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按我头吃他下面越来越快_他扒开我的胸罩吸奶头

2022-06-23 16:19:56 13点热度

你说是我机器伤了你儿子,那这机器肯定是坏了。”

“没有没有。”黄桂枝急道,“我家臭小子乱讲。”

“真的吗?”

“真的,真的。”

黄桂枝毫无间隙接下话,就怕肖艳红不信,硬是要查机器。

肖艳红见目的达到,也不为难。

“这样吧,我们母子俩当着全村人的面做个解释。”

黄桂枝哪敢说不,赶紧拉着儿子向大家道歉,并解释是她儿子自己割到手,又眼红肖艳红赚大钱,想来敲诈一笔。

大家半信半疑,但可以肯定,肖艳红不是好惹的,最好别动她的主意。

远处,躲在角落里的陈玉玲看到黄桂枝母子不只没讹诈成功,还向大家道歉,直眉瞪眼,牙齿咬得咯咯响。

她计划让黄桂枝儿子受伤,让肖艳红带他们到县医院看病。

这样一来,陈美凤才能更好对肖艳红下手。

计划落空,她只好先撤,等陈美凤好消息。

夜里,肖艳红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对劲。

她和黄桂枝无仇。

就算黑狗害死她的旺财,肖艳红也没找他们一点麻烦。

他们不该来生事。

到底是谁指使他们这么做?

梁文兴,陈玉玲,陈宝山,还是陈美凤?

肖艳红从床上爬起来拿出纸和笔,把这些人的名字写上。

梁文兴名字下面正好是陈美凤。

看着两人的名字,肖艳红脑海中闪过一点东西。

迅速太快,她根本捕捉不到。

但她可以肯定跟这两人有关系。

“算了,不想,明天赶紧把工作安排好,后天去县里。”肖艳红自言自语。

她很期待梁文君给她的惊喜。

第二天肖艳红接到一个更大的惊喜。

村长听完肖艳红的话,从椅子上站起来,兴奋的说:“艳红,你说的是真的,有几个老板来我们村,自己拉货回去。”

“村长,我怎么能拿这种事开玩笑。”

“我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

“记得大扫除,别让人家老板看我们村的笑话。”肖艳红提醒。

全村人都动起来,一忙就是一整天,夜里回到家累得躺在床上都不愿意起来。

肖艳红也把去县里的事忘了。

直到那天中午,梁文君打电话来,肖艳红才想起。

“艳红,你怎么还在家里?”

“文君,对不起!我今天没办法去县里,改天在去。有什么事,可以电话里说吗?”

梁文君没有马上回答,半秒后才说:“没事,你忙吧,别太累了。”

挂了电话后,梁文君立即去找主任请假。

主任说他是空降,不归他管,让他去找副院长。

副院长不批准,还让他上夜班。

梁文君怒了。

“副院长,我还在实习中,我们医院有规定,实习生不准上夜班,你现在让我今晚值班,你什么意思?”

“实习生?得了吧,这只是对那些刚从学校出来的毕业生,他们没有经验。

至于你,在部队练了几年,多次立功,说实习,真是屈才。

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在大城市里工作,非要回来这种小地方。”

这一番话下来,梁文君终于知道副院长不是因他的请假不爽,才让他上夜班。

“副院长,你也是从部队出来的,服从命令,就是天职。这假还请你批了。”

“不批,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批。”

梁文君见副院长态度坚决,知道多说无益,拿着请假条离开办公室。

他没有回去,而是去了院长办公室。

半个小时后。

“梁文君,请假条我批了,但你一定不能提前下班,否则请假条无效。”

“院长,我是要回家,你不让我提前下班,末班车都没了,我怎么回去?走路?那是不可能,抄近走山路来回要十个小时,明天还要上班,我还有必要回去吗?”

梁文君不怕走山路,只是他下班已没有班车,走回去过了十二点,还怎么给媳妇过生日。

“这样吧,你下班骑我的自行车回去,记住,明早准时上班。”

“遵命!”

