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娇妻借给朋友夜里呻吟-大炕上的偷乱

2022-06-23 15:59:13 8点热度

可这会,她的心里,已经在暗自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好好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

叶琳琅上午的工作结束后,便和阮桃一起回到了华家。

阮桃虽然到过夏昭家,却并不知道华无瑕家距离夏昭家这么近。

“叶医生,原来,华先生家与夏昭家很近呀。”

叶琳琅笑了笑,解释道:“我家、夏昭家、师父家,都在这个胡同,我家与师父家,只有一墙之隔,而且,我们中间还有一个小门,以后你在这里住了,对这一片熟悉了,也就知道了。”

阮桃应了一声。

她经过巷口的水果店时,还特意买了一些水果。

这是阮永庆特意叮嘱她的。

第一次去别人家做客,不能空着手。

华无瑕和裴雪松已经准备好了午餐,两人盯着墙上的时钟,紧张的看着彼此,沉声道:“琳琅应该已经下课了。”

裴雪松道:“可能在来的路上了。”

“老裴,你看我脸花吗?”

裴雪松深情温柔的说道:“不花,很好看。”

华无瑕又照了照镜子,确认自己的头发,没有什么不妥。

裴雪松见华无瑕这般紧张,笑道:“老婆,你现在这样,就很好看。”

华无瑕瞪了一眼裴雪松,看向院门口。

“老裴,你去院门口看看。”

裴雪松刚走到院门口,叶琳琅就带着阮桃走了进来。

“师公。”

阮桃也有些腼腆的叫了一声,“裴爷爷,不知道你和华奶奶喜欢吃什么,我就随便买了一些水果。”

其实按理说,阮桃是应该叫外公的,但叶繁还没有认自己的亲生父母,阮桃也不好先替叶繁认下他们,只得折中一下,叫一声裴爷爷。

裴雪松只要能看见阮桃,也不计较称呼之类的。

他满脸堆着笑,道:“桃子,以后不许破费了。”

“师公,桃子就交给你了。”

裴雪松诧异的问道:“琳琅,一起午餐啊!”

“我妈刚打电话说,小苍有点不舒服,我回去看看。”

叶琳琅又不是那种没有眼力见的人,她婉言拒绝了裴雪松的邀请,回到了隔壁叶家小院。

叶家小院里,乔念一脸焦急的对着叶琳琅道:“琳琅,你回来了,你快来看看小苍,看看他是不是吃坏肚子啦……”

裴雪松带着阮桃进了屋。

华无瑕奇怪的问,“琳琅怎么没一起来?”

裴雪松道:“小擎苍好像病了,她先回去看看。”

华无瑕一听,顿时也暂时没了别的心思,她对着裴雪松道:“你也别在这里杵着,你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文学

裴雪松应道:“好。”

裴雪松转身去了叶家小院。

华无瑕则是对着阮桃道:“桃子,你先洗手,咱们就吃饭啦。”

阮桃第一次来华无瑕家,整个人还是有些拘谨。

华无瑕也看得出阮桃不自在,便愈加温和的说道:“桃子,隔壁就是琳琅家,对了,你的卧室我给你准备好了,我带你去看看。”

华无瑕带着阮桃去了她准备好的卧室。

阮桃诧异的问,“我还有卧室吗?”

“你要是困了,也有个休息的地方。”

阮桃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卧室是华无瑕特用心的布置的。

卧室布置的特别温馨,空气里,还飘着一股香香的味道。

“桃子,你看看有什么缺的,要有什么缺的,你给我说一声,我给你添置。”

阮桃感激道:“华奶奶,已经很好了,谢谢你。”

华无瑕也没有计较阮桃的称呼,她浅浅的笑了,道:“你这孩子,太客气了。”

一墙之隔的叶家小院。

叶琳琅回到家,就看见小擎苍没有精神的依靠在乔念的怀里。

他的小脸,没有血色。

整个人,都是病怏怏的。

叶琳琅检查了一下,先是拿金针给小擎苍扎了一针,又去抓了一些中药,准备给小擎苍煎碗药。

“琳琅,小擎苍还好吗?”

叶琳琅看着裴雪松,道:“没事,就是有些消化不良。”

“那就好。”

小擎苍是裴雪松看着长大的,如今看着小擎苍这般没有精神的模样,裴雪松也是十分的心疼。

“小擎苍要乖乖吃药哦。”

小擎苍乖乖的点头。

裴雪松又问,“那琳琅,饭好了,走吧先去吃饭?”

叶琳琅微怔。

乔念率先反应了过来,道:“琳琅,你去吧,桃子第一次上门,对家里不熟悉,你陪着桃子,你师父他们也安心一些,小擎苍你别担心,有我呢,等药煎好了,我会给小擎苍喂药的。”

裴雪松十分诧异的看向乔念,乔念这般通情达理,让裴雪松的心里,更不是滋味。

“好。”

叶琳琅转身和裴雪松去了隔壁。

饭菜什么的,都端上桌。

这个季节,又不是冬天,不用担心上桌一会儿就凉透了。

“琳琅,坐。”

叶琳琅笑了笑,道:“师父,今天是你们亲自下得厨?”

华无瑕自然且随意的说道:“可不是么?我这都多少年没有自己进厨房了,也不知道手艺怎么样?你和桃子都尝尝看,合不合你们的胃口。”

华无瑕和裴雪松也不知道阮桃喜欢吃什么。

她们俩做的都是一些家常菜,没有什么特别需要避讳的。

满满当当的一桌子,诚意满满。

“桃子,你尝尝,我师父做的鸡汤,味道那叫一绝。”

华无瑕坐下,自然而然的问,“琳琅,桃子今天在你的诊室做什么?”

“桃子,你给师父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