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毛还没长稚嫩的小花苞/顶弄少妇紧窄湿润

2022-06-23 16:18:17 9点热度

张文渊和姜龙武二人,脸色同时微变,抬头看向苗疆深处,气息涌动。

而前方阻拦的寂溟等人,此刻也面色紧张。

邪神法相出现,说明,古巫内部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甚至是出现了某种预料之外的变化。

否则。

按照神主制定的计划,邪神法相不该这个时候出现,而是等到古巫被掌控,华夏军武署强者进入之时,当做杀手锏来重创华夏。

“张文渊,这只是神主一道法相而已,又何必大惊小怪?”

寂溟故作镇定,淡笑着开口。

他顿了顿。

继续道:“你说,如若神主本尊亲临紫禁城,又该是何等震撼?”

张文渊眸光一凛。

姜龙武更是杀意暴戾。

但两人似乎在顾忌什么,只是凝视着古巫深处,并没有立刻动手。

尤其是张文渊,此刻眸光恢复平静,身前那柄桃木飞剑微微颤鸣,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

……

古巫深处。

轰隆隆!

嘭!

巨响轰鸣,雷云被砸得不断溃散。

三头六臂的邪神法相,无比狰狞,撼动天威,而在法相之前的元辰凌,此时也是面目狰狞,声若癫狂的看向前方。

“我,才是真正的古巫之王!”

“什么巫神殿,什么神巫传承,又或者是上古祖巫分身,都该死!”

元辰凌发出沙哑的声音。

一股暴戾邪气从他体内迸出,浩浩荡荡,浑身都被紫色图腾缭绕。

邪气爆涌。

将金红娇、隗褚等人轰得不断后退,两人满脸惊骇,此时的元辰凌,实力远超他们的想象。

“轰隆!”

“嘭!”

头顶处传来轰鸣巨响。

漫天雷劫骤然溃散,雷电之力肆虐开来,然后被邪神法相径直撕裂。

雷劫。

被破了!

“世俗雷劫,果真脆弱。”

“哈哈哈,本尊降世,那世间便化作邪域,不服者,杀无赦!”

邪神法相发出张狂大笑声。

他垂眸看来,目光扫视金红娇隗褚金天岚等古巫强者,最终,又将目光落在唐明身上。

“你就是唐玄天?”

“不错,小小年纪就能有这等战力,别说世俗,就算是在仙界,那也属于天骄级强者。”

“可惜,你遇到了本尊。”

邪神法相,最中间那颗头颅最为真实,此刻,这颗头颅上的双目迸出精芒。

轰隆!

虚空震荡,一股诡异之力朝唐明蔓延过来。

唐明心神一凛,剑域荡空挡在前方。

看剑域刚凝聚,只听一声脆响,剑域瞬间被破,那股诡异之力继续袭来。

“该死!”

唐明暗骂一声,翻手间,摘星手浮现而出。

同时。

噬魂幡内更是发出厉鬼咆哮,镇魂碑凌空落下挡在身前。

“不知所畏。”

邪神法相嗤笑一声,目光冷厉。

呯!

呯!

文学

呯!

摘星手破碎,一头头厉鬼相继崩溃,就连噬魂幡也被这股邪神之力轰得动荡不已。

唰!

远处,金红娇和隗褚二人掠空而至,挡在唐明面前布下道道防御。

但他们,还是低估了邪神法相的威力。

那道邪神之力摧枯拉朽般,将两名化神境巅峰巫修的防御撕裂,再度朝唐明涌来。

“嗡——”

镇魂碑光芒闪烁。

轰隆!

虚空中爆出凛冽气劲,破碎数道防御神通的邪神之力,终于被镇魂碑挡了下来。

但也只是勉强挡住。

从镇魂碑上反馈回来的恐怖气劲,依旧震得唐明口角流血。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金红娇满脸骇然。

刚才,只是邪神法相的一道目光而已,就差点让他们抵挡不住。

世间,真有如此恐怖的东西吗?

“这是邪神法相。”

“神宗神主,便是上界坠落世俗的修士,而且还是邪神宗高层,召唤邪神之灵降临世俗……”

唐明苦笑出声。

虽然只是一道邪神之灵,并不是本体。

但已经足够恐怖了,连世俗雷劫都被它给撕裂,谁能拦得住它?

“呵呵,小子见识不错,竟然还知道邪神之灵。”

“说实话,本尊本来就对世俗没有半点期待,可今日见你,却产生了浓厚兴趣。”

邪神法相,最中间那颗头颅发出狞笑声:“本尊,会将你彻底吞噬,然后再好好研究。”

话落。

邪神法相蓦然探出六只胳膊,噙着恐怖气息朝唐明抓来。

动作很缓慢。

却充斥着一股诡异气劲,将整片虚空径直禁锢,空间内,无论是金红娇还是唐明,都无法脱困而出。

“该死!”

唐明此刻也来了火气。

他现在的实力,的确不是这尊邪神之灵的对手。

但他,还能燃烧本命神魂!

只要将本命神魂调用,他有信心将这尊邪神之灵灭杀,但后果也极其严重,以他此时的修为境界根本无法承受前世神魂。

有可能,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甚至让自己如今的修为,全部废掉。

“不管了!”

“总比坐以待毙要好……”

唐明目光中,闪过一道极致厉色,冷眼盯着高空中缓缓落下的邪神法相。

但就在这时。

古巫极远之地,蓦然有一道光芒冲天而起。

“轰隆!”

伴随着这道光芒,整片天地开始动荡。

几乎同时。

唐明这边,大荒九阴之阵蓦然运转,好似打开了某种天地机关般——

轰!

轰!

一道道光柱拔地而起。

和远处那道光芒,相互映照。

同时。

“吼——”

上古祖巫,烛九阴分身也开始低吼。

哗啦!

虚空撕裂。

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巫修军团,径直涌出。

最引人注目的,则是前方一尊庞大的骨质战车,足有百米之高,散发出荒古之气。

“嗯?”

隗褚先是一愣,随后看到骨质战车上方,一名身披灰白长袍的老者,漫步而出。

“烛氏部落老祖!”

“烛戈辛!”

隗褚忍不住惊呼出声。

金红娇并不认识这名灰白长袍老者,但听到‘烛戈辛’这三个字后,一股久远的记忆涌上心头。

“这是……上上代的古巫大祭司?”

金红娇瞳孔猛然紧缩。

“对,就是他。”

“烛戈辛,几乎是我爷爷那一辈的顶级强者,烛氏部落老祖,据说……当初连巫神殿都邀请他出山,来当巫神殿的殿主。”

“但烛戈辛拒绝了。”

“他不仅没有出面当巫神殿殿主,更没有率领烛氏部落扩张,反而无比低调……后来,传出他陨落坐化的消息……”

隗褚有些艰难的咽动喉咙。

就算是他。此刻看到这名古巫老祖级别的老者,也是震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