梁文君拿着车钥匙离开。

下午四点多,肖艳红接到虹市老板电话,说车子坏在半路上,可能要后天才到。

现在是没有车去县里,肖艳红瞬间有种被捉弄的感觉。

她看着落在半山腰的太阳,叹着气。

“艳红,你怎么了?”

肖艳红顺着清脆声音的方向看去。

陈美凤正朝她小跑过来。

这女人回来干什么?

肖艳红感觉陈美凤每次回村都是有目的。

这次来找她,肯定是跟她或梁文君有关。

倾向是跟梁文君有关。

肖艳红知道按前世的发展,她现在是不能跟陈美凤翻脸。

露出一个假笑问:“美凤,你今天不用上班,怎么现在回来?”

“上班呀,不过,我今天来是找你。”

陈美凤靠近,笑道:“艳红,生日快乐!”

生日?

肖艳红眼睛睁得大大看着陈美凤。

要是这女人不提,她都忘了自己还有生日。

瞬间,脑海中闪过一些记忆。

前世,陈美凤约她去镇上,给她过生日。

虚荣心的作用下,肖艳红真去了镇上,两杯酒下肚,醉得不醒人事,直到第二天才醒来,发现自己在招待所,身边躺着的人不是梁文兴而是她丈夫。

历史重演,肖艳红一定要让陈美凤付出代价。

“美凤,我去年过二十岁生日请你你都不回来。”

肖艳红的话还没说完,陈美凤打断。

“艳红,去年我忙,抽不了身,对这事我耿耿于怀,一直记在心里,这不,赶紧请了假回来给你过生日。”

“谢谢啦!”

“跟我客气什么,走,我们去镇定,我订了饭菜。”

肖艳红心里一阵冷笑。

这是鸿门宴。

她很清楚陈美凤想干什么。

好,奉陪到底!

文学

镇上简陋的饭店里,陈美凤歉意说:“艳红,本应该请你去好点的饭店,可惜我这个月透支。”

肖艳红目光环视四周,再看着桌上三菜一汤,跟前世一模一样。

“你能记得我的生日已让我感动,怎么还能让你破费,还是我请你吧。”

肖艳红又叫了一些菜。

两人跟前世一样吃吃喝喝。

“艳红,来,试试这个,一个有钱的家属送的,说是从国外带回来。”

肖艳红瞄了眼陈美凤所说的进口红葡萄酒,嘴角边露出一抹自嘲。

暗笑自己前世眼瞎,竟然信了陈美凤的鬼话。

像这种葡萄酒在虹市商店里都能买的,而且销路不错,已向各小城镇发展。

“艳红,尝尝,看味道如何?”

肖艳红接过酒,猛地一口喝下。

咳咳。

被酒呛到。

“艳红,你,你没事吧?”陈美凤关心的问。

“水,水。”

陈美凤急喝,“老板,水。”

她喊了几声,老板像没听到似的,还在跟别人说话。

陈美凤见肖艳红还在咳,又瞥了眼吐在地上的红酒。

一咬牙,起身,离开,去倒水。

看着远去的背影,肖艳红露出一个得逞的笑。

她迅速把桌上的酒换了,包括陈美凤的那杯酒。

肖艳红喝了水后,陈美凤又倒酒劝她喝。

“艳红,来,我们今天不醉不归。”

“不归?我们等会儿住哪儿?”

“这个你不用操心,我都安排好了。”

“好,来,喝。”

肖艳红一副醉醺醺的样子跟陈美凤叫酒。

又一杯肚,肖艳红不停喊着,“好热,好热。”

陈美凤笑道:“艳红,你喝醉了,走,我送你去休息。”

他们离开饭店,迎来一个男人,接着一起去了招待所。

半个小时后。

梁文君终于找到了肖艳红。

“艳红,你怎么站在门外呢?”

“嘘!”

