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人又粗又长硬配种*锕锕锕锕锕锕好大不要动漫

2022-06-23 16:01:28 16点热度

一听申洪鸣的话顿时明白,他儿子和那些僵尸一样被于北烧成灰了。

死无全尸!死无全尸啊!

他突然想要于北那句话,没想到真在儿子身上应验了,顿时痛得老心老肝都要撕碎了。

“申道长,你不是说那小子不过黄阶巅峰,我儿要杀他易如反掌吗?”

他现在对申洪鸣也充满了恨意,你为什么要自作主张把我儿变成行尸,以致闹到如此结果。

申洪鸣心里极为不屑,脸上却是很歉疚愤恨的样子。

“乔村长,这是意外。没想到那小子道术竟这么高。你放心,等我处理了祖坟山里的事,一定亲自出手为你报仇。”

乔正恨得牙齿都要咬碎了,眼睛里的仇恨怒火几乎要点燃整个房子。

沉声问道:“乔松,他们去祖坟山干什么?”

乔松道:“昨天他们走访了几个老药农,听说要下万人坑采药。”

“下万人坑采药!”乔正愤恨的眼神突然转为狠戾,随即狠狠点头嘴角露出阴狠。

“乔松,去给我办点事。”对乔松交代了几句,乔松出去了。

申洪鸣知道乔正心狠手辣,诡计多端,肯定在憋什么坏,说道:

“乔村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乔正眼神狠戾道:“不必了,这次我要亲自杀了那个畜生。”

“好,祝乔村长旗开得胜。”申洪鸣说道。

心里却极是不屑,他把乔梁炼成行尸攻击于北其实就是想测试于北真正实力。

很明显,那小子真实实力绝对不止黄阶巅峰,虽然他想破头皮也想不出什么原因,但是事实如此。

自己如果跟他交手,决不能轻敌了。

唐师弟已经探索到古墓核心,很快就要揭秘古墓秘密了,十万亡魂大军一定能为我所得。

申洪鸣摸着口袋里的锁魂石信心百倍。

……

为了少生枝节,于北等人绕开那些围山的道士,直接爬上山顶。

在乔恒的带领下,他们很快找到了万人坑。

万人坑周围都是岩石,十米大的巨坑深不见底,四周都是峭壁。

数米之下,岩峰里长出一些花花草草,都是些药材。

沈南风踢了一块石头下去,只见石头越来越小,最后消失无踪,一点回应都没有。

于北绕着万人坑转了一圈,果然发现在十多米下就有一丛玄朱草,数量还不少。

他的目力优于常人,一百米内分辨花草都没问题,正常人大概也就五六十米内能分辨。

向下看去,果然有不少奇花异草,但是有些隐藏在岩峰里就不容易看到了。

“那就是玄朱草,我从这里下去,你们在上面等我。采完就回去。”于北指着脚下的玄朱草说。

沈南风和乔恒并不认识玄朱草,但见那是些颜色紫黑,叶瓣细长的野蒿类植物。

“不行,我也要下去。”沈南风首先反对。

这么刺激的攀岩活动,她怎么能缺席?

乔恒也说要下去。

于北看着二人略做沉思说:“乔恒你就不要下去了,在这里守着绳索。这很重要知道吗?”

他知道沈南风的爱好,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他也不好阻拦。

上面还是有人看着好,万一来个野兽捣乱,咬断绳索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乔恒也明白于北的意思,连连保证:“于总放心,有我在,绝对没问题。”

二人点点头,把绳索固定在坑边巨石上,一端系在腰上,顺着绳子缒下去。

乔恒看着二人身法轻灵,心里羡慕,于总真奇人也。

二人很快下到那片玄朱草,掏出匕首开始挖掘。

沈南风很兴奋,这些玄朱草采回去可以炼制足够的昊元丹,爸爸就可以突破地阶了,他们家就可以名正言顺返回京都了。

侧头看了看于北,心里又感激又甜蜜,遇到他真是自己一生的大贵人。

花了大半个小时,二人把那片玄朱草悉数采进口袋。

正准备上去,于北突然看到脚下二十米远处有一抹红光闪烁。

仔细一看,但见一片血红色的圆形花瓣从岩峰里探出来。

“那里有一颗血灵芝。”于北指着下面兴奋地说道。

沈南风也看下去,她也看到了那片花瓣,心想肯定是奇药,但她不知道血灵芝有什么特别功用。

“用处很大吗?”

于北脸上很兴奋说:“人参补阳,灵芝滋阴,此二者,阴阳之王。血灵芝更是王中之王,用之恰当,能真正的起死回生。血灵芝这东西千百年来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咱们今天撞大运了。”

“啊!真的?”沈南风闻言顿时脸上光彩绽放。

起死回生啊,那可太珍贵了。

于北已经放开绳索往下缒去,沈南风连忙跟了下去。

到了近前才发现,血灵芝在岩石后面还遮挡了一大片花瓣。

根则深入崖缝中。

要想挖出整块灵芝,就得撬开岩石,他们带的工具根本办不到。

略做沉思,于北让沈南风让开一点,手掌凌空覆盖灵芝附近岩石。

太阳火气!

