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伸手女人内裤里摸/女同学被男生摸内裤里面

2022-06-23 15:55:14 13点热度

这个世界上他不知道,没听说过的事情多着呢。

不过至少能推断出,对方费了这么大的力气,用了这么久的时间,布置出来的东西,简单不了。

而血奴嘴里的话,十之八九是真的,但这些东西,又是他们想告诉唐龙的,不想说的指定半点没透露。

说出来的东西,估摸着也不怕人知道。

其次就是,古神庙,黑巫师,降头师,阴阳师,以及‘炼尸门’,云集于此,里面的利益点在哪里?

就算想要复活血帝,这些人肯心甘情愿的来个给血帝卖命,总不能是白嘴一说,人就甘愿为他赴死吧?

三年前是什么时间节点?

唐龙炒作桃源玉,然后国际巨资涌入,四海玉业进到这个行业里,血亏上百亿美金。

羊武将被人偷袭,心脏被挖,羊家人逼迫唐龙去古神庙拿还阳草,难不成从那时候开始,就已经有人在布局了?

如果真是如此,那当真恐怖如斯。

羊则天如果不是始作者,那始作者会是谁呢?

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血帝’?先不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神,就算真有,都在地下埋藏了千年万年,还能出来兴风作浪?

桃源县城外,一条偏僻的镇级公路上,夜幕下,安静的停着几辆车。

“真的要这么做?”

“我们还有选择吗,当初被选中,等待可不就是这一天吗。”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钱东海。这时候如果仔细看,会发现钱东海的瞳孔有种血红色。

“永生的承诺,太吸引人了!”钱东海嘟囔着。

身旁坐着的年轻男人皱了下眉头:“我可不信什么上古神话。”

“呵呵,上古神话你不信,可现实中的好处你总不会不信吧?修真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谋求大道长生。一株‘千年参王’,足够你筑基,踏入仙门,在修真界立足。”钱东海笑道。

“可薛公子未必能牵制住‘东海龙宫’的势力。”

“他不过是颗棋子,目的不是为了牵制,而是鱼饵,把东海龙王引出来。”钱东海目光闪烁着红光说。

“东龙王还活着?”

“指定死不了啊,只是不知道哪里躲着呢,大局将变,血雨来袭,那些人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算到了,所以那条老泥鳅才躲了起来。”钱东海冷笑道。

“有点吓人啊!”

“吓人?”

钱东海咧嘴阴森一笑:“知道我们为什么选中你吗?”

白无极摇头:“为何?”

“因为你的血啊,你体内有古神血帝的血。”钱东海说。

“血?”

白无极皱了下眉头。

白祥坤有个哥哥,死的比较早,但是留有一子,他就是白无极。这也是为什么钱东海乐意放下身段,留在这边不走,反而带着白向阳玩的原因。

早年间,白无极就已经踏入了修真门派,没在世俗。

三年前,在国外钱东海被唐龙叫人打断腿,失踪了半年,大家满世界找,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硬是没找见。半年之后,他又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也在是那段时间,他被吸收进‘血帝宗’,成为了‘血帝圣子’。

回来除了为布局,更是寻找‘血帝血脉’。

经过重重筛选,确定,血帝宗把目光锁定了白家,推断有可能,白家子弟体内含有上古血帝神的血脉。

古神血帝想要重归人间,就必须借助‘血脉’才能重生,说白了,血帝宗需要给血帝找个合适夺舍的载体。

而这些东西,是不能告诉白无极的。

“总之,我们血帝宗不会坑你就是。”钱东海嘴角上翘邪笑着,望着桃源县方向,阴森说道:“过了今夜,恶灵结界就不会再被外力打破,不管是谁,都将没法子阻拦古神血帝重生。”

白无极皱眉,有些想不明白的说:“那咱们不应该待在城内吗?”

钱东海笑着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利用桃源县新生龙魂脉只是第一步,血祭也只不过是刚开始。”

略微停顿,又阴森笑道:“‘鲤鱼跃龙门’听说过吧?”

“听过!”

“鱼可以化龙,上古已有,其实鱼头村以前也不叫鱼头村,它应该叫龙头村,那里才是盘踞整个桃源县的龙首之地,想要吞噬龙魂龙脉,把阳转阴,迎接古神血帝降临,鱼头村是最好的地方。”

白无极瞪大眼睛:“你的意思是,咱们实际上要攻占的,并不是桃源县城,而是鱼头村?”

