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嗯啊被高潮 挺进绝色邻居的紧窄小肉

2022-06-23 15:46:57 15点热度

萧睿惊讶于她这么迅速就答应下来,安暖暖却说,“你的事情我帮不上忙,但也不能拖你后腿,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

“嗯!”萧睿心中一热,用力握住她的手,“我会跟他们说好,让他们暗中跟着你,不会影响你日常生活的。”

“好!”

……

与此同时。

医院病房里。

张扬刚做完手术,从昏迷中醒来,他眼皮又红又肿,费劲地睁开眼睛,就看到病床边守着的张钊,张扬立马就要坐起来。

“躺好!”张钊按住他的肩膀,厉声道,“都伤成什么样了,别逞能。”

“……”

张扬乖乖躺好。

也许是麻醉过了,他感觉浑身像被压路机碾压过一样,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动一动,身体稍稍动一动,就出了一身虚汗,张扬疼的咬紧牙关。

不可抑制的。

他想起心肝。

想起今天晚上被萧心肝痛殴的无助,他又是觉得丢脸,又是觉得害怕,他和萧心肝认识这么多年,今天才知道这女人有多暴力。

她下手这么狠,像是真的想要他的命。

此刻看到张钊,张扬像被欺负的孩子见了亲人,眼睛立马就红了,“哥……”

“谁干的?”

张扬咬牙切齿,“萧心肝。”

“萧心肝?”张钊一愣,第一反应就是,“你又跑去招惹她了?我跟你说了多少遍,回到云城再不能跟以前一样,让你夹着尾巴做人,尤其是不能再惹萧家的人,你怎么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张扬一向怕张钊,见张钊发火,他缩缩肩膀,“哥……”

“……”

张钊瞧着这个不争气的弟弟,狠狠吸口气压住怒火,“到底是怎么回事,说!”

张扬哪儿还敢隐瞒,把找人打谢言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张钊,他刚做完手术,说话有些费劲,说两句要歇半天,“我就是看不惯那个谢言……萧心肝对我甩脸子就算了,他算哪根葱?之前他是萧心肝的男朋友,我不能把他怎么样,他们分手了我哪还能忍。”

他舔舔干涩的嘴唇,“我就让人打了他一顿,谁知道萧心肝竟然为了他给我下套,把我骗到小巷子也打了一顿。她分明就是寻个理由找我麻烦。”

张扬就是这么想的。

萧心肝和谢言分手的事情他从好几个人那里证实了。

按理说。

他们俩分了手,他让人教训谢言,还变相地给萧心肝出气了,萧心肝还应该感谢他,可萧心肝却把他打了一顿。

他觉得萧心肝故意借题发挥,就是为了报他大年三十那天晚上开车撞她车的事儿。

“哥,萧心肝她欺人太甚。”

“……”

文学

张钊沉默不语。

一个萧心肝不足为惧,可她背后是整个萧家,今天这事儿,他觉得太巧了。前脚萧睿在帝宫把好几家人都教训了,还让他们连夜迁出了云城,他刚接到消息还来不及反应,后脚就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张扬在医院动手术,让他赶紧过来。

萧家分明是在立威。

立威就算了,偏偏拿阿杨立威,他们想干什么?想踩着张家的脸,让云城的人都看看他们萧家有多威风吗!

张钊一巴掌重重拍在床头柜上。

萧家!

萧睿上次警告他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动了阿杨,每个人都有底线,这一次,萧家算触碰他的底线了!

张钊面色阴鸷,“他们萧家真当我张钊怕了他们吗!”

“哥……”

瞧着张扬脸上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张扬闭了闭眼,压下眼底的戾气,他替张扬拨开额前的头发,“你好好在医院养伤,等会儿我让家里的佣人来医院照顾你,你放心,我张钊的弟弟不会白挨打,今天这个场子,哥早晚给你找回来。”

“哥,要不……算了吧。”他吸口气,肺管子都在疼,“我们家不是萧家的对手……别为了我得罪他们,今天就当……就当我栽了。”

“绝无可能!”

“哥……”

“你不用说了。从小咱们俩就爹不疼娘不爱,兄弟俩互相扶持走到今天,当初进公司的时候我就发誓,我一定做出成绩,以后谁也不能看不起我们,爸妈都不行!我费心费力地爬到今天的位置,我的兄弟却还要对别人忍气吞声,我绝不允许!”

“……”

张扬感动的眼泪汪汪。

他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回云城会给哥惹这样的麻烦,他就不回来了,发配北方就发配北方,只要哥的事业能顺风顺水,他吃个亏又有什么关系。

“哥,对不起,我又给你惹麻烦了,从小到大,我一直在给你惹麻烦。”

“跟我说这些干什么。”张钊拍拍他的手,“别担心我,你哥已经不是十几年前那个受欺负只会躲角落里哭的小孩子了。而且,我们家也不是孤军奋战。”

“呃?”

“后天就是订婚典礼,只要订了婚,我们家和赵家就绑在一起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到时候就算是萧睿要对付我们,恐怕也要有所顾虑。”

对!

他们还有赵家呢。

张扬稍稍松口气,“哥,我受伤了,订婚宴就帮不上忙了,过两天就订婚了……你这两天多操心,千万别出什么岔子。”

他们和萧家算彻底撕破脸了。

他怕萧家在订婚宴上从中作梗。

“放心,这段时间以来,赵雅对我越来越依赖,感情也越来越深。女人嘛,一旦恋爱智商就清零了,现在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之前暗示她,订婚的时候让她爸妈把公司股份交给她一部分,她都照着我的话做了,就算她知道我们跟萧家关系不好,也不会悔婚的。”

“那就好。”

担心的事情被解决,张扬绷紧的神色就松了下来,他身体还虚,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此刻有些体力不支,昏昏欲睡。

张钊拍拍他的肩膀,“安心睡吧。”

“嗯!”

张扬闭上眼,很快呼吸就均匀了下来。

张钊弯腰,小心给他盖好被子,看着他的脸,他不受控制的想到萧心肝,想到萧心肝自然就想到了萧睿。

张钊眼神一寸寸冰冷下来。

豪门为什么喜欢多子多孙?因为孩子多,用心栽培,以后长大了,这些孩子有出息的概率也会增高。

但!

萧家三兄妹,只有萧睿在经商方面最有手段。

那……