太阳火气制造局部温度可达数千摄氏度,而岩石在几百度就会变软,上千度就会融化。

果然,很快一部分岩石变软了,于北用刀具把它们全部挖出来。

沈南风惊得目瞪口呆,对这家伙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也可以?

为防止高温损伤灵芝,他故意给灵芝留出来大约两厘米的距离。

就这样,灵芝周围的岩石很快被挖空,剩下那两厘米厚度根本就不是事了。

于北用刀具敲碎岩石,成功地取出了血灵芝。

沈南风一把捧过血灵芝,眼中尽是精光,宝贝啊。

“快收起来,别弄掉了。”于北提醒道。

文学

沈南风低头看了眼下面,黑黢黢深不见底,这要是失手掉了还哪里去捡。

连忙放进包里。

“哈哈哈!于北,你的死期到了。”正要上爬,突然一阵疯狂充满恨意的笑声从洞口传来。

于北抬头一看,顿时大惊。

是乔正!

乔正带着几个人,手执大砍刀站在那块巨石旁。

而乔恒已经被他们死死按住。

“乔正,你想干什么?”于北严厉呵斥,咻地往上腾起五六米。

“别动!”

乔正一把砍刀抵在绳索上,仇恨的眼神死死瞪着于北。

“我看你上来得快,还是我砍得快。”

于北不得已停下来,这里距洞口差不多三十米,他是无论如何不可能在乔正砍断绳索前跳出洞口的。

乔恒这时痛哭流涕:“于总,对不起,我没有及时发现他们。”

他刚刚崇拜于北的神技,蹲在坑边痴迷看着于北采灵芝,乔正他们上来也不曾察觉。

现在真是悔恨不已。

于北指着乔正严厉道:“乔正,你儿子的死是咎由自取,你最好改恶从善还可以给自己留个善终,不然数日之内你必有性命之忧。”

他这并不是唬人之辞。

他也继承了面相之术,观人生死,一眼便知。

乔正脸上已是凶气缠绕,若不破解,数日之内必死无疑。

但是乔正哪里肯信,只当于北是在威胁他。

他笑道,愤恨中带着痛苦:“小子,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你今天就算舌颤莲花也拦不住我报杀子之仇。”

沈南风突然眼珠子一转,笑着说道:“乔村长,你儿子的死我们都很遗憾。逝者已去,咱们不如谈点现实的问题。我是柳州沈家的沈南风,我爸是沈仁和想必你听过。只要你放我们上去,你要多少钱随便开口。放我们上去,咱们谈谈如何?”

不能服之以威,那就诱之以利。

人性总是有弱点的,沈南风深知这一点。

柳州沈家!

乔正一怔,他知道那可是个有钱的大家族。

这个小女娃竟然是柳州沈家大小姐,还真是意外啊。

若是能搞一笔钱,那可是很香的。

至于儿子的仇可以先放一放,他还有底牌。

但是于北实在太可怕,放他上来,局势就不由自己掌控了,那个小女娃倒没什么可怕的,一个大小姐而已。

他看着于北沉思了一阵,咬牙说道:“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沈南风大喜,只要他要钱,那就一切好办了。

于北也是佩服,这女人果然脑袋瓜子灵。

乔正指着于北道:“他的功夫太深,我心里不踏实。要他现在立刻自废修为,我便放你们上来。”

“你……”

沈南风和于北同时一惊,要于北自废修为,那即使上去了还不是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迟早被人弄死。

上不上去有何异。

“不行。”沈南风毅然拒绝,“乔村长,我以沈家名誉保证,我们上去绝不会对你有一点报复。但是废他修为,这绝对不可。”

乔正冷哼了一声:“不干就算了,那我只有送他去陪坑底的万千白骨了。”

“你敢!”沈南风威势突然爆发,“你敢动他一下,我保证你一分钱拿不到。”

“哦,是吗?”乔正得意地笑起来,掏出手机对着沈南风拍了几张照片,

“如果我把你悬在半空的照片发给沈先生,你说沈先生会不会愿意付钱呢?

至于这小子,留着他不留着他有什么意义吗?”

沈南风气得咬牙切齿,这个老狐狸真是狡诈成性。

如果老爸知道自己遇险,肯定会给钱的,确实于北即使死了也丝毫不影响他拿钱。

糟了!

“砍断那小子绳索,把那女娃子留下。”乔正指着坑底愤怒大喝。

他今天就要为儿子报仇。

跟班明晃晃的砍刀在阳光下发出晃眼的白光,朝着于北的绳索猛然砍落下去。

“不要啊!”乔恒悲痛欲绝,是自己害了于总,自己怎么这么没用啊?

“不要!”沈南风大声痛呼。

绳索砍断,于北必然掉落深渊,任他有通天本领又哪里还有生还的可能?

可是谁也阻止不了刀锋的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