“呵呵,果然是上古血帝遗留下来的血脉,聪明非凡,没错,桃源县只是个幌子,吸引攻击,让那些妄想阻拦血帝重生的蝼蚁,注意力放在那里罢了。”

“有这个必要吗?”白无极心里极度震惊。

拿几十万人当筹码,布这么大的局,只是表面上的幌子,而暗地里,却是要血祭鱼头村?不,血祭龙头村,从而达到血帝重生的目的。

“嘿嘿,好戏该开始了!”

钱东海盯着桃源县上空,即将闭合死的‘死灵结界’,嘴边的笑容更加阴险浓郁。“走吧,咱们去东河镇,鱼头村。”

车队亮起车灯,朝东河镇方向驶去!

而桃源县境内,像他们这样的车队,并不是只有一个,细数的话,数量多大百个。

这些人都是提前得到消息,离开桃源县的人!

“小泽君,奇门的人出山了!”

“不要激动,奇门的人出山不正好吗,只要古神血帝重生,顺便把奇门的人干掉,未来奇门老巢,不就是你们的了吗。”

与此同时,现实各地和修真界连通的所有世家,势力,世俗联络点,都接到了预警。

“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暴,竟然如此庞大!”

镇南天把手头消息汇总后,忍不住叹了口气。正邪两道约定好,不会随便插手世俗事物,而今天这事情,终归是打破了规矩。

出手的人,是个叫‘血帝宗’,声名不显的修真界小宗派,问题是这场血雨腥风可半点都不小啊。

桃源县的事情还没解决,停手修真界那边已经开始血拼厮杀起来。

作为风暴中心,桃源县现在的情况竟然是……孤立无援!

除了桃源县即将汇聚的‘死灵结界’之外,四面八方的所有对外通道都被掐断了,而阻拦救援的,无一例外,都有修真门派的人参与。

想要攻进去,一时半会儿肯定是没希望。

而现在,桃源县和外界的联系,已经被掐断了。

各大仙门仙踪派人出来需要时间,现有的人手,不足以攻破血帝宗和帮凶,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等时间,等天亮,等救兵,等把拦截的血帝宗和帮凶清理掉。

“过了凌晨三点,‘死灵结界’就会合拢,那时候在想要从外面把它打破,就更加难上加难,别说是普通修士,就是仙王降世,都不容易。”

镇南天阴沉着脸道:“也就说,最好的时机就是现在到凌晨这段时间,才能破除‘死灵结界’?”

“理论上来说是,另外……那群人讨论的结果,必要时可以牺牲掉桃源县!”

“放他酿狗臭屁!”镇南天破口大骂。

眼神闪着精光道:“派遣最强精锐,午夜一点之前,必须打开通往桃源县的通道。让五大战神换上驱魔装,带着龙牙,狼牙,虎牙三支精锐特种部队上。”

“可是,驱魔装备……”

镇南天盯着说话的人:“现在都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哪还有那么多估计,出了事情我担着!”

所谓‘驱魔装备’,就是以现代武器为基础,所知道出来对修真者和妖魔鬼怪都有实际伤害属性的装备。

有了这些装备,哪怕是普通人,都可以和修真者干一架,谁生谁死还是个未知数。

萧战王,寺冰,咒封,白龙,鲁乐城等人都接到了紧急通知。

“这些新型装备早就应该拿出来给咱们用了!”

军用直升飞机上,鲁乐城对手里的***爱不释手,除此之外,从作战服,到作战靴,防弹衣等等,全套装备都是‘新制式’,对修真者有强大伤害的武器。

萧战王板着脸望着外面夜空,寺冰膝前横着一把荧光绿色长剑在闭目养神。

咒封笑道:“你可拉到吧,早给你用?要不是现在情况特殊,那些老怪物会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心疼都能心疼死他们,制造这些装备的制造成本有多高吗,哪怕最差劲的一间,价格都不会掉下十几亿来。”

“你们说,这个‘血帝宗’到底什么来路,以前连个腕都没有,突然就冒

文学

“谁说不是呢,怪就怪在,咱们好几个情报部门,包括那些狗屁修真门派,世家之类的,都没有这群狗杂碎的消息。”鲁乐城跟着点头道。

“血帝宗跟古神庙有关系!”原本闭目养神的寺冰,睁开眼睛说道。

鲁乐城瞪大眼睛:“不会吧?古神庙不是塌了吗?”

