面超过五千公里,反重力装置的影响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如果有卫星受到了‘重大’影响,肯定是距离地面只有几百公里侦查用的间-谍卫星。

这件事的影响很大。

高层召集了人员进行了相关会议,董利华就举出了相关数据,并判断说,“如果是卫星受到明显的影响,不可能是科研性质的卫星,只能是距离近的间-谍卫星。”

董利华似乎没什么说服力。

高层都看向了赵奕。

赵奕则是跟着点头表示赞同,“以现在的反重力装置来说,根本不可能影响到太远距离的卫星。”

“其实从覆盖区域就能判断了,我们的实验装置,直径只有几十米,就算升到了空中,也仅仅上千米,覆盖面是有限的。”

“如果要影响到过万公里的科研卫星,最少也要知道直径超过五百米以上的巨型装置。”

顿时就有人问道,“五百米以上能制造吗?”

其他人都很关心这个问题。

虽然O洲宇航局的信息不准确,但反重力装置本身能影响卫星,在战略上绝对有重大意义。

赵奕点头说道,“扩大区域,没什么技术难度,最主要是能耗会大大增加。”

“另一个办法是,让反重力装置升到一定高度,比如,上升到两万米以上,也会对上万公里的卫星,造成一定影响。”

“当然了,装置上升也需要大量的能耗!”

其实理解起来也很简单,就是遮盖面积的问题,距离卫星远一些,就必须要建造大型装置,距离近一些就建造的小一些。

引力波可以理解为直线传导,只要画个图差不多就清楚了。

如果装置能完全遮盖住地球,正上方的卫星立刻能脱离引力,不受控制的脱离地球。

但不管是建造覆盖更大面积的反重力装置,还是让反重力装置上升的更高,都是需要能源支持的。

一切说白了就是能源、动力问题。

显然。

参会人士对地面建造大型反重力装置更感兴趣,因为地面建造不用担心能源问题。

反重力装置的能耗大,但也只是相对的,其实高速行驶的航-母相比,装置的能耗也就不大了。

如果把装置的能耗扩大十倍,也就相当于两、三艘高速行驶的航母而已,装置并不是一直处在启动状态,建造出来就会具有威慑力。

这种讨论当然没有结果。

建造针对卫星的地面反重力装置,大概率只能使用一次,因为一次过后,对方就知道什么地方危险了。

至于装置升空……

这本来就是空中堡垒,是反重力团队一直在研发的。

当然了。

能影响到卫星运转的地面装置,几乎有着决定性的战略意义,适当畅想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

毫无疑问的实,地面反重力实验导致卫星偏离轨道的威慑力,要比J-40出场作用大太多了。

J-40出场,充其量就是让国际知道,国内拥有最顶级的战斗机,展现一下最顶级的军-事科技水平。

反重力实验导致卫星偏离,则属于跨维度的打击。

之前根本没有人能想到,神秘反重力装置还能影响到卫星运转,国际反应也是一样的,一些针对的国家,根本没心情再进行什么威慑,而是来直接发表讲话,利用舆论来进行质问--

“为什么反重力实验会影响到卫星运转!”

“必须停止反重力研究,否则会影响到太空卫星,影响到全世界人民的正常生活!”

“必须给予O洲航天局赔偿,必须要对研究进行限制。”

“必须公布资料……”

反正,就是各种‘必须’,他们就好像站在了人类正义的角度,反重力似乎就成为了‘反人类’的科学。

对此国内当然不会大方承认,甚至不会去辩驳‘受影响的是间-谍卫星’,因为任何有关的说法,都会泄露一些相关信息。

比如,确定受影响的是间-谍卫星,等于是告诉全世界,反重力装置只能影响几百公里高空。

这样威慑力就小很多了。

同时,也绝对不能承认,就只是说不知道、完全没关系,因为卫星受到反重力实验研究,也只是航天局的推测而已,他们并没有真实的证据。

一些国家也想拿到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