肖艳红让梁文君不要说话。

接着她耳朵贴在关着的门板上。

梁文君很好奇也凑过去一听。

下一秒,他剑眉紧拧。

这关着门的房间里传出暧昧的声音。

都是成年人,再蠢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梁文君没想到他媳妇还有这个偷听的爱好。

灼热的目光让肖艳红打了个冷颤,暗叫不妙。

她知道男人误会了,靠近,压低声音:“幸好我早有防备,不然现在在里的女人肯定是我。”

梁文君一听,眉头紧皱,眉心里就好像有一只可怕的马蹄印,眼里冒出焚烧掉一切的火,恨不得马上一脚踹开着门。

肖艳红见他有这样的动机立即拦住。

“文君,再等等,我这里有照相机,等下我开门,你赶紧给他们几张照,留个纪念。”

肖艳红之所以不让梁文君现在进去,是凭着前世的判断,里面的两人还没开始做“运动”。

前世,梁文君来这里时,肖艳红还没遭到梁文兴的毒手。

要是现在进去,得不到她想要的效果。

她要等里面的人生米煮成熟饭。

肖艳红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照相机,递给梁文君。

这照相机看着跟照相馆的没什么两样,其实不是这年代有的。

照相机是旺财生前在系统超市买的,还有不少东西和药材,并申请了一个随身仓库,不大,十平方左右,但足以放一些小东西。

“文君,记住,不能让他们发现是你。”

梁文金看到肖艳红准备齐全更疑惑,更想知道里面的人是谁。

“艳红,里面的两人是谁?你怎么会跟他们在一起,还差点被害。”

“女的是陈美凤,她特意请假来给我过生日。”

咔咔。

肖艳红仿佛听到了骨折的声音。

梁文君手紧紧握成拳,强大的气场压迫着周围的一切,让人瑟瑟颤抖,避而远之。

肖艳红怕他冲动踢门进去,赶紧安抚。

“文君,这么可恶的女人肯定要让她付出惨痛的代价,现在进去说不定还会让她倒打一耙,再等等。”

她要来个捉奸在床。

肖艳红又贴门板,“他们正在运动。”

这个年代的房子隔音效果不好,特别是这种简陋的招待卫,都能听到床会发出咯吱的声音。

男人没回答,蠢蠢欲动的眼神让肖艳红暗叫不妙。

再等下去,这男人肯定当场解决她。

“我等下开门,你赶紧拍照,然后退出,不要让他们看到你的脸。”

“不怕,看到了,他们也打不赢我。”

梁文君以为媳妇是怕他受伤。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用得着你的地方还多着,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拍照。”

梁文君明白媳妇儿想怎么做了,点了点头。

房间很小,门一开,就能看到床上的人正在做夫妻间做的运动。

床上看到肖艳红,整个人都懵了,立即想要从女人的身上下来,却被紧紧的抱住。

紧接着女人的每一个动作都刺激了他的神经,加上他们还合体,瞬间爆发剧烈运动。

肖艳红才没恶心留下来看这龌龊的画面,说:“你们继续。”

丢下话,满意的离开并把门带关上。

“怎么样?都拍好了吗?”

门外,肖艳红急切身边的男人。

“放心吧,你男人的技术还是可以的。”

梁文君是一语双关,但肖艳红的心思都在照相机上。

“拿来我看看?”

这个照相机是高科技的,不能让梁文君发现,她才立即要了过来。

“别打开,一打开胶卷会曝光就没用了。”梁文君提醒。

肖艳红看了眼,满意地把照相机放到了包包里。

走出招待所,梁文君犹豫再三,还是问了。

“艳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美凤不是好人,为什么还要跟她在一起?”

“我会知道她的阴谋是从我们结婚那一天起,你还记得我撞墙吗?都是陈美凤教我的,一撞之后我彻底的清醒过来,原来我一直被这个女人牵着鼻子走。”

肖艳红告诉男人,陈美凤每次来找她都不会有好事,留心眼的同时也想给这个女人狠狠一击。

“她说想要给我过……请我吃饭。”

肖艳红本来说过生日,想着自己连生日都不知道,更何况是眼前这男人,便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对了,你怎么回来?你不是说今天要上班?”

肖艳红知道最后一班车是下午三点多,梁文君不可能请假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