寺冰面无表情的点头说:“是塌了,可你怎么知道,古神庙坍塌,不是人家一手策划,或者是早在预料之中的事情呢?”

“谁预料之中,那个古神?”

“我不知道!”寺冰摇头。

白龙琢磨着说道:“桃源县这事情,里外透露着怪异,对方选择什么地方不好,偏偏选择桃源县,可为什么又是桃源县呢?”

“因为唐龙打碎了‘镇山碑’!”萧战王突然开口说道。

其余四人的目光,都朝他看过去,不明所以的问:“为什么唐龙打碎镇山碑,血帝宗的人就要盯上桃源县?”

“大凶之下必有大吉,大吉之中必藏大凶,阴阳循环,不可能存在孤阴,也不可能存在孤阳。镇山碑阻挡山脉生长,算它阴,镇山碑阻挡了山势龙脉,同样也积攒了山势积攒了龙脉,这个封印时间越久,所积攒的山势越大,龙脉越强。

唐龙打碎了镇山碑,放出了龙脉,预示着即将东兴,而这股山势龙脉,会选择一个释放点,通俗点说,这就是业力。

业力加持在了桃源县,那桃源县就是山势龙脉汇聚之地,未来会宏兴,地方富足,人才辈出。

血帝宗之所选择桃源县,就是想吸收了这波业力,把龙脉和山势之力,转变成召唤之力,打破时空,唤醒血帝,从而达到使之血帝重生的目的。

唐龙这颗子,或许在人家的算计之中!”

白龙打断萧战王的话,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唐老大怎么可能被人算计呢。”

萧战王没有跟白龙争辩:“不管可不可能,血帝宗已经动子了,而我们只是被动应战而已!”

一句话让白龙沉默下来。

现在的形势不是他们强,而是血帝宗,谁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的一举一动,是不是在人家的掌控之中。

鲁乐城开口说:“我觉得没有那么玄乎,血帝宗又不是神仙,怎么可以什么都算到。”

咒封接声点头:“就是吗,就算特么的有神仙,那也是机关算尽,我九州龙脉岂能被几个鼠辈窃取到。”

寺冰沉声说:“这次任务极为艰险,都不要掉以轻心。”

“老大放心!”

萧战王这时候把目光转向夜空下,他知道的事情,远要多过其他四人,这次他带队,而任务难度,九死一生。

唐龙能撑得住吗?

最坏的打算又是什么?

假设古神血帝真的重生世间,那将会对这个时空造成什么影响?

“到了!”

不远处火光冲天,时不时传来巨大声响,一方在攻,一方在守。

“注意安全,行动吧!”

萧战王说完,率先站起来,从军用直升飞机上一跃而下,寺冰,咒封,白龙,鲁乐城死人紧随其后。

一刀蓝光从半空中劈下,当场把下面阵法劈出一个巨大缺口。

“杀!”

嗖嗖嗖!

鲁乐城手里的特殊***,开始进行收割,要知道他武器里每一发弹药,都是用特殊材质打造的,价格几千万上亿,这是打钱啊。

……

老城区内!

唐龙把皮卡成听到冬瓜酒吧门口。

从车上下来,抬手感受着阴冷中的风速,叹了口气,他借的那点风,强弩之末,用处并不是很大。

想要从源头破除‘死灵结界’,必须破坏结界核心。

踏进酒吧里,音乐响着,而酒吧里的人东倒西歪的躺了一地,都是不知不觉中因为‘死灵结界’作用陷入昏迷的人。

如果‘死灵结界’成了,这些人都讲会被血祭,等他们再次醒过来,就是恶灵。

当然,提前把‘死灵结界’核心打碎,那他们只会觉得自己睡了一觉,不会有其他什么不适。

“如果我是布置‘死灵结界’的人,那我会把结界核心放在哪里呢?”唐龙自言自语嘟囔着。

下意识的朝着酒吧后门方向走去。

出了胡同,

唐龙抬头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那座教堂。

教堂?

黑巫师,死灵结界?

唐龙眼睛一亮,跨步朝着教堂方向跑了过去。

“还是被你找到了!”

红衣人出现在教堂门口,挡住唐龙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